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艰难的晚餐三

向晴,出发 紫若乔 4305 2014-07-11 21:13:03

    向晴坐在一旁头痛地扶着额头,这霍明谦不知道杨珊妮还坐在他们对面吗?就算是要换,也是该换了杨珊妮的特浓咖啡啊,换自己的干嘛?是想告诉杨珊妮,自己和他特殊的关系吗?这人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来多管闲事啊?

  杨珊妮很显然不解霍明谦这一举动,他平日不是那种会主动关心别人的人,刚刚他连问也省去了,直接把向晴的卡布奇诺给换了,这是什么一回事呢?想想看,自己刚才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一开始时候他明显有点不耐烦,而且拒绝自己的意思也很明显,可是好像自己提到向晴与自己共餐时,他的语气就明显变化了,而且也答应了,难道是因为……向晴的原因?向晴是他弟弟的女朋友,所以他才那么关心吗?杨珊妮不肯定地猜测着。

  杨珊妮和蔼地看向霍明谦,脸上尽是亲切的笑容,黑白分明地眼珠里可以清晰地倒映出霍明谦的身子,“明谦,你怎么可以不问向晴就把她的卡布奇诺给换呢?向晴喜欢喝啊。”

  “晚上睡眠差,现在还喝咖啡,是不想睡了吗?还有,不知道自己的胃有多槽糕吗?”霍明谦明显不悦地说到,可是这话不是回答杨珊妮,而是说给向晴听的。

  霍明谦把话说得这么明显,连自己晚上睡眠差和胃不好,这么私密的事都知道这么清楚,想必杨珊妮一定会有所怀疑了。向晴此刻真的想挖个洞躲起来,不知道现在该怎么面对杨珊妮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解释霍明谦刚刚说的话,以自己蹩脚的谎话,怕是越描越黑了。可是要是什么不说,杨珊妮对自己的误解不知道会有多深了,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

  向晴思前想后终于下了这样的决定,脸上扯出一丝笑容,无比诚恳地看着霍明谦,用眼睛恳求他放过自己,嘴上从容地说着:“明谦哥你太关心我了,一定是子轩多嘴告诉你的,我以后会多注意的。”

  可是霍明谦明显不理会自己的恳求,正准备说话时,向晴看到桌上一杯属于霍明谦的白开水,而且水杯靠近桌边,只要动作大幅度点,那水杯就会很自然地撒霍明谦一身了,没多余的时间允许向晴考虑那么多了。向晴装作不经意,果然水真的撒了霍明谦一身,只见准备说话的霍明谦,脸色凝重,双眸迸出骇人的的青光。向晴只能装作无辜,陪尽不是地一个劲向霍明谦说对不起,可眼里却对了一丝怒火,对上霍明谦眸子那一刻,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这一幕在杨珊妮眼里这一切都是巧合,可是霍明谦深知,这是向晴故意的,为的就是不让自己说接下来的话。

  杨珊妮拿出纸巾递给霍明谦,提议道:“要不上洗手间弄一下吧。”

  霍明谦闻言眉心不悦地蹙了蹙,把有水渍的上衣脱了挂在椅背上,站起来,高大的身影把向晴遮掩住了,“你给我乖乖地坐在这里,回来我不见你,你知道后果的。”霍明谦的语气充满了力量,透着令人不能违逆的威严。

  向晴脸上泛起一丝为难、尴尬。自己真的有想在他去上洗手间的时候借机逃跑的,可是他的话明摆在这里,要是自己再敢违逆他,那后果会是怎么样呢?

  向晴只能认命地坐在位置上,曾经有想过给霍子轩发短信,求解于他,可是这个念头很快打消了。要是霍子轩来了,看到霍明谦和自己一起吃饭,虽说有杨珊妮在场,可是霍子轩心里不知道会怎么想,那到时候,结果会更糟糕,所以这顿饭还是要看自己的造化了。

  很快霍明谦从洗手间走回来了,看到向晴乖乖地坐在位置上,脸上凝重的神情稍稍缓解了一下,从容淡定地重新坐在向晴旁边的空位上。

  看到霍明谦又坐在自己旁边,向晴觉得连呼吸都困难,脸色苍白,可是想到“先发制人”这一招,然后看向霍明谦,脸上尽是不悦,眼睛是火辣火辣的,可是这一个角度,杨珊妮恰巧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听到向晴歉意十足的嗓音,“对不起,明谦哥,都怪我太不小心了。真的对不起。”向晴嘴上虽这么说,可是眼神是足以把霍明谦杀死好几回了。

