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好,影后小姐

第三十章 厨房与感冒

你好,影后小姐 息玮 2745 2017-07-17 20:57:51

  费雯丽披着披肩坐在客厅的地毯上,中央空调坏掉后的客厅更显空荡,尤其显得清冷。费雯丽抱着一盒纸巾,鼻子止不住的流鼻涕,像坏掉的破水龙头,“咳,咳,咳。”咳嗽得眼泪都出来了,“啊,咳,咳,咳咳咳。”

  费雯丽胡乱地翻着茶几抽屉,摇着空空的药盒子,又翻了下抽屉,还是没有,这个时候的费雯丽突然觉得有些悲凉,像一个老人为后事悲凉。二十八岁的她依然一无所有,感冒的时候可能更想人陪,费雯丽不是一个矫情的人,甚至大多数时候她讨厌成群结队,她热爱一个人的生活,她现在悲凉的是她似乎并没有把一个人的生活过好。费雯丽喝着矿泉水,又擦了擦鼻涕,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残败,不知为何,突然很想家,那个有爸爸有妈妈的家,她很想现在就回去,立刻回去,但是她没有,她还不能。

  费雯丽吸了吸鼻子,起身去冰箱里又拿了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冰箱里依然是水、可乐、苹果,费雯丽无意义地又看了一眼冰箱,她找不出其它,比如她现在想要的姜。费雯丽叹了口气,把冰箱门关上了。

  “咳咳,咳。”费雯丽吸着鼻子,靠在沙发上,眼睛也有些酸痛,不停地流眼泪,费雯丽闭着眼睛,觉得头晕晕的。

  “你在家啊?”顾南风把外套挂在衣架上,“我刚才敲门了,以为你不在。”

  “你敲了么?”费雯丽抬起沉重的眼皮,气若游丝地问。

  “你怎么了?感冒了?”顾南风瞧了眼纸篓里堆满的纸巾。

  “嗯。”

  “空调坏了?你怎么还光着脚,袜子呢?”顾南风翻着沙发,没找到袜子的影子,又去摆弄中央空调的开关。

  “顾南风你真的很聒噪。”费雯丽不耐烦是声音听起来也是软弱无力。顾南风走过来摸了摸费雯丽的额头,“你发烧了。”

  “烧了么?难怪我都睁不开眼。”费雯丽把身体整个蜷缩在沙发上,“那我睡会儿,你走的时候关好门。”

  “我带你去医院。你快点上去换衣服。”

  “我不去。”费雯丽把披肩盖在自己头上。

  “费雯丽!”顾南风的声音很大,费雯丽仍然无动于衷,顾南风握紧了拳头又松开了,咽下了还未说的话,自顾自地翻着抽屉,看着抽屉里的空药盒,皱着眉头,阴沉着脸,回头看了一眼蜷缩在沙发上的费雯丽。起身套上外套,开了门又折回来,“费雯丽,你要吃什么?”

  费雯丽从披肩里露出一双眼睛,“我有点想喝姜丝可乐,可是我没有姜丝。”

  “我知道了。”

  “等一下,我还想吃奶油蛋糕和巧克力,还有好多好多的零食。”头顶着披肩的费雯丽眼睛乌黑乌黑的滴流滴流得打转,嘴唇张张合合的,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

  “好。”

  费雯丽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嗓子也已经嘶哑了,“顾南风你回来了么?”

  “嗯。”

  费雯丽听见顾南风在厨房里接水,烧水,开冰箱、刀切在案板上的声音,最后听见水烧开的声音,听见可乐冒泡的声音,这些声音很近又很远,意外的让人安心,费雯丽就在这些声音里睡着了。

