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从梦里走出来的男人二

向晴,出发 紫若乔 3100 2014-09-07 11:00:00

    向晴整个人瞬间怔住了。

  怎么会是他的了!

  向晴看到男人手提几盒东西,正大步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眼前这个男人就像从梦里走出里一样,就在刚刚,自己还真的梦见他了,怎么一瞬间他就蹦到这里来了,难道是自己还在做梦吗?

  一切都不太真实,向晴以为自己还沉浸在美梦中,没有醒过来。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痛,不是做梦,难道是……

  眼前这个男人,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黑色西装长裤,很简单随意的搭配,和向晴梦境完全一样,真的不是自己还在做梦吗?难道真的是霍子轩吗?还是自己抑思成疾,把眼前这个穿着打扮和霍子轩有几分相似的男人,看成了是霍子轩了?

  向晴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再仔细看过去,没错,真的是霍子轩,长得一模一样,空气中还漂浮着仅属于霍子轩的味道。难道他真的是从自己梦中走出来了吗?

  向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了,是梦?还是现实?

  向晴一时分辨不清了,可是,她却知道了一件事,自己是真的很想、很想霍子轩。就在她知道自己怀孕的那一刻,她变情不自禁拿过手机,按下那一串熟悉的号码,准备和他分享这个好消息,可是就在快拨通那瞬间,她迟疑了,然后强忍着无情的泪水,把电话挂断了。

  他看上样子有点劳累,风尘仆仆的。

  在向晴陷入呆滞中,男人已经走到向晴身旁,放下手中的东西,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发丝,对上她那脸惊魂未定的震惊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心情爽朗地说道:“怎么了?睡傻啦?还是短短的时间久把我给忘记了?”

  这一定不是梦,连声音都一样的,还有霍子轩身上的味儿,也是一模一样的。

  可是霍子轩怎么就出现在这里呢?这里可是广州,而不是上海啊!而且这里是医院,知道自己住院的人是屈指可数,那霍子轩怎么会知道自己在哪里的呢?

  向晴看着霍子轩为自己忙前忙后的样子,他瘦了,本来就是瘦,现在看上去脸颊都要成一条苛刻的线条了,下巴还长着胡渣子,深邃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一定是没有听自己的话,没有好好休息,没有好好吃饭,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心痛。

  向晴看着眼前这个只是和自己几个星期没见的男人,却发现,她和他离别是在很远很远之前的事,久远到自己没法忆起当日的情景。

  向晴跌坐到床上,眼泪早已是滚滚留下了,泪水迷糊了她的双眼,阻隔了她清晰看见这个男人的视线。

  生在这世上,没有一份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人生在世上,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归根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是太多的真真假假混淆在一起了,让人分辨不清罢了。

  正如此刻,向晴分辨不清,眼前这个霍子轩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他就这么再一次无声无息潜入了她的生活中。

  在茫茫人海,一次偶然的邂逅,竟让他悄无声息地走进了她的世界,这是第一次,他们的相遇。而这一次了,霍子轩是再准备又一次悄无声息的走进她的世界吗?

  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爱到分离,一切的一切,就好像一个轮回,我们谁都无能逆转陌路的宿命。

  可是,霍子轩似乎做到了,他的出现大有扭转这宿命的势头。他再一次出现在向晴平静的生活里,把向晴原本已平静的心给扰乱了,打乱了她本有的节奏。

  霍子轩凭什么这么做,难道他不知道,她当初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

  离开他的吗?他就这样再一次出现在她生活中,凭什么?

  霍子轩,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啊!

  病房里,向晴早已泣不成声了,霍子轩则是一脸的镇定,忙着他手上的活儿,浑然不知某女人已经泪眼婆娑了。而最开心的应该是隔壁床的大姐,看家如此一个帅哥,欢呼雀跃的。

  “小妹,我说的就是你这个老公。你这老公真的帅多了,怪不得之前那个帅哥你不承认是你老公,原来背后还藏着一个更帅的。”大姐一脸坏笑地说着,眼睛还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帅哥。

  许是见向晴不答话,转头看向她,发现她又哭了,赶忙上前关心,道:“小妹,怎么了?好端端的干嘛哭了?就算是看到自己老公来了,也不用感动成这个样子啊!再说,我告诉你,孕妇不能哭,哭多,以后老的时候,就看不到东西了。”

