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骁勇将军的悍妻

第三章 惹火烧身

骁勇将军的悍妻 八筒 3311 2015-10-27 15:06:40

    清理完毕,顾知雪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跑向沉默男,“你安全了,把小叶给我吧。”她抛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沉默男拎起小叶朝她一扔,“你姓顾?”厚实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妈呀,这人还会说话?还没等她回答,他又自问自答般看了看天,“已经到逐鹿了吗?”。  

  好吧,顾知雪一头汗,感情你丫才知道这是逐鹿啊,城门口那比你脑门还大的两字是被无视了么,还是他俩卿卿我我你不忍直视?顾知雪一拍脑门,“是啊公子,已经是逐鹿城了,您悠着点别迷路了哈。”。  

  沉默男看了那渐渐消散的迷雾一眼,“我们走。”他调转马头,“喂喂,十弟,就这么走?那些刺客...”软柿子跟上他,回头看了顾知雪一眼,“还有,知恩不报非君子。”他压低了声音。沉默男不语。小叶好不容易从顾知雪怀里挣脱,哇的一声一个大跳扑到沉默男马上,“大哥哥你别走啊!”我去,这逐鹿妹子彪悍啊,顾知雪赶紧扯着她的腿。小叶那长长的指甲抠着这匹宝马,马儿痛得抬起前腿就冲了出去。顾知雪赶紧接住小叶,“我去,你痴情啊。”一个盒子从天而降,正好砸在她头上,顾知雪只觉得眼前一暗,手中多了个盒子,应该是刚刚小叶从沉默男那里拽下来的,额头上有温热的液体滴了下来,正好滴到盒子中间的一颗宝石上,顾知雪一摸额头,“艾玛我负伤啦。”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黄黄...黄金蛋啊!”顾知雪一下子从床上坐起,马上有丫鬟围了过来,“小姐你醒了啊。”顾知雪左右看了看,还好,是做梦啊,等等,不对,她摸了摸被子里自己的腿,倒吸一口凉气,这滑滑的触感,这长长的毛。  

  “你们退下吧,我要休息了,不许进来,听见没。”顾知雪嗓音有些颤抖,丫鬟们听话的退了下去。她这才把被子掀开一角,“啊啊啊!孵出来了啊!”她的大腿上趴着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小人儿,银色的头发散在一边,夹带着一些蛋壳的碎片。果然,不是做梦,那盒子里的大蛋,居然孵出了个...人!  

  顾知雪不由自主的动了动大腿,小人儿醒了过来,揉了揉惺松的睡眼,朝她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娘亲。”  

  !!!!!!!!尼玛!!!!!呵呵呵,一定是做梦吧。顾知雪转过身,背对着床上的人。  

  平静平静,一定要淡定。她回头,小人儿已经站在她身后,光溜溜的身子如同白玉雕出,稚嫩的小脸像是糯米年糕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眼睛像是盛满了清水,却荡漾着淡金色的光芒。银色长发齐肩,散落在雪白的肩上,感觉连多看一眼都是亵渎。“娘亲,我饿。”  

  平静你妹啊!天啊,回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啊!小人儿下了床,光溜溜的抱着她的腿。顾知雪惊悚的把一旁的枣子糕递给他,却不小心看到了那个啥,咳咳,顾知雪脸一红,“你你你...让我想想,额,呵呵,去床上吃去。”小人儿听话的爬到床上大快朵颐。  

  吓,顾知雪抹了一把汗,这孩子杀伤力好大啊,是男孩吗,也太怪异了,那银发金眸是中毒的现象?额,不对不对,再想想。  

  回忆ing......顾知雪清醒前一秒······  

  “汝是何人?”顾知雪拍着头,浑浑噩噩的看着眼前的金光闪闪,额,这不是砸晕她的盒子吗,怎么说话了。她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茫然的看着金灿灿的盒子,不知不觉就把手伸了过去。  

  咔哒一声,盒子就打开了。  

  “呀!呀!蛋.蛋.蛋!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蛋啊!”顾知雪往后挪了一下。  

  “回答本尊的问题。”蛋的表面荡漾着金色的波纹。  

  “那个,我吗?我叫顾知雪,咳咳,没事我先走啦,不打扰您休息。”顾知雪悻悻的爬起来,怎么一天都不顺啊。  

  “等等,人类,是你把本尊唤醒?“。  

  顾知雪假笑着回头,哎呀,我怎么知道呢,你那么牛,干嘛问我,掐指一算不就知道了?不对,你没有手指。她腹诽一句,却发现那颗蛋开始有了裂纹。  

  “本尊的本体要现世了,人类,汝听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本尊的出现,由于本尊太早动用力量,血脉之力将会暂时封印,所以本体会异常虚弱,汝必须为本尊护法,直到本尊冲破封印。”  

  顾知雪一屁股坐在地上,什么情况啊,我招谁惹谁了,这算是威胁吗?。  

  回忆结束。  

  尼玛,原来是这样,那颗牛.逼哄哄的蛋威胁老娘啊。很好,趁他病要他命,先把他扔出去再说。  

  顾知雪回头,朝床上看去。噗,鼻血横流。这效果太好了,才吃了一叠枣子糕啊,就长这么大了。  

  床上,一光溜溜的美少年正吸着指尖眨巴着眼,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不对,这张脸...怎么这么眼熟啊。顾知雪凑过去,打量着对方,这不是我的脸吗?她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做到的!”  

