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隐梦

第十三章 纠缠不清

凰隐梦 水墨嫣青 2260 2018-03-10 20:30:00

  驭狼之人一惊,不防竟能在他眼皮之下藏身在此,又想莫不是那人的隐卫,他心下忐忑却见飞出之人红衣一转,流光泻月,剑光带血,三条野狼已丧命其剑。

  姑苏亦水内力一动,血气翻涌,一口血咽在喉间,含在齿缝,剑舞成星芒,越发喋血。

  崖上剩下的三匹野狼,蹿跳左右,竟有灵性如人一般懂得前后伏击,姑苏亦水不欲拉锯,欺身上前一剑穿过狼喉,野狼挣扎前爪划破她的衣袖,一道血痕翻出,姑苏亦水忍痛一脚踢开狼尸,就地一滚避开身后堵击,回身横剑一抹,腥热狼血溅了一脸,她也不去擦拭,另一只手接了袖间滑落的匕首,扑身迎着身后最后一匹直冲而去,一拳挥出,“砰砰”直响,“咔嚓”一声清脆的割喉断骨声响。

  驭狼杀手,目光涣散,惊惧的聚了同伴,连连退后。

  这绝不是普通隐卫,那一招招凶猛到极致的打法,便是旁观者也心惊胆战,这次任务怕是失手。

  他警惕退了几步到了林边,逃也似的领了人几个起落便无影无踪。

  姑苏亦水半跪扶剑,视线模糊,隐约看到杀手退去,欲回眸看身后之人,却神识一散,倒了过去。

  身后,叶宸枫早已睁眼,他缓缓起身,哪有半分伤重之色,白衣拂动,片片血迹却无丝毫狼狈之态,修竹芝兰,闲庭清贵。

  他唇畔笑意雍容,目光却几无温度,俯身探了探她的呼吸,几番犹疑,悠悠一叹,将人抱起,凭着记忆寻往山间一处荒庙。

  庙里简陋,他将人安置草席上,生了柴火,蒲团打坐,片刻,有暗影隐卫寻来,打了水送入庙中。

  “陛下。”竞衣拱手一礼,目光掠过草席之上,心下一紧。

  “是她救了陛下?”这人生的太是好看,一眼便能勾魂摄魄,这样一个惑国颜色竟是个男子,且武功高绝,免不得叫人讶异。

  叶宸枫瞥了眼草席之上,呼吸微窒,神色微动,“去查她的身份,没朕吩咐且藏暗处不必现身。”

  竞衣领命而去。

   荒庙里,叶宸枫脱了外袍洗净火旁支起,转身看向草席之上,思索片刻,撕了一片衣角,沾了水,屈膝半跪拭去她脸上血迹,瞥见那半臂雪色上一道惊心触目伤痕,深可入骨。

  他伸手去握她手腕,想到崖上狼群锋利爪牙,一时出神,冷不防却见握到她手腕刹那,一双冷寂如霜的眼眸,反手压下他的手。

  叶宸枫哑然一笑,也不急着挣脱,从容道:“醒了?”

  姑苏亦水仍有昏沉,挑眸飞凤一抹,霜雪清冷,推开他的手缓缓坐起。

  手臂上伤痕用力微疼,她蹙眉却恍若不觉,靠在斑驳木柱,体内真气引着蛊虫四窜,她实在无心搭话。

  但叶宸枫却仿佛没觉,仍自讨没趣,浅笑温润,“救命之恩难偿,未请教姓名,可便告知?”

  姑苏亦水懒懒瞥他,刀锋冷笑,三分清冽,“我对男人没兴趣,你若是女子倒可报恩。”

  叶宸枫也不动怒,笑意仍存,“那姓名可能告知?”

