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酒香缥缈:鼓钟媚水念君安

第二章 ‘人类’的生活

酒香缥缈:鼓钟媚水念君安 映月如画 2147 2017-07-27 18:59:13

  林间小路上,只留下猫妖一人。

  “哼,什么人嘛。”

  话音刚落,她就被刚才的缚妖绳给腾空卷起来了,扯着她就往林子外飞。

  “喂,你干什么?”她挣扎着,可是一挣扎被捆的地方就传来痛觉。“放开我呀!”

  白景到是很惬意,拉着她就往前走。

  晚上时分,二人终于走回了京城。

  “累死我了。”猫妖揉着酸痛的脚道。

  “你叫什么名字?”白景拿出一块竹片来,问道。

  那竹片做的很精致,上面有镀金雕刻的精美花纹,最中间还有一颗宝石珠子。

  “哇,好漂亮的牌子呀!”白景打了她一下,“别岔开话题。”

  “哼,我凭什么告诉你呀?”

  “你不告诉我也可以,我现在就让你消失,正好也省下了我这块护身金牌。”

  护身金牌?保命的吗?听起来不错。猫妖思考道。

  “你可听好了,我叫叶若安。”她把自己的名字加重了读音,在这静寂时分,听的格外刺耳。

  白景从衣袖里拿出一柄刻刀,在竹片上刻下她的名字,白景的字练得很好,这三个字漂亮极了。

  “唔,你这是刻的什么字呀,我一个也不认识。”

  “什么?”白景有些意外,也是,他从小养尊处优的,当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没上过学堂。

  “你不识字?”他问道,“还有,你上过学堂吗?”

  “你说学堂呀,当然上过,不过,后来因为成绩不好被师父赶出来了。”

  “看来你们家还比较有钱。”

  “有什么钱啊,我那些钱都是偷来的。”

  这句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眼前这个男子对妖这么抗拒,要是再说自己干过坏事,没准小命会丢的。

  “偷······偷来的?”

  “不······不是的,你误会了。”陈若安解释道。

  白景摆出了个停止的手势,“行了,我不管你之前有多少黑史,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给我改邪归正。”

  她点点头,“哦。”

  “还有,把你的尾巴和耳朵都收起来,要不然,我不确保你上街会被官府抓起来。”

  “才不要那,这样挺好的。”

  白景是在受不了了,他简直是不理解这只妖的思想怎么会这么奇葩。

  他右手在空中一划,叶若安的耳朵不见了,又一指她的腰部,尾巴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景甩袖离去,“哎,你别走呀,我······我今天晚上住哪呀?山妖洞塌了诶。”

  “这和我有关系吗?”

  “当然了,你······你好人做到底嘛。”叶若安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白景叹了口气,“好吧,你今天晚上先去我家住一晚。”

  “你真是太好了。”叶若安扑上去一把抱住了白景。

  白景一下子推开她,“就一晚,你可记住了,明天你住客栈、还是露宿街头与我无关。”

  “嗯嗯嗯,我知道了嘛,你真是个好人。”

  “把你恶心的声音收起来,正常说话好吗?”白景受不了她这种撒娇的声音。

  可是,他没过几分钟就后悔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会让一只妖来自己家住。除妖师的威严瞬间飘的无影无踪,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整个京城里的千家百户还不得要掉大牙了。自己的职业也就干不下去了。唉,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白景的大宅子让陈若安瞬间变成了刘姥姥,“哇,豪宅呀。”她抚摸着厢房的门道:“红木的诶。”摸了几下还不算完,又把鼻子贴上去,使劲的闻着,“好香,太香了。”

  “喂,你注意点行吗?”

  苏柠柠听见了这边的谈话声,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凑热闹,当她看到陈若安的时候一下子呆住了。

  自己不占红尘的‘高僧’师父,居然带回来一个女子,真是太突然了!

  “这······这位姐姐是?”

  “哦,这是咱们家的新佣人,在这里暂住一晚。”

  “哈哈,你好,我叫陈若安。”

  “我叫苏柠柠,若安姐,从此以后我们就做好姐妹吧。”

  “好呀。”

  白景觉得自己现在特像一个八千多瓦的电灯泡,“好,那你们先聊,我走了,早点休息。”

  最后还不忘对陈若安极其不信任的说了一句,“你若是敢伤害柠柠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她给了白景一个大大的白眼,“切,不相信我。”

  “若安姐,你别看师父平常没有人情味,其实还是很热心的。”

  “哦。”

  “对了,若安姐,你吃过饭了吗?”

  “没有啊。”她紧了紧衣衫道。

  苏柠柠从背后拿出一只荷叶,荷叶里包着几个热包子,“快吃吧。”

  “这······”陈若安有些犹豫。

  “你是嫌这些包子不好吗?”她有些失望,“那我去给你买一些吧,你想吃什么?”

  “不,没有。”陈若安两手抓起包子就开始啃,“真好吃,这是哪里买的啊?”

  “嘻嘻,若安姐喜欢吃,明天我再带你去买。”

  陈若安点点头,“嗯嗯,柠柠你真是太好了。”

  苏柠柠摸了摸头,笑了一下。

  晚上,戌时时分,“柠柠,你这么热情,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冰块师父呀?”

  “嗯,若安姐,你可能还不太了解师父,其实他人很好的。”

  “我没感觉诶。”

  “人嘛,总是要慢慢熟悉的。”苏柠柠起身,“若安姐早点休息吧,明天见。”

  “晚安。”

  苏柠柠一笑,关上门回了自己房间。

  也许是今天太累了,陈若安头刚一着枕头就睡着了。

  次日一早,她才起床,就发现了一种‘美食’。

  “哈哈哈,想逃过本姑娘的手掌心你还太嫩了点。”

  她慢慢地把那个‘美食’提起来,刚要房间嘴里的时候,白景推门而入,瞬间,他就呆住了。

  “你······你怎么能吃老鼠哪?”

  “而且,我们家里怎么会有老鼠?”

  “什么?这可是美味呀。”她拎着那只老鼠走过去,“你们家能有这种待遇,多要猫妖梦寐以求啊。”她陶醉的说道。

  接着,又把那只老鼠放到了嘴里,嚼了一嚼,在过程中那只老鼠还在不停地发出“吱吱吱”的声音。

  白景觉得自己遇到了世界上最恶心的事情,看着陈若安嘴里流出了一些老鼠血他更加想吐,转过身去。

  “你,马上给我去把嘴洗干净,还有,要学会过人的生活,否则,后果自负。”

  “你!你这个人真是蛮不讲理!”

映月如画

吃老鼠,这一幕也恶心到我了,写完之后感觉不像吃饭。   各位读者大大,千万不要吃着饭看啊!【动作消息:花式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