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二章

战马之歌 秋霁DD 1510 2017-08-01 19:48:40

  胡子士兵勒紧裤带,朝手上唾了口唾沫,摩拳擦掌的朝矮墙走去。

  大家都屏息凝神的看着,胡子士兵还没到矮墙就看清了那人的战服,忍不住咆哮起来;“果然是个细作!看老子怎么把你剁了!”

  几个士兵听到声音立刻跑了过来,见是个将死之人,忙劝胡子士兵;“算了吧,也是要死的人了,将在这地方一动不动,留他慢慢死。”

  胡子士兵一听不高兴了,这话怎么也有斥责他的意思,但见众人都起了同情心,也只好不杀他,只是一手提起那敌寇的领子,掂了掂,不怀好意的笑道;“你们叫我别宰了他也不是不可,不过你们也说了他是个将死之人,既然将死,那为何不让众人乐一乐再死,这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话一说完,大家都起了好奇心,每个人都等着胡子士兵想把戏,只见胡子士兵一把抓起敌寇高高举起,大声呼道;“我们不妨玩个游戏,先将他放在木架子上,然后大家轮流一人先放火把,另一人浇水,看最后他是生是死,便是听天由命了。”

  这主意乍一听残忍,可是还是很多人鼓手同意,毕竟对方是倭寇,没必要可怜他。

  军营里的士兵听闻此事,都纷纷随来观看好戏。

  带头的是胡子士兵,他选了一圈人,不计数量,让他们每人轮流拿火把和水桶,待他们都拿好了,胡子士兵兴奋的叫道;“你们丢火把的时,尽管随意,只要烧个他体无完肤,便是成功了。”

  那些手里提着水桶的人则都要保全倭寇的尸体不被烧的一干二净。

  大家跃跃欲试,围观的也兴致昂扬,墨玄司清见账外喧嚷,不禁皱眉,这些士兵最近总是找些乐子打发无聊的时间,可弄出吵闹的声音让人心烦。

  “你们在做什么?”

  一声呵斥,众士兵纷纷回顾,见是墨玄司清,大家立刻变了脸色,赶紧各自回到自己的地方。

  原地只有胡子士兵和一个已经放了一根火把的瘦子士兵,俩人站着不动,一旁的木架子因为点了火,立刻汹涌的燃起,火苗蹭蹭往上窜,

  胡子士兵见墨玄司清冷着脸,不敢出声。

  架子上,他感到炽热的灼烧,皮肤像绽开似的,烧的心肝俱裂,疼痛难忍,所有的泪水在火苗下腾地蒸发成气。

  他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只有嘶声竭力的捶着木架,疼到他想要死,死是解脱。

  衣服在火苗的烧烤下已经溃烂,连着体肤的皮肉发出嘶嘶的声音。

  墨玄司清大步走到木架子旁,看到这幅场景,才知道自己的士兵竟然做这么没有人性的事。

  “给我把火灭了!”声音大的吓人,所有人都慌忙找来水桶浇灭架子上的人。

  墨玄司清冰冷的眸子没有一丝情感,他不允许自己带出来的士兵是没有人性的怪物,除非在战场上面对敌人需要一腔热血来保家卫国,但在这,不是用杀人来取乐!

  “我带兵的宗旨,难道都忘了吗!”墨玄司清毫不留情的抽出佩刀,一刀挥过,眼前已经两颗人头落地,所有的人吓得不敢言语。

  “这是教训,给我记住了。”

  依旧是淡漠的紫眸,不含一丝优柔寡断,决绝的转身离开。

  待将军走后,一个侍卫走到木架子旁,用凉席卷起几乎烧焦的人,然后紧跟着走进墨玄司清的营帐。

  场上一片寂静,可怕的声音仿佛久久回荡,胡子士兵的人头还在地上冒着汩汩鲜血….

  营帐中,墨玄司清的贴身侍卫于常甫将人放在地上,

  凉席摊开,人露了出来,虽然还有几口喘息,但身体烧的很严重,有的血肉混合的焦味弥漫。

  墨玄司清冷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很明显的是,于常甫也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倭寇的衣服已经差不多被烧完了,但是不难看出来,他原本纤细的身体和胸前隆起的两块地方…..

  气氛开始有些尴尬,于常甫挪开眼睛,他猜想将军那么聪明也应该看出来了,这个人根本就是个女人。

  “将我那疗伤的药都拿出来。”墨玄司清淡淡的说道;“她还可以活。”

  “呃…..是!”于常甫立刻动身去拿药品。

  营帐中只剩下墨玄司清和这个女人,墨玄司清很是好奇,为什么一个女人会在战场上参与打仗,而且还能活到现在…..

  躺在地上的人模模糊糊醒来,她稍一动,身体就像撕裂了一样的疼,只能咧着嘴痛苦的躺着。

秋霁DD

希望收藏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