  顾南风盯着晾在茶几上的水,费雯丽蜷缩在沙发上睡得安稳,披肩整个搭在上半身,一双脚露在外面,脚很白。顾南风鬼使神差地去摸了下那脚,冰凉,他收回手,盯着那杯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起身,穿上了外套,准备走,关门前,回头,恰好看到挂在墙上的那张结婚照,照片里的他已经被涂得看不出本尊,就连他旁边费雯丽的脸上也有一道的黑,黑色印记印在她那张有些冷清的脸上,毫不违和。涂黑了他那张笑脸,这张照片看起来倒比以前更合适。顾南风站在那儿,门口的位置,站了很久,他有两个选择,可以出去,也可以再折回来。他把目光又落在费雯丽身上,脱了外套,挂在了衣架上。他走到沙发边上,把费雯丽额前的发往耳后勾了勾,轻轻地把她抱起。费雯丽在他怀里不安地扭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等我,等等我。”顾南风在她耳畔轻声细语:“睡吧,会等的。”睡梦里的费雯丽像是听懂了一样,不再乱动,小脸伏在他的胸口,乖巧得像一只小猫。顾南风的嘴角露出笑意,喃喃:“这样多好。”顾南风把费雯丽放在那张足足可以容下三人的双人床上,掖好了被角,坐在床尾,握住她的脚,床真大,他好像从未在这张床上躺过。费雯丽的脚很凉,顾南风暖了很久,才稍有温度,他把她的脚放到被子里,关上了房门。楼下的客厅,顾南风把那张结婚照取下来,用抹布不停地擦拭,记号笔的印记根本擦不掉,他擦了很久很久,直到外面的天色已经擦黑,他的脸依然漆黑一片,照片上的费雯丽冷漠得让人心寒。顾南风把抹布扔到一边,把照片连同镜框一起扔进了储物室,心里想着有一天把它扔进垃圾箱。

  “你还没走么?”费雯丽站在二楼的楼梯口,扶着楼梯。

  顾南风放下手里的书,“嗯。你下来吃药吧,我去给你倒水。”

  费雯丽呆坐在沙发上,看着顾南风在厨房里忙活的背影,厨房的灯光昏黄,打在顾南风身上那件深蓝色毛衣上。“我订了外卖,热一下就好。你先吃点蛋糕吧。”顾南风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还没等费雯丽说话,他就走了出来,一手拿着水,一手端着一小块奶油蛋糕。他熟练地从茶几的袋子里取出药片,“先喝药吧,水晾过了,不烫。”费雯丽看着顾南风掌心的药片,又抬头看着顾南风,默默地接过药片。

  “吃蛋糕吧,你不是想吃么?姜丝可乐,等会儿再热下吧。”

  费雯丽又看了一眼顾南风,顾南风正认真地把袋子里的各种药妥善地安置在抽屉里,费雯丽低头小口小口地吃着蛋糕,开口:“我都不敢吃奶油蛋糕。”

  顾南风抬头看她,她善意的一笑,又继续说:“自从当了女演员,就没怎么好好吃过了。”

  “你不胖。”

  “我知道啊,但是吃了就会胖啊,你要尝尝么?”费雯丽叉了一小块递过去,顾南风看着费雯丽,张嘴把叉子上的一小块全部吞了下去。

  “挺好吃的,对吧。”费雯丽又给自己叉了一小块,吃得满足,“你怎么一直看着我?”

  “没什么。”

  费雯丽把一整块蛋糕都吃完了,笑着说:“我好像不需要吃饭了。”

  “再吃一点吧,我一个人多无聊。”

  费雯丽裹着披肩,光着脚走到餐厅,“我看着你吃,我顺便尝尝你的姜丝可乐。”

  “去把袜子穿上。”顾南风皱眉,费雯丽吐了吐舌,没有反驳,穿上了袜子和拖鞋坐到了顾南风对面的椅子上,“很好喝。”

  “金像奖我入围了,你看到了么?”

  “嗯,看到了,肯定能拿奖啊。《猫鼠游戏》拍得那么好。苏云锦不都入围了么。”

  “嗯,我今天过来是邀请你陪我去的。”顾南风低着头吃饭。

  “嗯,应该的。对了,你觉得苏云锦这个人怎么样?”费雯丽又给自己倒了杯姜丝可乐。

  顾南风抬起头,“怎么了?”

  “我就随口问问,知夏,可能对他有些喜欢,我就是觉得他不怎么靠谱。”

  “呵~”

  “你笑什么?”

  “那你觉得我靠谱么?”顾南风的眼光灼灼,语气淡淡。

  费雯丽想从里面听出开玩笑的意味,她闷着头喝了口可乐,低着头沉声说道:“应该比他靠谱。”

  顾南风挑了下眉,“你还是让你朋友离他远些吧。”接着低头吃饭,不再多说什么。

  “照片呢?”费雯丽看着墙上空荡荡的一片留白。

  “扔了。”

  “什么?扔了?咳咳咳。”费雯丽猛地咳嗽起来,顾南风低着头吃得认真,平静地说:“嗯,以后再拍一张吧。”

  费雯丽神情恍惚了一下,眸光微闪,终是没有再说什么,若有所思地喝着可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