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向晴,出发

向晴,出发

紫若乔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4-06-30上架
  • 486771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我们的相遇

向晴,出发 紫若乔 4044 2014-06-30 22:58:12

    六月的天气虽然不是最炎热,但走在大街小巷,都感到快要融化了。没办法,谁叫全球气温不断上升,都是人类留下的恶果。。

  “向晴,恭喜了。”小柳说。。

  柳媛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女孩子,自毕业后就在这工作,托家里的福拥有一台红色的飞度,每天都悠哉悠哉的驾着宝车上班,不用和别人逼破头皮,向晴对此更是羡慕不已

  “是祸不是福。升职不升工资,有啥用。”。

  谢姐站在电梯门口看电梯到了,朝向晴喊到:“电梯到了,快。”

  “这就来。”

  两人站在紧闭的电梯里,空气浑浊得让人窒息。一出电梯就深呼吸了好几口,然后往谢姐白色的雪弗兰走去。。

  路上向晴终于鼓起勇气问到:“谢姐,为什么是我?”。

  谢姐往向晴这边瞥了一眼,继续专心开车,“为什么不能是你呢?”。

  “我也不知道,才问你。”

  “什么时候变的那么胆小,不像我认识的于向晴”。

  “你认识的于向晴是怎样的,我倒想听听哦!”。

  只见谢姐叹了口气,不紧不慢地说:“老公和孩子都得八月份之前到美国报到,我得嫁夫随夫,你以为我舍的扔下这里的一切吗?没办法,为了......”。

  “完全明白,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车子已经驶到市中心的一段繁华的路段,其中一个目的地就是前面的xx鞋店,每个月都要走上一两趟去店面了解实际情况。自上两个月,谢姐有意提携向晴开始就带着她一起去了,所以店里的负责人都和向晴熟悉起来了。但归根到底还是向晴乐于助人的天性,每次都会帮助他们一些不经意的小忙,长久以来大家自然就熟络了。

  “谢姐,向晴,来了。都准备好了,要不清点一下。”负责人茜姐客气地说到。

  谢姐打趣到:“你办事,什么时候叫人不放心啊?”。

  向晴向四周张望,正好看到一对情侣。是一个外国女孩,长着一头漂亮的金色的长发,一双诱人的眼睛,鼻梁挺得高高的。男的坐在一旁偶尔发出一两句声音,但看不出丝毫的不耐烦,而且仔细看来,这男的长得真的很帅,虽只穿了一身休闲装,但还是没有办法把那与生俱来的气质掩盖下来。

  在一旁的小张慌了,她还是一个实习生,没有太多的经验,更何况是遇上外国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患上了结巴。

  茜姐看着发出无限的哀叹;“外国人阿,看来今天又要少一笔生意了。”

  向晴答道:“要这么悲剧吗?一顿饭。”。

  茜姐爽快地答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话音刚落,向晴从容地走过去,用她流利的英文与女孩交流着。“WhatcanIdoforyou?”。

  小张这才松了口气,在向晴示意下慢慢离开了。

  很快在向晴的无比热诚的态度下,女孩买了3双鞋子,男的甚至连问也没有,直接把卡递给了向晴,随即女孩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看着两人提着鞋子走,向晴回过头来,往里走,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突兀的“cousin…”后面的内容也听不清楚了。但不知道怎的,心里好像放下了一块大石。

  茜姐含情脉脉地看着向晴边说:“向晴,我欠你一顿饭。”

  “哇,别这样看着我,我性取向正常。”

  谢姐站在一旁附和道:“正常就不用现在还单着了。”

  茜姐似乎听到什么似的,眼睛亮了起来,笑嘻嘻地问道:“要不我给你介绍我那表弟,人还不错,而且是一个研究生,约个时间吃顿饭,见见也不会亏的。”

  向晴不禁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竟遇上了这么热情的媒人婆,猛摇头,“缘分这东西急不来,我还是慢慢等。”

  谢姐不满地哼道:“我都给她介绍了好几次,她就不上心,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哪有?”向晴不好意思的说道。

