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笨丫头

向晴,出发 紫若乔 4288 2014-08-14 16:36:11

    向晴一向都觉得周末是特别的可爱,可以极其奢侈地享受两个早上的时间去睡一个长长的觉。不受闹钟的打扰,任由太阳洋洋洒洒地打在自己的身上,多惬意多舒服的早上。

  “铃、铃、铃……”然而这个周末闹钟却响了起来了,把还沉溺在美梦中的人儿给吵醒了。

  向晴把手从被窝里艰难地伸出来,在床头柜上摸索着,好不容易摸到手机,迷迷糊糊地按了好几个键,才把铃声给按断。铃声停下来,向晴把被子盖上,再次进入她的梦乡,完全把某人交代自己的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细碎地念着:“还不起床吗?懒猪,不是答应了许心茹要去接人吗?再不起就要迟到了……”

  向晴只觉得这把声音很好听,也没嫌弃它回荡在自己的耳边,继续安稳的睡着。

  正当向晴舒坦地睡着觉时,手机的铃声却响了起来,向晴觉得这铃声真得是太讨厌人了。不知道今天是周末,一大早打电话,扰人清梦,一点公德心也没有。

  向晴近乎暴怒地接通电话,憋了一肚子的起床气,“谁啊?”

  “于向晴,你不是还在睡吧?”一把比向晴还激动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的早晨,也似乎因为这大吼,向晴彻底醒过来了。

  向晴睡眼惺忪地看着手机闪烁着“许心茹”三个大字,脑海里隐隐约约飘过一段话:于向晴,你记得明天早上十点前到医院替梁宇成办好出院手续,然后替我接他回家。你是个大好人,也不忍心看着他挨饿吧?所以,麻烦你,顺便把他中午饭给解决了。我这边工作一完了,我就马上回家,麻烦你了。记得,是明天早上十点,不要迟到了。

  对,向晴这才想起昨晚答应了许心茹的事,自己今天是要去接梁宇成出院的。看了看时间,九点零六分,死了,迟到了。

  向晴觉得大事不妙,意识瞬间清醒,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许心茹的怒气,于是乎,便好声好气地说道:“现在,马上,立刻,去接梁宇成。不说了,拜拜。”也只能这样了,要是再说下去,估计许心茹会把自己杀了,而且再和她说下去,只会更加迟。

  向晴以火箭般地速度刷牙,洗脸,换衣服,不用十五分钟便把所有事情完成了。踏出房门,就看到霍子轩正慢悠悠地享受着早餐,手里还拿着一份报纸。

  看到自己出来,霍子轩放下手中的报纸,朝向晴扬了扬手,示意她过来吃早餐。眼看就要迟到了,向晴还哪有这个闲情逸致吃早餐呢?也不理会霍子轩,继续摆着一张臭脸,从他身边淡定地走过,可是手却被他捉住了,沉稳地嗓音响起来了,“坐下来,先把早餐吃了。”

  向晴已经一连好几天摆着一张臭脸了,任由霍子轩怎么哄自己,自己就是不搭理他。甚至从他的房间里搬出来了,自己回到一楼那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去了。

  而霍子轩眼睁睁地看着向晴从自己的房间里搬出来,也不是无动于衷的,自己是哄劝了好久,可是奈何向晴脸一黑,眉头蹙在一起,自己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搬出自己的房间。可是,自己还是死皮赖脸地到她那里,和她一起睡,习惯性地把她娇小的身躯搂在自己的怀里,也似乎这样自己才能睡得安心。

  已经生了好几天的气了,不知道向晴什么时候才能原谅自己。

  而今早了,自己好心提醒她,可是见她还是无动于衷地睡着,看见她小小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发现她小小的身影,原来她是这么得瘦小,而霍子轩生起了怜意,任由她睡着。

  也不知道她的脾气是像她爸爸还是妈妈,怎么会有这么倔强脾气的女人呢?自己认定的事,无论别人怎么说,也改变不了。自己是细声细语哄她,劝她,可是她就是不理会自己,对此充耳不闻的,自己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了,也只好每天笑脸相迎,希望她能尽早消气了。

  “不吃。”向晴抽回被霍子轩捉着的手,不悦地说道。

  这个霍子轩不知道自己今天早上要去接梁宇成吗?昨晚不是一直坐在自己旁边,竖着耳朵,光明正大偷听她们两个的电话吗?该死的,明知道自己早上有这么重要的事还不把自己叫醒,而且还命令自己吃早餐,他不知道自己很赶吗?

