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辞职

向晴,出发 紫若乔 3365 2014-08-19 15:14:56

    这家公司是向晴毕业后,拿着求职信奔跑了大半个上海才找到的。其他的公司都嫌弃刚毕业没有经验的学生,更何况向晴的可是法律专业,不对口,找工作更是难上加难啊!只是没想到这一干就是三年了,现在要辞职了,说舍得是骗人。这里的人都很好,而且公司的福利还挺不错的,这么多诱人的条件,不过都要一一放弃掉了。

  向晴来到徐添办公室时,徐添和张翰正认真地讨论着工作上的事宜。

  向晴只是觉得很郁闷,为什么徐添在和张翰正商量着工作,秘书同传后还是让自己进来呢?徐添是哪根筋不对劲呢?

  向晴见状,不好意思地朝张翰笑了笑,也没有再走上前,看了一眼徐添,指了指门外“你们慢慢聊,我到外面等。”

  “不用,你过来坐着,我们快说完了。”徐添指了指他面前那张空着的椅子,说完后,也没有再看向向晴,低下头,继续和张翰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

  向晴极其不愿意地走上前,自己可不想窃听到什么公司高层的秘密啊!可是没办法,自己老板下了命令让自己坐下来,自己是不得不去顺从。

  向晴是无心偷听他们两人的对话的,可是他们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坐在自己旁边商量着,自己又不是聋的。向晴坐下来,故意把椅子转到另一边,不看向他们两人,但他们的谈话内容还是字字清晰地飘进自己的耳朵里。

  向晴真得很懊恼,门外那个秘书不是第一天当秘书,不知道自己老板正和别人商议事情吗?这样也让自己进来,这连最基本当秘书的常识也没有,要是自己是老板一定炒了她。

  可是,好像这事也不能怪她,刚刚好像见秘书打了内线电话给徐添同传,她是放下电话才让自己进来的,那徐添是烧坏脑袋了吗?明知自己在商量着重要的事情,还让自己进来。就不怕自己把他给卖了吗?

  向晴发现自己今天遇到的都是奇葩,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和他们对话。

  回想起今天,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般漫长。先是担扰霍子轩创业之路,后来便是霍芷琦找上自己,然后得知霍明谦做出了疯狂的事,知道杨珊妮也为了此事绝食,再再后来,自己便答应了霍芷琦的要求离开上海,直到现在,自己坐在徐添的办公室里,准备辞职。

  没想到原本看似普通的一天却发生了这么多不普通的事,一切也都会因为这些不普通的事有所改变。

  经历了这么多,向晴发现自己真的累了,面对这些,自己显然是力不从心了,真的是累了,身累了,心也累了,总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于向晴。”徐添连名带姓地高呼道。

  向晴闻言才从自己的世界飘回到现实。

  向晴揉着自己吃痛的耳朵,徐添说话要这么大声,快把自己耳朵都震聋了。向晴不悦地对上徐添那双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双眼,嗓音极为不悦地抗议道:“你干嘛这么大声说话啊!”也顾上张翰在场,大声地抗议徐添的行为。

  “我喊你多少次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只能大叫了。”徐添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真的?徐添喊过自己?怎么自己完全不知道了?

  张翰见向晴一副难以置信地表情,好心地解释道:“徐总是喊你好几次了,只是你都……好像没听见。”

  向晴本来还是半信半疑的,可是听完张翰这句话之后,向晴知道自己是错了,人家徐添是真的喊了自己好几次,怪的就是自己想问题想得有点太忘我了。

  向晴尴尬地挠了挠自己后脑勺,一时不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张翰起身,拿过几分文件,嘴唇往上扬,轻轻一笑,“你们两个慢慢聊,我有事就先走了。”

  送走了张翰之后,向晴坐在徐添面前,告诉他,自己要辞职了。

  “为什么?”徐添满脸好奇地看着向晴,只见向晴摇了摇头,“该不是别的公司挖角吧?”向晴还是摇了摇头,“难道是霍子轩要娶你?”

  “咳,咳。”向晴被水呛到了。

  这个徐添是想象力太好很是脑袋瓜真的有病?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真的?”徐添瞪大眼睛望着向晴问到。

  向晴顺了口气,不悦地瞪回徐添,“你别瞎猜了,好不好?”

  “不是……爱上了我吧?”向晴忍不住了,被这样特大笑话逗笑了,一口水喷了出来。

  “讨厌我也不用这样吧!”徐添忙着擦脸上的水渍。

  向晴已经笑到缩到椅子上一角了,太可恶,本来应该伤感而沉重的场面却被他搞得乱七八糟。可是笑着笑着,向晴的鼻子开始泛酸了。“徐添,以后不要再吊儿郎当的,你可是我们公司的老大啊。全公司上下几百个人都看着你哦!”

  “嗯,我知道了。”

  “徐添,以后不要随便对女士放电了,你那杀死人的笑脸和那温柔到腻耳的声音,要改!”