  茜姐拍着胸口,“我这表弟真的是一流,要不是你,我也不打算拿他出来推销。”

  这样讲下去绝对没完没了,向晴灵机一动,指了一下手表,“谢姐,我们不是还要赶到下一间吗?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谢姐这才想过来,和茜姐道别后匆匆赶去下一间。临走时,茜姐还再三叮嘱向晴好好考虑一下,想好了再给她答复,而且再三申明是超级无敌好男人。向晴也不好一下子就拒绝茜姐的一番好意,就答应了。

  五点钟准时下班是他们这部门工作原则之一,不早一秒,更不会迟一秒。向晴搭着拥挤的公交车回到出租屋,扑鼻而来的香味,看来是许心茹在做饭。

  许心茹和向晴是在上大学认识的。

  家同属广东,聊起来就聊到了广东这宝地,而且独在异乡,能找到一个同乡也算是一种缘分,两人感情一直很好,毕业后就一起在异乡生活,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住,两人的性格也很相似,很合得来。

  “心茹,今天怎么这么早?很香了,做什么?”向晴边脱掉高跟鞋,坐在沙发上揉着纤细的脚踝,边往厨房喊到。

  “咦?你也这么早?”从厨房里传来一把男人的声音。。

  向晴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梁大记者,你又来蹭饭吃啦?”

  “什么叫又来蹭饭吃,多难听。我可是来做义工的,做饭给你两吃的,还不知好人心。”

  “你不是去杭州拍什么饮食特辑吗?听说苏杭美女多,看到了吗?”

  “不用到苏杭那么远,眼前就有。”边说边把眼光朝向身边的女神。

  “不好意思,我自认不是美女。”

  “不好意思,我也没说你是。”

  向晴仇视着梁宇成,恨不得走过去把他撕开两半,或抢过他手里的刀把他剁成肉碎。向晴慢慢走到许心茹身旁,娇爹爹地说:“心茹,他又欺负我了。”

  许心茹向来最受不了向晴向她撒娇,不悦地盯着梁宇成,什么也没说,吓得他半死,连忙向向晴道歉。

  向晴笑嘻嘻地看着他,对着他做了个鬼脸,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欺负自己。但事实上,每次等许心茹把事忘了,梁宇成就会继续拿向晴来开玩笑,每次都这样,看来要快点想个新法子整死梁宇成。

  等吃饭时,更是气人,梁宇成做了一桌子的菜都是许心茹爱吃的,还在向晴面前情话连连,根本就是故意的。门铃就在这时响了,向晴抢着走过去开门。“大姐,怎么来了?进来坐。”

  是房东大姐,身材有点走样,不过听说她年轻时不少男人迷倒在她石榴裙下,可嫁人后就成了这个样。

  大姐客气地说到:“我刚收到拆迁办通知,这区要在9月前拆掉重建,就过来通知一下你们。”

  向晴和许心茹都愣住了,晴天霹雳。在大姐走后继续吃饭,但味同嚼蜡。

  梁宇成说道:“要不搬过来我家住。”

  “你好意我心领,我才不要天天当电灯泡。不然我会疯掉的。”

  “向晴,我们周末去找找吧!总有办法的。”许心茹冷静地说道。

  向晴点了点头,以示赞同。可心里就是不爽,骂道:“可恶的拆迁办,拆这拆那,就不见把自家房给拆了,真气人。”

  吃过饭后,许心茹和向晴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只要有梁宇成在的家是永远也不用亲手搞卫生的,也好,有个免费的佣人,也懒得动手了。

  ——————————————————————————————————————————————————

  第二天早上向晴如常去上班,踏出电梯门口就听到从不远处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看来今天又有什么八卦新闻了。

  “看,多帅!”

