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骁勇将军的悍妻

第七章 纠缠不清

骁勇将军的悍妻 八筒 3082 2015-10-28 23:42:29

    六安很久以前就接受顾忆死了的事实,在那之前他是孩子,在那之后他是千司。在那之后他就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表情,不管是参加祭祀还是葬礼。  

  “你以前总是哭。”顾忆一边喂枣子,一边说,“现在这样,倒是比哭还难看。”六安没有理他,他现在的样子是谁造成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既然没有死为什么不回来。”六安淡淡的开口。顾忆看了看天空,一轮明月挂在漆黑的天幕中央,好像世间的一切都被它明目张胆的窥视着,就好像在看一个个被命运揉捏成的笑话。可惜,当事人一点也不会觉得好笑。他回答,“反正要死一个,这样更好。”顾忆想了想,还是说了当年的事。  

  他和六安都是六字千司,这种情况绝无仅有,可是千司还是要继续培养的,而且六安明显体质不如顾忆,把两人放在一起培养的话,一个会吸收掉另一个的力量,变得更强大。这种事大家心知肚明,也为了造出最厉害的六字千司,没有人阻止这种荒诞的做法。如果不出意外,等六安一死,顾忆就是稳稳当当的千司人选。可是顾忆十五岁那年,他的师傅让他去炎祈国送信,TNND当时两军交战,边境混乱。信是送到了,结果收信人灭顶师太看了信就翻脸,没有给他通关证明直接把他扔在了战场,可怜炎祈国火气旺,正好克制他的能力。顾忆又是第一次下山,根本不认识路,在难民和壮丁中求生,差点真的死掉。不过运气不错的他,居然有一天饿晕在顾将军的军营附近,顾将军出来溜弯的时候捡到了他,然后一个馒头就把他收归麾下。顾将军打完这一战就告老还乡,顺便带上旧部和战友遗孤回家种田,顾忆就被顺带回顾府。  

  六安眼神诡异,“灭顶?听说是师傅的•••红颜知己。”  

  顾忆恍然大悟,“难怪师傅的信要让我送,是分手信啊。”顾忆想了想,“其实我理解师傅,那个师太,真的是灭顶的。”想到那个脑袋上只剩下刘海的师太,顾忆还是有抽她一顿的冲动,尽管他的脾气已经好了许多许多。  

  看着顾忆一本正经的脸,六安的笑淡了点,真了点。“难怪找不到你,顾府这是个好地方,看来你过得很好。”  

  顾忆点头。和皇都比起来,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除了小姐会惹些麻烦,他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六安看了看他手里的豆饼和糕点,“顾府的下人吗?你不是最讨厌寄人篱下了,还是,回去吧。”  

  顾忆头上一排黑线,不不,下人也不算啦。简直就赶上少爷的待遇了。  

  “我习惯了这里,习惯了平淡,习惯了不用修行的日子,算了吧。”顾忆淡淡的说道。看着六安没有事做,便递给他一块豆饼。六安顺手往嘴里送,咬了一口就皱了眉,不过他还是咽了下去。“还是离开吧,哪里的食物都比这里好。”顾忆看了他半天,决定还是不要骗他,“我是叫你帮我喂马,不是让你吃。”  

  六安手里的饼被拍在顾忆脸上。  

  一夜平静的过去,又是一夜来临。  

  “唔,怎么天还没亮,糟了,难道我失眠?”顾知雪从床上坐起,窗外月轮高悬,洒了满屋的银光。难怪睡不着,月光这么亮怎么睡!顾知雪起床关窗,顾忆却一下子从窗外冒了出来。“小姐,要吃饭吗?”  

  好在顾知雪习惯了他的神出鬼没,她摸了摸肚子,好像是饿了,一定是因为和那两个人吃饭没有胃口,没吃饱!“要吃。”顾知雪揉揉眼,“顾忆你怎么没有睡啊,失眠吗?”  

  顾忆把食盒递给她,“我怕你醒来会饿,就守在这里了。”其实他白天就想叫她吃点东西,但是他觉得顾知雪的起床气造成的损失比一顿饭的价值大多了,于是他明智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哦,原来是这样,可是,总觉得忘记什么了。顾知雪打开食盒,就看见一叠枣子糕。“啊!”对了!顾知雪放下食盒,抓住顾忆的手臂,“顾忆,我的枣子呢!就是今天那匹枣红马!”顾忆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头,“小姐,第一,你今天没有骑马,睡了一天。第二,那匹马十皇子挑走了,今天一早就入京了。”  

  晴天霹雳!!!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顾知雪这个猪队友的坑性!  