  霍明谦明显感受到来自向晴两道火辣火辣的目光,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多鬼主意,这么拙劣的手段都能使出来,而且此刻的她虽说在生气,可是却有一种说不明白的美。要是自己再不配合她,估计她会把桌子给反了,想到这里只能配合着她,稍稍放缓语气,嗓音柔和了很多道:“没关系。”

  眼看霍明谦似乎没有再为难自己的意思了,向晴才背地里舒了口气,现在只能保佑剩下的这顿饭能吃得相安无事了。

  菜陆陆续续地上了,向晴今天点的是牛排,据说这里的牛排是非常赞的。果真如此,服务生还没有打开盖子,香味早已四溢了。向晴已经忍不住舞动着准备开动了,可是自己的刀工有点……差劲。看着眼前这份色香味俱全的牛排,却无从下手,想死的心都有了。

  霍明谦看到一脸喜悦却切带着沮丧的向晴,就知道向晴是无从下手了,这丫头以前也是这个样子,喜欢吃牛排,可是切牛排的刀工实在不堪入目。霍明谦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拿过向晴眼前的牛排,拿起自己的刀叉,体贴地为向晴把牛排一一切好。霍明谦这一系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看得向晴和杨珊妮都不禁傻眼了。

  向晴在一旁看着霍明谦这一举动,如果是以前她会很开心,因为以前只要自己吃牛排,霍明谦就会不动声色地为自己切好牛排,而自己吃得不亦乐乎。可是现在已经不再了,看到霍明谦这么体贴地为自己切牛排,自己手心不禁捏了一把汗。杨珊妮还坐在他们对面,霍明谦这么做,杨珊妮会怎么想呢?这该死的霍明谦不是要放过自己了吗?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呢?

  霍明谦把切好的牛排重新放到向晴跟前,中途没有说一句话,这一切看的向晴和杨珊妮目瞪口呆,这霍明谦是在抽什么风啊?如果现在向晴手里的这把刀可以杀人,向晴一定会狠狠地捅死霍明谦这个疯子。

  向晴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眼前这一切了,只能低下头专心地吃着美味的牛排,可是味同嚼蜡。而杨珊妮也很识大体地什么也没有问,优雅地切着她的小羊排。

  整顿饭吃得相当的安静,杨珊妮会和霍明谦会偶尔说一两句话,可是向晴也不想搭理他们,只想着这顿饭能快点吃完,离开这个鬼地方,远离霍明谦这个魔鬼。

  “明谦,这表是送你的,你看你喜欢吗?”杨珊妮把表递到霍明谦跟前,柔声询问到。

  霍明谦闻言蹙了蹙眉头,看向眼前这款表,的确还不错,而且很适合自己,可是这表示杨珊妮送自己的,就算自己是喜欢的也不能收下。

  杨珊妮看到霍明谦蹙了蹙眉头,神色却没有太大的变化,试探性地问道:“不喜欢吗?这表可是……向晴帮忙挑的。”

  霍明谦闻言一挑眉,疑惑地看向一直坐在自己身旁一言不发的向晴,刚刚没有听错吧?是向晴帮忙挑的?再看看这款表,的确是很适合自己,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也对,自己喜欢什么样的手表,向晴是知道一清二楚的。以前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老是埋怨自己没事带这么贵的手表,而且还给自己说起人生大道理来,虽然听着有点心烦,可是看着她给自己说教的样子,自己便会不知不觉地沉浸在其中。

  霍明谦一挑眉,半信半疑地看着向晴,响起性感的嗓音,“你挑的?

  怎么会聊起这个话题啊?这不是哪壶不提哪壶吗?偏偏说这个话题,向晴是明显撞上枪口上了。

  向晴不禁大悟到:这顿晚饭,吃得比任何时候都要艰难。当然,艰难针对的只是向晴自己一个人,至少杨珊妮吃得很开心,脸上还洋溢着甜蜜的笑容,霍明谦吃得很从容,脸上尽是淡定。

  向晴没有理会霍明谦的打算,要自己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回答不是,那杨珊妮一定会很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否认,明明这表是自己帮忙挑的。回答是,虽这表是自己帮忙挑的,可是霍明谦会怎么想了,要是他不喜欢还好,说明自己对他已经不了解了,要是他喜欢,那说明自己对他还是恋恋不忘地,那后面将会是更烦人的问题。这个问题,答还是不答,都会有很难想象的麻烦,所以向晴决定当没听到,默不作声地假装和美食打交道,把霍明谦晾在那里。

  霍明谦明显不悦,提高嗓音,“我问你话,是你挑的吗?”

