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甜蜜的回忆

向晴,出发 紫若乔 6872 2014-06-30 23:00:22

    向晴和许心茹整个周末都在大大小小的中介中奔波,几乎是走遍了整个上海市,可是都没找到合适的地方,不是价钱过高,就是地段太差,也没办法,谁叫这是个寸草寸金的地方。

  许心茹大早就收到梁宇成的信息,约她们两去吃寿司,慰劳一下她俩。两人来到,发现在门口早以排成好几列队伍了,幸亏梁宇成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男人,早就来了,不然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日。

  “怎么样?找到房子没?”梁宇成关切地问到。

  许心茹喝了口水,慢慢地说道:“还没,都找不到合适的,不是租金贵就是地段不好,都快急死了,再找不到就要露宿街头……”

  “说什么傻话,怎么会露宿街头呢?放心,有我梁宇成在一天,绝不会。”

  “梁大记者,你有完没完,我鸡皮疙瘩都起了,你还让人吃饭不?”向晴说完做了个恶心的样子。

  梁宇成是一个美食记者,跟他多了,自然尝尽了各种各样的美食,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家店差不到那里去,更何况外门那条“小长城”。

  向晴和许心茹低下头,拼命和食物打战,不过真的很好吃,一点点芥末配上一快寿司,那感觉……爽!还有那天妇罗也是一级棒的,不愧是美食专家,吃的一流,服务优质,人生就是要奢侈一回,享受一下。

  梁与成边吃边说:“你们两个就搬过来我家住吧,反正我也一个人住,多浪费。爸妈又去环游世界了,我经常到外出差,房子也空着。怎么说有你们两个住我也就安心多了,也不用担心被小偷偷东西,多好,一举几得。”

  “请我帮你看门,我收费很高的,以秒计算,你付得起吗?”向晴打趣到。

  “开个价来听听。”

  “你请,我也不要。天天做电灯泡,我很快就会疯的。”

  “都不小,不要因为某个人继续浪费时间,不值得。”许心茹在一旁搭嘴道。

  又说到这个话题,向晴心里不免会有一丝酸涩涌上来,不过时间长了,一切也淡了,也没什么感觉了。时间真的是冲淡一切的最好办法。

  “我又不是没找,不是每个人都会像你那么走运,碰上我们梁大记者,虽然不是太帅,不过也勉强可以带出去。”

  向晴趁机损了一下梁宇成,说真的,以100分满分,他绝对有95分。1米79的身高,高挺的鼻梁,一副斯文的样子,外加有车有楼,有稳定工作单位,爸妈都是退休的公务人员,上哪都找不到这样的好男人。

  “什么不帅?你睁大你眼看清楚,我有肱二头肌。”

  “肱二头肌与帅有什么关系吗?”向晴不解地问到。

  梁宇成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反驳好了,结巴地解释“这个……就是帅啦,你还吃不吃?”

  许心茹怎么会错过这个好时机,接着说:“梁宇成,你们公司不是有个对向晴有兴趣的吗?我记得上次还问我要向晴电话啦。”

  有一次向晴和许心茹在诳街,就碰上梁宇成和他的同事,刚好吃饭时间,就凑成一桌,怎么说多人也会热闹一点了。也不知道许心茹和梁宇成是不是有意的,就把两人往好说,饭后还以拍拖为籍口溜达,剩下他们两个面面相觑,不过他是一个很好的说话对象,和他聊什么都行,好像有聊不完的话题。而且他和梁宇成一样对吃的要求很高,谈起各国美食更是停不下来,听得向晴口水直往下咽。后来他打过电话约向晴,向晴也不好再多推辞,去了一两次,但后来工作忙推退掉了,再见他的时候,他牵着一个女人的手,这不用说也知道结果。

  “Hi”突然身后传来一声。三人都纷纷抬起头来,大眼看小眼地看着对方。

  “看来美女是特别健忘的,那天在鞋店……”

  向晴迅速在记忆的海洋里翻查与之相关的片段。哦,是那个和他cousin一起来的男人。

  “我记得,那天在鞋店你和你cousin。”

