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俏医生偶遇偷心盟主

第二十二章

俏医生偶遇偷心盟主 想做不良少女 6247 2015-10-25 19:22:35

    到位于诸家左侧的花房,整间花房都是由玻璃构成;从外面往里看,可以透视整座花房。花房里充斥着各式各样鲜艳亮丽的花卉。  

  紫轩身着白色雪纺纱,乌黑秀发如瀑布船泄下至腰前,耳边些许发丝呈自然弯度、微卷,脸上白皙雪肤透着粉红,手拿着剪刀修理着她最喜欢玫瑰花。好不容易弄完,她用手帕擦干净汗珠。望着满眼的花朵,思绪不由……  

  从唐朝回来已经四年了,有时她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去过那个古老的时代,房中那些古老的饰物无时不在提醒她,所有的都是真实,每每心烦时,她都会不由的抚上那块机缘石。  

  原以为回来现代,时间久了自然能忘记那一切,忘记那个伤她心的男人,没想原来做不到,她人回来了,心却留在了那里,四年里多少个梦里有他,梦醒时分眼泪打湿了枕巾。  

  很多次,她都冲动的想用老爷爷交待的办法回到那熟悉也陌生的地方,但是父兄的牵绊、曾经的心痛都让她在最后一刻忍了下来。  

  “紫英,小妹又在发呆了。”李静怡心疼的看着小姑子走神的样子,从很久开始她们就发现,紫轩时常一个人静静的发愣,很忧愁的模样。  

  “天杀的,那三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诸紫英受不了,他最宠爱的妹妹,从小到大,从不舍得她受一点伤害,可自从那个三个月的假期之后,她变了,变得让人看见就心痛。  

  一阵凉风吹过,紫轩颤抖了一下,起风了,好冷呀。她转身看见了大哥大嫂,他们脸上的关心溢于言表。  

  “哥,来了也不叫我一声,怎么想突然吓我吗?”她以轻松调皮的语气开口。  

  “我们是来找你吃饭的。”静怡温柔的说道。  

  “那,走吧。”紫轩挽起大嫂的手,三人一起出门。诸紫英与李静怡相视了一下,她不知道,今晚这餐别有意义。  

  满庭坊  

  诸毓林坐在圆桌旁等待着儿女的到来,今天一定要解决久绕心头的疑惑,紫轩转学中医又二年了,学的刻苦也学有所成。只是她脸上的那抹忧郁也越积越深,看见爱女不时的发呆、发愣,他这心就如刀割一般。  

  “老爸,来了很久了吗?”紫轩一进来,就撒娇的抱着父亲,心越痛就越渴望亲情。  

  “没有多久,来,丫头,快坐下去。”  

  不一会儿,满满一桌子的好菜,让人不由的食欲大开,那道生鲜鱼片拼盘,刺痛了紫轩的眼,她仿佛看到在“天下第一楼”狂吃的情景。  

  “小轩,今天我和你大哥大嫂是事想问你?”诸毓林说道。  

  紫轩收起回忆,静静的听着。诸紫英耐不住性子,直接开口问道:“小妹,四年前的三个月假期,你到底碰到什么?”  

  “啪”紫轩手上的筷子丢地,她惊讶不已。难道父兄已经知道了吗?  

  “哥,你怎样问是为什么?”  

  “看你这么惊慌的样子,我想我们的猜测是没错的。”  

  “你们的猜测?你们知道什么?”紫轩紧张的问道。  

  “我和你哥什么都不知道,知道只有这四年来,你从来没有真心笑过,学妇科转中医让人费解,时常的发呆,无助的表情都让我们揪心呀,小轩,从你妈死了之后,我和你哥把当成掌上明珠,见到你这份愁绪满怀的样子,真是气自己无能。”诸毓林短短几句话让紫轩的眼泪滚落,原来自己做的这么差。  

  “小妹,你别哭呀,我们没有逼你的意思,只是不忍心看你一个人默默的伤心,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说出来,心会舒服。”李静怡细心的用纸擦去她的眼泪。  

