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你不是义务

第一百零八章 你痛吗?我会痛

爱你不是义务 叶如蝶 2964 2017-12-07 23:54:54

  一路上,林子月和王硕玉都没有在说话,只是在到达度假区时,王硕玉只是淡淡地说:“我扶你进去吧。”林子月摇摇头说:“不用了,就一点小伤而已。”说完,林子月就转身就准备下车,王硕玉猛然的抓住了林子月的手。可是,当林子月回过头来时,他却只是笑着说:“下午,我来接你。”林子月感到奇怪地点点头,这才走下车。

  车上,王硕玉若有所思地看着林子月的背影。他太害怕失去她了,使得他刚才真的有了种冲动,然而当他看到林子月的脸时,他阻止了自己的这种不该有的想法。他心事重重地开车离开了。

  林子月一瘸一拐地走进商务中心,她今天穿的是平底鞋,然而她脚底的刺痛也没有减少半分。林子月刚要路过前台,就被前台的客服给叫住了,客服立刻拎着袋子跑到林子月面前说:“林总,这是你的朋友让我给你的。”林子月疑惑地接过袋子,说:“好的,我知道了。”说完,她看也没有看拎着袋子就走了。

  回到办公室,林子月将那个袋子往桌子上一撇,有些吃痛地坐到椅子上。这时,她看着桌子上的袋子有些好奇,她轻轻地打开袋子。袋子里面装着一瓶消毒水,一卷纱布,一包创可贴,还有些药。当看到这些时,林子月已经顾不上脚底传来的那种钻心的疼了,连走带跑地冲了出去。

  有个小客服正在偷偷地吃零食,她一看到林子月脸色不好的跑了过来,她想把零食藏起来,可是东找西找的,也没有找到藏零食的地方。就在她手忙脚乱的时候,林子月已经走了过来,她立刻将零食袋子往地上一扔,然后假装没事儿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用脚悄悄地把零食袋子往桌子低下踢了踢,问:“林总,有什么事儿吗?”林子月着急地问:“那包东西是谁送来的?”那个客服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说:“哦,她说,她是爱你的人。”林子月奇怪地重复道:“爱我的人?”她想,知道我脚受伤的人只有王硕玉和刘婶,还会有谁知道她受伤了呢?爱我的人又会是谁呢?突然,她的眼睛就像重新被点亮的灯一样瞬间充满了光和热。她扶着柜台靠近那个客服问:“给我送东西的人,是不是一个个子很高,长得超级帅的男人?”小客服害怕林子月发现她的零食袋子,于是她又用脚将袋子往桌子低下踢了踢,摇摇头说:“不是男的,是一个长得很漂亮,打扮很洋气的女人。”林子月刚被点着的那点火焰瞬间被熄灭了,她失落地转身准备离去。可是,她还没有走几步,就回过头对那个小客服严肃地说:“在前台工作就别偷吃零食了。”说完,她就走了。小客服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零食,嘟囔地说:“宝贝,对不起,把你给浪费了。”

  林子月回到办公室,她一直盯着桌子上的药袋,她越看越敢肯定这些东西是许孝恩买的。想到这里,她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H集团内,许顺恩正在低头看着文件。这时,一个男助理急急忙忙地跑到办公室门口,他急得连门都忘记敲了,直接冲了进去。许顺恩气愤地将手里的笔往桌子上一拍,问:“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进我办公室连门都不敲?”男助理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他急忙道歉说:“对不起,总裁。”许顺恩看助理也确实很累,就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问:“慌慌张张的,出了什么事?”助理换了口气说:“我们投资的南山附近的那块地,出问题了。”听到这个消息,许顺恩立刻不淡定了,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你说什么,说清楚点。”男助理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说:“具体我也不清楚,是早上南山那边打来电话说,南山那块地不能动。”听完,助理的话,许顺恩立刻穿上西装赶往南山附近。

  这是,H集团投入大量资金开发的土地,如果这里出了问题,那么H集团也将会陷入危机之中,他总裁的位置也会被动摇。所以此时的许顺恩心里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煎熬。

