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留在我身边二

向晴,出发 紫若乔 3039 2014-07-19 13:06:45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懒洋洋地打在了病房里。整个病房被这股暖暖的气息弥漫着,就连弥漫在空气中消毒药水的味道也销声匿迹,不见了踪影。

  梁宇成被被这柔和的阳光照着,吃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着和煦的阳光,想抬起手,可是发现自己的手被死死地抓着。梁宇成微微地动了动有点麻痹的身体,低头一看,是许心茹。她抓着自己的手,按在了她心脏的位置上,就这样趴在床的边缘,什么也没盖就睡着了。

  记忆好像停在某一个时刻,自己和同事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然后“嘣”的一声,所有的记忆都停在那里,自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朝四处看了看,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是医院,自己还穿着病服,而且脚还打着一层厚厚的石膏。

  再回溯之前,自己和许心茹吵了一架,那晚刚回到家,便看到她和前度男朋友赵卓杰在车上,有说有笑的,然后看到她下车了,还依依不舍地目送着那个男人。而自己一直一言不发地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的情深款款。

  一直以来,自己是掏心掏肺地对许心茹好的,打从和她在一起的那天,便认定了她是自己下半辈子那个她。虽说自己还是大概了解过她的感情生活,知道她曾经深爱过一个男人,而对他也是恋恋不忘的,可是自己相信时间一定可以证明一切的,她会忘记他,最后爱上自己,像爱上那个男人一样,义无反顾的、深深的爱上自己的。

  可是,眼前的这一切告诉了自己,自己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大笨蛋,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心中蓦地一股怒火烧了起来,失去了平日的理智。

  就这样,两人就在小区里吵了起来,自己甚至还说了,“分手”这两个字眼。只见许心茹眼泪蹒跚地离开了,看着她远离的背影,自己也没有追上去,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自己也转身,上楼了。

  自从和许心茹吵架那晚起,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混过来的,生活好像脱离了自己原本应有的轨道,变得一团乱了。自己每天过着上班,下班,回家枯燥的日子,只是回到家,再也看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了,也再没听到那动听的嗓音在自己耳边回荡了。

  自己强忍着去找她的念头,就是等着她解释,只要她一句话,自己一定会相信,会原谅她的,可是手机,家里的电话,甚至是公司的电话她也没打过。

  公司有一个到外地出差的活儿,自己是想都没想,便自告奋勇地去了,为的就是不想留在这里,至少自己还是热爱工作的,还可以令忙碌的工作麻痹一下自己的身心。

  梁宇成抬起还打着点滴的手,抚摸着睡在自己身旁的女人,看着她酣睡的样子,好像回到了以前,她和他从未吵过架,两人一直过着平淡而充实生活。

  看着她小小的身躯伏在床边,心中有一股暖流缓缓流过自己的心扉,她还是陪在自己的身边。

  不过,自己却不确信眼前这一切是真实的,许心茹还是关心自己的,好像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使自己措手不及。

  而身边的人似乎有心电感应似的,动了动娇小的身体,眼睛也跟随着快速的眨了眨,长长的睫毛也轻轻地颤动着。

  梁宇成一动不动地静静地看着她一系列的举动。

  只见女人,抬起手,揉了一下惺忪的睡眼,动了动由于睡姿不正确导致麻痹的身躯,定睛一看,躺在床上的男人正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许心茹立马放下手中的活儿,瞬间变得紧张地问道:“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我还是去叫一下医生过来,你等着。”然后许心茹便快步走到病房外。

  看着许心茹为了自己忙碌的身影,小小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待医生检查了一大番,自己才终于有机会和许心茹单独相处。

  各项检查都显示自己很正常,没什么大碍,就是腿折了,要打石膏一个月,而一直站在一旁神情紧张的女人听到医生这样说,才稍稍的舒了口气,脸上才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笑容的。而这样一切,自己都看在眼里了,心里只是觉得暖暖的,她还是在乎自己,紧张自己的。

  但是病房内的气氛也瞬间凝结到了一个极点,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大眼瞪小眼的,没有说一句话,似乎都在等着对方先发话。

