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受诅咒的爱情

向晴,出发 紫若乔 4305 2014-08-22 23:33:30

    在辞职之后,向晴每天早上起得比霍子轩还要早,向晴也因此特意关照佣人不用过来做早餐。每天起床为霍子轩做早餐,为他搭配衣服,系上领带,然后在临别时送上深情的一吻,典型新婚小妻子的样子。

  霍子轩第一天的时候,曾经好奇地问向晴为什么不去上班,然后不断猜测,说什么向晴终于想清楚了,不回去活受罪了,躲在家里靠他养。当时向晴听到了,把含在嘴里的牛奶都喷出来了,傻笑着看着坐在桌子对面,脸上带着点儿牛奶迹的霍子轩。

  这家伙也未免猜得不大靠谱吧!我,于向晴至于那么没出息吗?不工作,回来等你霍大少养?说出来一定会笑大听者的牙啊!

  可是……也有点儿准,自己真的是辞职了。

  向晴搪塞给他,自己以前有太多假没有休,现在一次性把他休回来,以免亏给公司,顺便让自己轻松一下。

  霍子轩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然后在这个抱在怀里的女人的额头上轻轻地宠溺地吻上一下,然后还问道,用不用请假陪她去散散心。

  向晴只是笑着摇头,撒娇地说道:“我只想在家好好休息而已。”

  向晴开始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去精心准备一顿晚餐。把菜心一棵一棵地挑出来,放在水里冲洗。做了虫草花炖鸡汤,把鸡切成一块块,用文火慢慢熬出香味。还有生炒排骨,酱油鸡,炒菜心。

  从来也没有用那么漫长的时间做一顿饭,好像故意每个过程都在不断拉长。

  原来慢节奏的生活是这样子,淡淡的休闲,可是却很充实,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

  霍子轩回来的时候,向晴站在玄关处等着他。帮他脱掉外套,递上鞋子给他换。上演着一个好老婆该尽的责任。

  霍子轩吃了三碗饭,把桌上的菜都吃得一干二净。

  吃完饭后,还主动卷起衣袖收拾碗筷。

  向晴从背后搂着他,把脸贴在他温暖宽厚的背上。

  真的想让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没有一丝忧虑和牵挂。

  “向晴,你做的菜真好吃,你说以后如果不能吃,我该怎么办?”

  “少拍马屁。”

  “我就拍你一个。”话音刚落,霍子轩真的拍了一下向晴的屁屁。

  向晴呵斥道:“流氓本色。”想了想,说道:“子轩,我们这个周末去约会,好不好?看看电影,诳一下街的那种,好不好?”说此话时,向晴正抱着霍子轩,像只树袋熊那样。

  霍子轩最受不了的就是向晴撒娇,更何况是这招,千里城马上倒下来,开心地说道:“你喜欢就好了,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然后打横抱起向晴,在她光滑的额头上落下一个爱的印记。

  向晴把准备好的一个信封递给霍子轩,霍子轩满脸狐疑地看着向晴,以为是这个捣蛋的家伙在做什么恶作剧,谁料,打开来一看,里面装的竟是钱。

  这家伙又在搞什么呢?

  向晴看出霍子轩满脸的不解,解释道:“上个月和这个月的租金。”

  霍子轩听了恍然大悟,不知道是笑好,还是哭好,这丫头真有本事令自己哭笑不得。佯装生气的样子,道:“于向晴,你难道把我的话都给忘了吗?你再给我这个试试看,看我怎么收拾你。”

  向晴被霍子轩这一吓后,鼓起腮帮,不悦地说道:“可这是应该交的,爸妈说做人一定要守信。”

  还爸妈了,霍子轩是彻底没辙了对着这个黄毛丫头。

  霍子轩反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见过你妈给你爸交租啊?”

