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妻如命 哥哥 请你别爱我

第六章 叫姐姐去偷东西

爱妻如命 哥哥 请你别爱我 木子晓 1870 2015-06-23 14:57:19

     第六章:叫姐姐去偷东西?

   一大早,火焐儿就备装完毕准备出门,却不想一开门就看到一个秀丽的小丫头微笑着看着她。

   “公子,你醒啦。早饭已经备好了,公子移驾大厅吧。”小丫头甜甜道。

   火焐儿甩出折扇,迷人一笑:“带路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头乖巧的走在前面,“奴婢彩儿,公子请随奴婢来。”一路弯弯绕绕,火焐儿突然发现这个地方似乎挺大呀。

   “无缺怎么这么慢,本少主可是恭候多时了。”还没踏进门火焐儿便听到勾魂那个美人的声音。

   “勾魂少主这么早来看无缺,真是受宠若惊。”火焐儿说着进屋坐到他对面,“这么一桌好菜,无缺真是有口福。”

   勾魂妖娆一笑。

  俩人安静的吃完了早饭,勾魂用手撑着脑袋,一双媚眼盯着火焐儿。

  火焐儿挑挑眉,一双与勾魂不相上下的媚人桃花眼微微眯起,缓缓道:“少主这般看着我,莫不是被无缺的美貌倾倒了?”

  “呵呵,”勾魂闻言一笑,“花无缺,你还欠本少主一个人情记不记得?”

  火焐儿瘪瘪嘴:“记得,当然记得。少主想让无缺怎么还?”

  “本少主想让你帮我拿一样东西。”勾魂妖娆的勾起唇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是夜,火焐儿一身雪白在黑夜中穿梭。

  明庆王府内灯火通明,似乎是在庆祝什么喜事。没有人注意到一抹雪白的身影瞬间飘过。火焐儿拿出面巾蒙住脸,一边在王府中乱穿,一边小声嘀咕,这个勾魂,居然叫姐姐来王府偷东西?

  明庆王的卧房在哪里呢?火焐儿皱眉,这个王府太大了吧。

  “你是谁?”正当火焐儿慌神的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火焐儿一愣,不是吧,这么倒霉。

  “呵呵,这位英雄,在下不小心在王府迷路了,你放心,我只是路过路过。”火焐儿说着便准备开溜,却不料被人一把拉住,火焐儿顺势转过身,另一只手便甩出暗器,那人回身躲过,拔出随身的佩剑。

  火焐儿打量着眼前的人,长的还真是帅啊!怎么最近老是碰到帅哥?这人一身暗青色的锦袍,腰间还有明黄的腰带,想必他就是明庆王陆乘风了。她运气也太好了吧。

  “你到底是谁?来王府想做什么?”陆乘风俊颜毫无表情,如传说中一般冷酷。

  火焐儿挑眉,听说明庆王可是战无不胜的战神,武功肯定不赖,硬碰硬不一定能赢,那她只好先想个办法脱身了。

  “这位英雄,我都说了只是路过了。”

  “路过?别把本王当小孩子哄,你若不老实交代,别怪本王不客气!”陆乘风眯起眼,威胁道。

  “你不信我有什么办法?”火焐儿翻了个白眼。

  “快说!”话音刚落,一把剑便落在了火焐儿纤细的脖子上。

  “好啦好啦,说还不行么?”火焐儿瘪瘪嘴,“人家就是来偷点儿东西嘛,王府这么多好东西,我偷一点又不会死。”

  陆乘风觉得好笑,这小子偷了人家东西还理直气壮。不过倒也精灵的可爱,不由得放轻了语气:“偷了什么?”

  “我这不还没开始么,就被你抓住了,王府建这么大,找都找不到。”火焐儿道。

  陆乘风到是来了兴致,“你想偷什么?”

  火焐儿挑起媚眼,“我说了你会给我么?”

  “不会。”

  “那我说个毛啊!”火焐儿无语。

  “毛?”陆乘风表示无法理解。突然看向火焐儿,伸手便想扯下她的面巾。火焐儿甩出折扇一挡万一被通缉,笑嘻嘻道:“大哥,不带这样的!我是个小偷,小偷怎么能让人看到长相呢?万一被通缉不就玩完了!”

  陆乘风此刻对火焐儿是十分感兴趣,想来还没有哪个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更何况他还是个小偷。而且这个小偷被抓住了一点惊慌都没有,反而一脸坦荡还还狡猾得可爱。

  火焐儿转了转眼珠,“那什么,我也没偷什么东西,你就放了我吧。我保证下次不会来了!”才怪!姐姐东西还没到手呢。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来王府偷东西?”陆乘风问道。

  火焐儿眨眨眼,这家伙想干嘛?

  “王爷!王爷!”一阵骚动传来,一大批人的脚步声逐渐靠近。

  陆乘风看了看火焐儿,一把拉过她就推进了旁边的房间。

  “王爷!刚才听到此处有打斗声,王爷有没有受伤!”管家问道。

  “本王没事,刚才有一小贼已经逃跑了!”陆乘风淡淡道。火焐儿在门口听着,这丫撒起谎来还不错嘛,不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属下失职,王爷受惊了!”

  “无碍,你们下去吧,本王要歇下了。派人把她们都送回去吧。”陆乘风说着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属下告退!”

  陆乘风一进屋就看见火焐儿悠然的坐在桌边,撑着脑袋玩味地看着他。

  “你倒是很随意。”

  火焐儿笑了笑,“王爷不仅不抓我,还帮我撒谎。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

  陆乘风走到火焐儿身边:“本王对你很感兴趣,告诉本王你叫什么名字?”

  感兴趣?不是吧,这个王爷是个断袖?火焐儿一下子从凳子上站起来:“王爷,您身份高贵,我不过是个小偷,况且咱们两个都是男的,虽然我不是对男男有什么意见,但是我觉得吧,您身为王爷还是早点回归正途比较好!”

  陆乘风听得一头雾水,这个小家伙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你是说本王是断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