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爱上美丽女教师复刻版

十四、相识

爱上美丽女教师复刻版 王府堂前燕 2444 2015-10-27 09:07:01

    刚骑上电动车,还没走出10米,就听到了身后汽车连续的鸣笛声,一辆红色的面包车猛地在我身旁刹车,随即车窗摇了下来,是我的铁哥们田孟,他说:“小建子,干啥呢?”。  

  “是柴禾孟啊,你刚下班吗”。  

  我和田孟是一起从小长大的兄弟,他比我大一岁,以前都在一个家属院住,并且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同学,因为在我们几个要好的伙伴当中爱瞎逗,说起话来像烂柴禾一样搅合不清,故起外号柴禾孟,大家都这么叫,我和柴禾孟打小也是无话不说,关系相当铁,这小子两个月前刚结婚。  

  “小建子,你小子下班也不用绕这么大远儿啊,车框里还有两包A4纸,用那个上厕所你菊花受得了吗?”。  

  “单位让我给捎的!”。  

  “中午有空吗?到我家喝两杯”。  

  “啥时候变得大方了?有什么喜事吗?嫂子怀上了?”。  

  “TMD老子才结婚两个月啊”。  

  “没有?看来你命中率太低了,要不换我试试”我嬉笑着和他逗着玩。  

  “你这个挨日的”柴禾孟骂了我一句:“26了还推销不出去,MD连靶都没机会上,整天在家‘撸’,还TM说老子”。  

  说归说,笑归笑,我接着问:“家里还请了别人吗?”。  

  “没有!就我和你嫂子两个,她刚才放学时给我打电话说买了两条鲤鱼,咱们火锅涮鱼”。  

  放学时?我拍了一下脑门,我怎么忘了,他老婆在第二实验小学当老师,虽然她和杨欣然不在一个学校,说不定在她那能打听到欣然的一些消息呢。当然,最关键的是要打听到欣然现在有没有对象,如果有……我想不下去了,那么把照片放门卫上的事就真的不可避免了。  

  “有人请吃饭,要是不去岂不让你很没面子嘛”。  

  “MD你小子少来这一套,爱去不去,我还怕你去了鱼不够吃呢”。  

  “谁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好,给你个面子”。  

  “免费?在我那里吃饭还想免费?我家里没白酒了,你买瓶老白干去”。  

  “柴禾孟,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真能算计”。  

  没等我说完,这小子开着车一溜烟跑了。  

  没办法,吃顿饭还得搭上瓶酒。到小卖部买了酒,我顺便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老妈不回家吃饭了。  

  来到柴禾孟家住的平房,那小子正在院子里的水池边洗菜,他老婆在厨房里剁鱼。听到院子里有声音,他老婆沈慧从厨房里出来了,看到我手里提着瓶酒,还说呢:“小建啊,你这不是笑话我们吗?难道我们家买不起酒啊”。  

  我得意洋洋的笑了,然后看正在洗菜的柴禾孟,看他怎么回答。  

  那家伙反应还挺快:“我说了不让他买,他就是这么客气,小建子,你下次这样我可急了啊”。  

  我心说还有下次?但我们是铁哥们,再说下去就显得我小气了,在他老婆面前落个好儿得了,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了。  

  “有一段没有和旭东、肖扬他们喝酒了,什么时候喝一回啊”我一边帮他择菜一边问他。  

  田孟、旭东、肖扬和我,我们四个都是一个家属院一起长大的,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拿钱大家花。  

  “上两天我才见了肖扬,那小子刚谈了一个对象,正热乎着呢,MD,那个2B也不找咱们玩了”。  

  “那正好,赶哪天看到他和对象上街,堵他一次让他请请弟兄们,他要是不同意,我们就一直跟着他们,反正他不好翻脸”。  

  “MD小建子,你们当记者的都会出这么下流的计策吗?”。  

  “这还不是跟你学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拉**倒,哥哥可是个老实人啊”。  

  菜洗完了,我们都没事了,摆上圆桌放上电磁炉,等着他老婆上火锅了,不一会儿他老婆把锅端上来了,又给我们调好白酱,等到鱼快熟了,我和柴禾孟每人倒上一大杯酒开始喝,三两的,必须每次喝的一般多,否则谁也不干。  

  反正我不怕,喝过多少次了,我知道他的酒量要比我差二两。  

  才喝了几口,沈慧就开始给他使眼色。不过那家伙今天兴致高,老婆想拦也拦不住,为什么呢?我一直在讲他感兴趣的话题,呵呵。  

  白酒三下五除二喝没了,柴禾孟当然没喝够,我也差点儿,于是我开始挑唆他:“行了行了,家里没酒了就算了,要不还得出去买,再说你也不行”。  

  柴禾孟一听,二儿劲上来了,一转身又从冰箱里拎出了几瓶啤酒。  

  沈慧不干了,伸手要夺:“少喝点,下午你不上班了?”。  

  “不行,老子今天要和小建子拼一拼,MD敢叫阵,小建子,你记着,跟哥哥斗,你就一个字,死!”柴禾孟说话把不住门了。  

  可不能忘了“正事儿”,我怎么问沈慧呢?我和欣然还不算真正认识,于是我开始绕圈子。  

  “嫂子,你认识一小的老师吗?”。  

  “认识几个,有什么事吗?”。  

  “有个叫杨欣然的,你认识吗?”。  

  她想了一下:“没听说过,才来的吧,不太认识,打听她干嘛?”。  

  “哦,是这样的,我们单位一个男同事托我打听打听她的基本情况,主要问问她交没交男朋友”。  

  “你同事想和人家搞对象啊”沈慧笑了:“这样啊,我打电话给你问一下”。  

  她到外间打电话去了。  

  柴禾孟又唠叨开了:“小建啊,你也26了,也该找对象了,知道你上了大学,比我有文化,和我不一样,但也不能挑太酸啊,我正和你嫂子说呢,看看她认识的里面有合适的没有,帮你介绍一个”。  

  然后,这小子说话又开始离谱了:“别TMD等到老子的儿子都会打酱油了,你还睡冷被窝呢”。  

  我端起酒杯:“来,干一个”。  

  这时,嫂子进来了:“小建,我打听清了,杨欣然是吧,今年25岁,家是杨村的,衡水学院毕业,参加工作一年,在学校里教音乐,目前单身”。  

  “耶!”我兴奋的攥着拳头用力挥舞了一下。  

  这个动作让沈慧生疑了:“你给别人问,自己怎么反倒这么高兴呢?不会是你想问的吧?”。  

  我连忙改口:“我同事打听了好几个人都打听不了这么清呢,他该请我喝酒了”。  

  “是这样啊”沈慧似乎听明白了。  

  “来,嫂子,敬你和孟哥一杯酒,祝你们早生贵子,我等着喝满月酒呢”。  

  沈慧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柴禾孟哈哈的笑了:“来,媳妇儿,和小建干一个”。  

  放下酒杯后,我又开始问:“嫂子,还听到别的了吗?”。  

  “还有,她住学校宿舍,其他的不知道了,但我朋友说,她和学校的一个叫做陈雅莉的女老师关系最好,不过我不认识,就这些了”。  

  “没关系,谢谢了”知道了这些,我已经很是兴奋了。  

  临走时,沈慧把我送出来了,因为柴禾孟喝多了,在饭桌上就睡着了。  

  “你看你看,我们家田孟就是这样管不了自己,让你见笑了”。  

  “哪里哪里,你去照顾孟哥吧”。  

  听到的消息对我来说无疑是很振奋的,从柴禾孟家出来,我想我要替欣然选两张最好看的照片,然后送给她,准备向她开展全面攻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