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泪黄昏

第三十九章 白马青丝(二)

泪黄昏 十日九黄昏 2089 2018-08-10 17:45:54

  斜躺在沙地上的火把,不时发出啪啪的声响,那飞溅起的点点火星,蹿起在百里桑云的身侧,可她还是感到了阵阵寒意。裹紧身上的麻布衣,有些干裂的嘴唇含了含干枯的指尖,又半举起手臂,让湿润的指尖,迎向彻骨寒风。

  “风向变了——”感受着寒风从指间流过,老妪低声呢喃。又避开脚边爬行的黑蝎,微微侧了侧身子,捊了捊杂乱的白发,顺风之下,被捊顺的白发不再凌乱。

  变向的风,慢慢吹散先前扬起的沙尘,让视线不再那般浑浊。

  一直搀扶着百里桑云的香儿,本是斜眼瞄着楚涛身边站着的叶馨儿,可此刻不经意的远望,让她惊得大叫出声,“姥姥——那——那有人——还有马——白——白色马——”她摇晃百里桑云的胳膊,小手指向前方,口中断断续续的惊叫声,随风飘出了很远。

  老妪轻轻拍了拍她的小手,望向那渐渐清晰的白马青丝。

  坐于沙地上,等待着虫潮远去的众人,纷纷抬头,望向大叫的香儿。

  陈奎站起了身,越过原先遮挡视线的垛口,顺着香儿手指的方向望去,可四周晃动的火光,让他一时无法看清远方。

  背着风的楚涛,并没在意香儿的惊呼声,他此刻正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右手五指,按在身侧的细沙上,让经过的一只只黑蝎,爬过他的手指和手背。

  “马——马叔——姑姑——”

  听到这声音,楚涛方才收回右手,仰起头,望向叶馨儿,“什么马叔,什么姑姑?”

  可叶馨儿却偏过头,并不搭理他,他急促喘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其实刚刚想明白了一些事的他,心情已经好转了不少。伸手扯了扯身前大龙的衣角,示意拉他一把。

  “姑娘——那真是你的马叔和姑姑?!”

  叶馨儿也不理会询问出声的大龙,只顾眺望那一马一人。

  被拉起身的楚涛,拍了拍自己臀部粘着细沙,开始眯眼远远打量缓缓而来的骑马女子,片刻后,开口调侃着:“叔——你老爸的弟弟吧,姑姑——你老爸的姐妹吧,大龙,我这称呼没错吧?!”

  大龙想了想,点了点头,“没错”。

  “那都是亲戚咯,可这一人一马,一个姑,一个叔,难不成是品种出了错?!”楚涛说完,斜眼瞥了一眼叶馨儿。

  这是赤裸裸地挑衅了,好在叶馨儿不明白品种一词的意思,闻言只是低哼了一声。

  可一旁的大龙却追问,“仙人——何为品种?!”

  “大羊能生出小羊,大龙你听说过,大羊能生出小牛来吗?!”

  大龙一愣,“那——那是不可能的——”

  “哦——,不可能吗?!”说完,楚涛心中舒服多了,可瞥见叶馨儿发怒的脸色,忙又冲她摆摆手,“别生气,看看你的脚吧。”

  叶馨儿不明其意,可还是依着楚涛,低头瞧向了自己的脚,几只不大的黑蝎,正拥挤着,爬上她光洁的脚踝。她顿时全身打了一个寒颤,看的出来,她不是害怕,而是觉得恶心。

  “脚太白了也不好,瞧瞧那些蝎子,它们都是因为白,而迷路的!”

  叶馨儿踢开脚上的黑蝎,小手指向楚涛,“你——”她见到姑姑身影后惊喜的情绪,这时已经荡然无存。

  而楚涛又摆摆手,“别打扰我,我想仔细瞧瞧你姑姑长的是啥模样!”

  叶馨儿咬牙,可瞧着楚涛的侧脸,又想起这人的身份,一下便泄了气。

  就是这老妪沉思,香儿偷笑,大龙无奈,众人遥望中,侧风又掀起了低低的沙尘,紧贴着沙面,由西北向东南游走。淡淡灰色乱舞的飞沙中,一只只本是逆风前行的黑蝎,缓缓加快了爬行的速度。

  白马高大的身躯,在风中的沙地上,稳稳地前行,一双大眼上的长长白色睫毛,将飞沙遮挡在外,一对马耳,早被白纱布遮掩,四只厚厚的马蹄,前行中,无视前面的黑蝎,随意踩踏着,而行过后,在细沙中留下的一个个马蹄印,又增加了身后黑蝎爬行的艰辛。

  马背上,乳白罗杉随风飞舞,并不遮掩面容的女子,迎着风沙,打量着越来越近的低矮城墙。风带起的一片微沙,闯入她飞散的根根黑发中,可若隐若现的发间缝隙,瞬间便将其过滤的无影无踪,留不下半丝痕迹。

  远远望着那昏暗中飘逸的身姿,楚涛眼睛顿时一亮,这些日子,眼前处处尽是灰不溜秋的麻布衣,让楚涛都快麻木了,他深呼吸着,心中突然有些小激动,一个词突然闪过他的脑海,脱口而出:“大漠女侠——”又扭头看向叶馨儿,“她——她真是你姑姑——”

  叶馨儿却将脑袋撇向了一边,过了半晌,方才轻轻说着:“其实——姑姑——她是来寻你的!”

  “你说什么?!”楚涛根本听不清。

  “没——没什么!”瞧见楚涛见到姑姑时,那激动的神情,不知为何,叶馨儿突感心里空落落的。

  “她是来找你的吧,你是不是偷偷跑出来的?!”楚涛突然皱眉,“不对啊,你姑姑怎么知道你在这的!?”

  叶馨儿猛然转头看向楚涛,吓得楚涛后退了一步,“你——”

  “仙人究竟想知道些什么?!”虽然对楚涛的不信任,叶馨儿觉得委屈,可内心深处的那股期待,期待他问自己的来历,来此的目的,她真想大喊,她并不是那个憨货在大树边捡到的,她跟着来此,是有预谋的,有企图的。

  楚涛一呆,片刻后,轻言道:“还是早点离开把,这里并不适合你久待!”

  叶馨儿期盼的眼神,黯淡了,缓缓低下头,“为何?”

  “装扮的累吗?!”楚涛笑了笑,“我不清楚,你需要让我做些什么,或是帮你什么,可我真是无能为力的!”他一叹,“我是要回去的,我不属于这里,你也不属于这里,你也该随你的姑姑一起回去!”

  闻言,叶馨儿猛得抬头,有点点泪花在她的眼眶中打转,“原来——原来你都知道?!”

  楚涛摇头,“我不知道,算了——不说了,你的姑姑到了!”

  清晰的白马响鼻声,传入众人的耳中,马鼻中冒出的阵阵白气,在众人的眼中徐徐消散。

  隔着低矮的垛口,灰暗中,楚涛终于看清了缓缓而来的白马青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