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艰难的晚餐一

向晴,出发 紫若乔 2971 2014-07-11 21:11:04

    向晴今天是一整体都是忙着开大大小小地会议,一早便到“天堂”开会,听着这个月工作的安排,上月的总结,这种会议每个月都会开,枯燥无味。可是没办法,自己只是个工薪阶层,打工的,只能听从安排了。

  好不容易终于挨到五点,眼看就要下班了,累了一整天,终于可以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了。可是今晚霍子轩不能和自己一起回家,他今晚有应酬,回家又是只有一个人吃,想想都觉得寂寞。以前和许心茹住一起的时候,回家最起码有她相伴,就算不回家,许心茹也会约自己出去吃饭,怎么样也会有个伴。可是自从和许心茹分开了,虽说自己是拍拖了,可是霍子轩比较忙,也不能时刻相伴自己,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吃,面对着四面墙壁,向晴味同嚼蜡,食之无味。

  难道约许心茹?可是上次打电话约她的时候,她在忙案子,要是自己再打过去,那会妨碍到她吧?

  正当向晴发愁今晚该怎么度过时,向晴的电话响起来了,是一个陌生电话,可是应该不是打错了,因为手机一直在响个不停,向晴接通电话,礼貌地说道:“喂,你好。”

  电话那头传来甜甜的声音,“你好,是于向晴吗?我是杨珊妮,还记得我吗?”

  杨珊妮?向晴没有听错吧?难道这个世界还有第二个杨珊妮吗?向晴完全没有料到杨珊妮会打电话给自己,可是杨珊妮,怎么会有自己电话呢?不过以她家的背景要查自己的电话,实在容易了。可是她找自己干嘛啊?

  向晴着实想不明白杨珊妮找自己干嘛,可是也不能晾着电话那头的杨珊妮,客气地说道:“记得,珊妮,找我……什么事了?”

  “你等一下有空吗?我们一起诳街,吃饭,好不好?”

  “啊——”向晴完全没有料到杨珊妮打电话给自己是约自己去诳街,去吃饭,这是什么一会事啊?

  “怎么了?向晴。”电话那头杨珊妮听到向晴大叫了一声,便关切地问道。

  向晴知道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一定是被自己吓到了,连忙说道:“没什么。”稍稍顿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珊妮,你找我……没有其他事了吧?”

  杨珊妮不禁觉得好奇,自己找向晴只是想约她诳街,吃饭而已,可是她怎么会这样问自己呢?好奇怪的感觉。

  杨珊妮在电话那头摇了摇头,“没了,只是吃饭、诳街而已,怎么了?你没空吗?”

  向晴听杨珊妮这么说重重地舒了口气,看来是自己疑心病太重了,错怪好人。自己今晚也是一个人,杨珊妮应该也不是个坏人,和她吃顿饭也不会怎么样吧?想了想,向晴答应了杨珊妮的邀请,和她约好时间、地点便把电话给挂上了。

  --------------------------------------------------------------------------------------

  向晴一下班就赶往和杨珊妮约定的地方,不过值得庆幸的一件事便是约定的地方离自己上班的地方不是太远,就算步行过去也不用二十分钟。向晴看着那排长龙的队伍,想搭公车的念头即刻打消,自己还是走过去吧。

  向晴优哉游哉地走过去和杨珊妮约好的地方,没想到自己到的时候,杨珊妮已经到了,她就优雅地站在那里,风轻轻吹拂着她长而浓密的秀发,在斜阳的映照下,倒是有一番风情。如此一个美女站在那里,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有男人猥琐的眼光,也有女人羡慕妒忌的眼光。

  向晴见状连忙小跑过去,怎么可以让杨家大少姐等自己呢?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不知道又该说什么闲话了。

  向晴气踹嘘嘘地跑到杨珊妮跟前,大口大口吸收着新鲜的空气,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杨珊妮从包包里掏出纸巾,递给向晴,微笑着说道:“是我来早了,你先擦擦汗吧。”

  向晴接过杨珊妮手中的纸巾,擦拭着自己额头的汗,傻傻地笑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早知道会是如此尴尬就不答应杨珊妮了。

  杨珊妮倒是不摆谱,主动挽过向晴的手,神情愉悦,欢快地说道:“其实今天我很高兴你陪能我吃饭、诳街,我几天就想约你,可是怕你太忙,有打扰到你吗?”

