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俏医生偶遇偷心盟主

第二十章

俏医生偶遇偷心盟主 想做不良少女 3582 2015-10-25 19:16:19

    谌俊林,纳命来”血影阴狠地道。  

  谌俊林冷笑道:“哈哈,有本事尽管来”。他自信满满,很久没碰动手,手都痒痒了。  

  血影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并未被谌俊林威猛的气势吓到,瞬间,他刀如风、身如影,以惊人的爆发力朝谌俊林袭去。  

  灵剑出鞘,谌俊林凌空飞起,瞬间刀剑交锋,旁观者只见刀风和剑气交错,浑厚的内力对抗,不时发出惊人的巨响,两股力量不分轩轾。见血影使出致命的招数,谌俊林心里有数,他全力制敌,如此的打斗不是你死就我亡。  

  两人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剑气和刀风令一旁观战的人皆震撼不已。几个时辰的对抗,血影慢慢觉到一人之力实来胜出,只听他大吼一声:“诸位现不出手,还等何时。”  

  旁站十多人同时加入混乱之中,同时攻向谌俊林。一旁的连木见状,连忙下命:“玄河、状江、视类、裂啸跟我一起上。”  

  霎时阴风狂啸、乌云避日,刀剑相击,两方人影交错。  

  瞬间,飞砂走石,刀剑激出的气流惊人。  

  紫轩急忙赶到武场时,四处烟雾弥漫,静默无声,只待烟雾散去,看看究竟谁输谁嬴。她骇得双腿发软,心里拚命祈求站着的人会是她想见到的人。  

  终于,烟雾渐散,人影渐现,是俊林还有连叔,穿着谌家堡服饰的另些武士。而地上四处躺着伤兵残将。  

  她飞一般的跑到他身边:“俊林,你有没有受伤?”  

  “紫轩,你怎么来了?”他见到紫轩,立马收回身上散发出来的内敛剑气,生怕会伤到毫不懂武功的她。  

  “不要管我怎么会来,快让我检查一下。”她仔细的摸这里,看那里,生怕有一点疏忽。他的确没事,没来他的武功已经登峰造极,无人可伤。  

  “我没事,有事是他们。”谌俊林轻蔑的看着场上,那些七零八落号称千人盟的江湖人士,不知好歹,他现的武功足以傲视群雄,以多胜少的计,是小看谌家堡,玄河、状江、视类、裂啸四大护卫任何一个都可以一敌十,十年前的连木在江湖号称“仞刀客”,因为他爹有恩于他,所以心甘情原在谌家堡当小小的总管。  

  紫轩转眼望去,地上那些挑衅者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声音,身为医者,她是觉不可能看着有人需要医治,而视而不见。  

  她一步步的走向躺在地上那些不能动弹的人,俊林连忙上前伸手抓住她。  

  “紫轩,你疯了,不要过去。”她的安危是他最大的担心。  

  “俊林,他需要医治,不然会死人的。”  

  “你疯了吗?紫轩,他们是来杀我,你怎么可以救他们。”谌俊林万万没有想到,紫轩会有此一举。  

  “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最基本的道德。”她甩开,丢下这样一句话。  

  地上那些人都瞪着眼看着紫轩靠近,他们知道这个女人便是谌俊林最近保护的周到的佳人。  

  “你想做什么?士可杀不可辱,谌俊林你如果还是个汉子,就一刀了结了我们,让个女人过来,想做什么?”血影大声叫道,因为紫轩已经蹲下准备检查的他伤势。  

  “不要说话,你的肋骨都断了,还叫什么叫,几十地方在流血,如果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小薇,快把急救箱过来。”她向小薇说道。  

  血影被她认真的表情给震住,这个女人疯了,他可是来杀人的,她竟然为他包扎,太不可思议了。麻利的手法,凝重神情,让人不再怀疑她的企图。  

  “小薇,把这几个伤口包好,我再去看别人。”小薇在她的调教下,一些基本活不成问题。这里少说都有十几个伤口,她需要快速了解他们的伤情。  

  “公子,紫小姐这是在做什么?为我们的敌人治病吗?”四大护卫同时问道。  

  谌俊林冷着脸,她是天生的好心菩萨,曾说过救死扶伤是她毕业的追求,可是这些人都是为了要他死而来的,她救好他们难道要他们再有机会杀他吗?他不懂,从她刚才紧张他生死来看,他在她心中应该是有份量,可是她现在做的又算什么呢?  

