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骁勇将军的悍妻

第九章 自食其力

骁勇将军的悍妻 八筒 2193 2015-10-31 00:02:13

    顾忆扑了空也没有回去找顾知雪,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脑回路和顾知雪太大相径庭了,那就是两条平行线,压根碰不到。所以他决定照顾好枣子,然后坐等顾知雪上门。于是一隐又郁闷了,和风未眠一起就已经够尴尬了,现在又来一个面部僵硬的,简直是要命的尴尬。于是一路无话。  

  顾知雪追了六安一路,这才感叹轻功真是杀人放火居家旅行必备,千里马都只能勉强追上,难怪顾忆总是能抓住她。“喂,你在找我吗?”顾知雪正在恼火着追丢人了,就听见自己后面传来六安自带三分笑意的声音。回头,就见六安轻飘飘的落在银雪屁股上,一身轻盈的蓝色纱衣,宛如天神下凡,嘴角含笑,眉眼含春。顾知雪眼角抽了抽,抓住他的脚腕把他扔了出去。六安现在才知道这人力气有多大,他突然想起一隐那天的表情,笑出声来。  

  在空中优雅地转了一个圈,六安脚尖轻点,落在地面。“怎么,吓了一跳吗?”六安笑道。顾知雪嫌弃的拍打着银雪的屁股,还好还好,没有踩脏。“这可是忠良之后,白修罗的后代,你要是再踩它,我爹会踩你的!”顾知雪义愤填膺,这马要是在她手里吃了亏,顾将军一定会教训她的。  

  六安笑,“那它追了一路,现在可以休息了。”顾知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看见不远处的邺城。现在是午时,进城的人不多,六安双手插进袖口,慢悠悠的朝城门走去。顾知雪也下了马,却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因为银雪刚刚成年,本来就不打算骑它,顾将军就没有给它配备马鞍。这可苦了一路狂奔的顾知雪,一开始还没有发觉,可一停下来就发现腿软得不行,大腿内侧火烧火燎的痛。一只纤长素净的手把她拉起来,顾知雪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他的怀里。一般来说,姑娘家的,应该是含羞带怯的推开,然后答谢什么的,可是顾知雪还真不是一般姑娘家。“我腿应该磨破皮了,”顺便把全身重量压在六安身上,“抱我进去吧。”  

  六安觉得这人不要脸,而且一个男人抱着另一个男人,这样怎么看都怪怪的。可是顾知雪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有时候她不想走路,顾忆都会抱她。她的世界只要有顾忆,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她根本不用操心。六安半天没有行动,开玩笑,他是六字千司诶,怎么会听从一小毛孩调遣。顾知雪抬头,看见的是六安微笑的脸。觉得对方没有抱她的意思,这才想起,她现在没有顾忆了,所以,她需要自己解决。  

  顾知雪有些沮丧的推开六安,“对不起啊,我以为你是我哥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有顾家血脉,忍痛什么的就是小菜一碟。于是她自己牵着马慢悠悠的走了。六安走到和她并肩,“你有哥哥?你不是顾家收养的吗?”顾知雪撇撇嘴,“是啊,我是表少爷啦,可是顾忆啊,就像我哥哥一样,从小就惯着我,什么都护着我。”所以,其实他,早就是家人了。  

  你看,顾忆,你不在其实我也可以。  

  六安沉默了,他当然知道顾忆是个什么性子,要知道,他曾经也受到过这样的待遇,直接导致后来顾忆不在了后他的性情大变。又或者是,变回了原来的自己。  

  两人进城,找了个干净的客栈住下。然后顾知雪仗着强悍的恢复能力,擦了点六安给的药就跑出去了。“哇,很多人啊,邺城不愧是商城,要知道这里的商人可是声名远播的呀。”顾知雪笑着对六安说。六安想要购置衣服换洗,顾知雪想要一个马鞍。  

  “邺城到底只是个商城,京都才是真正的繁华。”六安难得有兴致,就解释道:“京都作为商业和政治的中心,自是汇集了各国风情,晚上常常会有庙会,花灯和渔火把天空映成火的颜色,画舫和莲舟在水面上连成线,你可以去桥下放灯,有很多佳人哦。”顾知雪眼冒金星,想去!想去!有美人!顾知雪看着六安墨色的眼,似乎看到了灯火,那些才子佳人提着灯笼游荡,在河边放花灯。  

  六安笑得轻轻浅浅,却更温暖了些。其实他也是听别人说的,那种温暖的地方,天生阴冷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看看。“六安可以带我去吗?”顾知雪不自觉的扯了扯他宽大的袖子,眼睛清澈明亮,有如明星。六安没有回答。  

  顾知雪哪里知道他婉转千结的心思,干脆就跑去买小玩意了。“小哥,买一个吧,这可是锦绣阁的姑娘绣的荷包。”小贩平凡的脸上是朴实的笑容。顾知雪仔细看着摊子上的荷包,“很漂亮。”她拿了一个在手上,可是她已经有很多荷包和香囊了,顾夫人做的比这更好看。还有的是顾忆给她玩的,小丫鬟们锲而不舍的给他绣包,都是顾忆不喜欢花花绿绿的东西,他只喜欢黑色。“可是今天没有带钱,算了。”顾知雪笑笑就准备走了。  

  “我买一个吧。”清脆如环佩相击的声音响起,一只骨节纤细,指甲圆润的玉手伸向小贩。顾知雪忍不住看了来人一眼,那是一个撑伞的白衣女子,一袭白裙上是朵朵红梅,可是白色的伞上只有黑色的梅枝。从顾知雪的角度,只能看见女子尖尖的下巴,都是顾知雪知道,那肯定是个美人。顾知雪看了一眼准备离开,可是女子叫住了他。  

  “公子可是看中了这个。”女子把一个荷包递给她,顾知雪一看,是并蒂莲。顾知雪觉得莫名其妙,“没有啊,我不打算买荷包。”小贩的小脸一下子僵了。在邺城连小孩子都知道并蒂莲是永结为好的意思。顾知雪的肠子一直到底,哪里会懂。这时候女子稍微抬高了伞,让顾知雪看到了她的脸。很小家碧玉的脸,算得上是漂亮,可是顾知雪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她的眼睛吸引了。“像玉一样。”顾知雪心想。  

  “顾三。”六安的声音惊醒了她。顾知雪回神,手里是一个荷包。“呀!什么时候!”而且女子已经不见了。六安还是那个表情,“你不想跟着她去?”顾知雪摇头,把荷包放回摊子,“为什么要和她走,我又不认识她。”顾知雪又继续换了一个摊子看看摸摸。六安的眸色深沉,“因为,她对你施了迷魂咒啊。”他轻轻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