  姑苏亦水抿唇,此人城府太深,不可交集过多,她心下警醒,身体却困乏难支,“隐凰城,姑苏亦水。”

  她敛眸,不再看他,自顾调息。

  叶宸枫凝眸,修眉一扬,隐凰城遗世独立,手下却暗掌平、穆、离三国暗权,野心可窥一斑,姑苏一氏乃是城主嫡脉姓氏,城主姑苏上清膝下五子,却不知她行第几。

  姑苏亦水调息片刻,只觉神识沉沉,竟感觉有些烧了起来,竟似害了热病,她待蛊虫平复了躁动,收了内力,微有倦怠靠在木柱,目光掠过坐在一侧的叶宸枫,橙色火光下他取了一旁烘干的外衣递了过来。

  “傍晚风冷,莫着凉。”

  他眸中有笑,火光跳跃下如一方深渊,琢磨不透却吞噬人心。

  姑苏亦水与他对视片刻,接了过来,转身便走,“你我两清,别过。”

  叶宸枫不明所以,第一次有了摸不透的时候,饶有兴趣一笑,他转眼便挡了她的路,白衣而立,却如山耸立,使她不得前进分毫,“便是不需我报恩也不必着急走,天色已晚,路可不好走。”

  姑苏亦水烧的昏昏沉沉,眸光却清冽锐利的直穿人心,殷唇似血,面冷愠怒,“我没兴趣和一个男人纠缠不清,说了两清便是两清。”

  叶宸枫眸中笑意更深,深成一湖春水,泄入九天星河,手法一转,绕过她的掌法,轻轻巧巧的落在她肩头一点。

  姑苏亦水伤病加身下,竟被他轻松点了穴道,她眸中冷光一过,只剩杀意。

  叶宸枫便迎着她杀气凌冽的眼神,又将她抱入席上,指尖掠过她的下颌,自若一笑,风华霁月之人竟有邪肆之色,他道:“但我却想和你纠缠不清,怎么办呢?”

  姑苏亦水杀意如锋,与他目光僵持片刻,忽的一笑,荼靡之美,罂粟之艳,魅如血月,她道:“好,阁下想怎么个纠缠不清法?奉陪到底。”

  叶宸枫指尖仍存她的温度,掠过那惊心魅色,心中一丝说不清的滋味,“你救我一命,我不杀你,便是两清,但现在你病了,我再救你一命,如此,你的命就是我的了,可好?”

  他看向她,温软一笑,却根本不等她答复,顾自伸手探向她的额头,蹙眉喃道:“竟染了热病,深山荒庙可不容易退烧。”

  他旁若无人的捡起落地的外衣盖在她身上,自怀里取出一只黑瓷瓶,倒出两粒红色丹药喂她服下。

  姑苏亦水不再看他,也未曾拒绝,只闭眼,如同睡去。

  叶宸枫将火堆中添了些柴禾,瞥见她睡去,负手出了庙门。

  院里竞衣拱手奉上玄绒大氅,浅浅墨竹绣纹,御用织造。

  叶宸枫接过,吩咐道:“找找水壶,热壶水。”

  竞衣颔首应“是”。

  “陛下。”他目光扫过庙内火光,晦明变幻,“属下查了此人身份却一无所获,但是却有三方人马追她而来,有暗人杀手,有抚国兵卫,还有江湖冥宫之人。”

  叶宸枫“哦”了一声,尾音微微挑起,风拂过他的发梢,辗转缠绵,他的笑如深水之静,雍容而清贵,只是一丝霸道竟有君临天下之势,“她的命是我的,所有觊觎者,尽管除去。”

  竞衣蹙眉,又道:“冥宫之人似与其他两路不同,在替她周旋阻拦其他人,像是她手下的人。”

  叶宸枫眸中笑意微冷,染了幽昧,“那又如何?她的人朕也一样杀,待将这些碍事的蝼蚁都除个干净,她不就是朕的了。”

  他如同一道天堑屏障,救了她,亦困死了她,夜色浓稠,为他白衣背影增了几分凌冽寒意,如天神,如魔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