  霍子轩闻言,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上前,看见向晴真的是哭了,眼睛都肿起来了,而自己都没发现。看见向晴那一滴滴不知道是感动还是伤心的泪水沿着脸颊滴落在床上,好比滴落在他的心头上,然后慢慢腐蚀着他心。

  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痛,痛切心扉。

  霍子轩顾上那么多,一手把向晴搂在自己怀里,任由她在自己怀里哭泣,可是想起刚才大姐那番话,为了她为了着想,还是细声细语地哄到:“好了,好了,不哭了。再哭,以后真变一个瞎子了。”轻轻地拍着她起伏不定的后背,让她情绪平稳下来。

  要知道,霍子轩在许心茹的办公室里听到那句话后,便顾不上一切,连夜搭飞机赶来广州。一下飞机便收到一个好朋友的短信,告知自己于向晴目前住在医院里,而具体因为什么住院就不知道。对,这个好朋友是霍子轩在美国读书时认识的,同是中国人,在国外比较团结。而在向晴不见了第二天,霍子轩就找到了自己这个朋友,原因无他,这个朋友也是广州人,而在广州有相对的人脉关系。所以,把于向晴找出来,只是动动手指头,张张嘴巴的事情罢了。

  当霍子轩看到这条短信后,照着好朋友给自己的地址,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找了好久,才从妇产科这个科室找到她,她脸色苍白的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比起在上海最后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又瘦了。

  在向晴床边坐了没多久,霍子轩看她熟睡的样子,也放心了,可是意识到自己很有必要去医生那里了解一下她的病情。以她的性格,就算醒来,也不会告诉自己她真正的病因,所以,必须得去找医生了解清楚。

  当霍子轩想离开的时候,向晴的手却抓着自己衣袖,死死地抓着。嘴上还细细碎碎地念着:“子轩……子轩……怎么会是你……我一定是做梦……你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的。”

  瞬间,霍子轩所有的气都散了,这个傻丫头,明明就是很爱自己的,连做梦都想着自己,她怎么就忍心抛弃自己呢?不能怪她,要怪就怪自己没有好好保护她,让她受伤了。

  霍子轩低头在向晴光洁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后,便慢慢地掰开她抓着自己衣袖的手,在去找医生之前,顺便和隔壁床的大姐聊了两句,了解了一下她的情况。

  当霍子轩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坐在医生办公室时,心里是七上八下,向晴的体质他是清楚的,可是,怎么住院了?而且还是妇产科的专属的病房呢?而霍子轩唯一能想到的便是,向晴怀孕了。

  怀着一颗焦虑的心,坐在医生对面,静静地等候着医生的话。

  “你是1902号床病人于向晴的什么人?”医生负责任地问道。

  “我是他丈夫。”霍子轩认真地回答道,眉头紧锁,脸色一点也不好看,“医生,请你告诉我,我老婆她是怎么呢?”

  医生点了点头,道:“病人有流产的想象,需要住院观察。我说你怎么当老公的,不知道病患本身体质就很差吗?这个敏感的时候,你作为老公的,不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老婆,还让她有流产的现象,你说,你这应该不应该啊!”

  “流产?”霍子轩几乎是大叫道,霍子轩很快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医生说向晴是有流产的现象,自己不是医生,也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便压下他心中的惊讶,一脸紧张地问道:“医生,你能说详细一点吗?什么有流产的现象呢?那她……现在怎样呢?”

  医生看到病患家属这般紧张的表情,也不敢怠慢,连忙解释道:“放心,是有流产现象,可是孩子还是保住了。病患的身体比一般的孕妇要差,又经过那天一摔,才会有流产现象。经过这三天的住院观察,她大概没什么事了,孩子也保住了,只是病患本身体质差,又有胃病,所以她的妊娠反应比较厉害,有时候呕吐会出现吐出血丝的情况。我已经给她开过药了,能缓解一下这样的情况。还有,明天出院之后,回家等好好调养一下身子骨,多吃点维生素,喝牛奶之类的,这样对病患和孩子也有好处。”

  霍子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生办公室的。

  只是隐约记得自己在医生一番叮嘱后,握过医生的手,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了。然后,没走几步,便接到给消息自己的好朋友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