  南山附近的那块地上,几个负责人在互相商量着,赵齐在一旁双手环抱在胸前静静地看着他们。过了会儿,其中一个负责人对着后面的工人大喊:“兄弟们,我们开工吧,这里已经属于我们H集团了,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工作,害怕什么?”面对他的无理取闹,赵齐只是淡淡地看着,当那些勤恳的工人们正要行动时,赵齐冷冷地笑着说:“那你们就在这动一铁锹试试。兄弟们,你们离开家乡,离开亲人,只是为了赚钱,没有必要将自己送进监狱吧。”那些老实的工人们互相对视着,他们谁也没有在动。那个负责人看到这样的场面,他有些恨铁不成钢,他一把抢过一个工人的铁锹就准备在地上挖,结果赵齐一个箭步跨到他的身边,一把夺过铁锹说:“你别太得寸进尺了。”这时,许顺恩的车停在了不远处,他很快从车上走了下来。赵齐就那样有些痴傻地看着许顺恩,直到许顺恩走到他面前时,他才反应过来。

  许顺恩看着面前这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他感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他却忽略掉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皱着眉头说:“这里是我出了很高的价钱才买到的地皮,为什么我们不能动这块地?”赵齐一点也不着急地从公文包里不急不慢地取出一张土地合同,摊开在许顺恩的眼前,说:“这块地,我们在两年前就已经买下了,只是我们老板年年在国外没有时间打理,所以一直闲置着。”许顺恩有些不相信地拿过合同仔细地看了一遍,他真有一种要撕了这份合同的冲动。可是,赵齐却一把抢过了合同,然后细细地折好,装进公文包里,笑着说:“既然你都已经确认好了,那就请你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吧。”面对赵齐的驱逐令,许顺恩抛下身后那群叽叽喳喳的人,然后转身离去。

  许顺恩晚上没有回家,而是在酒吧里喝了很多酒。唐笑笑从助理那里那里听说了公司的事情,她就着急地给许顺恩打了很多电话,可是都没有人接。她有些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许顺恩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他只知道自己很难受,他需要一个可以让他安心的人。于是,他稀里糊涂地拨通了林子月的电话。可是,当林子月刚接起时,他就彻底醉了,从酒吧的桌子上跌倒在地上。周围的人们赶快叫来了服务员,服务员们正准备叫许顺恩时,听到他的手机里传来的女声。一个服务员接起电话说:“喂,你好,你先生喝醉了,你过来接一下吧。”林子月纳闷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然后说:“对不起,你们打错了吧,我还没有结婚。”那个服务员看到了许顺恩的名片,问:“那请问你认识许顺恩先生吗?”

  林子月挂掉电话,正准备出门时,王硕玉就来了,她把情况给王硕玉说了一下,王硕玉一点也不生气地说:“我陪你一块儿去吧。”说完,她就扶着林子月一起往商务中心外走去。

  过了才不多二十多分钟,林子月和王硕玉来到了酒吧。林子月看着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许顺恩,她皱了皱眉头,有些无奈地去叫许顺恩。结果,叫了很久,都没有把他叫醒。王硕玉说:“要不,我们给他家人打电话吧,让他的家人来接他。”林子月立刻拒绝道:“不行。”听到林子月的话,王硕玉想了想,那我们就把他送到酒店吧,明天早上,他醒了就会自己回去的,林子月也只好点点头。

  王硕玉开着许顺恩的车,载着林子月一起把许顺恩送到了距离这个酒吧不远的一个酒店里。林子月下车时,由于太着急没有站稳,险些摔倒,辛亏她反应快,一下子抓住了车窗才避免摔倒。可是,她手腕上的一个吊着“笑”字的手链掉在了许顺恩的车门处,林子月一点也没有意识到。王硕玉看到林子月有些中心不稳的样子,他说:“你就不要上去了,先去酒店门口等我吧,一会儿我们一起走。”林子月的脚实在有些疼得厉害,于是她也就点点头说:“好,那我在门口等你。”

  酒店门口,林子月找到了一个小椅子。她坐在椅子上,将鞋子脱了下来,她看着自己有些肿起来的脚,然后抬头看着天空的星星。她对着天天微笑着,在心里说:“妈妈,我没有事儿,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有一颗明亮的泪珠顺着林子月的脸颊滚落,她就像童话里的公主一样,明耀而又美丽,谁看到这样的女孩子都会喜欢上她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