  紫轩感动的望着眼前的三位至亲,是该说了。  

  “吃饭那天之前,我去超市买东西,忽然间天全黑了,等我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在唐朝……”  

  紫轩的述说,出乎任何人的想像,他们本以为紫轩也许是在路被人伤害过或者碰到什么男人,但却不在一起,没想到有男人没错,却是个做古千年的唐朝男人,还是什么武林盟主。  

  “小轩,你真的看到李世民呢?”才二十四岁的李静怡听完之后,好奇的问东问西,本是沉闷的气氛也露出一丝阳光。  

  “嗯,很帅很霸气的一个男人。”紫轩想起那次在长安的见面,点点滴滴都铭记在心。  

  “丫头,你爱那个叫谌俊林的男人吗?”诸毓林听完之后,心疼不已,原来女人遭遇了如此离奇的事情,她人是回来了,心却留在了唐朝。  

  “就应该是爱的,我花了四年的时间都没有忘记那短短三个月的一切,想念的情绪有增无减。”紫轩冷静的说道。  

  “那你回唐朝去吧。”诸毓林这句话,让人意外。  

  “老爸你说什么,小轩去了也许就不能在回来了。我不准,小轩你好好的呆在这里,不准回唐朝,那个自大自狂的男人不值你爱。”诸紫英听到妹子被伤害就火大,他这个妹妹,从小被她宠大,不允许有人伤害。  

  “紫英,你又冲动了。”静怡拍拍丈夫的肩膀,她懂他的爱妹之心。  

  紫轩听到父亲的说,也很吃惊,没想到父亲竟然鼓励她回唐朝去。  

  “爸,你说的是真的吗?大哥说的没错,我不知道回去了还能不能不回来。”  

  “待在现在只会徒增伤悲,而且幸福掌握到自己心中,永远为了自己而努力不是你一直的做右铭吗?丫头,老爸支撑你。”诸毓林只盼女人开心,而且逃避不是办法,不做个了解,对紫轩不是好事。  

  “我还是不赞成。”诸紫英还是不接受妹子回唐朝的事情。  

  “我赞成老爸的意思。”李静怡投了赞成票,同为女人,她深刻了解一份感情不是随便就能放弃的  

  “老婆都这样说了,我也只好答应了。”  

  紫轩感动到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家人的支持给了她无穷的力量,让她有勇气,再次踏入那个古老的时空。  

  尽快结束手上所有的工作,等到圆月的日子。她收拾好了简单的行李,当然这回她带的东西大部分都些普通的医疗工具,虽然历史不能改变,可是救些普通人应该不会有太大关系。  

  “小轩,自己在那里要保重,有机会一定要回来,我们等你。”诸毓林怜爱的说道。  

  紫轩点点头,她给了父兄和嫂子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双手合并,对着圆月,念起了咒语。  

  不一会儿,一阵白雾从她脚底升起,如同她回来一般。  

  “老爸,大哥大嫂保重。”随着她音落,人也消失在白雾之中。  

  “天呀,我看到的都是真的吗?”李静怡问道,在场的两位男人也沉浸在惊奇之中,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他们祝福在远古的紫轩好运。  

  白雾散去之后,她看见了熟悉的竹林小屋,却没见到老爷爷。  

  “老爷爷,我是紫轩,你在吗?”叫了几声都没有应,只看见桌上的一张信笺。  

  紫轩小姑娘:  

  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说明你回来了,山下的镇上通灵小阅是我送你的,外面有马,你先去那里安顿。连木和小薇知道那件屋子,会去那里打扫,所有你安心等待就会见到他们的。  

  竹林仙翁留  

  原来老爷爷早就算到了她的归来。竟然这样她就听老爷你的话,她骑上马,披下风衣,以免让人见到她的奇装异服。  

  “通灵小阅”  

