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五章

战马之歌 秋霁DD 1423 2017-08-05 08:00:00

  白露捻着裙角,眉头微褶,她这是要重新学习吗,可是,自己连身世记忆都还没有搞清楚,难道一切都要听从眼前这个男子的安排吗?

  梦里的战场是真的经历还是一场遐想,一切都还无从知晓。

  而他的眸子现在冷冷的盯着她弱不禁风的身体,那意味比刚才更冷了些,分明是有些不满了,不满她现在的反应。

  “是。”白露点头,这时身体还虚弱着,站了那么久双腿不免发酸,更让她紧张的是,眼前的人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她忽然感到重心不稳,双腿像灌了铅似的下坠,还没来得及站稳,身体就轻盈的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墨玄司清双手揽过白露的香肌玉体,她的身体很轻,轻的像片羽毛似的没有任何重量,他不由得收紧胳膊,怕她飘落。

  白露被紧贴着墨玄司清的胸膛,隔着衣袍,她能感受到这个冷漠的心跳,以及他身上真正的温度,不像他给人的感觉那么冷漠。

  “你应该要多休息了,站都站不稳,以后怎么为我办事?”他语气冷肃的质问。

  白露眉眼黯然,在他眼里,自己被救来的唯一价值不过是为他所用吗,果然是自己想多了,也难怪,一个伤残的人谁又会怜惜呢。

  他那样孤傲清高的人,大概是没有女子配得上的吧。

  稍许,墨玄司清将她放下,待白露站定后,又开口道;“你先前没有学过些诗书,我特意让遣返的人带了些书回来,闲暇时,多看书学些知识。”

  “书?”

  “恩,其他的事我另有安排,你不必挂虑。”末了,墨玄司清补了一句;“之前你的身世也不用介怀,你父母死于战乱,是我将你救下,往后你便是宋军一员。”

  往后你便是宋军的一员,

  这句话让白露心一定,她…..往后将会是宋军的一员。

  为什么听着他的语气觉得自己仿佛不属于这片地方似的。

  可墨玄司清没有再过多解释就离开营帐,

  这样来如影去如风的人真的是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心里一阵乏累,自己一人坐在榻上,身体软软的躺了下去,瘦小的身躯淹没在被纱之中。

  睡之前,她不忘伸出手抚摸脸庞上畸形扭曲的伤痕,刀疤的触感在她细腻的手指尖掠过,无名的心凉,悲哀。

  无论今后会发生什么,都不再去想了,她开始坚定自己的信念,自己的命是墨玄司清救下来的,如果不是他,恐怕连这脸面都触不到了。

  人,总是要学会报恩。

  午后时间,营帐外士兵都在整顿军队,排列演习。

  因为昨日的事情,兵营里的人都不敢再妄自玩乐了,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做自己该做的事,唯恐得罪将军落得胡子士兵的那个下场。

  于常甫心满意足的站在众军队面前,看着每个士兵的操练,心里多了些自信,自从跟随了墨玄司清,他为自己能为宋军效力感到心满意足。

  忽然队伍中出现一阵骚动,一个体态略胖的士兵忽然肢体抽搐倒地不起,大家纷纷围了过去,可是没人敢主动上去帮忙。

  胖子口中白沫越吐越多,身体不住的抖动,两只手嵌在地上乱抓乱挠。

  于常甫见士兵有事,立刻过去查看。

  “怎么了?”于常甫乌黑的眉毛浓重的垂下,他看到了眼前痛苦的士兵倒在地上一直抽动。

  这是疯病….怎么会得这个病?于常甫紧皱眉头,乌黑的眼瞳里看不出任何色彩,他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痛苦的抽搐着,面色乌黑发紫,口中的白沫逐渐染了血色。

  “这….该怎么办?”一个声音从军队中怯生生的问。

  刷-----一声寒光闪现,白刀拔起,不容众人反应,刀影一闪一落,四周一股风稍纵即逝,周围的人只觉得面上一冷,再定睛看时,地上没了痛苦的抽搐,只有一地的血渍,只觉得周身一怔,众人背后冷汗。

  真的是......毫不留情......

  “朔清,殇璃,将这里打扫干净,其余人继续练习。”面无波澜的布置任务,于常甫即刻转身进了墨玄司清的营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