  霍子轩早料到向晴会是这样说,也没打算和她斤斤计较了,反倒是宠溺地把她细碎的长发别到耳后,耐着性子,柔声说道:“先把早餐吃了,梁宇成那边我已经吩咐人过去帮忙了,等你把早餐吃完了,我们再过去估计手续都办完了,你现在急冲冲赶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那还倒不如先在家吃早餐。”

  霍子轩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被这个叫于向晴吃得死死的,而自己也是任劳任怨,没有一丝半毫地怨言,面对一脸冷淡地她,自己还是笑脸相迎,旁人要是知道了,一定会误以为自己是撞邪了。

  面对自己一番耐心的解释,眼前的女人却半信半疑地看着自己,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过了许久,才缓缓地问道:“你……都安排好了?”

  霍子轩叹了口气后,重重地点了点头,字字清晰地说道:“都安排好了,现在你能安心吃早餐吗?”

  霍子轩强迫她吃早餐是为了她身体着想,也不是不知道自己有胃病,正餐不怎么吃,每天都挂着乱吃那些没营养的零食,自己怎么说,怎么唠叨,她就是不爱听,那只能是自己盯着她的每一顿正餐,免得胃病又犯了。再说,早餐对人是体健康是有多重要,要是不吃影响就会更加大了,还是坚决地让她吃。

  向晴闻言只好坐下来,可是看到桌上的早餐自己一点食欲也没有,拿起杯子准备倒点咖啡喝,提一下神,本来周末这美好的早上自己应该还是睡着的。都怪自己昨晚答应了许心茹要去接梁宇成,不然,自己也不至于现在这么困。

  好困,好想回房继续睡啊!

  向晴准备伸手拿过咖啡壶,可是有人比自己还要手快,一手把咖啡壶拿走。向晴睡眼惺忪地,不解地看向这个动作比自己要快的男人,没说什么,保持这两天的沉默,等待着他的回答。

  “空肚子不要喝咖啡,喝牛奶。”

  “霍子轩,你有完没完,这个不让我吃,那个又不让我吃,现在连喝杯咖啡也不允许。我又不是小孩子,凭什么要听你的话,把咖啡给我,我要喝咖啡,不喝牛奶。”所有的起床气瞬间爆发,向晴把自己的不满都冲着霍子轩说出来。

  霍子轩闻言,挑眉地看向冲自己发脾气的向晴,然后淡定从容地手拿着咖啡壶站起身来,优雅地从向晴身边经过,不慌不忙地踱步到厨房,到了厨房看着那个傻了眼的向晴。手稍稍倾斜,咖啡壶里的咖啡慢慢地被他倒掉。

  向晴是看傻了眼,这霍子轩……是神经病发作吗?

  自己不过是嚷嚷了两句,他有必要把咖啡都倒掉吗?

  暴殄天物啊!

  ———————————————————————————————————————————————————

  向晴一路憋着闷气来到医院,一路上和霍子轩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自己靠着车窗,伴随着车内安静的音乐声,向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短短的车程里,向晴睡得极不安慰,不是因为霍子轩开车的技术,而是自己在睡梦中还能感受到霍子轩今早的怒气。

  梦里的霍子轩像是个恶魔,把咖啡统统倒掉后,便命令自己把桌上的早餐给吃了,还有把那杯牛奶一滴不剩地喝尽肚子里。向晴是很想反抗霍子轩这种霸道的行为,可是一扬起脸,看到霍子轩那张铁青了的脸,眉头都紧蹙在一起了,知道霍子轩是生气了。自己也不敢再太岁头上动土了,也不敢再吭声了,默默地拿起那杯牛奶不情不愿地喝着,心里默默地骂着霍子轩。

  霍子轩你这个混蛋,自己只是闹闹脾气而已,你有必要给自己板着一张臭脸吗?超级无敌讨厌。

  霍子轩走到餐桌旁,用手指不重不轻地敲了敲,压下心中的怒火,半命令半威胁道:“把吐司给吃了,至少吃一半,不吃完不许出门。”

  向晴看着端放在自己眼前的吐司,再看看那个还在生气的男人,又看了看那些吐司,如此重复了几次,最终自己还是选择向霍子轩屈服。放低声音,脸上尽是笑容,小心翼翼地说道:“子轩,人家还不饿嘛,我把牛奶都喝了,现在好饱了。”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的饱了,向晴还特意当着霍子轩眼皮底下,摸了摸自己鼓鼓的肚子,试图转移话题,“我们先去接梁宇成好吗?他还在医院了,不然等一下许心茹要责怪我了,好不好?”

