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故技重施

向晴,出发 紫若乔 4091 2014-07-07 10:23:45

    霍子轩回到家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他轻手轻脚地关上门,换鞋,极像一个夜归的男人不愿吵醒任何一个人。良久,床的一半往下陷,身后暖暖的,有一双手游动在向晴的身上,搂在向晴的腰间。

  向晴没有睡,她睡不着,也对,在这种情况下能睡着的估计也没有几个人。可是向晴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这一切,唯有假装熟睡罢了。

  “睡了吗?”霍子轩把声音压得很低,企图掩饰他的悲伤。

  向晴处于悬崖的边缘,都不知道怎样应对接下来的场面。“睡着了。”

  “那就睡吧。”

  霍子轩没有追问下去,向晴心里更加忐忑了,以他霍子轩的性格不问个一清二白是不可能的,可是现在……向晴的眼泪从他家逃跑的时候就一直不停地往外流,眼睛早已变得苦涩红肿了,连头下的枕头都早已湿了一大片。

  霍子轩当然知道这家伙一定是在哭,可自己对她哭一向都是束手无策的,现在该怎么办好了?霍子轩搂得向晴更紧,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向晴以为他还会有什么话要说的,可他只是静静地抱着向晴,把向晴抱在怀里,什么也没说,没做。

  不知道过了多就,向晴再也忍不住了,打破了沉默,“霍子轩,你不问吗?”

  霍子轩转过向晴的身体,透过一丝丝微弱的光线,他看到那双红肿的眼睛,眼泪还在不断往外流着。“不早了,快睡吧。”

  向晴把头埋在霍子轩的炽热的胸膛里,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他的体温和闻到仅属于他的味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们都没能睡着。霍子轩的衣服没多久就湿了一大片,他当然知道是那个爱哭鬼弄的,轻轻地抚摸着她光滑的背部,安慰道:“别哭了,我什么都没说你,你看,现在看上去,好像是我欺负你一样。”

  向晴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什么都不说,我都不知道你……怎样想。”

  霍子轩万般宠溺地刮了一下向晴的鼻子,“你这次不离家出走已经是进步了,我还能怎样想?要是你离家出走了,我还要到处找你。你说,我还要说什么吗?”

  “那我岂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当然。”霍子轩一脸臭美的答到。

  向晴见霍子轩好像真的没什么,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想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一丝端倪,可是奈何霍子轩掩饰得太好了,向晴压根什么也没看出来,问道:“可是,你真的不问吗?也好奇吗?”

  霍子轩用手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向晴脸颊上的泪珠,“你都不问我的过去,那我干嘛问你?”霍子轩想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们就当是扯平好了。”

  向晴听他这样说,才勉强止住眼泪,手不自觉地抚摸上霍子轩的脸,好粗的眉毛,据说这种眉毛的人很重情义,那霍子轩是不是呢?鼻梁好高哦,嘴唇好厚肉哦,整张脸被这些漂亮又立体的器官装饰得很完美。

  霍子轩被她的小手挠得很难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地吻着,一连坏笑着说道:“不想睡了?还是……”

  话没说完,被向晴敲了一个栗暴,“满脑子都是黄色思想。”

  霍子轩摸了摸被敲的额头,带着呵斥的语气说道:“还敢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向晴情急中抓住霍子轩不老实的手,为难地说道:“今天……不行,我身体不舒服。”

  霍子轩手一缩,愣了几秒,坏笑着说道:“好,今天就放你一马,看我以后怎样收拾你。”

  向晴原以为霍子轩在回来的时候会有很多的问题,或者会是很生气的样子,或者会是……向晴在霍子轩回来之前,内心一直忐忑不安,也想好了各种的应对措施,可是万万没有料到霍子轩会是如此平静,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就好像什心里都没有发生。

  可是霍子轩越是这样,向晴就越不安,向晴宁愿霍子轩冲自己发脾气,至少这样可以表达出他对自己是在乎的,可是他现在这样,那他是真的……喜欢自己吗?还是……向晴不敢想象下去,连她自己心里也没有底,越想心越慌。

  好不容易才开始一段新恋情,以为自己真的放下了那段刻骨铭心的痛,可是万万没想到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霍子轩会是霍明谦的弟弟,怎么突然间一切变得那么复杂?那为了的路又该怎么走下了?自己要怎么面对霍子轩,面对霍明谦呢?还有霍芷琦,应该不会袖手旁观吧?

