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爱上美丽女教师复刻版

六十四、永别

爱上美丽女教师复刻版 王府堂前燕 2190 2015-11-18 08:52:43

    我忽然听到了院子外面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是好几个人在奔跑,我还听到了他们焦急的对话。  

  “快点快点,学校里教室塌了,听说有老师和学生埋在了里面”。  

  “我也是刚听说,大队里正组织着去挖人”。  

  “哪个班级啊?”。  

  “不知道,反正听说是最西边的一间教室倒了”。  

  “最西边?前头院里老陈家的娃子不就在那个班吗?我们快点去叫老陈”。  

  外面的脚步和声音渐渐远去,今天是下雨,我也没伞,要在平时,我早跟着跑出去看热闹了。  

  塌了一间教室,还埋了老师和孩子,而我又离现场很近,这可是一条特大新闻,我开始向屋子的主人借雨伞,柔儿一听是这事,立即就坐不住了,嚷着要和我一起去,被采访的老头儿一听是学校的教室倒了,也是极为吃惊。  

  我向老头儿表示了歉意,告诉他我们去拍两张照片,一会儿就回来。  

  外面的雨开始渐渐转小,我和柔儿一边议论着一边向学校跑去。  

  来到学校后,我和柔儿直接奔出事的地方,这是一排共三个班级的教室,最西面的教室坍塌了,四面剩下了不高的墙体,废墟前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大家议论纷纷,废墟上有十几个人正在紧张的清理残垣断壁。  

  一位妇女正扑倒在废墟前大声的哭嚎着:“闺女啊,闺女”很多人在劝她拉她,我估计她的女儿可能埋在废墟里。  

  我费力的挤进人圈,一位村干部模样的人正在现场指挥,他焦急的问一位似乎是学校领导的人:“那个老师和孩子被埋的具体的方位在哪里”。  

  那位校领导紧张的无所适从:“我也不清楚,我问问塌房前从里面跑出来的孩子们”。  

  我急忙跑上前:“我是政府网记者,请问哪位是学校领导”。  

  那位像校领导的人承认了他就是校长。  

  我开始提问:“您确定里面埋着几个人?”  

  校长十分慌乱:“孩子们说是两个,我也不清楚,我也是刚问了孩子们,我现在也不知道被埋的具体方位”。  

  “这个班的学生在哪里?”。  

  校长指着我身后一个惊魂未定的小男孩:“他就是这个班的”。  

  我蹲下身子,顺势从口袋里拿出了笔和记录本。  

  我面前是一个8、9岁的小男孩,经历了刚才的事,他的眼睛里全是恐惧。  

  “你叫什么名字?”我温和的问他,尽量减少他的紧张程度。  

  小男孩还是很紧张:“我叫孙小强”。  

  “好,小强我问你,教室坍塌前班级里是什么情况”。  

  “杨老师正在给我们上语文课”。  

  “然后呢?请你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我听到了一声可怕的打雷,然后我就听见头顶上的大梁嘎嘎的直响,房顶开始劈里啪啦的直往下掉土,同学们都吓得喊了起来,有的女生还被吓哭了,杨老师让我们不要慌,站在黑板前疏导我们有秩序的一个个快点儿向外跑,我是第三个跑出来的”。  

  “你们班有多少名学生?”。  

  “21个”。  

  我停下了手中的笔:“谁是最后一个跑出来的?”。  

  “是我”小强身旁的一位小女生怯怯的说,她蓬头垢面,浑身都是泥土,手上还带有伤痕。  

  “好的,小朋友,不怕不怕,叔叔们会救出老师和同学的,你能告诉我当时的情况吗?”。  

  “当时……”小女孩儿在犹豫,她正在努力的回想:“当时……我那会儿已经快跑到门口了,想看看我的好朋友王莎莎跑到哪儿了,因为我们在教室最后面靠墙的一排,我们两个是最后开始向外跑的,刚跑到门口我忽然听到了可怕的声音,回头一看房顶的大铁梁已经砸到了课桌上,然后房顶就开始出现了一个大洞,开始往下落瓦片,莎莎一声尖叫,好像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杨老师就奋不顾身的冲过去抱她,随后,房顶就整个塌了下来,杨老师和莎莎就被埋在了里面”。  

  “你的老师叫什么名字?”。  

  “杨欣然”。  

  “什么?!”我的心猛地一震,我怀疑我听错了:“你再说一次?!”  

  站在我身旁的校长说道“是杨欣然杨老师,从城里实验小学刚刚调来将近一个月,教语文和各年级音乐”。  

  手中的记录本猝然滑落。  

  我心慌得几乎不能自主,我试着站起身来,却尝试了两次没有成功。  

  柔儿见我这样子,赶紧把我搀起来。  

  我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不会的!不会的!这不是真的,他们在骗我!所有人都在骗我!!!  

  村干部询问刚才的小女生:“你看到杨老师和莎莎摔倒在那里了?”。  

  “我没看清楚,当时全是尘土,我当时吓坏了,什么也看不见”。  

  我什么也听不下去了,我的头脑一片空白,我毫无意识的向废墟挪步,我要用我的双手,亲手挖出我的然然。  

  几名大队干部拦住了我:“小伙子,你不能上前去,太危险了”。  

  我激动的语无伦次:“你们让我进去,让我进去,我认识那位老师的,我认识她的”。  

  他们拼命地拦住我,在我面前组成了一道人墙。  

  一位大队干部急促的告诉我:“我们也很着急,相信我们,我们会救出杨老师和孩子的”。  

  我哀伤的面对着眼前的废墟,然然,不会的!你不会离我而去的,我祈祷你和那位小女孩儿平安出来。  

  一团金黄色的东西蹦到了废墟上。  

  我终于看清楚了,那是欢欢。  

  没错!那就是欢欢,它正在废墟上闻来闻去。  

  我拼尽全力大喊一声:“跟着那只哈巴狗,它能找到欣然和孩子”。  

  欢欢停在一处废墟上,闻了好久,然后开始狂吠起来。  

  “快!就是那里!”大队干部也大喊一声,所有人都开始集中到那里,开始往下挖。  

  欢欢看见了我,向我奔来,我弯下腰,抱起了欢欢,它目不转睛的盯着废墟上的人们,不停的发出“呜呜”的悲鸣。  

  我伤心欲绝,下意识的抱紧了欢欢。  

  然然,你要坚持住,你的笨笨猪祈祷你平安归来。  

  残砖碎瓦逐渐被一层层的清理,我也听到了越来越近的救护车的鸣笛声,随着一根梁木被抬起,我发现了一抹紫色,再接着清理时,我又看见了一头布满泥土的凌乱不堪的头发,透过头发的间隙,我看到了欣然布满尘土和血迹的脸,她安详的闭着眼睛,已经一动不动了。  

  头“嗡”的一声,我失手松开欢欢,仰面朝天的向后倒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