  九百几个世纪之前的事谁会记的了,可不知道怎样就偏偏记住了他的脸,很帅,而且与某个人有几分相似,怪不得自己会记得,原来还是没有忘记,不知道是可笑还是可悲。

  只见男人点了点头,郑重地介绍道:“我叫霍子轩。”

  向晴本来没有打算和他有再进一步的关系,但人家以自报大名,向晴只能洛洛大方说道:“你好,我叫于向晴。”

  “哦,我会记住的,于、向、晴,很好听。”

  晕倒,看来又是一个口甜嘴滑的坏男人,基于礼貌,向晴冲着他一笑“谢谢。”不知道心里早已骂了他八百多回。

  “我很有事,慢吃。”说完便潇洒地转过身迈步走了。

  梁宇成等他人一走,松了口气,天知道他心里是多担心有人走过来和许心茹搭讪。向晴朝梁宇成那紧张兮兮的样子,哭笑不得。

  等饭后,两人当然去拍拖了,向晴一个慢慢地走会出租屋,就当是饭后运动吧!走在繁华的大街上,车早以排成好几列,每次只能缓缓移动一小步,要明白上海的交通真的是特别的挤,人多车多。年轻的小伙子拉着女孩子的手,有说有笑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

  霍明谦和向晴十指紧扣,岩着在上海著名的情人摊散步。

  “向晴,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在乐器室见到你,就深深被你吸引了。你就像一只有毒的红苹果,只要吃上一口就会上瘾,永生都戒不掉,你知道吗?”

  “你犯傻啊?明知道有毒也吃,看来胆子真大。”

  “胆子真的很大,要不掏出来给你看看,但我比较想掏我的心给你看。”

  “好啊,你掏出来给我看看,看一下我们学校的高材生兼校草的心是用什么构成的。”

  “好,你可别后悔。”霍明谦松开与向晴十指紧扣的手,大声地喊道:“于向晴,我爱你,我霍明谦一生一世只爱你于向晴一个……”

  “别叫了,你看……”向晴被霍明谦这么一弄,脸瞬间变成了个熟透的红苹果。

  旁边的路人看着他们,向晴一下子脸都通红了,后悔死了。可是心里却又有一丝丝的幸福和甜蜜涌上来,很想时间永远都停在这一刻。

  霍明谦一手搂着向晴的小蛮腰,在向晴耳旁低声说道:“看到我的胆子和心没?要看不清,我不介意再掏一次。”

  “今天青山放假吗?你怎样溜出来的?”

  “向晴,我发现你除了弹琴时迷人,原来……脸红也不错。”霍明谦话毕还使坏地在向晴的小脸上捏了捏。

  “你少在这边嘴滑,你……”

  霍明谦准确地吻住了向晴的樱桃般小嘴,向晴没有反抗,或许是不愿意,真的希望时间都停在这一刻,沉浸在霍明谦的怀抱中,即使是死去也愿意。

  ———————————————————————————————————————————————————

  那首熟悉的《Burning》响了,是向晴的电话铃声。

  许心茹在电话那头着急地问道:“你在哪?怎么还没回家?”

  “我……”向晴停顿了一下,向四周张望。糟了,又迷路了!

  “你在那?”

  “我快到了。怎么这么早回家了?我们梁大记者呢?”

  “不用说一定是又迷路了!”许心茹在电话那端肯定地说道。

  “没有,我快到,盖了,不浪费你电话费。”

  向晴盖上电话,看向四周,原来自己不自觉地走到“艾诺琴行”,顺手拦了台taxi,上了车,看着“艾诺琴行”渐渐消失在后视镜,脑海里竟像放电影般放出以前的片段。

  ———————————————————————————————————————————————————

  以前向晴上大学时曾在这里打工,待遇相当不错,而且老板娘人也很好,每次霍明谦都会来这里等着向晴下班,然后一起去吃饭,看电影,诳街,做一些很浪漫的事。

  “小谦,来接向晴哦!她还在里面,你先坐会儿吧!”

  “嗯。”霍明谦应道。

  霍明谦在茶几上随手拿了张报纸,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等向晴下班。良久,一个小女孩从里面走出来,彬彬有礼地说道:“谢谢于老师。”

  只见向晴低头朝小女孩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不客气。”

  一个妇女走过去接过小女孩,“谢谢你,于老师。我女儿迟点就要考十级了,你说……这能过吗?”