  越来越多的疑问在向晴的脑里飘过,看来今晚又是一个无眠夜了!

  —————————————————————————————————————————————————“于小姐,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还是在这里见面。”

  午餐时间向晴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原来是霍芷琦,她约向晴到星巴克,而且是务必要到,没给向晴拒绝的时间就挂断了电话。不知道霍芷琦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还约在这个地方,还坐着同一个位置。

  咖啡厅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冷色调的墙壁,咖啡厅里还回想着优美动人的音乐。每次向晴经过这里都会特意绕开这条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经过这间店。可是没想到,今天还是来了,而且面对的是同一个人,似乎也将会是同一个问题。

  “于小姐,我看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很好,正合向晴的意思。向晴点了点头,“嗯。”

  霍芷琦抿了口咖啡,双眼盯着向晴说道:“昨晚,我两个弟弟为了你打起来了。”霍芷琦故意停顿了一下,瞥了瞥向晴一副惊奇的表情,继续道:“他们兄弟两人为了你,可是什么也顾不上了,连这么多年的亲情都不顾了,你说,该怎么办?”

  向晴闻言不禁大吃一惊,他们两个为了自己昨晚打起来,可是霍子轩完全没有向自己提及,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而且向晴心里默默的想到:问我该怎么办?不如你还是直接说下去吧!就算我有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还不是一样被你否决,别浪费我的表情好了。

  向晴拿起咖啡抿了一口,诚恳地看着霍芷琦,询问道:“那你希望我怎么办?”

  “霍明谦还为了当年那件事抱怨我,他说我断送了他的幸福。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霍芷琦又故意停下来,看着向晴,好像希望向晴能告诉她答案。

  可向晴根本就不知道,她想要向晴说什么呢?这下真是死不瞑目啊!是哪个浑蛋说的?

  向晴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答应过你的事,至少绝对不会反口。”

  霍芷琦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那我们谈谈霍子轩,他说谁敢打你的主意,他就会不惜一切,你说我又该怎么办?”这句话似乎是在牙齿间咬出来的。

  向晴应该怎样答她?或许,应该问,她想要向晴怎样答她。

  向晴两眼直直地看着她,什么也不说,等候着她继续发话。

  “于小姐,你说,作为他们的姐,我该怎么办?而我两个弟弟又该怎么办?”

  我哪知道?你不去问你那两个弟弟,现在反倒过来问我。晕死,真是晕死。

  向晴继续不说,就等着她来说好了。

  “其实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最终受罪的还不是我们女人?你说对不对?我们都有我们爱的人,我们都不希望他们受伤,见到他们受伤了,比自己伤到了,还心痛。我们都不希望看到他们受伤,对不对?”

  不得不承认霍芷琦的确是一个谈判高手,连说这些话都可以如此有道理,可是跟她说话真的很费心思,自己真的没时间跟她耗下去。

  向晴看了看手表,然后看向霍芷琦,直接地说道:“说重点吧!”

  霍芷琦优雅地抿了口咖啡,大方的笑容挂在脸上,“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的。”

  聪明人?我明白?像当年那样分手?离开?

  向晴试探地问道:“像当年一样离开霍子轩?不对,应该是离开你们霍家,是这样吗?”

  霍芷琦闻言,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称赞道:“都说于小姐是个聪明人。”

  跟你这种人说话真的费心思!

