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命定的过客

向晴,出发 紫若乔 3270 2014-08-19 15:16:05

    夜,下了雨。

  淅沥沥地打在了落地玻璃窗上,也打在身穿白裙赤脚倚在玻璃窗上的人儿的脚背上。

  白色的睡裙被风雨吹得轻轻摆动着,女人的身影像是嵌在雨幕之中,可是仔细看去又宛如在水中央的画中少女,静谧,柔美。

  渐渐地,一抹高大的男人身影慢慢走上去。

  没一会儿,女人只觉得腰身一暖,男人结实的手臂从身后伸过来,将女人轻轻地地搂在自己宽厚的胸膛之中。

  站在窗便的于向晴没有回头,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属于他的气味。

  男人把女人往自己胸膛靠近,伸手过去,把窗户关上。

  没了风雨,整个房间瞬时变得更加安静了。

  “想什么呢?”低沉而好听的嗓音在这个雨夜里显得格外的醇厚,迷人。

  在这个雨夜,不知怎么地周遭染上了一丝悲凉的气氛。

  向晴想起了很多事,从初来上海读大学到认识霍明谦然后在和霍子轩的相识,一桩桩一幕幕发生过的事情全部都像放电影似的,在自己的脑海中回放。曾经的快乐、悲伤、无助、幸福的点滴勾画成一幅又一幅清晰的画面闪现过自己的脑海,并深深地刻画在自己内心的最深处。

  原来这短短的时间里发生了那么多。

  是造化弄人还是有缘无份呢?

  霍子轩见向晴始终不说话,眉头蹙了下,干脆将她的身子扳过来,低头凝视着她的双眼。

  刚刚在自己踏进家门的时候,霍子轩就见到一抹小小的身影呆呆地站在落地玻璃窗旁,一动不动,她就这么矗在风雨中,裙摆随风起舞,美得像风中精灵。可是下一秒钟,霍子轩便迟疑了,他认识的于向晴不会平白无故地静静的站在窗前的,甚至连雨滴打落在她身上也浑然不知,那……

  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呢?”霍子轩见向晴久久不答话,耐着性子再次低问道,然后低头看着她白皙的脚丫,蹙了一下眉头,不悦地说道:“怎么鞋子都穿?嗯?”

  向晴抬头,目光清澈地对上霍子轩的黑眸,他的神情就这么清晰地刻在自己的心头上了,一丝丝难以言状地痛从心尖处蔓延到全身心。

  不久的将来,自己就要离开上海,离开眼前这个疼爱自己男人。要是问自己舍不舍得?舍得,那一定是在骗你的。自己在这里打拼了好几年,有属于自己的好朋友,好同事,还有眼前一个如此优秀的男朋友,这些的这些都叫自己去一一舍弃掉,怎么会舍得呢?

  可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方法只有那么一个,自己是必须得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潇洒地离开这个地方。

  向晴忍住了快到眼眶的泪水,深吸了一鼻子,脸上挤出笑容,故作云淡风轻地说道:“没事,只是……看雨。”沉吟了片刻,便道:“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向晴顿了顿,看向一脸茫然的霍子轩,忍不住笑了,自己忘记霍子轩这个打小就在国外生活的香蕉人,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呢?简直就是在对牛弹琴。

  向晴故意逗着霍子轩,“你……懂这首词吗?”

  霍子轩沉思了好一会儿,刚刚向晴念的原来是一首词,自己是从来没听过,只是在拥有历史悠久的中国,有唐诗宋词元曲这样的东西,具体怎么区分这些,自己也不太懂。只是在向晴念完这首词时,霍子轩第一感觉便是离别之情,相思之苦,听上去给人一种孤寂冷清的萧瑟之感。可是自己真的不太懂,也不知道诗人是不是要表达这样的感情。

  霍子轩不敢莽下定论,于是乎,十分谦虚地摇了摇头,淡淡地笑意挂在脸上,恭敬的态度问道:“还得请教于老师你。”

  向晴见霍子轩如此好学,点了点头,大手抚上霍子轩的头发,柔柔的发质,摸上去好舒服。然后摆出一副严肃认真的老师样子,道:“这是温庭筠的《更漏子》,大概的意思是,玉炉散发着香烟,红色的蜡烛滴着烛泪,摇曳的光影映照出华丽屋宇的凄迷。女人的蛾眉颜色已褪,鬓发也已零乱,漫漫长夜无法安眠,只觉枕被一片寒凉。窗外的梧桐树,正淋着三更的冷雨,也不管她正为别离伤心。一滴一滴的雨,凄厉地打着一叶一叶梧桐,滴落在无人的石阶上,直到天明。”向晴特意停顿下来,看向正聚精会神听自己讲解的霍子轩,抿了一下唇,为了能让霍子轩这个香蕉人更明白,便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词中的主人公是一位思妇,“眉翠薄,鬓云残”可见容貌不整,“空阶滴到明”表现主人公孤独难耐,“空阶滴到明”说明主人公思念对方,彻夜未眠。我说到这里,不知道霍同学你明白了多少呢?”

