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她的男朋友

第5章 医生,他真的很帅!

她的男朋友 多天子 3862 2017-07-17 20:54:35

  “所以你真的要走?”

  主任在电话那头一边忙碌一边问心怡。到最后,该来的话题还是被提起了。虽然这样的画面被无数次地预想过,但心怡还是没有心理准备。休假多久倒不是问题,反正积累的假期多的是,问题在于自己接下来是休假还是辞职?

  真的可以什么都放下吗?

  呵,有什么不可以放下的。

  见她迟迟不回复,主任再重复地问了一句,心怡只好“嗯”地一声表示作答。

  “说实话,现在公司处于艰难时期,人心不稳。我也不认为你能找到一份比这份更‘贴心’的工作。离家近,工资不低,还包吃住,你要辞职的话就会有一个找工作的空白期……”她又滔滔不绝地说着一些心怡不是没有考虑过的事情。

  她的顾虑不是完全没有的。

  “但我不知道在这份工作上还能坚持多久?”

  于是电话那头的人也跟着沉默了。作为一个办公室文员,工作3年是很正常的,但是3年过后呢?难道一直这样做到退休?

  “嗯~我不是不明白年轻人想要多闯闯的想法,我只是想提醒你,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如果你有所顾虑,去休个假散散心也未尝不可。记得给我带手信啊!你什么时候出发啊?准备休多久啊?哎呀我还没找到人来接手你的工作啊~”

  随着那句“记得带手信啊”,沉重的话题急转画风,不免让心怡怀疑,主任其实最关心的还是那份属于自己的手信而已。

  外人给予自己的终究只是建议,有些事,还是得自己解决。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心怡的思路。因为答应了主任休假前把资料室的资料整理好,所以这几天心怡都待在资料室。这间布满灰尘、到处充斥着陈旧味的资料室也就只有心怡一个人进来打理,其他人总是避而远之。所以今天难得地听到敲门声,心怡还是满怀激动地循声而望。

  然而那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的跟前。

  心怡一脸嫌弃地赶他走:“别妨碍我工作!”

  龙一鸣悠闲地依背靠文件柜,翘起小腿,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看着低头忙碌的心怡。

  奇怪的沉默让心怡摸不着头脑,抬起头正好对上低头看自己的龙一鸣。

  夏天的太阳都是降落得那么优美,那么慢悠悠。可能是因为窗帘破旧的关系,尽管资料室属性阴沉,可唯有当这西斜的阳光调皮地穿过破洞和缝隙钻进这里时,心怡才有种劳累了一天终于可以休息的觉悟。

  曾经,这是属于自己不能分享的时分。如今刚好被一个人碰见了。

  心怡没有注意到西斜的阳光刚好铺洒在龙一鸣不输明星的好身材上,她只注意到眼中逐渐明显的脸部轮廓和那个永远使他举白旗投降的笑容。

  虽然她催眠自己说这是角度问题,要镇定,可她的眼睛诚实地出卖了自己。

  一种犹如看见神仙下凡的错觉尤然心生。

  这是一种可怕的吸引力。她习惯性地甩头以防花痴病发作,但心里异常激动的她还是忍不住抬头再确认一遍。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阳光完美地勾勒出他的脸部轮廓,细看,还能看见他墨黑浓眉,高挺鼻梁和微红薄唇。那勾魂般翘起的微笑完美地挂在发光的脸上。

  不自觉站起的心怡脑海里想不到任何可以形容这男人的词。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敢相信地想要伸手去触摸这个自带柔光效果的男人,然而理(liang)性(xia)的狗眼被龙一鸣那自带弹幕效果的眼神拯救了,自以为很完美地转身躲进文件柜里,翻翻找找。

  他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继续似笑非笑地看着假装工作,还不忘怼自己的心怡。

  “你以为自己在拍MV啊?装什么?辣眼睛!赶紧~”

  “你怎么总想赶我走?”龙一鸣打开挡住心怡的文件柜门,直勾勾地看着她。相对于这个动作,心怡更在意那句听似毫不在意的问句。

  有吗?