  “照着娘亲变的。”我去,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顾知雪一头黑线,“你照着我变的?”她的视线落在他一马平川的胸前,“你确定?”  

  我平胸?开玩笑,那只是暂时的,我娘基因那么好,怎么可能!顾知雪默默的暴走着,全然忘记了要把人扔出去的初衷。“娘亲,有人来了。”少年戳了戳她的腰。“有人!谁啊,不是不让人来吗?”顾知雪跑到窗边,丫的,是那个沉默男!他怎么到了我家啊。  

  顾知雪赶紧跳到床上,“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躲起来!”她按着他的头往被子里塞,“来不及了,你不躲我躲,记住,别说话。”  

  顾知雪钻进被子里,我去!他妈的小流氓!居然不穿裤子,他娘怎么教的,不对,他可是喊我娘的啊!  

  门外脚步声逼近,在门口停了下来,“顾少爷,我可以进来吗。”是肯定句啊。  

  “尼玛你用肯定句还问个屁啊。”顾知雪心道。  

  果然,门被打开了,来人却愣在了原地。什么情况?他只看到“顾少爷”□□着上半身一脸无辜的看着被子,床上是凌乱的衣物,被子里明显还有猫腻,在他眼里就是一幅旖旎的画面。“娘亲,他是?”枣子正要问个明白,顾知雪一把掀开被子把他扑倒,沉默男却一动不动的看着,“喂,你谁啊快出去!”顾知雪粗着喉咙吼道。不干了,大不了来个杀人灭口。  

  “我来拿回自己的东西。”沉默男啊沉默男,你就是个雷打不动的木头。顾知雪郁闷着,没看见人在进行伟大的造人工程么,虽然是假的。  

  “那你先出去再说。”枣子正一脸不解的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她浑身都不舒服。就好像照镜子时发现镜子里的人正在对你哈气。  

  沉默男退到门外,顺手把门关上。你妹啊,连我自己都搞不清现状,你怎么一脸“我懂”的表情啊。顾知雪舒了一口气,趴在枣子身上,“喂,他好像是来找你呢,要不要回归那帅哥的怀抱啊,虽然那货二了点。”。  

  枣子摇头,“娘亲不要我了?”我去,那水灵的大眼瞬间满血,一个柔情攻击直接命中她“柔软”的小心脏。好吧,你赢了。  

  从床底下掏出备用男装套上,顾知雪叹了一口气。他肯定把枣子看成我了,千万不要来个联想啊。  

  几分钟后。“嗨,兄台。”顾知雪一脸男子气概的站在他面前,“哈哈,那个...你找我干啥来着?”  

  “盒子。”沉默男淡定的抿了一口茶。嗯?你这货哪来的茶!还是用我爹最珍爱的茶具?顾知雪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像猜中了她的心思一样,“我等太久,顺便要了一杯茶,我是客人。”说完,又把视线移到了屋檐下的燕子身上。  

  “我去。”你的意思是我还得招待你了?顾知雪叹了一声,“那盒子不在我这。”  

  “那,在哪。”人还是没鸟她一眼。你要不要来几服药啊,专治面部肌肉僵硬。顾知雪欲哭无泪,“在顾忆那儿吧,我不是被抬回来的吗,你看我头上还有被盒子砸晕的伤口啊。”你到底哪来的信心就来找我啊。  

  不对,伤口没了。顾知雪愣住,怎么回事?。  

  沉默男这回彻底沉默了,顾知雪看他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又是一声长叹,“但是,如果盒子里是颗蛋的话,那就在我这里。”。  

  “蛋?”沉默男终于把注意力移到了他身上,犹如黑洞般的眸子古井无波,看不出喜乐,危险却诱人。  

  “我从来没看见过那么大的蛋诶,如果那是你的,真的就不好意思了,我给吃了。”顾知雪一脸节哀顺变的表情,正要把手搭在他肩上,突然,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上了她纤细的手腕,还没等她吐槽,面前的青衣男子便把她闪了个七荤八素,说他是男子,是因为他胸前□□的大片肌肤,而他的脸...  

  顾知雪傻了。与沉默男的英气逼人不同,这一脸微笑的男子是走了另一个名叫柔美的极端,脉脉含情,五官就像是世上最巧的玉匠用剔透无瑕的玉璧精心雕琢的艺术品,但又不似女子般娇媚,看似温柔,实则清冽,那一抹微笑让人心悸。野兽的本能让她想要后退。  

  顾知雪毫不客气的拍下他的手,尼玛这是人手吗?像千年寒冰一样,触碰到的瞬间像是冰针扎入血管,深至骨髓啊。“你谁啊你!”顾知雪像见了鬼般后退一步。“六安,别冲动!”这回她看清楚了,是房顶,又一人从房顶跃下,还没等看清他的样貌,顾知雪便一脚踹了过去,然后门内一只素白的小手将她拉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