  “维维很聪明,回家多练一下,我相信能过的。”

  “谢谢你,于老师。”

  “不客气,你们慢走。”

  看着妇女牵着小女孩走远了,霍明谦像小孩子撒娇般说道:“于老师,你什么时候有空陪我吃饭,我饿死了。”

  向晴看着霍明谦那招人惹爱的脸庞,伸手捏了一下,“同学,我这不走了吗?还不过来帮我提包包。”

  霍明谦闻声而起,从向晴手中接过包包。

  “看你两口幸福的样子,羡煞旁人啊!”老板娘在一旁发出羡慕的话音。

  向晴看着霍明谦,心满意足,微微一笑,“你也可以啊,快去找个真命天子回来。”

  “哪有你这么好运,找了个这么好又帅的男朋友。快去吃饭,小谦都饿坏啦。”

  两人异口同声说道:“再见!”

  走出琴行,霍明谦握着向晴纤细的手,走在炎热的大街上,严肃地说道:“于向晴,我给你提个建议。”

  “什么?”向晴疑惑不解地看着他,猜不透他想说什么。

  “以后别这样对别人笑,你只能对着我笑,懂不懂?”

  哦,原来这家伙连小女孩的醋都吃。向晴看着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了?”霍明谦不解地看着向晴。

  “没……”向晴捂着嘴继续笑,心里暗想:他也未免太霸道了,只是对一个八岁的小女孩笑也吃醋,不过也好,说明他心中只有我一个。

  “喂,你别再笑啦!会惹人犯罪的你知道吗?”霍明谦洋装生气地说道。

  向晴猛地点头,可是一看见他就情不自禁了,怎么忍也忍不了。

  ———————————————————————————————————————————————————

  “小姐,小姐……到了。”司机不知道喊了多少回,才把向晴喊回现实世界。

  “不好意思。”向晴递钱给司机,然后以光速飞奔回去。

  许心茹躺在沙发上敷面膜,看向晴回来,缓缓说道:“大小姐,又迷路咯!”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许心茹也。”

  许心茹深深叹了口气,“我真的不明白你,都过去那么多年,还放不下……”

  “敷面膜话就不要那么多,小心有皱纹。”

  “你看你,一说这个就……”

  向晴打断许心茹的话,抓着她的手臂,娇声娇气地说道:“行了,我真的很累,就放我一马吧!我可爱美丽能干的心茹。”

  “每次都这样,我不管啦,你自己看着办。”

  许心茹每次都是这样说,可是到后来还是不会忘记,给她介绍男性朋友,而且条件一点也不比梁宇成差。也是的,许心茹是真心对待自己的,她待自己就像妹妹一样,如果没有她,可能也没有今天的于向晴,心茹这辈子我欠你实在是太多了。

  因为今天走了一整天的关系,向晴一躺下床就睡着了,迷迷糊糊梦到了和霍明谦相识时的场景。可能这就叫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

  “向晴,走快一点了。听说篮球场那边有大三帅哥在比赛,是风靡全校的校草啊!”许心茹不知道听那个花痴说,一手拉着向晴往球场直奔。

  来到篮球场,早以围成里三圈,外三圈了,来者大多都是来看帅哥的。“这边,这边。”许心茹拉着向晴穿梭在人海当中,历经千辛万苦钻到最前列的位置,刚好是明星队放东西的位置。

  “哇!好流畅的扣篮。”某花痴发出由衷的赞叹。

  “又得分了,不愧是我们篮球队队长。”另一花痴说到。

  向晴定睛一看,那个不是那天偷听我弹琴的人吗?他该不会是我们学校篮球队队长吧?如果是,他不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草,妈呀,接受不了。

  许心茹站在一旁,一边指着给向晴看,一边说:“那个是我们学校校草,霍明谦,俊帅有才,每年都拿奖学金。那个李勇威哦,就二帅,可是名字与他姓名刚好相反,以温柔出名。那个三帅,宋家豪,油嘴滑舌,哄得女生都颠三倒四的。四帅,杨建宏,传闻他很暴力的。五帅赵卓杰,心思细密。最后那个是何彬,球技最差,可他是电脑高手。对了,由于他们都长得很帅,所以大家都称这队是‘明星队’,而且他们都是本市富豪之子,家境非同一般。”

