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四章

战马之歌 秋霁DD 1588 2017-08-04 14:25:21

  墨玄司清一人信步来到匈奴边界,手腕上绑了暗器,以防不备之需,远远的望去,四周寂寥无人,只有几只乌鸦掠过。这地方原本是匈奴的地盘,这么看来,他们一定转移到其他地方了,追杀他们恐怕还是需要一些时间。

  但上襦那个老贼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之前好几次就对他心存歹念,在圣上面前诋毁,要不是有其他大臣的帮忙,恐怕自己已经身首异处了。

  墨玄司清缓缓抬起手臂,手腕上的黑色漩口状的扣带里隐藏着由毒箭木树汁浸染的23道银针,这是于常甫制作的,于常甫本来是个流亡来的村民,因为有次途中昏死在他的马车旁,他见此人器宇不凡,便收留了于常甫,却没想到于常甫自幼学做毒物,对毒品一类了解甚好,为了防患,墨玄司清也就任命他为自己麾下,留有以后重用。

  于常甫没有让他失望,在很多战役中,他的暗器成功射杀了很多人,因此也让战事大大增益。

  孤云缥缈,天边紫霞闪现,披着黑衣,墨玄司清收起衣袖,离开边境这片地方。

  营帐中;

  老妇人拿着青留梳慢慢给她的青丝盘起,望着铜镜中女子,明眸皓齿,瑰姿艳逸,尽管脸上的疤痕醒目,但依然掩饰不住她的淑丽韶好。

  “姑娘虽然身上伤痕累累,若是以后修复好了,定是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老妇人赞叹道。

  她双眸闪动,不言不语,镜子中的人,她不想看也不在乎,只是老妇人的话,让她对自己仿佛放下了一些包袱。

  她记不得自己叫什么,记不得为何会在陌生的军营里,为何会以满目创伤的容貌示人。但梦里她记得很清楚,她在战场上厮杀过,那些鲜血就好像流过她的身体,烧的她疼痛难忍。

  “好了,姑娘。”老妇人起身收起梳具,她这才从刚才的思索中出来,不自觉的伸出纤纤玉手捻搓着鬓发。

  这是她的习惯,或许即使失忆了,她也忘不掉这个习惯,捋头发让她感到一阵亲切,或许在什么时候,这是某个人赋予她的记忆永恒。

  墨玄司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帐中,示意一旁的老妇人离开。

  看着镜前的女人自我陶醉,墨玄司清就静静的站着,她确实很好看,有一头乌黑的长发,肤色细润如脂,粉光若腻,双目澄澈,星眸微嗔。若不是脸上那么多条疤痕,她一定是万里挑一的绝色女子。

  注意到了身后的人,她慌忙起身立在一边,低着头,发辫垂了下来。

  墨玄司清不在意这些拘束,他粲若星芒的眼眸直直的盯着眼前羞愧的女子,莫名的寒冽笼罩在她的周身,这样的凝视怕是让她一生难忘的颤栗。

  许久的沉默,他削薄轻抿的唇微启;“身子….好些了么?”话语里擎着寒冬里的一抹柔暖,苏的化开了她的窘迫。

  “好…..”她讷讷的应着他的问候,但隔着一定的距离,不免有些怯生。

  墨玄司清唇角勾起,那笑就像艳红的梅花在冰雪之间绽开,带着妖艳的冰冷,笑的她心底发悚。

  这个男人周身萦绕着傲气冰冷,却一步步朝她走来,她退不得也躲不了,只得迎着这冰冷的气息。

  “怎么?很怕我么。”他轻蹩眉头,面色里露出不满,对于救命恩人,她就这个反应吗。

  对上他的孤傲的眸子,她卑微的身躯愈发低下不敢再看,那样的男人仅一眼便足以让女子一见倾慕了,只不过他身上的寒气让人觉得难以靠近,像是神仙一般的高贵….

  神仙….

  她心里哑然,这样的人竟然是她的救命恩人,那自己之前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被他所救?

  看出她心底的怅然,墨玄司清不再向前,他转过身,一袭黑衣背对着她,道;“白露,往后你便叫白露。”

  这是他想了一夜的名字,想来他是个将军,想名字这种小事用不着自己动脑,可一想到她满身创伤,他不知怎的,默默翻动手中的书页,一顿,便看到了白露这个字眼,倒是很符合她的样子,身为女子之身,有着上战场的勇气和傲骨,这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是留下培养,日后定成大器。

  她微抬起头,看着那背影,白露,是他刚刚说要赐给自己的名字,

  墨玄司清凝眉,眸子里一丝黯淡闪过,他无需多问她什么,因为他早有打算,对于她的身世,从现在开始,她不再单单是蒙古族的人,而是一个新的身份,一个属于大宋的细作。

  “你失忆了,有些东西需要重学,这些会有人教你。”墨玄司清秀眉一挑,缓然转身看着她那粉桃色的面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