  就是这里了,她推开门。房间里很干净,看来连叔他们刚来过没多久。  

  桌子上一张信笺很显目。  

  紫轩姐:  

  我和干爹又一次失望的回谌家堡了,你离开四年了,隔半个月我们就会来打扫一次,因为仙翁曾告诉过我们你一定会再回来的,房间里什么都有,食物、衣服,吃的用的一应俱全,假如你回来看到这封信,就在门上挂个红丝巾,那我们就知道了,会尽快过来。放心这一切都只有我和干爹知道,别人不知,对了,不记得说了,我说的干爹就是连总管。  

  小薇留  

  紫轩看完之后,小丫头真是长大了,字也比四年前写好多了,只是说话还是那样,想说什么就写什么。真的想他们呀。  

  打开衣柜,她最喜欢的颜色和最喜欢的款式全都有,既然来到古代,她应该做古人的打扮。一块鲜红的丝巾在最显眼的地方,想到小薇他们很希望有朝一日会看到。  

  换上唐服,她整个人感觉一下子变的飘逸起来。首先将红丝巾挂在门上,小薇他们应该会很快赶来的。  

  没想到一会儿,就有人来敲门,不会吧,坐飞机也不会有这么快。  

  紫轩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你找谁?”门外是个慈祥的大妈。  

  “请问您是紫小姐吗?我受连大爷和小薇姑娘的嘱咐,在这等待挂红丝巾的小姐。”  

  紫轩依然机警“你有什么证据,说明是连叔和小薇的人?”  

  “小的有这个。”大妈从怀中拿出一块绣有“谌”字的粉红手帕,这手帕她认识,是小薇专门给她的。独一无二。  

  紫轩相信眼前这位大妈真是的好人。“大妈快进来。”  

  “紫小姐,连大爷说过,假如是小姐回来马上用八百里加急传回谌家堡,大约三天的时间他和小薇姑娘就会赶过来,这几天我会好好侍候小姐的。”  

  连叔他们真的想的很周到。紫轩心里暖和和的。  

  “紫小姐,我夫家姓于,这里的街坊叫我于大娘。连大叔和小薇姑娘每个月都给我不少钱,足足给了四年,每次他们来打扫都是我给做的饭,每次他们都失望离开,今天看到红丝巾,我这心里真是高兴。”于大娘烧好吃的饭菜。  

  “小薇和连叔还好吗?”真想马上就见到他们,想种种,心里的思念很就越强烈。  

  “小薇姑娘是一年比一年漂亮,花般样的容貌,怕是一般的男子都配不上,连大爷看上去总是那么精神。”于大娘笑着说道  

  “于大娘,真是麻烦你了,我什么都不会。”紫轩不好意思的说道,她本想自己烧个开水洗澡,可是看到一堆柴,就傻眼了。  

  “这种粗活怎么能让小姐做,连大爷交待过一定要好好照顾小姐。”于大娘边舀水边说道。  

  “好了,小姐,可以洗了。”  

  “于大娘,你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不行,我怎么能让小姐一个在家?现在坏人很多的。”  

  “这栋屋子,坏人不敢来的。”紫轩笑道,早她进屋的那刻,谌家堡特有的标志就落入她眼中。  

  “反正不行,连大爷一天没来,我就得守着小姐。”于大娘显然什么都不知道。  

  “那好吧,不过今天大娘辛苦了,到客房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呆会。”  

  “也好,不打扰小姐休息,我就在左边客房,有事叫我。”  

  送走于大娘,紫轩轻解罗裳,滑入木桶之中。熟悉的花瓣浴,让她舒服的闭上眼睛,回来了,真的再次踏入这古老的年代。也许,她注定生活这里。四年她转学中医和妇产科,就是为了有一天可能回到这里,她想用即微薄又能行的方法,为这个时代的妇女做些事情。至于其它,她先不想考虑,此行虽说是为了情而来,可不想愿只为情而做。  