  可是她又说得对,看着他们两个斗个你死我活,难受的还不是自己,那又何苦呢?

  既然一切早已注定了,那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向晴把咖啡一口气喝到底,吸了口气,“我明白了,给我点时间。”

  霍芷琦点了点头,看着向晴,其实心里有说不出滋味。两次了,两次都面对着同一个说同一番话。如果她爱上的不是自己的弟弟,她绝对不会这样,不对,要是有如果,想当初她也不会拆散霍明谦和她,如果没有拆散他们,就不会有今天的事。可是现在一切都发生了,不能让这错误永无止境地错下去,一定要阻止。苦了这个孩子,可是必须这样做,真的对不起。

  霍芷琦带着歉意地语气说道:“很抱歉,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希望你能体谅我这个做姐姐的……”

  “我明白。”

  “你需要些什么,你尽管说。”

  需要些什么?钱?可是没有了爱情要钱来干嘛?何况和霍子轩在一起也不是为了他的钱,要真为了他的钱,早以骗得干干净净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看来我在你心目中和那些骗钱的漂亮妹妹没有什么差别,今天终究是知道了,原来自己在你霍芷琦大小姐心目中是如此的形象。

  不要白不要,没必要跟你客气。

  向晴冷冷地一笑,“不知道,我和霍子轩的感情在你心目中值多少呢?还有,当初我和霍明谦的又值多少钱了?”

  霍芷琦从包包里拿出一张支票,从容镇定地说道:“为此我也很抱歉,所以你尽管开价吧。”

  原来一切她早已意准备好了,就等着向晴说而已,看来自己真的是低估了她。不过也不错,听她的语气,她准备的是一张空头支票,数字是任意自己填的,不至于太可耻。

  真的值得庆幸啊!

  向晴看着面前这个长辈,感叹道:世间万物都在不断变化着,眼前这个女人都在不断变化着,她比以前更美了,更成熟了,而且也更狠了。竟然想用钱来砸我于向晴的尊严,把我的自尊踩在她金钱的脚下。

  向晴无比严肃地,收起了仅有的笑容,“无价,以前我和霍明谦的爱情是无价,现在我和霍子轩之间的感情,也是无价。我和他们的感情并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如果他们说他们不爱我了,我可以马上离开,可是他们没说了,我是绝对不会先放弃的。不要以为金钱是万能的,其实也有它买不到的东西。所以,请你不要用金钱来侮辱我,你这样做更是在侮辱你自己本人。”

  霍芷琦听着眼前这个小女生说的话,不禁瞠目结舌。

  真的是好样,不愧自己两个弟弟都喜欢上她。

  向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来,“我和霍子轩在一起,不是为了他的钱。就算,我以前和霍明谦在一起也不是为了他的钱。我离开,只是为了他们兄弟。”说完转过身来,就迈着矫健的步伐离开了。

  于向晴,于向晴,你真是一个大笨蛋。本来可以骗到好多钱,你白白放弃这个机会,你真是笨死了!既然人家都这样看你,你还摆什么架子?就是脾气臭,爱摆架子。要收下了,现在就是一个小富婆了,爱干啥就干啥。把它拿去捐给希望工程也好,反正那些孩子怪可怜的。笨死了,笨死了。

  钱啊,钱啊,什么时候你才不和姐姐我做对啊?

  神马也是浮云!神马也是浮云!

  于向晴,不要哭哦!难看死了,钱是你自己不收,不要怪别人。

  都说了不要哭了,没有了就没有了。

  没有了就没有了,哭什么?不要再哭了……

  都说了不要再哭了……

  于向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笑一笑,发挥你打不死的小强精神。你又不是没有经历过,都经历过了,都受过伤了,还怕什么,坚强,一定行的。

  于向晴,你很棒的,加油!

  加油!

  再加油!

  不许再哭!

  一定能行的!

  我,于向晴是最棒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