  从来没有,因为老公养老婆是天经地义的,而且从来都是向晴的爸给钱她妈花的。唉,霍子轩这家伙又大男人主义了。

  霍子轩见向晴不答,继续问道:“我给你的卡,都不见你刷。这个一点点房租你还在跟我斤斤计较。”

  “买个菜都都刷卡,你不嫌麻烦,我可嫌哦。”

  “那你买衣服也不见你刷,还在这里跟我讨价还价。”霍子轩责备到。

  向晴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有时候就是霸道,连买件衣服都要他老人家管,霸道的大男人。

  向晴使坏的笑了笑,玩弄着他说道:“你说的霍子轩,我以后买什么都花你的钱,看你有多少钱给姐姐我花。”

  “这会惨了,跳进火坑了。”

  “对啊,后悔了吗?可是也来不及了。”

  霍子轩揉着向晴柔软的头发,万般宠爱地说道:“尽管花吧,花光了,我们就到处流浪去,你说多好啊!”“惨了,这回轮到我跳火坑了。”

  “所以嘛,你不想流浪就把这钱流下来自己用,等你花光了我的钱,我就要靠你养了。”

  说那么多,就是想让向晴把钱收回去,真的是服了这个霍子轩。向晴不情愿地把钱收回来,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霍子轩带着胜利的喜悦说道:“这样才听话的。”语气竟然有点像对狗的的赞赏。

  其实这样的幸福对向晴而言已经足够了,淡而浓的幸福,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那怕只是一瞬间足以受用终生,终生回味了。

  “真正的爱情是不讲究热闹,不讲究排场,不讲究繁华,更不讲究噱头的。”这句话是向晴在一本小说里看到的,当时觉得这话挺有意思就记下来了,亲身于其中,没想到,原来这话是这么的一个意思的。

  有时候,有些事一定要亲身经历了,才能感受到那种感觉。是酸?是甜?是苦?是辣?只有自己才知道。而旁观者永远没有办法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味道。

  ———————————————————————————————————————————————————

  阳光穿破了层层乌云,洒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灰暗的街景瞬间带上了色彩,瞬间为城市添上了温度。

  向晴从试衣间走出来,整个人焕然一新。虽然只是一条简简单单的黑白连衣裙,可是整个人都焕发出一种典雅的气息,与平日那张娃娃脸完全不同。

  向晴人瘦,却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只要有小码好的,这丫头都能穿出那衣服特有的味道。谁说瘦人就难买衣服的,完全是歪理。

  霍子轩发出由衷的赞叹,“真漂亮。我家向晴穿什么都那么美。”

  那售货员附和道:“小姐穿这件衣服真的很美。”

  向晴望着镜中的景象,的确好看。可是今天已经买了好多了,足够向晴穿过好几年了,要不是霍子轩这个家伙,每看到一件好看的衣服都要向晴去试,试完了又一声不响的买了下来,这回可由不得他。

  “我不喜欢这件。”

  霍子轩愣了一下,讨好似地问:“我看挺漂亮的。哪里不满意,让她们拿去改。”

  向晴只是摇头,“真的不喜欢。”

  “怎么了?是不是嫌贵?心痛你老公我的钱?”霍子轩坏笑着说到。

  老公?我没听错吧?

  “没关系,你老公我有的是钱。”

  老公?真的没听错!

  “喂……”霍子轩的手指在向晴的眼前晃了晃,大声说:“想什么了?”

  向晴看向霍子轩,笑了笑,“不告诉你。”

  “哇塞!堂堂霍家少爷什么时候娶老婆了?怎么我一点都收不到消息的?还是保密工作做到家了?”

  向晴抬头一看,这女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具体叫什么名字真的想不起来。

  霍子轩闻言,嘴角微微往上一扬,顺手拉过向晴的小手,笑着说道:“你不知道的还多着了。”

  女人许是没料到霍子轩会这样回答,只见她双眼死死地盯着向晴,没说一句话,眼里写满了敌意。

  向晴被这样盯着,感觉浑身不舒服的,轻轻的扯了一下霍子轩的衣服,眼睛看向霍子轩,发出求救信号。

  霍子轩低头看着向晴,眼里满是宠溺,淡淡地向向晴笑了笑,抬手顺了一下她的发丝。

  女人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她认识的霍子轩从来没有这么柔情过,而且刚刚自己看到霍子轩眼里是充满了宠溺。是一种从心底散发出来的爱恋,是眼睛有问题还是……

  女人一脸不屑,对着向晴吐出:“于小姐,这么快就忘记了我?不记得我,没关系。汪、晓、雨,总该记得吧!”

  向晴脑海里高速运转,这女人到底是谁啊?一定是见过的,而且能提到汪晓雨的就一定是她朋友。思来想去,对,是李琳。那个曾经见过两次的女人,第一次还是在这这里附近,第二次是和汪晓雨在一起。

  向晴朝她礼貌一笑,淡淡地说道:“当然记得,李小姐。”

  只见李琳闻言后,更加恶狠狠地说道:“没忘记最好,我也没有时间重新介绍自己。”稍停顿了一下,看向霍子轩,语气也好不到那里,“汪晓雨回美国了,你知道吗?”