  “哇塞,又帅又多金,十年难得一见。”

  “可惜阿,隔壁的那女就是他女朋友。”

  一群女人围在一起说个不停。古语有云,三个女人一个墟,更何况这里远比三个翻了好几倍,简直成了一个省。

  “大小姐们,上班了!发白日梦还早着呢,醒醒吧,回头是岸。”

  大家看了向晴一眼继续低下头议论着,小柳向向晴招手,让她也过来看看,“这个霍明谦,中国十大杰出青年之一,听说还是华尔街神童,多英俊啊!”。

  小柳指着杂志的封面说到,似乎连口水也要留出来了,有够花痴的。

  向晴也没有去看的意思,反正她是永远也不会去做哪些灰姑娘,白雪公主的梦。梦想越美好,现实越残酷,这个道理向晴很懂,一直都铭记在心中。

  “他帅不帅真的不关我事,但你们再不回去工作,我可担保不了,谢姐回来有什么事会发生。”

  “向晴就过来看一眼,保证你一看马上就后悔死。”不知道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说到。

  “要我没死掉你们统统给我回去工作。”向晴看向杂志,整个人似被点了穴,动弹不了,眼前这个人不是他吗?她曾经的至爱,那段刻骨铭心的过去,对向晴而言一直挥之不去,怎么会不认识他了?

  “向晴,我都说了,绝对会迷上他,后悔吧?”

  向晴这才回过神来,严肃地说道:“一点也不后悔,而且我也没有死掉,所以麻烦各位美女们回去工作,谢谢合作。”顿了顿“这个没收,下班再来拿。”

  一群花痴一哄而散,回到各自的岗位开始新一天的工作。向晴手里拿着的明明就只是一本杂志,可是却费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拿动。

  向晴呆呆地看着杂志,有好几页都是有关他的报道。还有一篇全英的经济采访,当然有一些他出现在社交场合的照片,但站在旁边的女主角似乎都是同一个人,他供认的“女朋友”。很美,和他站在一起就会让人联想到“金童玉女”这个词。

  ———————————————————————————————————————————————————

  霍明谦是向晴的学长,高向晴两届,当年也是学校荣登校草的风云人物,不少女生为睹他的风采,课也不上就跑去看他打篮球,对,他还是校篮球对队长,学习成绩更是惊人,年年都拿下奖学金。对女生而言他就是一个神话,太美好了,有点让人不敢置信。似乎一触碰到就会破掉。

  向晴刚考上上海xx大学,还懵懵懂懂,也不知道所谓的校草是何等人物。

  一次,向晴在乐器室里练琴,向晴修长的手指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欢快地跃动,那略发黄的头发也随着节拍轻轻地晃动,秀丽的面孔微微垂着,嘴角还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当最后一个音符刚落下,从门外传来掌声,正是霍明谦,可向晴也不认识,腼腆地笑了笑。

  “弹得很好。”

  向晴礼貌地冲他点了点头,客套地说:“谢谢。”

  霍明谦倒是有些吃惊,心想:在这所学校里,没有一个人不认识我,这女生该不会不认识自己吧?

  “你好,我是霍明谦,今年大三。”

  “哦。”

  看女孩没有自我介绍的意思,霍明谦遍主动的问道:“你呢?”

  “我阿?”向晴指着自己,只见霍明谦点点头,只能无奈地说道:“于向晴,大一新生。”顿了顿客气说道:“希望学长今后多多照顾。”

  霍明谦正准备说什么,突然他手机响了,微微冲向晴点点头,风度翩然转过身去接电话。

  ……

  “行,这就来。”

  ……

  “嗯。”

  他盖上手机转过身来,带着歉意说道:“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去办,不然我一定会留下来听你弹琴的。”

  向晴其实不喜欢被别人看着自己弹琴的,正好,神色愉悦地说:“没关系,有事忙去,再见啦!”

  “嗯,那我下次再来,于向晴。”

  不要,鬼让你来,可不能这说,向晴只能恭维地说:“学长有那么多事忙,哪有这个空。可还是谢谢学长的赞美。你不有事忙,还不过去?”

  “对,你看我都忘了。那我走了,再见!”。

  ———————————————————————————————————————————————————

  “向晴,向晴……”

  向晴这才从那过去会过神来,看见谢姐站在身旁不禁吃了一惊。“哦,谢姐,什么事吗?”

  谢姐关切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事。”。

  “那快点处理好这些文件。”

  “哦。”向晴接过谢姐手里的文件,把杂志扔到一边,低头开始作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