  这种尴尬的情况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两人一直默默地看着对方,一动不动的。

  许心茹最终还是按捺不住了,起身,整理了一下在床边柜子的东西,顺便拿过自己的包包提在手里。看向一直盯着自己看的梁宇成,深深地吸了口气,淡淡地说道:“既然医生都说你没什么事了,我也不在这里打扰你休息了,要是有什么需要,你就打电话告诉我吧。”

  在梁宇成没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是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的,想要向他解释清楚,想告诉他自己是爱他的,想告诉他不要抛弃他,想要……千语万言,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对他说。可是待他真的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所有的话都死死地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向晴告诉自己有时候女人也需要主动,自己也想过这次换自己主动,可是真到了现实,自己还是迟疑了。

  和他互相地看着对方,自己心里更是难受,曾经的他们是那么恩爱的,可是现在的他们,剩下的只有冷漠了。

  一股酸涩之感充斥着自己的千苍万孔的心,心尖处不停地滴着冰冷的血,整个身体都觉得冰冷冰冷的,可是再冷也不够心冷,不对,心不是冷,应该是死了。

  许心茹不想再这样和他对视着,怕是自己会忍不住流下伤心的泪水,在他面前连最后一丝尊严都丢了。所以,便选择了在他之前先开口。

  待自己鼓起勇气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发现他还是保持原状,双眼没有离开自己身上丝毫,紧闭着的嘴巴还是紧闭着。见状,许心茹深深地吸了口气,强忍着酸涩的泪水,哽咽了好久,哀莫大于心死,这一刻算是明白了。

  “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许心茹用最后一丝力气无力地说道,然后便转过身来,迈步离开这个已经不再需要自己的地方。

  “许心茹,你……爱我吗?”待许心茹已经把手搭在们丙上,梁宇成最后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问,无力地问道。

  这个答案对梁宇成来说尤为重要,只有她说爱,那自己便会相信,不论这句话的真假性。可是自己又很害怕,她说……不爱,这比凌迟自己还要难受。可是,这个问题一直纠结着自己的内心,要是一天不知道,自己的心都无法平静下来。

  而准备离开的许心茹闻言,手无力地从门丙上滑落,眼泪还是不争气地选择在自己没走出这扇门之后就流了出来,不过,还好,自己是背对着他,他不能看见自己这幅表情。

  许心茹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抚平自己起伏不定的心情,尽力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没有过多的悲伤,强忍着泪水,语气缓和地说道:“从我选择和你开始的那一天,我便选择了忘记过去,珍惜眼前的人和事。我只能告诉你,在我心里住着两个很重要的男人,一个是生我育我的我爸爸,另外一个……是你,梁宇成。那你说,我爱不爱你?”

  许心茹把这个问题抛回给了梁宇成,希望他能自己判断出答案,而不是自己告诉他一个答案。

  梁宇成没想到许心茹会把问题抛回给自己,也对,她是律师,嘴巴这么厉害,怎么自己会忽略掉这么重要的一点呢?可是,自己更多的是处于震惊,虽然她把问题像抛绣球一样抛回给自己了,可是这样的话比她明确答复自己还要有说服力。

  两个很重要的男人?自己没有听错,是她亲口说的,一个是她的爸爸,一个便是自己。

  房间内再次陷入了寂静,在许心茹把自己的心里话都简短地说出后,梁宇成再次沉默了下来。随之,自己的心又凉了下来,强忍着泪水哗啦啦地又留下来了,不想在这个病房内多待一秒钟。

  许心茹的手再次搭上了门柄,准备开门离去,而身后却传来梁宇成的声音,“不要走,好不好?留在我身边,我脚现在是动不了,你要是真走了,我也没那么快能追上去找你回来。不要走了,行吗?”

  梁宇成的确是行动不方便,脚上还打着厚厚的石膏,要是平日自己一定早早地顾不上一切上前把许心茹搂在怀里,可是现在的自己脚上还有伤了,要是许心茹真走了,自己也会不顾脚上的伤,去找她,只是行动有点慢而已。

  原本很伤感的场面,随着梁宇成的这句话打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