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妻如命 哥哥 请你别爱我

第十章 武林大会的阴谋

爱妻如命 哥哥 请你别爱我 木子晓 2123 2015-08-30 19:49:56

    翌日,武林大会正式开始。江湖上各路门派都纷纷赶来。听说今日武林大会不仅仅是观摩夺命琴,更重要的是挑选出夺命琴的主人。  

  要说这夺命琴,天下至宝谁会不想要呢?所以呀,注定又是一场厮杀了。  

  火焐儿无所事事的坐在勾魂旁边,跟着这家伙来还是有好处的,至少现在不用站着而是坐着。  

  对面坐的是陆乘风,一副黑脸,也不知道昨天勾魂跟陆乘风说了什么,陆乘风现在一看到自己就眼神犀利,好像欠了他似的,虽然的确是欠了他。陆乘风旁边坐的是上官洛,依旧是温润阳光的样子,对着火焐儿暖暖的笑。  

  不一会儿,江湖中有声望的人大都来齐了。暗月教的教主万俟宇也来了,一如火焐儿记忆中的那张孤傲霸气的脸,刚硬有力而又性感的轮廓,怎么看都是惊天动地的大帅哥啊。  

  万俟宇似是感觉到有人在看他,犀利的黑眸扫过,定在火焐儿倾城的脸上,好熟悉的感觉。这小子是谁?  

  火焐儿心虚的撇过头,勾魂正邪笑着看着她。“干什么?”  

  勾魂风情万种的一笑,“你认识万俟宇?”  

  火焐儿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他长得帅,多看两眼罢了!”  

  “那怎么没见你看我!”勾魂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够了,你别恶心我了!说正事,为什么我们旁边这个位置的人还没来,是谁呀?”火焐儿其实心里有些担心,因为现在好像就剩这个位置了,而没有来的,好像也就剩下鬼刹宫了。他,会来么?为什么既害怕又期待?  

  勾魂邪恶地笑了笑,“江湖上能和我们血葬并驾齐驱的除了暗月还有谁?”火焐儿点点头,看来果真是这样。  

  “瞧,那不是来了。”火焐儿随之望去,只见一紫衣男子翩然而至,精致的紫衣绣有黑色的针叶形花,简单而又奢华。俊容被一半白鬼面具遮住,但单从另一半就可以看出那天上少有人间绝无的脸有多么帅气,剑眉星目,白皙的皮肤,优雅的气质似有几分飘飘欲仙的感觉,但却散发着让人难以接近的气息,冰冷。没错,他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三大邪教之一鬼刹宫的宫主——火冥煊。  

  跟在火冥煊后面的两人,一个黑衣加身,冷酷无情,一个温润如玉,实则腹黑。这两人便是鬼刹宫的四大护法之二,杀手墨痕和毒医溪幽。  

  “火宫主别来无恙啊!”万俟宇狂傲的语气传来。  

  火冥煊幽深的眸子扫了一眼万俟宇,如清泉般悦耳的声音传出:“彼此彼此。”  

  火焐儿急忙收回视线,低下头装作在喝茶。只感觉冷冷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了几秒。  

  火焐儿深深地吐了口气,唉,心脏超负荷了。喝口茶压压惊,正当要喝时,勾魂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腕,茶水溅了几滴出来,火焐儿奇怪的看了看他。  

  勾魂随之一笑,“被吓着了?”  

  火焐儿白了他一眼,“小爷可是被吓大的!”好吧,这不是大实话。  

  勾魂微微一笑,端过她的茶杯,“没被吓着还这么急急的喝茶压惊?”  

  “喝口茶你还不许啊!”火焐儿嘟起嘴,“你管得很宽诶!”  

  “当当当——”锣鼓声的响起表示着武林大会的正式开始,武林盟主齐傲风随之走了出来。中年大叔的年纪,火焐儿不感兴趣地摇头。  

  “各位,欢迎大家来到灵城参加武林大会,今日我齐某••••••”齐傲风在台上长篇大论,火焐儿可没心思听,就听到个擂台赛。  

  火焐儿又准备端起茶杯喝茶突然瞟到刚刚溅出来的茶水,为什么还没有流走?水珠晶莹剔透的在桌上,既没有顺着桌子的纹路浸进去,也没有流动。这是为什么?突然想起刚刚勾魂的举动,难道勾魂早就知道了?火焐儿眯起眼,看来这茶不一般啊。  

  比武已经开始,首先上场的是远近驰名的黑靥派和以心狠手辣出名的幻封门。火焐儿不动声色的扫了一圈,大部分都喝了茶,没喝的就只有万俟宇,血葬宫,鬼刹宫和盟主府的人。  

  等一下,火焐儿看了看勾魂。夺命琴,齐傲风,盟主府,茶水,武林大会,勾魂,血葬。难道是……  

  可这么说的话,勾魂又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喝那杯茶呢?这茶里又到底放的什么药?  

  “本侯输了。”熟悉的声音拉回了火焐儿的思考。  

  上官洛输给了谁?火焐儿一看,那不是莫卫航么?不是吧!上官洛输给了莫卫航那个二愣子?对了,他是盟主府的人!这么一想的话,前面的事情好像都能说得通了呢。原来真的是这样么。  

  火焐儿起身正准备开走,却听勾魂道:“去哪里啊?”  

  火焐儿回头娇媚一笑,顿时只听得一阵吸气声,火冥煊剑眉微皱。“屁股坐痛了,想走走,你有意见?”  

  勾魂笑笑,做出请的姿势。  

  火焐儿迈开步子径直走向了上官洛,在上官洛还来不及反应之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神不知鬼不觉的搭上他的脉,“上官洛,你没事吧,好可惜你竟然输了!”  

  上官洛惊恐地看了看火焐儿,又看了看周围一片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尴尬道:“呃,我没事,多谢无缺的关心。”  

  火焐儿放开他的手,灿烂一笑,知道自己肯定把他吓着了,“没事就好!”转过身,瞟到了陆乘风不善的眼神,勾唇一笑往外面晃去。  

  碰巧的是,火焐儿刚刚走到外边就跟刚刚赶来的凌泽二人撞上。“小公主!我终于找到你了!”女子一把抱住火焐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呃,灵信子,你先放开我成么!”火焐儿无奈道。  

  名叫灵信子的女子听话的放开,可爱的小脸笑得像朵花一样,“小公主,你和宫主没碰上吧?”  

  “呃,碰上了。”  

  “什么?”灵信子睁大了眼睛,突然转向后面的凌泽,恶声道:“都怪你!偏要救什么被恶少强强的良家妇女!看吧,宫主知道我们没在小公主身边保护她我们就完了!”  

  “拜托,到底是谁要救的啊?”凌泽一副无语的表情。  

  “好了好了,没那么严重。”火焐儿突然转变了脸色,“灵信子,倒是有件事要麻烦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