  一夜好梦,醒来是个晴天。  

  紫轩正在整理行李,她带来了许多这个时代没有的东西,要把这些收好,不小心遗失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窗外的喧哗,惹的她心烦。“于大娘,怎么这么吵。外面出什么事了。”  

  “唉,造孽呀,好好一个姑娘,却做出了苟且之事。这不,要拿到浸猪笼。”于大娘边说边摇头。  

  紫轩从书上和电视上都看过古代妇女的悲惨生活,浸猪笼首当其冲是最为可耻的酷行。  

  街上一群男人拖着一个挺着肚子的女子,女子高声喊道:“冤枉呀,我没有做苟且之事,我是清白的。”声间高亢而凄凉。  

  “肚子都这么大了,你还说没做。”一个男人走上去就是一巴掌。  

  “来人,把她的嘴给我堵了。”  

  紫轩看到这般场景,心痛不已,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竟然被这群男人,迫害成这样。身边的一些乡亲也议论着。  

  “听说,这个田姓姑娘没有破身就怀孕了。”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  

  “稳婆张大娘说得,说当天她去验身时,发现姑娘还是处子。“  

  “可她那肚子都有四五个月大了,怪了。”  

  “就是,所以都传她是脏东西染上了。”  

  紫轩听道这些议论,又凑到最前面看看了那姑娘的脸,心里马上意识到这个姑娘有救了。  

  “等下,这个姑娘是冤枉的,她没有怀孕,更没做什么苟且之事。”紫轩冲上前,阻止道。  

  “那来的泼妇,走开。不然连你一起浸了。”一个凶狠狠的男人上前,想推开紫轩。  

  “紫小姐,小心。”于大娘大喊道。  

  不过,男人的手没有碰到紫轩的衣襟,而是捧着手大呼小叫起来:“好痛,好痛。”  

  “好大得胆,敢动我紫轩姐,我看你是不要命了。”一个黄衣少女,轻功掠过人群,落在紫轩面前。  

  “小薇。”紫轩喜出望外看到,来人正是四年未见的小姑娘。  

  “紫轩姐,我都想死你了。”小薇扑上前,抱着紫轩,眼泪就下来了。  

  “怎么又哭了,来给我一个笑脸。”紫轩轻轻拍了拍。  

  “我开心呀,谁叫紫轩姐来的这么晚,想死我了。”听道紫轩那句“来给我一个笑脸。”她就想起当时分别时的伤感,不过还好,紫轩姐回来。  

  “连叔呢?”紫轩四处张望,不过没见到。  

  “堡里事太多了,干爹一时脱不了身。我一知道消息就连夜赶过来了。”小薇解释道。  

  “你们俩个不知好歹的娘们,故意闹事是吧?来人,把她们给抓了。”那群男人大叫道。  

  小薇侧脸冷冷的瞪了那些人一眼,从腰中取下印“谌”字的黄色令牌。淡淡的说道:“有种的再往前一步。”  

  “原来是黄玉使姑娘,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得罪。”所有人在看到小薇手中的令牌后,气势马上下滑。  

  谌家堡的势力无人敢碰。  

  “黄玉使姑娘,这个女子不守妇道,做出苟且之事,请让我们依照族规,将其浸猪笼。”自称是族长的人,小心的说道。  

  “我说过,这个姑娘只是有病,不是怀孕。”紫轩再次重申。  

  “不知道这位小姐有什么证明能说明?”族长轻蔑的说道,区区女子,看她能做什么。  

  “紫轩姐说是生病就是生病。”小薇对紫轩的医术是深知。决不会有错。  

  “口说无凭,如果没有证据,实难服众。”  

  “证据很简单,我马上可以让这位姑娘的肚子变回来。”紫轩胸有成竹。  

  紫轩让于大娘端出刚刚熬好的鸡汤,然后让那位姑娘来到茅房,然后让她将鸡汤放在马桶里,然后脱下裤子坐在马桶上。  

  只听见茅房哗哗,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姑娘打开门走出来,本来挺着的大肚子真的消失了。  

  “神了,这真是神了。”  