  许心茹一口气就把他们几人的资料说完了,不知道她是从那里听到这些八卦的,虽然只有片言只语,不过还是很齐全,差点就把那管辖地都给说了。

  向晴无奈地战在许心茹身边,要知道,她哪有这个美国时间来看篮球,她还要准备论文。而且那天自己遇上传说中的校草也全然不知道,不得不夸自己一句。

  场上的五人很有默契,只要球在他们手上,必定能得分。

  又是一个快攻,又是一个盖帽,又是一个抢断……

  良久,分数已经拉开了15分。此时,霍明谦气喘吁吁,双手撑在膝盖上,俯着身呼吸,黄豆般大的汗珠不断往外冒。霍明谦冲着坐在场边的何彬喊道:“彬,你上。”两人默契地击了一掌,就这样上下交接了。

  “哇!宋家豪又进球啦!”某花痴说到。

  某花痴补充道:“他已经拿了18分,不过……霍明谦,23分了,嘻嘻。”

  “哇塞,彬,入了。”

  ……

  “明星队,加油!明星队,加油!明星队,加油!……”场外的众花痴不约而同喊起来。

  霍明谦一手拿着水喝,一手用毛巾擦着汗。其实在场上他已经注意到向晴了,身材娇小,头发略黄,五官精致,在斜阳的映照下越发迷人。下场休息就是为了趁机会和她多接触。

  “Hi!我们又见面了。怎么你也对篮球有兴趣,该不会是……”霍明谦挑眉说道。

  向晴抬头看着他,他以为她和那些花痴一样都来看他吗?自大狂。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答道:“我是被人强拉来看比赛的。”

  “哦,是吗?我还以为你是专门来看我的,有点失望哦。”

  你失望与我有何关系啊?那些傻痴才会来看你,真的是超级无敌自恋狂。天知道,那些花痴看到霍明谦和向晴聊得那么开心,眼神早已把向晴凌迟了好几百万遍,连战在一旁的许心茹也不禁吃了一禁,没想到向晴竟会认识那个传说中的校草。

  向晴其实老早就感觉到来自周围向她投来的不满,为了名节保身还是不要和他说那么多,不然不知道要死多少次。向晴往场上指了指,问道:“你不上场了吗?”

  霍明谦呲牙一笑:“你意思是希望我上了?”

  向晴心中暗自叫到:妈呀,怎么这世界上有这么厚脸皮的人。

  “谦,换你上。”场上的李勇威向霍明谦发出求救信号。

  “还有3分钟,撑着吧!死不了的。”

  “你也太不够义气了,只管和美女聊天,都不管兄弟死活……”

  “回防啦!废话这么多,3分钟后你死掉我就帮你打包。”

  “可恶。”只见李勇威落下两个字,便跑到篮下,英勇无比地拦下球,带着球穿梭在敌方的阵营,如进无人之境,三步并作两下,球进了!

  场上不知道第N次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全场完了,95比81,明星队以14分赢了,全场轰动。

  只见一群女生把他们几个围了好几圈,在索照,索签名的。向晴也不想被口水淹没,准备拉许心茹离开,谁料霍明谦不知死活大声喊道:“于向晴,我们待会有个庆功宴,在篮球社,你和你朋友也一起来吧!”

  众花痴把眼光投过来,充满了悲愤,仇恨,嫉妒,羡慕……可谓是应有尽有。向晴也不敢抬头细看,头也不回拉着许心茹走了。

  在大学里,大一女生一派天真,还没学会对男生欲拒还迎,以退为进的本领,向来都是高年级师兄的目标。

  “学妹,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向晴和许心茹在饭堂里开心地吃饭,上了一天课终于有东西吃,还理得了这么多,听见有人如此客气的询问,也懒得抬头,“随便”,便继续和许心茹分享美味的佳肴。

  “哇!是明星队的宋家豪,李勇威,赵卓杰,何彬,杨健宏。好帅哦!”

  “哇塞!他们怎么会来饭堂吃饭?”

