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十章

战马之歌 秋霁DD 1388 2017-08-10 08:00:00

  军营中;

  “白露姑娘?该醒醒了。”

  “白露?白露姑娘?”

  白露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喊白露……白露…..对了,这个是她的名字。

  她模糊的睁开眼,眼前有个虚晃的人影,老妇人担忧的看着面前憔悴的人;“你没事吧,刚睡着就发烧了。”

  “发烧?”

  “是啊,大将军叫我来看看你,顺便给你熬点汤药,毕竟你这伤势刚好,身体还弱的很,稍有不慎,就会出事的啊。”老妇人说着手里的汤药就端了上来,白露疲惫的坐了起来,接过老妇人手中的汤药,轻轻抿了一小口,苦涩的发酸,药的余味残留在口腔内呛人咽喉。

  “咳….”白露皱着眉头,艰难的喝了一口,她从未喝过那么难喝的东西,记忆中也搜寻不到有这种怪味难喝的气息。

  “姑娘一定要喝完啊,这可是大将军的药呢。”老妇人见白露不愿意喝,便插了一句,大将军的药,谁不知道都是好货,珍品的,这么一说,估计任谁听了都不敢不喝吧。

  白露舔了舔干涩的舌头,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头一仰,一咕咚,全部喝完了。喉咙只觉得充满了苦涩的腥味。

  “诶。”老妇人欣慰的笑笑;“姑娘这就好了,喝完了才能有力气为将军做事,这药是分着喝,晚上还有一贴。”

  “还有!?”白露顿时想把刚才喝的吐出来。这药是一天都要喝的吗,那岂不是身上整天一股臭味了。

  老妇人微笑,她看出了白露的顾虑;“好了,姑娘你不必担心,药是真的,虽说这身上的味…..”老妇人瞧了一眼白露,眼神里说不出的意味,又缓缓道;“将军是不会介意的。”

  …….

  白露无话可说,这老妇人也是想的真多,她又不是因为墨玄司清才那么在意味道,虽然墨玄司清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不至于要以身相许吧,况且她现在那么丑,谁敢要她?

  白露一声叹息;“婆婆,你多想了,我不是因为将军…..”

  “那,因为谁?”

  短促的一句话冷冷的飘了进来,墨玄司清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黑色长袍在身后撩动着,那气势惊的白露差点丢掉手中的瓷碗。

  老妇人见将军来了,便微笑着接过白露手中的碗,慢慢退下。

  墨玄司清是来看看他的人,是不是发烧烧傻了。

  “怎么不说话了?”他眉宇间透着冰冷,眼瞳像水中渲染的墨色般明了,目光锋芒如针的盯着床上的小人儿。

  白露慌忙敛了敛被纱,她差点忘了,这地方是墨玄司清的住处,要不是自己住这养伤,他也不会搬到于常甫那里,这里的东西都是他的,刚才睡得熟,蹬掉的被纱有一半耷拉在地上了。

  墨玄司清应该很生气吧,白露暗暗担忧,都怪自己睡觉不老实,蹬什么被子。

  可大将军墨玄司清才不会在意这些小事,比起被子脏了,他还有更有价值的事去做,墨玄司清走到床边,坐在一旁,靠的那么近,白露甚感窒息了,墨玄司清抬眸,剑眉下的眼神冷冷的冻死人。

  “将军,有什么事情?”白露鼓起勇气开口道。

  “没有事情。”他不紧不慢的回答。

  没有事情是什么事情?

  白露只好不吭声,盯着自己的双手看,她的手上都是疤痕,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了,可是她总不可能抬头看墨玄司清吧,就算手都看不下去了还有被子嘛,,被子看不下去还有纱帐啊,纱帐看不下去还有地板啊……总之就是不能看墨玄司清,那眼神真的能冷死人。

  墨玄司清也不说话,他坐在一旁一动不动,但隔着空气,白露能感受到他的冷空气,直到眼睛盯的手都开始一起发酸了,墨玄司清还是没动。

  这是在比定力吗?

  白露心中一颤,果然吗?大将军这次来看她就是来鉴定她的能力有多大,倘若连这么低级的定力都坚持不下去,那还有什么资格做他的手下?

  白露这么一想,心情立刻澎湃了起来,比定力的话她还是绰绰有余的!

  就这样,一刻钟过去了,两刻钟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