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战马之歌

第一章

战马之歌 秋霁DD 1439 2017-08-01 19:47:45

  硝烟弥漫,战歌散尽,一片灰蒙蒙的天地之间,到处残骸血肉,折断的战旗倾斜着挂在灰风中,飘荡着无尽的哀苦….

  一战殆尽,不远处平地上躺着一个士兵,士兵的脸部已经被硝烟掩盖,但隐约中可以看见他身形的瘦小,眉宇间的秀气,倒像误入混战的旁人,

  他手中紧紧握着血迹斑斑的矛….

  这片土地刚刚还激烈上演着厮杀,他好像经历了这场战事,痛苦,恐惧,愤恨,占据了他的整个胸腔,他拼命的刺杀眼前一切的人,那些敌军的血玷污了他的矛,他的战衣上伤痕累累,可他只知道,自己只有一个使命;厮杀一切!

  当再也支撑不住了,他倒下了,倒在一堆尸体旁,倒在血泊中,这一刻他早就料到,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可以休息了…..可身体仿佛还未腐朽,只是很沉重的躺着,只感到眼前一片灰暗….

  军营;

  墨玄司清坐在帐中,一手抚弦,一手掌书,他方才指挥完一场战争,异常疲惫,因为这战争比他想象的要艰难,所有的敌军都斗气昂扬的迎战,他不知道对方使用了什么战术,即使全军覆没也不计后果的冲在前面。

  所幸,他墨玄司清没有输过一场战争,凡是他指挥过的,无一例外全胜,当然也包括这场战争。

  “报。”一个士兵从账外进来。

  墨玄司清稍稍抬眉,眼神一股冷冽的寒气闪过,他最厌烦这个时候又有了事情。

  “何事?”薄唇轻启,他英气逼人的站立在帐中,孤傲一切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人。

  士兵微微流汗,墨玄司清的脾气军营里的人都很清楚,他若不是有急事也不会自寻烦事。“北部入侵敌寇已绞完,但上襦大人要求立刻追剩余流寇,希望一举歼灭。”

  “什么?”一声质疑,吓得士兵差点跌跪在地上。

  墨玄司清重重的扔下手中的书,剑眉拧在一起,如雕刻般的脸颊笼罩一层怒气,

  上襦果然是在给他惹麻烦,

  之前让他出军剿灭敌寇也是上襦的主意,无非是想让他一直待在这荒蛮之地,果然不愧是大臣,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一切的想要除掉绊脚石么。

  墨玄司清很快平息怒气,淡然道;“既然上襦大人如此积极,你且传告,我们需要几天稍作休息,不急。”

  “是。”士兵匆匆退下。

  墨玄司清一人正立纱帐中,光洁白皙的面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

  刚赢了一场战事,许多士兵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大家三三两两的围坐在篝火旁,夜晚的黑暗很快淹没了整个世界。

  “喂,我发现这次墨玄将军指挥这场战事比以往吃力些。”一个满脸胡子的粗汉漫不经心的发牢骚。

  另一个羸弱的士兵也应声着;“对啊,往常击退匈奴都是损伤不了我们多少兵力,可这次却几乎死了一半。”

  “诶,兴许是将军最近总被派外打仗,心中有些忧虑罢了。”

  “没错,尤其是那个上襦,总找将军麻烦似的,三天两头上奏要将军出军。”

  “故意的吧,定是眼红将军在圣上心里的地位。”

  大家一言一语的聊开了来,每个人都在这散漫的夜晚放松自己,

  远处一个隐秘的矮墙下,一个身穿敌军战服的士兵虚弱的爬着,他几乎无法动弹,甚至分不清方向,只有一双沾满血的手不停的在黑暗中摸索。

  远处稀稀拉拉的火光引起了他的主意,可是他睁不开受伤的眼,也不知道对方军营是敌是友。

  胡子士兵正兴致勃勃的聊着,忽然注意到了矮墙下的动静,立刻向四周的人做出安静的指示,大家都闭上了嘴,朝着胡子士兵指去的地方看,一个黑乎乎的身影贴着地面不动。

  “奶奶的,又一个死里逃生的倭寇!”胡子士兵忍着怒火压低声音。

  “说不定是自己人?”一个初上战场的年轻人插嘴道。

  “秃驴!”胡子士兵恶狠狠的呸了口唾沫;“自己人要这么鬼鬼祟祟?”

  顿时大家没了声,都只静静的看着那个人影。

  好一会,胡子士兵耐不住,站了起来;“怕甚?老子这就去宰了那狗日的!”

  “莫粗气,你小心着点,小心倭寇手里有武器。”一个兵好心提醒道。

秋霁DD

新作新开,欢迎试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