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

30《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

把你的名字写在烟上 只有青春 1679 2019-01-12 00:53:56

  30——酒的颜色

  果不然,经理在第二天上班时叫我到他办公司里,对我说:“林小姐,对不起,我们是服务行业,顾客是上帝,你把上帝得罪了,你让我们吃什么,我拿什么发你薪水?”

  我忙解释:“不是,经理他…….”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有个性,但是你的个性只能回家培养和发挥。”

  他用剪刀剪下一根雪茄烟的根部,点上,吐了烟圈,把他的双腿架在办公桌上,慢慢吞吞地说:“我们这里庙太小了,供不起你这座菩萨,你到财务结账吧!”

  我那时真想抬起一个椅子甩过去,但我忍了。

  拿着800元不到的薪水出了那家KTV,“服装押金”“职业保证金”什么的也退不到了,可以说,我白白给他们打了一个月多的工,还贴了那样这样的押金。

  又一次,独自走在长沙的街头。

  徘徊了会儿。

  “不就是喝酒,买笑吗?老娘会。”

  我到附近的超市买了红的白的黄的蓝色的各类的酒,两包花生米,坐在橘子洲中路的江岸,面对着湘江,每喝完一瓶酒,把空瓶往湘江一扔,还呵呵的傻笑:

  “黄酒,酸的。”

  “红酒,甜的。”

  “蓝酒,苦的。”

  “白酒,辣的。”

  “怕啥子,不就是酒么,我也能喝,也能笑……呵呵……”

  我笑罢,摸摸眼角,泪已经流了下来,我已经忘记了怎么哭,这时候突如其来的哭泣,那是攒了多久的委屈,狂泄如雨,一如喝了一打啤酒的尿,再怎么憋也是憋不住的。

  我又站起来,学着KTV里看到的些穿三点式女孩跳的舞。

  我不知自己怎么回到住处的,但我清楚自己那天醉倒在湘江旁,醉在橘子洲中路上。

  在寻爱的路上。

  因为有了工作经验,我很快找到了工作。

  面试的时候,经理问:“会跳舞吗?”

  “会。”

  “来一段”

  我熟练地跳着在KTV里天天看到的那些舞。

  “会唱歌吗?”

  “会。”

  没有等经理说唱一段,就操起张惠妹的嗓音。

  我用自己都不能相信的熟练,完成了这次初唱。

  “会喝酒吗?”

  “太会了……”

  我笑了,他也笑了,因为我从经理满意的笑里看到这个工作是搞定了。

  经理说:“明晚上班,8点,但是我不想看到你穿这身衣服来见我。”

  我欢快地说:“没问题。”

  “好吧,填下表,联系方式一定写清楚。”

  “谢谢经理”,我走的时候,回眸一笑,道了声谢。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慌乱,后来我才知道他姓曾。

  到街上转了半天,看上一套衣服,看着镜子里的我——林洁婷,性感、靓丽,连我都认不出自己来了,价格580块,砍了半天,服务员坚持只打八折,恨一恨心买下,又花了些钱买口红,眉笔,粉底和腮红,不就是化妆吗?那个女人不会。

  我知道以后的工作,从此要么就是在舞台上摇下,唱下。要不就在KTV包房里陪客人喝酒。

  第一天就碰上个肥佬,这混帐猪头在我进去的时候,一把搂我坐下,问“小妹叫什么呀?”说完还不忘在我腰间揩一把油,用他满口烟味、酒味的臭嘴就往我脸上贴,吻了脸颊还亲额头。恶心死我了。我闭上眼睛,真想K他脸一拳,心里是这么想,可是还得陪他笑。

  我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坐台”,那时我天真地想,只要自己守好防线,“摸一摸,300多”,我又不少掉几斤肉,几根头发,我一定能全身而退的。

  “坐台”是改革开放后的产物,这道理就仿佛没有嫖客,就不会有婊子一样,也可以说没有买“黑车”的人,就不会有盗车的贼一个道理,少了谁,谁也别想存在。我们的口号是“我们也是劳动者,也是凭自己的本事赚钱,只不过我们所从事的社会工作性质不同而已,我们也是社会主义的劳动者。”在培训时,我们的“师姐”都这么说。还培训怎么轻松应付各种各样欢场上的刁顾客,怎么用甜嘴巴和脑子和他们周旋。

  生活如酒的颜色,每当喝下红黄白蓝,也就体会到人生的酸甜苦辣,还有一种紫色,那是玫瑰红酒年青时的颜色,随着酒龄的增加从鲜紫红色变成酱红色,之后为红宝石色、暗红色,当变为棕色便是一瓶酒最老的时候了,听说那是一个世纪的轨迹。

  那时的我,只对人民币感兴趣,听到客人说,“服务员,给我开瓶86年的拉菲。”那是KTV里最动听的话。

  对程风的记忆淡去了很多,因为我的清晨,是别人的黑夜,我的工作从夜幕开始,而我的夜晚是白天。我用酒来麻醉自己睡去,这样,我才不那么强烈地想一个人的名字,如果自己偶尔清醒,阵痛就会袭来,无法逃避。

  我们天天在练习陪笑,终于练成了职业的脸,开好酒时笑,给小费时笑,被咸猪手了还得笑。

  酒是什么颜色,只有喝酒的那个人知道。

只有青春

这就是传说中的“坐台”,那时我天真地想,只要自己守好防线,“摸一摸,300多”,我又不少掉几斤肉,几根头发,我一定能全身而退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