  “不好。”霍子轩态度坚定地说道。

  其实霍子轩见向晴如此卖乖,心早就软了,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和自己好好说话了,像此刻的撒娇自己的万里城早就倒了。可是,为了她身体着想,自己还是不能这么简单地软下心来,无论她怎样撒娇,自己意志要够坚定,不受她的影响。

  向晴费尽唇舌,可是最后还是抵不过霍子轩坚定的态度,最终还是吃了吐司,可是自己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从吃掉一半被商量到吃掉四分之一。

  霍子轩看着向晴极为痛苦地吃着早餐,无奈地摇了摇头,哪有人会像她把吃早餐当成受罪的,还死活地跟自己为了吃多少早餐讨价还价。

  向晴睡得极不安稳,连做梦都梦到今早痛苦地早餐,头一转,“砰”的一声撞到了车窗上了。向晴也瞬间完全醒过来了,发现自己并不是睡着床上,而是霍子轩的车上,头好痛啊。

  向晴用手捂着自己被撞得吃痛的额头,承认自己的额头的确不如霍子轩车坚固,摸了摸,好像还肿起了一块,也不敢伸头过去在后视镜照。

  往窗外一看,原来已经到医院了,霍子轩也把车子给停好了。

  霍子轩并没有着急下车,熄灭了汽车,才不慌不忙地转过身来,看向那个揉着额头的傻丫头。刚才“砰”的一下,自己还以为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是隔壁那个傻丫头把自己头撞车窗上了。霍子轩倒是不心疼那车窗,而是那个傻丫头有没有撞到脑袋了。

  霍子轩抬手,轻轻地捏着向晴的下巴仔细审视着她的额头。

  还好,没有撞破头,只是稍稍肿了一点,不认真看还真看不出来。

  霍子轩极为无奈地摇了摇头,眉头都蹙在一起了,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女人,坐个车也能把头撞成这个样子,笨死了。

  “怎么呢?很严重吗?毁容了吗?”向晴看霍子轩这副不容乐观的表情,难道是肿起了一个大包吗?自己还要见人了,怎么办?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向晴和大多的女人一样,都特别紧张自己这张脸,要是毁了,那该怎么办啊?

  “说你笨还不承认,坐个车都能把头撞成这个样子。”霍子轩没好气地说道,可是心里更多的是心痛她。

  向晴瞪大眼睛,看着霍子轩,“你骂谁笨呢?”

  “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霍子轩语气轻松。

  “霍子轩,你再说一次。”

  “笨丫头。”

  向晴怎么会任由自己的尊严被别人践踏了,竟然说自己笨,这个霍子轩好大的胆啊!下一刻,向晴就对霍子轩着一阵连环拳。

  霍子轩也不躲闪,就坐在驾驶座上任由向晴捶打着自己。向晴那一点点的力气,是不会打伤自己的,怕的就是她打伤不了自己,反倒是她自己受伤了,弄巧反拙了。要知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在你打人的同时,也是在打着自己。霍子轩只能有意无意地挡着向晴的进攻,实则是保护她,免得她受伤。

  向晴打霍子轩打得手都快要断了,可是奈何被打的人脸色竟然有一丝丝笑意,太可恶了,这是在公然挑衅自己吗?先说自己笨,现在又嫌弃自己力气不如他,取笑自己。

  向晴使劲力气地捶打在偷笑的男人,可是奈何自己今天早餐吃得实在太少了,现在有点饿了,又经过刚刚的暴打,自己的手都累了。

  霍子轩见向晴手上的动作慢慢放缓了,腾出胳膊将她紧搂在怀里。

  “笨丫头,打完了吗?心里的闷气都发泄完了吗?都生气这么多天了,还要继续生气下去吗?”

  向晴便不动了,静静地依偎在霍子轩的怀里,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见向晴老实了,霍子轩才松开手,紧握着她的手。

  “不生气呢?”霍子轩低低地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