  “哦,是吗?”霍子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到。

  李琳看到霍子轩的说话的样子,更加气了,转眼盯着向晴,慢慢地说到:“不知道于小姐是否知道晓雨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哭着,双眼红肿,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哭得那么厉害。也对,像你这种踩着别人爱情上去的人,怎么知道了……”

  “你今天的话似乎有点多了。”霍子轩打断她,不满地说到,眉头也蹙在一起了。

  只见李琳更加气,她从来是没有见过霍子轩如此维护一个女人,带着讽刺的语气,“怎么了,这就受不了啦。你要记住,你们的爱情是建立在某人的痛苦之上的,所以,你们的爱情是不、会、有、结、果的!”而且还特意加重了后尾的语气。

  向晴闻言后,内疚感由心生。的确是自己的出现破坏了霍子轩和汪晓雨,汪晓雨那么爱霍子轩,如果没有自己的出现,说不定他们两人还能走到一起,可是现在……

  霍子轩责备着李琳,不满地说到:“你最好搞清楚,汪晓雨要走要留是她的事,不关任何人的事。”

  “最好是不关任何人事,不然我看你们怎么心安理得在一起。”

  “李琳,我原谅你关心汪晓雨,可是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要再来打扰向晴,不然,休怪我无情。”霍子轩的话透着恶狠狠的威胁。

  “子轩,不要这样对李小姐说话。”向晴扯了扯霍子轩的衣角,因为深知霍子轩的脾气,要是真的生起气来,还不知道做出怎样惊人的事,加上自己的确是理亏,如果自己没有出现在霍子轩前,他也不会和霍明谦翻脸。

  说白了,一切都应该结束了,他们是亲兄弟,怎么能为了自己反目成仇了?当初离开霍明谦身边都是为了他开心,为了他事业,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比当初还乱啊!

  “不用你在这里假惺惺,收起你这副样子。”李琳不满地说到。

  霍子轩拉过向晴的手,然后顺手拿起身旁的几袋东西。眼里满是警告的注视着李琳。转眼又看回向晴,微微一笑,包裹着她的小手,轻声到:“我们走。”

  走出店后,向晴一直沉浸在刚刚李琳的话当做,霍子轩看出她的心思,半饷后,柔声说到:“在想什么了?不是说今天要疯狂购物吗?还是累了?要不回家休息吧!”

  向晴抬起头,对向霍子轩那双深邃的眼睛,微微一笑,脸上露出浅浅的酒窝,“谁说我累了,你都还没有买到东西,我们继续shopping。

  霍子轩伸出手,宠溺地刮了一下向晴的鼻子,“好,你说怎样就怎样。”

  Versaca旗舰店。

  向晴拿着两天领带在霍子轩前比划着。一条是斜条嵌几何图形的,一条是点式图形的。两条看上去都很适合霍子轩,向晴也不知道该选哪一条给霍子轩。

  向晴一脸愁苦的看着霍子轩,希望他能给点建议,可是霍子轩却无动于衷,摇了摇头,直接把难题抛会给向晴。

  向晴鼓起腮帮,苦笑着说到:“没想到挑条领带都这么麻烦,比女人买衣服更烦。快说,喜欢哪条?”顺手拿起两条领带在霍子轩眼前扬了扬。

  “傻瓜,只要是你挑的,我都喜欢。”

  “既然这样,那就两条都给我包起来吧。”回头对着站在身后的销售员说到。

  霍子轩闻言轻轻一笑,条件反射地从裤兜里掏出信用卡,递给销售员。

  向晴看到立马一手抢过他手中的卡,连忙说到:“你干嘛啊?”

  霍子轩一副不解地说到:“付钱啊。难道不用付钱吗?”

  “收回你的卡吧,这可是我送的。”向晴缓缓地说到,然后把卡塞回到他手里。

  霍子轩淡淡地说到,“你那点儿工资就够你花,还是我给吧。”

  向晴不满地说到:“你这是小瞧我吗?”然后靠近霍子轩,双手搭在他的肩头上,撒娇道:“就让我付钱吧,我都没送过你什么礼物,好不好啊?”

  事实证明,这招是百试百灵,霍子轩根本抵挡不了向晴如此撒娇,只能点了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