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美人无赖:双面公主太腹黑

一百零六、两件宝物

  “老大,请进。”霍秦在来到家门口后,迅速几步来到门口,做了个请的动作,子曦则款步走过,在门口家丁震惊的目光中走进了院门。

  只见佳木葱茏,一带清流,自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缝之下。院前的假山上刻有用隶书写出的“知乎”二字。随着霍秦的步伐,子曦环顾四周。

  整个院落虽不富丽堂皇,却显得十分的剔透玲珑,行至不远有片小湖,湖中的莲花正直开放,摇摇曳曳,几条小鱼正钻在水底,一吞一吐,十分自在。

  这县官的心虽是肮脏的,但鉴赏美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跟随霍秦绕着走廊来来回回走了大约一刻钟才行至一处院落。霍秦得意的介绍着自己的院子:“老大,怎么样,我住的这地方还可以吧?”

  左右看看,确实很不错,我以前就想来这南方的小庭院住上十天半个月的,虽然不能实现,看看也是好的。

  还未等子曦开口,门外一个声音响起,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公子,您终于回来了,老爷找了您好就,您快随奴婢过去吧。”

  声音似乎很着急,子曦没有出声,而是看向他面前的霍秦。

  霍秦低咒一声,虽然他想学武,但父亲的传唤也确实不能不从,只得对子曦说了声抱歉便匆匆随婢女走了。

  “老大,您先四处转转,我稍后便来。”

  回想了下刚刚进门后看到的四处搜寻的家丁婢女,子曦满意的笑了,只有在现在才会觉得李钰和百里芷可爱了那么一丢丢。

  几名婢女送上茶水和水果便退了下去,估计是人手不够,大家都去帮忙了吧,不过这样更好,子曦四处看看确定没人后,便悄悄溜了出来,按着凌风早上告诉她的路线向道士的屋里摸去。

  客房离霍秦的房间相隔不远,所以一盏茶的功夫便来到了这里,只是那道士有可能会在房间里。

  四处搜索的眼神定了定,眼睛眯了起来,嘴角轻轻扯起,目光看向高处。

  二楼。

  “法师大人,请不要这样。”隐隐传来一女子的声音。伴随着那女子的惊叫,还有凳子撞击的声音。

  “放心,他们都在忙着找东西呢,没人会发现的。”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语气微微上扬。

  老流氓!

  这是子曦对这个道士的第一印象。

  在这种情况下,她是不会去管的,继续前进的脚步。

  为什么!因为她听到了那个起初抗拒的女人说出了这样的话:“要是被我家老爷发现了,你就等着被打死吧。”

  这是,县官的,老婆。

  “能在小美人的温柔乡里温存一回,就算打死我也值了。”那老男人邪笑了下,紧接着就是接吻发出的水渍声,和脱衣服的声音。

  “......”这两狗男女,可不可以不要教坏小孩子!

  不过两人的动作也正好方便子曦的动作,不消片刻,便顺利的来到一楼。

  子曦瞥了瞥床上涌起的被褥,扯了扯嘴角,她还是先忙正事吧。

  首先来到书桌前,就像凌风所述那样,除了黄符,真的别无其他,子曦好奇地四处看看,不可能这么干净的,一定有什么暗道或者密室。

  那一大批的男人显然不是县官为了纳才才招进来的,可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不见,这其中一定和这道士有莫大的关系。

  可是就像昨晚凌风那样,四处搜寻过后,确是什么也没发现,不说密室,连个狗洞也没有。

  “哎,我那天看到你抓了只狐狸,把皮毛给我呗?”床上的女人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当然可以,赶明我亲自命人做成毛皮大衣送给你。”那道士卖力的干着活,嘴上殷勤道。

  后面的子曦没有在听,她突然想起,这老家伙确实在用狐妖的血制作黄符,瞄了眼桌子上的符纸,又看了看四周,猛的灵光一闪,看向楼顶。

  她想起刚刚爬上二楼的时候鼻子闻到了一丝腥味,那味道和黄符上的味道十分相似,当时还不甚在意,现下却明白过来,瞟了一眼把床弄的咯吱咯吱响的二人,微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来到二楼,偌大的房间唯独南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山水画,在整个房间显得尤为突兀,眯了眯眼睛,直直的走了过去。

  凑近一些,浓烈的血腥味传入鼻孔,看来这道士还有些手段,这画看似在描述山水间,其中却隐藏着阵法,如若不是这道士道行低浅,只得用妖族血液来加深阵法,那她今日可能真的会无功而返。

  不过这小小阵法想难倒她一个精通奇门阵甲的天才,确是还需要些火候的。

  运气默念法诀,随后两指轻轻一挥,那附着在画上的阵法便消失无踪,子曦这才捏起画的一角掀了开来。

  里面并不是什么密室,或者暗道,只有一个乾坤袋和一枚戒指静静的躺在里面。

  乾坤袋她见过,可容纳万物,是一个便捷式的空间法宝,只是那枚戒指,她却不识,伸手取出,解开乾坤袋,下一刻便顿住了,整个人僵了一下,袋子也被划出手外,掉在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

  子曦来不及拾袋子,先扶着墙壁干呕了两下,眼睛也冒出了泪珠,然后她便听到楼下的声音,赶忙拾起袋子放回原处,末了在画上重新布了和原先相同的阵法后匆匆离去。

  且说那道士,听到楼上的声音,隐隐感觉不妙,忙推开身下人,随便批了件外套赶到二楼,四处看看未发现有什么人,才走至画旁,破了阵法,看到两件宝物还在,稍稍放下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