  徐添露出不羁的笑容,“你是在告诉我,你吃醋了?”

  向晴没好气地喊到:“徐添……”

  自己可是说着正经事了,怎么徐添就不能有个正行呢?

  “你有完没玩?”徐添不耐烦地说道。

  向晴终于忍不住了,哭了出来,“徐添,和你相处的三个多月,老实说,起初我真的不喜欢你,就是看不顺你,对每个女同事都留一手,太讨厌了。可是,后来和你真正相处了,才知道你其实并不坏,而且还很会哄人。其实,你认真工作的样子还挺迷人的,所以,以后都要认真,记住了哦!”向晴深吸了口气,“于公于私,我都欠你一句。谢谢你,徐添。”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你随时回来都可以,公司的大门为你打开。”徐添拍了拍向晴的背,慈祥得像个兄长。

  向晴思索再三,恳请道:“那个……你可以先帮我保密吗?我暂时还不想让霍子轩知道我辞职了。”

  徐添点点头,摆了个ok的手势,没有追问下去。徐添叹了口气,“你那个位置你推荐谁啊?要不……我给你加工资,别走了。”

  向晴拿他开玩笑道:“我回去当少奶奶,才不稀罕你点儿钱了。”

  徐添点了点头,以示赞同,“也对,霍子轩那么有钱,怎么舍得让你出来抛头露脸了。”

  “徐添,我怎么觉得你语气怪怪的,像什么似的。”

  “哪里怪?我这不是担心你?”

  “哦?那你呢?我回去当少奶奶,你回去当什么啊?花花公子?摆臭脾气的大少爷?还是……一个称职的好老公?”

  徐添被向晴气得牙痒痒的,“好你个于向晴,竟然拿我来寻开心,是不是?你信不信我不让你辞职了?让你一辈子都呆在我身边,做我的秘书,然后让你疯掉。你说好不好?”

  “好,在我疯掉之前,绝对先把你干掉。”

  “好啊,现在都不怕我了,竟然和你老板我这样开玩笑。”

  怕?对徐添好像也没有过怕这种感觉吧?为什么呢?这个连自己都不知道。

  “不和你开玩笑了,说真的,有些东西真的需要自己去把握。”向晴停顿了一下,害怕徐添不明白自己的意思,索性明白道:“例如:感情了。你说,如果彼此双方都在原地踏步,不愿意前进一小步,这真的会是一个僵局。如果,有一个愿意往前走一点点儿,很有可能又是另一个局面了。如果……那个人是……你……你会……”

  徐添坏笑了一个,不羁地说道:“抱着说教的家伙一起跳进海里喂鱼。”

  向晴睥睨地看着这个不知好歹的徐添,“我这不是在帮你,你还拿人家去喂鱼,你也太狠了吧!”

  徐添冷冷一笑,“用不着,你少自以为是,我的事不用你担心,你看好你家那个就行了。”

  “他有手有脚的,我怎么能看好啊?难不成买条链子,捆着他?”

  “哈,哈。”徐添满怀大笑。“要让那家伙知道我们这么说他,必定会气死他。”

  “对,对,所以千万不要让他知道。”

  “秘密?”

  “对,我和你之间的秘密。”

  “哇,和你于小姐的秘密哦。要让你霍子轩知道了,就不得了了。”徐添诡秘地笑着。

  “还有,之前你不是拜托我问霍子轩有关汪晓雨的事吗?我问了,然后霍子轩说他也没有和汪晓雨联系过,我想霍子轩应该没有骗我,所以,你还是再去找找她吧。”

  “嗯,我知道了。”

  ……

  向晴和徐添开心地聊着,似乎忘记了现在还是上班时间,也似乎忘记了两人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就聊着一些平常不过的话题,偶尔向晴会被徐添的话逗笑。不过再美好的事情终究是会有一个结束的,最后因为徐添有个视频会议要开才被迫停下来了。

  向晴到人力资源部办好所有手续后,发现自己今年还积着好多假没有放,把这些假减了,发现自己这个月还要工作一个星期不到,而一个星期后自己将会正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无业游民了。

  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每天早上早早起来逼公交,然后踏着时间到公司上班,过着每天都枯燥无味的上班生活,下了班,又是逼公交的生活,然后就是烦恼着晚饭吃什么,然后回到家孤单地对着四面墙壁,听着电视机发出的声音。这就是自己过去这么多年不断重复的生活,不过这一切,看来很快就要终止了。

  以前过着这种忙碌的生活便会想着什么时候才会是一个尽头,可是当这种尽头向你招手的时候,你便会发现自己不舍得。对,是不舍得,而不是不习惯。

  难道人都是这样的一个矛盾体吗?得不到的时候,会煞费心机的想去得到,可是得到了,就会不稀罕。正如此刻的自己,盼了多年的休息在向自己招手时,自己宁愿不要。

  向晴仰起头,感受着那抹斜阳挥洒在自己身上的美妙的感觉。

  夕阳西下,和风吹拂过大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