  “备马!脱衣!”顾知雪用力塞了一块糕点进嘴。  

  “为什么要脱衣。”顾忆认真的问。  

  “因为晚上要穿黑色!”没空去鄙视顾忆的无知,顾知雪火急火燎的把长发随便扎成马尾,松松的系好。顾忆就进房熟练地从柜子里取出昨天刚给她的黑衣给她穿上。顺便还给她顺了顺气。  

  “吃饭时太急会噎到。”简直就是顾夫人上身,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才让一个果断的男人变得婆婆妈妈,这难度,就好像让一只鹰跑到鸡窝里孵小鸡一样。  

  顾知雪整理好后直接翻窗而出,“顾忆,来点银两,我去牵小白。”说完就奔向马厩。  

  顾忆眨了眨眼,那个,那是老爷的战马的后代,是千里马,不是小白•••是银雪。  

  “小姐•••”“不要说了,我必须追回我的马。”  

  “小姐•••”“哎呀不要劝我,爹要是发现了,你一定要护着我点。”  

  “小姐•••”顾知雪一骑绝尘,扬长而去。  

  “其实,我就是想告诉你,银雪是白色的,很扎眼。”而且,顾将军已经知道了。  

  因为风未尽体弱,没有办法日夜赶路,风未眠一行人在邺城落脚。  

  “眠,你选的马不吃草料,是不是不习惯?”一隐回到客栈,就饶有兴趣的跟风未眠聊天。风未眠正一边喝茶一边研究宝盒,因为茶具的简陋和茶叶的粗糙眉头紧皱。风未眠选的马就是枣子啦,人家是神兽怎么可能吃草。“怎样,看出来什么了吗?”一隐拿起一碟糕点,准备去给枣子试试。可怜枣子被风未眠骑了一天,还在憋着不说话怕被坏人抓走,结果一隐还给他吃草。风未眠摇头,不知道是不满意茶水还是没看出什么。  

  “六安一直没有跟上来。”一隐觉得风未眠实在太闷,主动找话题,“今天是月圆之夜。”风未眠看着他,他确实是千司府养大的,可是,整个千司府就没一个像一隐这样话多的。要是一隐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定泪奔,天知道他只是觉得风未眠太孤僻,觉得没有人跟他说话好可怜才故意接近他的。而且,他一点也不话多好吗?  

  月圆之夜,六安的千司之力会暴走,一般来说,他会躲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度过难熬的夜晚。因为他会无意识的把身边所有的生命全部冻结,因为这个时候,他不堪一击,所有靠近他的一切,都会被当成敌人。也不知道是不想让人看见自己脆弱的样子,还是不想清醒后看到朋友冻得脆弱的样子。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顾知雪骑着银雪才跑了小半夜就在关山道迷路了。“走官道还是走小路呢?”顾知雪犹豫了,既然一路上受到那么多袭击,他们应该不会光明正大走官道吧。她心想。于是乎,银雪带着她往小路走。顾知雪选银雪就是看中了它温顺,虽然没有它爸爸那么剽悍,可是也是匹持久速快的宝马!可是往前走了一会儿,银雪就踌躇了,甩着头不肯再走。顾知雪抱着肩,的确有点冷。她抬头,今夜的满月似乎蒙上了一层寒霜,那月光毫不留情的发射着冷意。“银雪,再走走,过了山就到城市了,我请你吃好吃的豆饼。”  

  这时候已经是半夜了,顾知雪叹了一口气,银雪果然还是娇生惯养的马二代,只好停下来了。翻身下马,顾知雪理了理衣摆,想找一个山洞什么的栖身。可是,一只冰蓝色的蝴蝶不知道从哪里朝她飞了过来,所过之处带起一缕荧光。她就看着蝴蝶君飘到自己领口,然后冷汗下来了。  

  “不会要出什么幺蛾子吧,太不吉利了。”顾知雪心想,也不磨蹭,直接把蝴蝶挥开。可是这鬼东西一直在她眼前晃荡,就好像她长得多么明媚如花似的。事实上,她还真是挺好看的。不过作为战神一脉,就算性别出了一点点差错,性格这种东西却是刻在血脉里传承下来。比如除了自家婆娘,其余的女人都是动物一个等级的(因为顾家没有女儿);又比如脸这种东西,除了用来集合五官之外,就没啥用处。所以顾知雪一直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好看,她只是欣赏美好的身外之物而已。于是一般女子用在打扮上的心思,到了她这里,全部用在提高战斗力上了。她对自己的战斗力还是有信心的,于是她看着这蝴蝶的行动实在诡异,就跟着它往前走,不过对于名马之后的银雪,她还是把它安置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好地方了。

八筒

六安:呜呜呜。 顾忆:别哭了,你比我高还不行吗。 六安:你蹲下!呜~ 顾忆蹲下。 六安一脚把人踢飞,“高有什么用,还不是傻的,” 其实,顾忆是奶妈的说,人家是宠你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