  话卡在胸前,突然有种像被“臭猫”坐在胸前的感觉,堵得难受。心怡停下手里的工作,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这么帅也赶我走,怪不得没人追!”

  好吧,认真就输了。

  心怡恼羞成怒地拿起手中的资料,狠狠地往他脸拍。动作一气呵成,毫无征兆,力道刚好,以至于龙一鸣也惊讶了一两秒才想起要反击。

  这样几个轮回,双方都开始气喘吁吁。究竟是生气还是累了,双方都分不清楚了,但都明白现在只要对方稍有动作,又是一场鸡飞狗跳。

  “有你这样对淑女的吗?”

  心怡有点喘不过气来,但手里还是死死地抓着一叠资料。

  “有你这样的淑女吗?”

  龙一鸣难以置信地回想刚才被偷袭的那一下,嘴角“滋滋”作响,一手揉着半面脸,一手同样死死地拿着一堆与之相当的资料。

  刚好是背对着阳光的角度,室内的白炽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刚才的激战吓傻了,进入傻帽状态。一闪一闪地跟随着心怡的心跳声跳动着,恍惚间,龙一鸣那张高清的脸又回到模糊状态。

  怎么回事?

  从前除了脸,什么都看得清楚。现在除了声音,什么都感觉不到。就好像这个人不曾属于这里,总能从某个空间中悄无声息地出现和消失。

  心怡突然虚脱地放下举起资料的手,站起身来俯视着仍旧全是阴影的龙一鸣。不管地上凌乱的资料,径直往龙一鸣方向走去。

  短短的几步路,心怡却感觉相隔千万里。

  每走一步,她都在确认自己是否更能看清眼前的人。

  龙一鸣感觉到了异常,放下手中的资料,同样站起身来,把身后的阳光全挡住了。

  如今在心怡眼前的全是黑洞般的龙一鸣,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感觉不到。明明再往前走一步,她就可以确认眼前这个人是否存在,她的脚却像被强力胶水粘在地上,迈不开步伐。

  心怡心慌地问:“你不用上班吗?”

  “我是过来陪你的。”

  “你不怕领导骂你?”

  “不怕。”

  “为什么?”

  “因为他不知道我在这。”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够了!每当她认真地想要问他问题的时候,他总是避而不答。明明那个答案大家都清楚得很,却总是不肯承认。

  龙一鸣突然十分生气地重捶文件柜:“重要的是现在我在你面前,不是吗?”

  无论是捶打文件柜的声音还是后来龙一鸣补充的那句话,每一个声音都如同雷响般敲打着心怡的心灵。

  她又开始没理由地颤抖,没理由地阴郁。她害怕脑海里突如其来的人声吵杂,讨厌视野外莫名其妙的混沌景象。她举起双手在空中挥舞,仿佛只有这样做,那些莫名其妙的声音和眼神就能消失。

  龙一鸣痛苦地站在那里看着无助的心怡,指骨发白的紧握着的右手再一次捶响文件柜。

  瞬间,所有的声音和视线消失不见。如同除夕夜里第一声空旷的铜钟鸣响,回荡在混乱深沉的脑海里。心怡救命似的循声望去,眼前的龙一鸣完好无缺的站在她面前。

  仍旧是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可如今却挂满了担心痛苦的表情。

  太阳也到了该休息的时候,头上的白炽灯像感应到这一事实,完好无缺地发挥着自己的照明的作用。

  心怡终于挣脱脚下的强力胶水,汹涌澎湃的感情缺堤般涌现在泪腺中。她第一次真实地感觉到,这个人的重要性。

  咚咚咚

  一阵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心怡吃惊地停下脚步,心绪忽然被抽回来。她呆在原地一会儿,不知所措,思维空白,只听见一阵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去开门吧!”

