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六章

战马之歌 秋霁DD 1442 2017-08-06 08:00:00

  登时,剩下众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有些人感慨,有些人无奈,却也不能怎么样。队伍里走出来两个模样平平的士兵,他们一人手抬场地上留下的尸体,一人手提砍掉的头颅,在众人神色复杂的眼神中相继离开。

  墨玄司清坐在位置上静静的看书,忽然营帐被人一掀,于常甫走了进来;“报告。”

  “何事?”

  “军营里又有人得了疯病,近来发病人数偶有增加,却不知道是何原因。”于常甫对此事也是有些无厘头,更不知道到底什么原因。“将军….我。”

  墨玄司清放下手中的书,慵倦的抬手拂袖;“你自己决定就好,这种小事不必和我说。”

  “是。”他眉低掠过一丝异彩,继而退下。

  墨玄司清手指抵着太阳穴,神色凝重的望着桌子上的一件信封,上面的字迹潦草,却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写得;风子岳。

  风子岳…..找他回去临安,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一条死寂萧瑟的街市上,

  黄土漫天,街道上布条翻飞的挂在两边的店面上,看起来像是失败投降的军旗,摇摇欲坠。

  隐秘的胡同里,正发生弱肉强食的一个社会局面。一个粗布麻衫的少年半跪着贴在地上的灰土,身边几个盘辫的男子笑嘻嘻的踩踏这个手下败将。

  “可笑,就你这么苟延残喘的东西,还妄想爬到我们头顶?”

  “哈哈哈哈,全家都是丧家之犬!真是流浪狗。”

  “他若是能比我们几个强,我就趴地上吃屎!”嘲笑羞辱的声音刺激着地上匍匐的少年,脸上的愤恨屈辱深深的埋在灰土里。

  “特日毕西,听好了,你的贱命和你的名字一样,别整天出来丢人了,你这种狗就适合藏在角落里等死。”踩着他的男子恶狠狠的诅咒。

  特日毕西….此刻他的表情没有人能看清,他的脸被踩在土里,但是他的拳头牢牢嵌在地上,嘴角的血沾到身下的黄土上,口中发出呲呲怪音。

  “呵呵….”

  “笑了?傻了吧唧的。”一个男子不依不饶的继续嘲讽;“你的全家就是被你这个畜生弄死的吧。”

  “是啊….”少年的脸上一抹诡异的笑,眼里露出贪婪和恐怖的异样,他慢慢抬起头,看着俯视他如同俯视肮脏的垃圾一般,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谢谢你们。”

  谢谢?几个人面面相觑,脚下的人好像已经吓傻了,竟然会向他们道谢。

  少年依旧不紧不慢的咧着嘴笑着说;“谢谢….你们教会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未等那几个人反应这种怪异的神情,特日毕西,那个被揉虐在地上的少年,眼里闪过血光色的瞳孔,冷不丁的奋起一搏,抽出那人腰间的佩刀。

  顺着几声惨烈的尖叫,惊恐弥漫了整个胡同,血腥味的屠杀在孤寂的街上疯狂的进行。

  ……

  地上的残血。。。

  耳畔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但只有那伫立在残光下的少年知道,他手里的弯刀沾满了........鲜血,像一条贪婪的蟒蛇刚刚吸足了猎物的鲜血。

  嘴角一抹冷笑,沾着血丝的面庞看不出人性的初始。

  乌力罕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不敢置信,自己只是早点出来捡垃圾,居然发现这里竟然会有人光天化日之下*了那么多人。

  特日毕西察觉到了一处角落的惊恐眼神,他咬住嘴角,鲜血味让他很清醒,眼前这个偷窥到他所有罪行的人必须要除掉。

  一个不留。

  他握紧手中的弯刀,慢慢朝着乌力罕走去,乌力罕瞪大眼睛,看清眼前的人,残忍的没有一点人性,像一个野兽一样朝她走来,可是看着那双嗜血的眼睛,她的双腿却没有一丝力气,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那人想要杀了她!

  乌力罕倒抽一口冷气,她不能就这么死在这儿,她还没有找到那个人!

  可是刚想要逃跑的她被一双有力的手牢牢捂住嘴巴,硬生生的往另一处隐秘的地方拖去,乌力罕摆脱不了对方的控制,双腿不停的蹬着地面。

  “唔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