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第三个纪念日二

向晴,出发 紫若乔 2664 2014-07-16 09:02:54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黄浦江两岸的建筑都纷纷换上了一件五彩缤纷的衣衫,灯光闪烁,照亮了整个黄浦江。

  这可是出了名的外滩,以夜景出名,很多游客都是慕名而来。也对,夜上海这个称呼不是用来骗人的,这可是实至名归的。两岸的风景特别吸引人,特别是晚上。

  晚风轻轻吹拂着,没有了白天的燥热的感觉,给人一种格外的舒心的感觉。闭上眼,行走在人群中,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忘记白天的烦恼,忘记生活给我们带来的压力。也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洗涤自己被世俗污染的心灵,我们还是那个与世无争的人。

  人生来本来就是苦行憎,每天都会遇到不同的苦难,麻烦,也好像只有这样每天经历各种形形色色的困难,人才会在其中慢慢成长,慢慢蜕变。

  忘记世俗给我们带来的烦恼,对于向晴曾经来说便是,就到外滩迎着飒飒凉风的吹拂,闭上眼睛,把所有的烦恼都暂时抛诸脑后,享受此刻的安逸。然后在享受完这极为奢侈的安逸后,便牵着某人的手,漫步这里。

  仿佛时间都停留在这一幸福的瞬间,牵着某人的手,无忧无虑的漫步外滩,曾经向晴以为这样就是一辈子了。

  执子之手,与子共携余生,可是现在才发现自己当初的这个想法太美好了,美好到一经现实的触碰就破了。

  而社会教会向晴的只有一件事——接受现实。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向晴笨还是不愿意学,自己看到了现实的残忍,却不愿意接受,这难道是人的共性吗?明知道那时必须要接受的,可宁愿选择逃避,等到现实迫在眉睫了,便无力地接受了,接受现实对我们残忍的洗礼,接受现实对我们残酷的伤害。

  向晴想到这里,看向窗外的夜景,不禁暗自无力地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

  看到向晴自顾自地摇了摇头,霍子轩好奇向晴是在想什么,从坐下来的那一瞬间向晴便托腮看着窗外的风景,是着了迷一样地目不转睛的看着,难道自己比窗外的夜景还逊色吗?

  “怎么了?又摇头又叹气的?”

  向晴闻言把目光收回来,看向霍子轩,微微地扯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借此来掩盖自己的刚刚的苍凉,云淡风轻地说:“没什么。”

  霍子轩见向晴这样子,自己也不想再追问下去了,她要是不想说,任凭自己怎么问她还是不会说的,既然这样,自己又何苦呢?霍子轩把菜单递给向晴,十分绅士地问道:“不是嚷嚷着要来这里吃饭吗?快看有什么想吃的。还有,许心茹人呢?”

  虽然今天是一个和特别的日子,霍子轩是很不想桌上要多一个人的事实,可是许心茹的情况自己不是不知道,向晴也已经答应了许心茹,自己也不好拒绝了。

  向晴想了想,自己在电话已经明确告诉她时间、地点了,为了防止许心茹太忙把事给忘了,自己是在电梯的时候给她发了一次短信,特意提醒她的。

  向晴看了看手表,时间还早,现在又是下班高峰期,估计许心茹是在来的路上了。

  “应该是在来的路上。”

  霍子轩点了点头,同时放在一旁的手机响起来了,霍子轩看了眼显示屏,便接通了电话。

  “我是。”

  ……

  “知道了,一切等我明天回来再说。”

  ……

  “不用通知霍总了,我会处理的。”

  ……

  “就这样吧。”

  整个过程霍子轩都眉头紧锁,语气听说去和向晴平时听到的完全不一样,是两码子的事,甚至向晴怀疑坐在自己面前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霍子轩,怎么听上去声音冷冷地,而且有种惜字如金的感觉。虽然整个过程,向晴只是听到霍子轩说,可是霍子轩是在听了对方很长时间的话,才简单地回一句话,甚是精简。

  而且霍子轩刚才口中提到的霍总是霍佑安吗?应该不是吧。据自己所知,霍佑安是退出了公司的管理,把大权都交给了霍明谦,他只会在董事会出现,或者是公司什么重大决策的时候出现。那霍子轩刚刚口中的霍总只能是霍明谦了,是发生了什么事要通知霍明谦呢?而且听上去,好像还挺重要的,是因为自己的关系,霍子轩才没有离开吗?