  好像等待命令一般,心怡终于还是听话地走向资料室的大门,缓缓地打开门锁,扭动把手。

  这次是真的敲门声。

  还没等她准备好表情,一个男同事闯进来了。

  “心怡姐,怎么啦?我听见这里……哇!”

  这位男同事看见凌乱不堪的地面,惊讶地回头看了心怡两次。

  心怡只好羞涩中带着点尴尬,逃避又担心地寻找着龙一鸣。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龙一鸣已经不在资料室了。

  还没等心怡出门寻他身影去,男同事就拉着她,一通的关心:“都下班了,还不走?这么多资料,平时就你一个人收拾……”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来帮忙收拾残局。

  心怡回头看见这位憨厚的后辈埋头努力地帮自己收拾,只好暂时放弃寻找龙一鸣的想法。

  “这是什么资料?哇塞,比你还要老啊!”

  心怡心情极差地翻了他白眼。

  他并没有看见,而是继续一边收拾资料一边发出夸张的感叹。

  “你下班吧,我自己收拾就行了。”有了这位后辈的帮助,地上的残局算是勉强挽救成功。至于那些不知何时飞上柜子上方的文件,心怡打算明天搬凳子找工具把它们弄下来。

  “没事,反正我有空。”说完,顺着心怡的视线,扫视那些杂乱的纸张。

  “刚才,我听见这里咚咚咚地很响,你没事吧?”话说得如此小心翼翼,好像非要顾及心怡的脸面。

  心怡掩饰地扭过头,收拾好自己的表情,继续整理地上剩余的残缺的文件。

  “有吗?你幻听吧?就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发生那种声音。”

  “不是啊,真的超级响。这地上……嗯?你的手!”他的话断断续续的,表情十分夸张地指着心怡的手,二话不说地拖着她往外跑:“都流血了!我就奇怪,这些资料上怎么那么多血印。”

  被他提醒,心怡终于明白手为什么会那么痛。她不解地盯着那只被拖着的仍旧渗着紫红色血的手,完全没有头绪这伤是怎么弄的。没走几步,脚下一滑,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

  预谋一样,后辈刚好地转身,心怡刚好地滑倒,大门刚好地被撞,某同事刚好地路过,一连串不可抗力的因素引发一连串必然的事故。

  后辈头痛地一手揉着后脑勺一手拉着心怡的手;心怡尴尬地一手撑在地上一手被后辈拉着;大声控诉的大门被好奇的某同事打开,一手扶着门把,一手偷偷拿起手机。

  还没等心怡反应过来,后辈已经抢先一手将她拉起,一手抢走某同事的手机。还不忘生气道:“拍毛线,她都流血了,快找创可贴!”

  经他提醒,某同事才恋恋不舍地把看向某处的视线拖回案发现场,慌忙后退中还不忘抢回自己的手机以确认刚才那一幕是否被拍到。

  心怡尴尬地处于他俩中间,竟然有种羞耻过度硬生气的感觉。她从紧拉自己手的后辈手中抽回属于自己的手,全然不顾有点麻木的伤口和完全木讷的二人,愤然离场。

  感觉再不走,一场不可避免的口舌之战要开始了。

  事实证明,那只是餐前菜,接下来发生的才是主菜。

  没人相信他俩是清清白白的。大伙儿都用一种“原来如此”“玩这种”的表情和眼神提醒心怡,自己没有做过却被认为已经做过的事。这几天,资料室的入场人次可谓是日日刷新。唯独少了一个人的身影。

  心怡无暇顾及龙一鸣的心情,白天呵呵回应众人,晚上仍要呵呵地应付各方面的八卦。

  资料的整理当然也异常缓慢。

  结果就是,在休假前,没能完成主任布置的任务。

  不对,主任反而用一种“看着最后一个女儿终于出嫁了”的语气表示她完全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