  其实向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温庭钧的这首词,只是在霍子轩问自己想什么了,自己冲口而出的便是这首诗。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是自己的脑袋瓜儿跟随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走,所以便自然地就念起这首词了。

  霍子轩闻言沉思了好一会儿,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看向那个一直注视着自己的于向晴,淡淡的酸涩从心头漫上来来。霍子轩伸手把向晴搂在怀里,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

  原来这首词和自己听完第一次给自己的感觉是一样的,孤寂清冷的萧瑟之感!

  只是无端端地向晴怎么会想起这首词呢?

  就这样,向晴被霍子轩搂在他坚实的怀里,有属于霍子轩清新的味道,还有……淡淡的烟草味。

  如果时间可以停留,那么就请时间停留在这一瞬间吧!

  时光静好,就让彼此忘记了世俗的纷扰,沉浸在眼前这一刻难得的安静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从头顶上传来霍子轩低沉敦厚的嗓音,“我今晚只是稍稍晚会了一点,于老师也用不着给我上这么教育性的一课吧?”

  霍子轩是故意歪解向晴的意思,虽然自己也很想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有些事还是不要说穿比较好,毕竟相处的两人还是要为彼此留一点空间。

  向晴闻言,懂得霍子轩的意思,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应该是明白这首词了,只是觉得太过凄凉了,不想再和自己讨论下去。向晴顺着霍子轩的意思,扬起小脸,轻轻一笑,还大胆地伸起手,捏着他的脸,假装生气的口吻,教训道:“知道就好,以后还敢不敢啊?”

  霍子轩乖乖地点了点头,嗓音愉悦地回道:“于老师都发话了,小的只能遵命了。”

  “好孩子。”向晴极像个老师的口吻表扬到。向晴也没有看向还在,搂着霍子轩的手臂紧了紧,淡淡地口吻说道:“子轩,往后的日子还长着了,在人生的路途上,我们会不断的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大多数的人注定了他们只是以一个过客的身份经过我们的身边,而只有少数是命中注定彼此有缘分牵挂的人。我们不必为了那些无关重要的过客而感到伤心、难过,他们只是过客,对我们生活影响不大,可是我们必须去紧张、关心那些和有缘份的人,像我们的亲人、好友。这些都是得之不易的情,我们必须得去珍惜它、保护它。佛早曾说过: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所有的一切都有它出现的理由,不必为此而感到惊讶!子轩,所以说,不要为了我们人生路途中的过客而感到惊讶,他们只是无关重要的过客而已,我们没有必要为此而失去我们至亲、挚爱。”

  向晴说这么一大段话,只是想让霍子轩知道亲情的可贵性,自己是那个命定了成为霍子轩人生路途中的过客,既然铁铮铮的事实就摆在自己眼前,向晴也只能逆来顺受了,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

  无法改变的只能让它顺其自然,可是能改变的,便不能袖手旁观。

  向晴只希望在自己走之前,霍子轩至少能和他哥哥的关系缓和一些,两人不会因为自己而影响了二十多年的兄弟情谊,这样就足够了。

  霍子轩只觉得今天的于向晴怎么变得如此稀奇古怪呢?先是给自己念一首词,然后现在给自己讲一个这么深奥的人生哲理,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呢?

  事出必有因!

  “今天是怎么呢?怎么如此多愁善感呢?”霍子轩眸底一下子变得深沉,可是语气还是保持着刚刚的云淡风轻。

  向晴知道自己不嫩再多说了,霍子轩已经是起了疑心了,再说一下子啊说这么多霍子轩也记不了那么多,今天就点到为止吧。

  向晴也学着霍子轩的云淡风气,还带着一点点郁闷的之感,低声说道:“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五六天是多愁善感的,你们男人是这辈子也不会懂的。”

  “哦?”霍子轩闻言坏笑着看向怀中的女人,一个相对坏的念头飘过自己的脑海,于是乎,霍子轩干脆把念头付诸于行动。

  大手慢慢地沿着向晴的脊梁下滑,来到她的翘臀上,若有若无地滑过她的股间。低沉的声音,透漏着深深的暧昧,霍子轩低下头,在向晴耳边低语道:“那我帮你治治。”

  向晴瞪大眼睛看向霍子轩,而此时霍子轩也看着自己,一时间向晴被霍子轩看得脸瞬间红成了个大苹果,羞哒哒地说道:“坏蛋。”然后挣开霍子轩的怀抱,溜回去自己的房间里。

  窗外,雨,还继续下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