  见霍子轩挂断电话,若有所思地样子,手指不断地敲打着桌子,而紧锁的眉头似乎没有因为挂断电话而得到舒缓,反而是蹙成了个川字,明显地刻在眉宇之间。

  “有重要事吗?要先……回公司吗?”向晴小声地提议道。

  霍子轩闻言,停下了敲打着桌子的动作,看向那个一脸紧张地向晴,这个样子的向晴,让他觉得心头一暖,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自己的秘书没有打电话给自己,没有告诉自己,项目那边出了点问题一样。

  自己在想着明天回去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虽说是一个小问题,可是任何一个小问题都会有演变成大难题的时候,而且现在是这个项目的关键期,更是不容许有一丁点儿的差错。

  今天对于他,对于向晴来说都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霍子轩不想这样就离开餐厅,看向那个满脸兴奋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向晴,自己更加不愿意离开,那也只能是把事情推到明天了,大不了自己今晚不睡,彻夜相出方案

  霍子轩微微一笑,紧锁的眉头也舒开了,宠溺地说道:“没事比和你吃饭更重要。”

  “真的?”

  其实向晴是担心自己会误了霍子轩的事,只是一顿饭而已,什么时候都能吃,要是霍子轩真有什么急事,自己是通情达理的,绝对不会责怪他的。再说等一下许心茹也会来陪自己,要是自己和许心茹两个吃饭,自己还可以借机来说说话,透透气,看看许心茹对梁宇成是怎么样的。也方便自己饭后和许心茹一起去shopping,要是霍子轩陪着她们两个的,感觉有点怪怪的。

  怎么想着想着会觉得霍子轩碍事呢?

  人家是好心陪你,于向晴,赶紧纠正你那错误的思想!

  霍子轩点了点头,“真的。”

  霍子轩话音刚落便看到一个风风火火的女人,毫不客气地坐在向晴和霍子轩的对面,脸上的神情有点不对经,似乎是被什么人招惹了。扬了扬手,示意服务生个她送上白开水。

  “谁招惹你了?”向晴好奇地看着对面的许心茹,心里想着难道是梁宇成?动作这么快?

  服务生很快就把水给送上来了,许心茹也没有搭理向晴的意思,拿起杯子一个轱辘地把满满的一杯水给喝了个精光。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许心茹来自某个缺水的地方。

  只见许心茹把水喝了,把目光看向向晴,脸上露出不悦,“齐小美,我们的好同学。”还特意咬重了那个“好”字。

  向晴当然记住这个名字了,是记到了心里了,听许心茹这样的口吻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她怎么了?”

  “刚刚在门口给碰了个正着,她和她家那个恩爱的、秃头老男人手挽手,在我面前大秀恩爱,还说什么女人嫁得好才是最重要的,还问我近况如何,我没答话,她就说我衣着寒酸,说我身上没件世界名牌,问是否需要接济一下我。”许心茹边说边气,没想到吃顿饭都会这么倒霉地碰到个冤家,真是倒霉到极点了。

  向晴听许心茹这么说也跟着来火了,要知道向晴和许心茹和这个齐小美是完全不合,上大学的时候,这个齐小美丈着家里有点钱就每天在学校里炫耀,每天都穿着所谓世界级名牌的衣服,脚踏一双十几厘米的高跟鞋,手里挎着一个奢侈代表的包包,身上总是一股浓烈到要命的香水味道,方圆几十里店铺可以闻到这恶心的味道,更有甚者说,未见其人,先闻其味。

  这些都是小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