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骁勇将军的悍妻

第十二章 前尘往事

骁勇将军的悍妻 八筒 1839 2015-11-02 21:12:37

    顾知雪坐在银雪身上,与来时不同,银雪身上多了个白色绣银边的马鞍。六安也购置了一匹马,纯黑色,听说是他从不识货的马贩子那里购得的良驹。顾知雪这才彻底忘记了六安那时的偷袭,因为这货挑的马鞍真的很不错。因为伞妖极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宝贝,顾知雪财迷般的将其揣在了怀里。  

  伞妖说她叫碧梅,顾知雪的血很有效的保住了她的命,不知道是为了报恩还是别的,她留在了顾知雪身边。六安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只见黑衣少年乐呵呵的骑在马上,脑后松松的绑了个不高不低的马尾,额前几缕碎发顺服的贴着白皙的脸蛋,阳光在她小巧的五官上镀上一层暖光。“怎么了?难道早上吃的东西沾在脸上了?”顾知雪发现六安淡淡的目光,擦了擦脸。  

  “你为什么留着那妖,不怕我杀了她。”六安虽然是早就知道了答案,但是还是脱口而出。  

  顾知雪摸了摸伞,才不承认是因为自己被她的情绪感染心软呢,她想。“这是宝贝吧,可以挡灾什么的,至少卖个好价钱。”于是她说出了后来的目的。可是六安泼了她一盆冷水,顾知雪一脸憋屈的看着他,“次次次品?”六安鉴定,碧梅是次品无疑,因为天下第一的伞••••••他闭了闭眼,反正是秘辛,不可说。“不过,既然成精,也是有用的。”看不得顾知雪沮丧的脸,六安鬼使神差的安慰。等他反应过来,嘴角的笑都僵硬了一些。  

  又是一天一夜的赶路。  

  京都还没有到就能感受到她的繁华,这一天,顾知雪和六安终于到达。顾知雪虽然担心枣子,但是无奈十皇子一行人直接进了宫,又有六安说顾忆已经到了千司府,顾知雪这才舒了一口气,可是一放松,就容易饿。六安听见顾知雪的肚子在唱戏,笑意更深,“顾贤弟要不要陪为兄去喝一杯。”  

  顾知雪为六安的善解人意鼓掌,用力的点头。可是她不知道,就是这样一个决定,把很多人都推进了命运的深渊。  

  在顾知雪两人没有入京前,顾忆就成功混在十皇子一行里,说是表少爷为了找马一定会找到十皇子,于是他回到了久违的京都,见到了久违的友人。比如一隐,比如千司府的人。  

  顾忆看着风未眠胯下的枣红马,总是觉得奇怪,他特地找管家要了改善后的豆饼,可是枣子还是不吃,作为一匹马,吃糕点会不会闹肚子?一隐和他并肩,看着他微微皱起的眉,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就被他往嘴里塞了个什么。一隐愣了愣,感觉没有毒就嚼了嚼,又感觉味道不错就咽了下去。“味道不错,可是比不上糕点。”顾忆看着他,以为他会有什么其他的表情,结果人家还是一脸和煦,阳光灿烂。  

  “你的口味和枣子不一样。”“???”一隐不知道谁是枣子,顺着顾忆的目光一看,“它叫枣子?是的了,表少爷的马很有个性。”一隐突然想起豆饼好像是用来喂马的,就笑了起来。顾忆就觉得这人脑子有病,明知道自己拿他试马粮的味道,却还是笑。其实,他试探的,又何止是马粮的味道?一隐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从来都是烂好人,从来都是不生气。温柔到让人差点忘记他是风未的刀刃,最锋利的武器。  

  其实一隐在笑顾忆,他觉得顾忆有时候真的很幼稚,会有和以前完全不同的幼稚举动。时间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一个人,只有故人相逢才会被觉察。不管是坏是好,变化是人保护自己的甲胄。一隐很乐意看到这样的变化。“喂,四季很想你,反正也是要在京都落脚,不如去千司府吧。”一隐笑着,不是六安的假笑,而是永远带着纵容和温柔的笑。  

  顾忆没有拒绝,“四季是谁?”他真的不记得有这么个人。一隐嘴角抽了抽,这人真是绝情,“陈家的孩子,你救回来的四字千司血脉。”顾忆仰头,也不知道记没记起来。顾忆没有失踪前,作为擅长攻击的千司候选人,曾经在“域杀”磨练。“域杀”是一个高手云集的地方,在这里什么人都有,有权有势的人会在这里发榜委托,完成任务会有相应的酬劳。顾忆接手的一个任务就是从仇家手里救出陈氏唯一的血脉。  

  于是当时还是少年的顾忆简单粗暴的杀掉那家所有会武的人,慢悠悠的找到了被囚禁的陈季,也就是现在的四字千司。顾忆记得了,不过当年他不知道那个弱小的孩子居然是命定的千司,难怪三牙会放榜。  

  “他有什么本事。”顾忆随口一问。  

  “悬壶。”一隐貌似不太高兴,斜飞的剑眉拧了拧,“就是不济世。”一心想报仇的四季,因为自己天生的血脉,不得不学习医理。又因为自己是传说中的长生子,被妄求长生者觊觎,导致满门被诛。本应该是世代悬壶济世的医者,却成了让人觊觎的药引,又如何怪他铁石心肠?  

  直到后来,在暗地保护顾知雪去域杀磨练时,顾忆才偶然知道,四季在他杀掉那些武士后,自己又补了一些东西,致使那一家族的血脉全部断绝,没有放过一个。那时候四季才八岁。“那就去你那里。”顾忆面无表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