  “这是怎么回事。”  

  小薇虽然知道紫轩医术高明,可是如此神奇之事,她忍不住的问道:“紫轩姐,这是怎么弄的。“  

  “很简单,大家看下马桶里的东西就知道了。”  

  好事之人跑过去一看,桶子里都是些肥肥的虫子。  

  “这个姑娘只是得蛔虫病,所以肚子会胀大,而鸡汤的香味引出她肚子的蛔虫,所以肚子一下就消了。大家以后要注意个人卫生还饮食卫生。没事就把被子拿出来晒晒太阳,筷子、碗经常的放在沸水中煮下,这样都可以杀害消毒的。”紫轩趁机宣传卫生的重要性。  

  “原来是这样。姑娘好厉害”  

  “真是神人呀。”  

  族长见状,羞愧不已,“姑娘乃神人也。”  

  “我不是神人,只是一位医生。正准备开一个食医馆,还请大家以后多多光临。”紫轩说道。  

  “一定、一定。”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道,这样一位神医在,还不出捧场才怪。  

  被救的姑娘跪在紫轩面前,哭道:“多谢小姐救命之恩。”  

  “起来吧,回家去吧。”紫轩对古代动不动就下跪,不习惯。  

  “我没有家,父母早就过世。如果小姐不嫌弃,收留我吧。”  

  小薇听到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同是天涯沦落人。“紫轩姐,就留下她吧。真可怜。“  

  “姑娘会做菜吗?”紫轩考虑道,她来自未来的事越少人知道越来。  

  “会做,为了糊口,我曾经在饭馆做过学徒。”  

  “好吧,今晚做桌菜,假如我喜欢,就留下来吧。”紫轩习惯现代的择优录取,而不是同情。  

  “谢谢……”  

  一行人回到了通灵小阅,救回来的姑娘跟着于大娘,先去洗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到厨房准备晚餐。  

  小薇则和紫轩在房里,聊起这四年的一切。  

  “自从紫轩姐走后,干爹就认我做了女儿,教我武功,现在我是谌家堡的五玉使之一。”小薇简单介绍了自己的变化。  

  “原来,没有我的日子,你过的很好。”紫轩开玩笑的说道。  

  “谁说得,你不在的日子,我和干爹过的可辛苦了,公子的脾气比以前更差,谌家堡时刻都处于紧张的状态。”小薇说完,才意示道,自己也许说了不该说的话。  

  紫轩轻叹一声,她端起茶杯掩饰内心的波动。  

  “他过的还好吗?”小声问道。  

  小薇当然知道“他”是指谁,能告诉紫轩姐真话吗?她怕紫轩姐知道后会马上再次离开,因为公子做事真的很混。  

  “还好。”她含糊说道。  

  紫轩听道“好”字,就放心。其它她不想深想,因为她暂时还不想见面。  

  门外传来于大娘的声。可以吃晚饭了。  

  桌上的菜很普通,没有大鱼大肉,只有韭莱水饺、芋头馒头和几个小菜。  

  “姑娘,你怎么搞得才弄这几个菜,紫轩姐千金之驱,那能这么随便。”小薇着急说道。  

  “这样就可以,多了也是浪费”。紫轩坐下吃起来。  

  水饺皮薄馅细,咬一口汤汁入口,味道很好。馒头小而有内容,真材实料,甜而不腻。  

  “你可以留下了,还不知姑娘姓名。”紫轩问道。  

  “我姓田,单名一个婵。”  

  “会写字吗?”  

  “爹爹曾经教过。会些。”  

  “那好,很高兴和你一起工作。我姓诸,名紫轩。”紫轩伸手握住田婵的手。  

  田婵大受宠若惊,她没想自己会有这么好的运气,碰到贵人。  

  “紫轩姐,你姓诸?我都不知道。”小薇吃惊的问道。  

  “现在知道了,我的食医馆就叫诸味百珍,希望三天后能开业。”紫轩对此很有兴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