  “霍明谦,你有完没完,一直在嚷嚷,可以让我安静地吃顿饭吗?”向晴“啪”地一下把手中的刀叉拍到桌上,再也压不下自己心中的怒火了,豪不客气地回着他的话,以为只有他才有脾气吗?真的过分,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是哪里惹他不高兴了吗?偏要找自己麻烦,真有病。

  杨珊妮看情况不妙,明显感到眼前这两个人已经是到了剑拔弩张了,自己要是再不说句话完场,那么就难以收场了。而且凭女人的直觉告诉自己,向晴和霍明谦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霍明谦知道向晴睡眠很差,知道她有胃病,还有刚才霍明谦竟然知道帮向晴切好牛扒,这是自己从来未见过的,这么体贴入微的是霍明谦吗?千万个疑问在心里,可是现在不是适当的时候问,还是忍忍吧,私下再问。霍明谦一定不会告诉自己的,那只能问向晴了。

  杨珊妮脸上露出一丝丝淡淡的笑容,不疾不徐地说道:“明谦,还是让向晴专心吃饭吧,不要打扰她了。”

  所有的好心情都被霍明谦给彻彻底底破坏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找自己麻烦,要不是念在杨珊妮还在场,自己早就把台给翻了。

  这顿饭能吃到这里已经是个奇迹了,自己也不会在容忍了,优雅地擦拭了一下嘴巴,喝了口橙汁,然后把包包拿到手里,对着杨珊妮,脸上带着点歉意,不好意思地说道:“珊妮,我们下次再约吧,今晚就到这里吧。”然后潇洒地站起身来,准备头也不回的离开,可是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当自己正准备离开时,自己的手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紧握在手里,不容自己挣扎掉。

  “我送你。”一把厚重的声音响起。

  真好笑,自己不知道多想逃离霍明谦的魔掌,他送自己?神经病,这怎么有可能呢?

  向晴咬牙切齿地说道:“不用。”然后毫不留情地甩开霍明谦的手。

  “于向晴,你给我坐下来。”霍明谦近乎暴怒地大吼到,已经顾不上什么礼节礼貌了。

  神经病才会听你说,坐下来?想都别想。

  “我凭什么听你的?”向晴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更有一副不饶人的凶狠之势。

  “凭什么?”霍明谦好像听到这个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快要吵起来的女人。

  现在还在公共场合,而且还是高级的公共场合,向晴不想和霍明谦争吵下去了,免得成为众人的话题。

  “凭我不想和你在这里丢这个脸。”向晴一字一句清晰地回到,如此同时脸上写满了不悦。

  向晴不想再待下去了,这个地方多待一秒多会要了自己的命,而且今天的霍明谦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直心不死地找自己的麻烦,难道是今天在不经意间招惹了他吗?还有,他没看见他的未婚妻在这里吗?他这样做是安什么心啊?是要把自己陷入不仁不义的境地吗?

  眼看杨珊妮正准备阻止两人的争吵,向晴开口说道:“珊妮,你们两个慢慢吃,我就不妨碍你们两个约会了。还有,霍先生,不要再来打扰我,破坏我的心情了,谢谢。”最后那句话说得格外的大声,明显是说给霍明谦听的。然后话毕,真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餐厅里剩下霍明谦和杨珊妮,面面相觑,没想到好好的一顿饭竟然会是这样收场,而且在杨珊妮心中有很多疑问,可是她清楚明白地知道自己不应该问,免得引起霍明谦的反感。

  既然向晴都走了,这顿饭也没有吃下去的意思了,自己当时听到杨珊妮的邀请本想拒绝的,可是听到向晴也在,自己就推掉晚上的应酬,没想到会落得如斯下场。霍明谦扬了扬手,示意服务生结账,然后看向一直盯着自己的杨珊妮,不疾不徐的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