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骁勇将军的悍妻

第三十章 以身相许

骁勇将军的悍妻 八筒 1355 2015-11-15 11:22:27

    顾知雪睡在据说是顾忆以前的房间里,身下是顾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寒冰,因为她的身体里也受了火毒的冲击,睡在冰床上好得快。冷是冷,但是没有力气的顾知雪累得躺上就半昏迷了。夜深了,顾知雪搂着被子团成一团,皎洁的月光从小窗溢进来盖在她身上,暴露在空气中的金镯慢慢的融化,悄悄的渗入顾知雪的皮肤中。金镯并不是普通的金子做的,而是金元素团做的,元素浓郁到什么程度才能凝固成这样。白泽和她签订了契约,自然可以通过宿主吸收掉元素团。  

  白泽苏醒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是一匹马的形态,这个认知让他恨不得马上就吃掉顾知雪,而且要用牙齿咬。顾忆早就把枣子从风未眠那里弄到了尘异居,栓在院子里的乔木下。白泽化为淡金色的荧光,飘向顾知雪的窗口。  

  在顾知雪的床头,一把白伞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然后化为灰烬,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白衣女子,跪趴在顾知雪身上,左手支撑着身体,右手抬起,艳红色的指甲弹出,对准顾知雪的脖子就是一扎。然后她只觉得浑身都被重物击中了一般,重重的飞出去砸在地上。她狼狈的爬起来,看向窗口的人。若不是神态和气质差异太大,她都要以为顾知雪设了套等着她呢!窗台上慵懒的眯着眼的人,外表看上去和顾知雪一模一样。只是眼眸中有浓郁的金色雾气流转,危险而迷人。  

  “本尊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杂碎,但是在本尊的眼皮子底下动本尊的人,呵呵。”白泽笑着,却冷漠到极致,“为了嘉奖你的勇气,本尊就替你保管你的心脏吧。”他的手虚握着,似是而非的笑着,就看见白衣女子捂着胸口,脸色苍白。  

  “你是谁,对我做了什么?”白衣女子质问道。  

  “你是巫者,应该知道夺舍后没有心脏就永远也没办法回到原身体,”白泽把手按在顾知雪背上,一团看不见的东西明显陷入了顾知雪身体里。“正好本尊不能看着这个坑货,你看上去还不蠢,就做本尊的奴隶,保护她。别动小心思,你的心脏现在依附于她,只要她活着,你就不会死。”如果她死了,我让你陪葬。  

  女子冷静下来,定定的看着他,“你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看出我的身份。”怎么办,想笑。白泽勾唇,顾知雪走萌猪路线的脸蒙上一层妖冶,“你不配知道。”  

  顾知雪睡得沉,晚上的事她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一早就看见一黑一白两个人僵持在门口,滑稽的是,四只手都紧紧地抓住一个铜制的盆子,里面是水和白巾。“公子,让奴家来伺候小姐吧。”顾知雪仔细一看,哟,那不是伞妖碧梅吗!她怎么和顾忆杠上了。顾忆不肯松手,他家小姐一直是他照顾的,怎么能交给一只来历不明的妖怪。于是两人僵持了一早上,顾知雪也看不下去了,爬起来自己穿戴完毕,就着两人手里冷掉的水洗脸,“怎么回事啊你们,物种不同怎么恋爱,放弃吧!”  

  碧梅先放手,微微的给顾知雪理了一下衣领,“多亏主人,奴家的伤已经好了。”碧梅得体的一笑,“主人在外诸多不便,就让奴家来照顾主人吧。”软妹子啊软妹子,顾知雪心里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可是,她已经习惯顾忆了。不过,顾忆终究是男的,有些事她长大了就不能让顾忆来了。于是她看向顾忆。顾忆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仿佛刚刚和碧梅僵持的人不是他。  

  “小姐。”顾忆开口,“如果你女扮男装的身份暴露,是欺天之罪。”顾知雪愣了愣,努努嘴,“对不起,我不会再让人发现了。”顾忆摸了摸她的头,又向碧梅伸出手,“你的本体。”碧梅笑的格外明媚,双手平举,一把白伞安静的躺在她手上,她姿态谦恭,温顺无比的,把自己交给顾忆。  

八筒

补啊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