  向晴微微一笑,露出大方地体的笑容,“没有,其实我也想诳街,然后你刚好约我了。”

  “那就好,我们先诳一下街吧。有几家店上了新款,我们先过去看一下吧。”杨珊妮说着。

  向晴是个节省的好孩子。

  虽说自己也是个部门经理,工资也是非常令人满意,可是自己也很少出现在高档商场和店铺,一是没时间,二是觉得实在太浪费了。

  然而,杨珊妮俨然跟向晴截然相反,拉着向晴东诳诳西诳诳,这里就算是节假日和店庆都不会人声鼎沸,更何况现在试下班时间?向晴素来对这些包包、话中品之类的不大感兴趣,再加上自己心里老想着工作、想着家里的事。向晴跟着杨珊妮一家店铺一家店铺地诳简直就是受罪。

  杨珊妮在bvlgari(宝格丽)买了这季最新的的包包,奢华的包包被杨珊妮优雅地垮在手里,更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了。也对,这种奢侈的包包也是只有给像杨珊妮这种富家小姐才能配得起,一般人拿着只会被误以为是高仿罢了。然后又拉着向晴到burberry(博柏利)买了套衣服来陪这个包包。向晴倒是一路都是闲着,每当杨珊妮去试衣服自己就坐在试衣间外面等着,很明显,杨珊妮是这里的熟客,每到一家店铺,营业员都能喊出她的名字,而且服务态度和平日自己到店看的时候是截然不同的。他们会给自己端茶送水,送点心上来给向晴吃,然后把最新的一系列时装杂志送上来供她们参考。

  向晴这是头一次彻彻底底地感受到富家孩子的生活是如何奢侈的,就杨珊妮刚刚的一个包包,十几万,向晴看到这天文数字都要晕了,这个包包要自己好几个月工资,而杨珊妮似乎连价钱都没看,直接把包包买下来了,有钱人的生活真好。

  从试衣间走出来的杨珊妮,看着向晴坐在那里,脸上洋溢着笑容,“向晴,你都不买吗?要你这样陪着我,我真的不好意思啊。”

  买?自己哪有那个闲钱来买这奢侈品呢?

  向晴对上杨珊妮那双炯炯有神地大眼,轻轻一笑,“我不买了,你慢慢挑吧,不用不好意思。”

  杨珊妮又拉着向晴钻进了boucheron(宝诗龙)。一进门,向晴觉得自己自己成了女王,周围的服务员热情洋溢,都亲切地喊道:“杨小姐,欢迎光临。”杨珊妮拉着向晴到了珠宝区,坐下来看着眼前闪闪发光的珠宝,很快便有服务员呈上红酒和糕点邀请他们品尝。

  向晴故作镇定,微笑拒绝了,心里不禁汗颜,虽说这是免费的,可是自己还是吃不起,而且刚刚在等杨珊妮试衣服的时候,自己也吃饱了。这样想着,要是以后哪天真的没钱吃饭了,约杨珊妮出来诳街会是一个不错的主意,陪她诳名店,然后吃着那些入口即化的蛋糕,不错的主意。

  杨珊妮指了指玻璃柜,“这款胸针拿给我看一下。”

  向晴低下头来,仔细一看,然后倒吸了口气,抢钱啊?一枚胸针竟然十一万多……这应该是地下层差不多一年的开资吧。

  正当向晴陷入沉思中,只见杨珊妮笑灼颜开,“就这款,包起来吧。”

  服务员闻言马上赶忙照做,把精致的胸针包起来。

  向晴咽下了口水,什么都没说,陪着杨珊妮走到手表区。

  杨珊妮指着一款表,“向晴,这表好看吗?”

  这是男表?杨珊妮买来干什么啊?

  向晴眉毛一挑,提醒着杨珊妮说道:“这是块男表哦。”

  只见杨珊妮霎时间脸颊泛起一抹羞涩的红晕,解释道:“我是想买给霍明谦,你认识吗?是霍子轩的哥哥了。”

  原来是要买给霍明谦的,看来自己又忘了,眼前这个女人不是谁,正是霍明谦的未婚妻。

  霍明谦自己怎么会不认识呢?可是碍于这复杂的关系,向晴只是淡淡一笑,云淡风轻地说道:“见过。”

  “那你觉得他怎么样?”

  “啊——”向晴实在太惊讶与杨珊妮这个问题,她怎么会这样问自己了,霍明谦怎么样和自己没有太多关系吧?还是杨珊妮已经知道些什么了吗?

  “我是问你,觉得手表配明谦吗?”杨珊妮重新把句子说完整。

  原来杨珊妮是问这个,害得自己虚惊一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