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爱已逝友还在

第四十七章 借钱

爱已逝友还在 青春已老本人 2409 2017-07-17 20:56:50

  连续几天没合眼的宁泽涛疲惫地倚靠在窗前抬起沉重的头仰望着满天的繁星,医生的话始终在他脑海里盘旋着,“如果要想病人活下去,必须要尽早进行肝脏移植。**不是问题,关键是费用。手术和术后住院期间费用在50万元左右。你好好准备一下吧!病人不能等下去了。”

  50万对于刚出校门的宁泽涛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这几天大大小小的检查费和住院费就把宁泽涛仅存的几万元奖学金全都花光了。医院真是一个花钱如流水的地方,人只要进来了,再多的钱也花的完。

  身无分文的他第一次觉得没钱寸步难行,没钱就没命。可是上哪去弄50万呢?周围的朋友都是刚出校门没多久,再说50万对于一个普通工薪阶层也不是小数目了。

  思前想后,宁泽涛觉得目前只有厚着脸皮找他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宁泽涛拨下那个久的连自己都快要忘记的电话号码,幸运的是号码依旧没变,电话很快被接通了。

  一道熟悉而又久远浑厚的嗓音在宁泽涛的耳畔响起,“喂!是泽涛吗?”

  电话另一头的宁国华激动不已,四年没有听到儿子的声音了。

  以为他再也不会联系自己了,可没想到今天他主动打电话过来了。是不是说明他也是一直记挂着我这个爸爸呢?宁国华自以为是的在心里暗想着。

  然而宁国华的声音,让宁泽涛不禁想起四年前他背叛家庭抛妻弃子,留下身无分文孤苦伶仃的妈妈为了继续生活下去,不得不出去打拼,顿时心中的那股怨恨又蹭蹭地往上升。

  “是我!”

  冷淡的口气令宁国华那颗骚动的心顿时冷却下来了。

  “有事吗?”宁国华小心翼翼地问道。

  “妈妈做肝脏移植,需要50万元手术费。你能不能帮忙一下?算我跟你借行不行?”原本口气强硬的宁泽涛,说到最后,似乎带着一丝祈求。

  如果不是为了躺在病床上等钱救命的妈妈,我断然不会去联系曾经抛弃家庭的你。

  如果不是为了那笔高昂的医疗费,我决不会向你伸手要钱。

  如果不是心里仅存的那点希冀,我定不会去奢求那点可怜的父爱。

  听到一向高傲的宁泽涛低声下气的祈求自己时,宁国华的心里又很不是滋味。是从什么时候起父子之间也变得这么疏远和客气了?居然用上‘借’字。

  宁国华抛开心里的不悦,随即心中一紧,虽已离婚多年,但一日夫妻百日恩。便紧张地问道:“你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医生又是怎么说的?”

  “医生说她的肝脏已全部坏死了,必须尽早进行肝脏移植手术。否则命不保。”

  闻言,宁国华的心也跟着颤抖了几下,人并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养只宠物,十几年了也会有感情。何况他们是曾经同床共枕的夫妻呢!

  “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凑齐50万!”宁国华信誓旦旦地说。

  突然电话里传来一道很不和谐的声音,“你去哪弄50万?”

  另一头

  女人气愤地一手抢过宁国华耳边的手机,大声叫道:“你爸没钱!”

  原本宁泽涛听到宁国华肯定的回答时,感到高兴不已,同时对心中的父亲感到一丝欣慰,然而女人刺耳的话令宁泽涛的心瞬间凉了下来。

  “连连,手机给我!”宁国华用力拽住连连细嫩的手臂,另一手迅速夺过手机。

  “泽涛,我和你阿姨先谈谈。待会再打给你。钱的事你放心。”

  听到最后一句话,宁泽涛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刚刚凉下来的心顿时又温暖起来。

  挂断电话后,宁国华侧过身,拉着连连的手心平气和的说:“他妈妈急需手术费,我和她毕竟生活了十几年。”

  连连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你对她是不是还存有念想?是不是还想她回到你身边?”

  “你胡说什么?我对你怎么样,难道你心里不明白?”心平气和的宁国华顿时大发雷霆,心想我全心全意对她,就差把心割下来给她了,但换来的却是她对我质疑。是可忍,孰不可忍!

  连连吓的缩了缩脖子,心虚地赶紧转移话题,语气也没有刚才的咄咄逼人了,“50万,不是几万,你想过没有?”

  一向爱财如命的连连心口直疼,拿出50万仿佛是割她肉放她血。

  “那套新房暂时就退了吧!过几月等厂里做完手头几个单再买吧!”宁国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那可是好不容易为了儿子上学买的学区房呀!”连连一听,立马不同意。

  “以后再买吧!”宁国华抚了抚额头。随着年龄和工作压力的增大,他愈发地觉得身体大不如从前了。

  “不行,那可是我好不容易买下的学区房!农农过几个月就要读一年级了,学位马上就要下来了,这个时候你说房子不要,那岂不是儿子就要放弃华美一小了?现在好多家长挤破脑袋都进不去。我们好不容易到手的机会你却要放弃。难道你真的要为了你的前妻放弃儿子上学的机会?”连连愤愤不平地说了一番长篇大论。

  华美一小是市重点小学,师资力量和学习环境都是一流的,但每年只招收100个新生。所以家长们费尽心思都想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去。华美一小的学区房还没等到开盘就全被订光了。对于小城市的普通工薪阶层来说,房价也是贵的吓人,几年前每平方一千多元,现在涨到了一万多了。就冲家长们这种架势,学区房价势必又会翻几翻。

  连连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宁国华开始有点头大了。这头儿子不可能不读书,有好的学校不可能不去。那头还等着这笔钱救命呢!

  连连看着宁国华开始动摇了,便循循善诱,“咱们的儿子这么聪明,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华美一小的老师都是硕士毕业呢!而且华美是非常注重小孩的全方面培养,每周都有免费的艺术培训。每年市里知识大赛,艺术大赛等等,获奖的全都是华美一小的学生。咱们市有哪学校能比得过华美的。老公,咱们不能对不起儿子呀!”

  此时,宁国华越来越觉得连连说的有道理。是啊!怎么能牺牲儿子的前途呢?

  再三思忖下,宁国华觉得从员工工资里抽出一部分再加上自己的积蓄,应该问题不大吧!

  “那就不卖房吧!我从厂里财务处抽出40万吧!再加上自己的积蓄也就够了。”

  连连心里恨得牙痒痒,说了半天没想到他还是要救那个女人,宁愿拖欠员工工资。

  不过她可不敢对她的财神爷再发脾气,故作出一副很理智的样子分析道:“上个月买了新房后,积蓄就所剩无几了,卡里的钱只能够伙食费了。再说厂里抽40万,那员工工资怎么办?40万可是他们几个月的工资呀!咱们这个小厂就靠他们了,如果几个月不发工资,他们会有意见的。”

  “先跟他们说说吧!也都算是生死弟兄了,应该没问题吧!”

  突然,连连脑袋里闪过一个灵光,在宁国华没看到的地方,露出一抹阴森的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