  ……

  路过的花痴不断发出赞叹声,都故意走到附近放慢脚步,多看帅个几眼,说不定很能得到帅哥的赏析。向晴和许心茹都擦觉出异样,怎么四周都凉飕飕的呢?明明是炎炎夏日,不对劲,抬头一看,不禁吃了一惊,学校那支金光闪闪的明星队近在咫尺。

  许心茹猛地哽咽下口中的饭,结巴地说:“向晴,是……”

  “我知道。”向晴不敢细想,撞着许心茹的手臂,小声地说:“心茹,坐过去,我不想英年早逝。”

  “两位学妹别害怕,有我在,怎么会英年早逝呢?”宋家豪拍着胸膛,信誓旦旦地说。

  正因为有你在才害怕。向晴和许心茹慢慢地向桌边挪动,尽可能与这帮人拉开距离。

  “谦,来了。你的。”坐在对面的赵卓杰向霍明谦招手。

  只见他风度翩然地走过来,一只手搭在宋家豪的肩上,暗自用力,笑嘻嘻地说道:“坐一边去。”

  宋家豪心有不甘地移开了一个空位给他坐。

  “Hi,我们又见面了!”

  向晴和许心茹都看傻了眼,怎么学校明星队的超级帅哥和她俩同台吃饭,太不可思议了。怪不得周遭有一股寒意,算了,还是换个位置好了!正当向晴和许心茹准备起身离开,霍明谦一手拉着向晴的手腕,不紧不慢地说:“坐下来一起吃顿饭。”

  在公众场合拉拉扯扯的,加上此人是霍明谦,天阿!花痴都快要冲上来把自己给杀了。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

  向晴转过头来,盯着霍明谦拉着她的手,展颜一笑,可是语气一点儿也不客气:“同学,你想我当众喊非礼还是你自己放下手,二选一。”

  其余五人听到了,“扑哧”一笑,把口中的饭差点就吐出来了。不用想也知道霍明谦这辈子都没有遭到如此的待遇。可是他却没有丝毫放下向晴手的意思,只是笑着看着向晴,那嘴脸真的很可恶。

  向晴一下子气急了,紧咬下唇,猛地用力,手抽了出来,恶狠狠地盯着霍明谦3秒钟,然后转身,什么也没说拉着许心茹走开了。

  “谦,怎么对小女生也有兴趣?”赵卓杰打趣到。

  宋家豪不禁乐起来,“校草欲追大一新生,可惨遭冷待遇”这传出去该笑死多少人的牙。挖苦他说道:“我看是镶皇有意,神女无情哦!”

  何彬也伺机损道:“没想到我们霍少也有失败的一次。”

  李勇威坏笑着说:“这小女生有趣,要我教你几招吗?”

  霍明谦看着向晴远去的身影,转过头来,黑着脸不好气地说:“吃饭了,话这么多。”

  连续好几天他们一行六人都来饭堂吃饭,吸引了不少女生,还有一部分花痴特意跑上一趟,为的就是一睹帅哥的英俊。

  霍明谦一如既往向四周张望,希望能看到那瘦小的身影,可是在上次见面后已经有3天没见到她来饭堂吃饭了。心里不禁有些失望,正当他准备低下头吃饭,他看到了。霍明谦顾不上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她面前,抓着她肩头问道:“请问于向晴去哪?怎么这么多天都见不到她人?”

  许心茹先是吃了一惊,定睛一看来人是霍明谦,不解地看着他:“她去哪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她的谁。还有,请你放下你的手,我不想当场暴毙。”

  霍明谦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慢慢放下手,赔尽不是地说:“那请问于向晴她人在哪?我有事找她。”

  “她水土不服在宿舍休息,你有什么事就说下,我给你带回去。”

  “什么?”霍明谦一下紧张起来,有点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你有事就说,我还要给她带粥回去,别浪费我的时间。”许心茹不耐烦地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看她……”

  许心茹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女生宿舍,禁止男生入内吗?”

  好像是,可霍明谦哪有这空闲想呢?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于向晴,就想看看她,就算是一眼也好。

  “如果你要看向晴的话,她下午应该会去乐器室。我只是说应该哦!”

  “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