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总裁赖娇妻

差点惹祸上身

腹黑总裁赖娇妻 玉儿1 2131 2017-10-16 21:27:00

  白青山几人来到警察局说明情况,表示他们要见白若婉,并且希望可以把她保释出去。

  可是他们得到的答复是,现在林氏集团正在因为白若婉对林氏集团总裁林继林先生的诽谤。对他个人所造成的精神损失和给公司带来不可估量的名誉损失而提起了诉讼,在案子还没调查清楚以前是不可以保释的。

  你说什么?居然不可以保释,自己的女儿不就是说了几句实话吗?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损失?这个林继林也太无情无义了吧。

  钟丽云听完警察的话,一下没沉住气跳起来一下抓住接待他们的那个警察的衣领,气急败坏的说道。

  说我女儿诽谤他,他有什么证据说我女儿是诽谤他,我女儿肚子里怀的明明就是他林继林的孩子,难道他还想抵赖不成。

  这位女士,请你放手,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以你袭警为理由送你去和你女儿作伴你信吗?

  钟丽云被吓得一下松开了手,开怎么玩笑,她怎么会想被关进去受那份罪。

  那我们可以见一下我女儿吗?白青山见形式不对便开口问道。

  对不起,现在事情没弄清楚以前白小姐是不可以见任何人的,不过你们要是有什么话我倒是可以帮你们转达。

  为什么?她不就是在林氏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吗?事情哪有那么严重啊?况且你们现在也不能确定白小姐肚子里孩子就不是他林继林的啊。你们这样就把她关在这里我们也有理由怀疑你们是受了林继林的好处故意而为之。试图帮他掩盖事情的真相。林浩阳倒是很冷静的对警察说了这么一番话。

  对对对---警察同志,你们现在还没调查清楚,不能就这样关着我女儿不放啊?她肚子里怀的有可能是林氏未来的继承人哦,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你们承担得了责任吗?

  请问你是谁?

  警察同志对着林浩阳问道。

  我就是林氏集团的副总裁,我今天来也就是想对白小姐说几句公道话。

  林浩阳非常傲慢的说道。

  这位同志,我首先要纠正你几个问题,这里是警察局,我们既然在关押犯人就会有确凿的证据和正当的理由,至于你说的我们是否接受林继林先生的好处以及帮他掩盖事实真相的事情我有理由对你提起诉讼,我们可是国家培养的公务人员,你无凭无据的在这里信口开河的说的话对我们广大的警务人员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我将会把你说的话上报给我的上级领导,同时我们将保留对你提起诉讼的权利。

  等哪位警察同志义正言辞的说完这番话以后,林浩阳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半天没缓过来。本来他还想说几句大话吓一下这个警察的。没想到反而被他给一通训斥,搞的自己还差点惹祸上身。

  对不起,警察同志,我都是胡说八道的,您不要放在心上,我在这里给你和广大的警务人员道歉。是我太口无遮拦了。

  认识到错误就好,我看你也是年纪一大把的人了,做事说话的时候掌握好自己的分寸。否则有你吃亏的时候,那名警察继续不客气的教训道。

  林浩阳心里的那个呕啊,自己现在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想当年林继林还没回林氏的时候,自己在公司里那可是风生水起的,整个阳城的人那个见了他不是对他尊敬有加的。

  那时候在警察局里不说是面前的这个小警察,就是他们局长见了自己都得点头哈腰的尊称自己一声林大少的。

  可是自从林继林回到林氏以后,她不但慢慢的架空了自己的权利,还把以前对他鞍前马后的人不是拉拢到他那边去了就是以各种理由给弄出了公司。

  也怪他刚开始的时候太掉以轻心,总以为他一个混黑道的人能有什么能力管好那么偌大的公司。

  而林继林开始的时候一直都在他的面前示弱,让他放松了警惕。可是在他感觉到事情不对劲的时候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弄的现在自己落到这个地步,不但没别人看不起而且还被白青山给抓住了把柄,要不是自己的把柄握在他的手里民政局又何必来首这份屈辱。

  见林浩阳被那名警察给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白青山两夫妇也不敢再造次,于是就在那里打起了感情牌。苦苦的哀求一定要让她们见白若婉一面,可是不管他们怎么哀求,警察都没有答应让他们见到白若婉。

  此时被关在里面的白若婉完全不知道她的父母这会就在警察局里面哀求着想见她一面。她虽然在林继承走后吃了一些东西,可那毕竟都是一些粗茶淡饭的,不说她现在还怀了孩子,就是平常她也不会吃那些食物的。

  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林继承把她的消息带给她的家人,然后让她们想办法把自己救出去,她真的好怕时间长了她的身体会受不了,然后孩子再出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她就没有任何的希望和机会踏入林家的大门了。

  现在的白若婉真的有点后悔了,要是昨天自己不要那么冲动的话,那她也不会到这里来首这份苦。都是林继林那个无情无义的家伙,枉她怎么多年对他一往情深的,可是他居然会这么无情的把自己关在这里。除非他一辈子都不要让她有机会出去,否则的话她一定要报今日之仇的。

  可是这么久过去了,怎么还没有父母的任何消息,难道他们也放弃她不想管她了吗?自己可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啊,平时她和白若兮因为父母常年忙工作,从来都没怎么管过她们,所以从小到大她们两姐妹都是随心所欲,在交友方面更是来者不拒。他们两姐妹变成现在这样子她们的父母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还有林继承那个畜生,难道他也不想管自己了吗?自己现在怀的可是他的孩子啊!要是他现在想要推卸责任不管自己的话,那自己只要有机会出去的话就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白若婉在心里恨恨的想道。可是她再怎么恨都改变不了她被关在这里暂时出不去的事实。

  白若婉在那里越想越伤心,仿佛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于是就在那里嚎啕大哭起来。

  可是不管她怎么哭,都没有人来过问她,就像她被遗忘了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