  紫轩走到一个伤者旁,只见他脸色惨白,紧闭着眼。“他已死了,姑娘不要再费心了。”血影对这个救了他的女人,有了一丝敬意。  

  紫轩按按了他的腹部、胸部。“不,他还没死?”  

  只见她从急救箱拿出一根短剑,剑是细圆那种,她奋力插向他的胸部。众人全都倒抽了口气。她在做什么?  

  只见被插了一剑的那人,突然睁开了眼,一股血从伤口留出。“你刚气胸,没办法我只好给你一下,帮你通气,我想你应该用办法止血吧。“她留下一句这样话之后,走向别人。  

  太神奇了,在场所有的人,无论是谌家堡还是千人盟的人,都觉得如同梦幻般。她是怎么做到的。  

  “小姐,小姐救我!”打伤的人见到如此神奇,求生的意志让他们全都向紫轩求救。紫轩看到后,没有管叫嚷的人,而是径直走到安静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人。能说话证明伤势还有救,而这些不动弹者才是最危险的人。她凑上去听是否还有心跳,这举动更是让所有人吃惊不已,男女授受不亲,她怎么随便就这样趴在男人身上。  

  谌俊林的脸越来越阴沉,紫轩所做的一切让他觉的完全不能理解。  

  可还等人缓过神,让人更为惊讶的事出现了。  

  紫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嘴对嘴吹进那男子嘴中,重复四次,又双手相叠在心脏部位用力一下接一下按着,她坚信自己一定能救回这条命,汗水从她额头上流下,一次、两次、三次,这样持续了几分钟之后,躺在地上像已经死去的男人,终于奇迹般的活过来。  

  “我想你应该有所谓的内功,自己疗伤吧。”她站起,觉有些体力不支的头晕。  

  “紫轩姐,你没事吧。”小薇扶住她。  

  “没事,我们继续。”紫轩一个一个的检查,外伤严重的不多,包扎,缝针,剩下的内伤,她知道他们会有更好的办法疗伤的。  

  等她缓过神来,寻找谌俊林时,却发现他不见了踪影。  

  “小薇,你家公子呢!”  

  “公子……公子,他回堡了。”小薇不敢说,公子是在看到紫轩姐嘴对嘴为人治疗时,甩袖离开的。  

  “你们的伤口,我已经包扎好了。可以走了。”她擦擦汗,说道。累死了,久不干活,体力下降了好多。  

  血影代表大家,抱拳说道:“小姐救命之恩,我们铭记在心。”  

  地上的伤者,站起想外走时,被守在门口玄队的士兵拦下。  

  “公子有令,谁也不准离开。”  

  “为什么不准他们离开。”紫轩不懂。  

  “没有为什么?这些人竟然敢挑战谌家堡,挑战我,就应该清楚,不会活着离开。”谌俊林突然现身,他回到堡中,越想越气愤,他是那么那么珍爱她,惜她如圣女,从不敢有一丝的妄动。  

  可是今天她竟然当着他的面趴在陌生人身上,还将那红艳的香唇印上他人的嘴上,还一次又一次,他真的接受不了。  

  “冤家宜结不宜解,俊林,放他们一条生路,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再自不量力的来挑衅的。”紫轩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被误会。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紫轩被惊呆,他说什么,是在唾弃他吗?  

  “公子,万不要为了一时之气,做出后悔之举。”连木忠心耿耿,他不原见到两人本还好的感情,再次破裂。  

  “谌俊林,你说什么?什么叫不要脸,请你说清。”  

  “趴在男人身上,还嘴对嘴的吹气,这些难道不是不要脸。”谌俊林心中的怒火,蒙蔽他的心智,口不择言起来。  

  紫轩被这顿的抢白,气的全身发抖,自己完全是为了救人,才做人工呼吸,却他讲的如此不堪。  

  “我就你机会,向我道歉。”她咬着唇说道。  

  “妄想。”他却不认错。  

  “竟然你觉得我救人是不知羞耻、是****所为,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啦。不过,你曾经过为我做一件事情。我现在要这里的所有人安全离开谌家堡范围。”  

  “如果不答应呢?”  

  “谌俊林,你生为武林盟主,说话难道跟放屁一样  

  “好我放他们走。”  

  紫轩对着地上那些她救活的人说道:“谌公子让你离开,快离开吧,你们对我所谓的救命之情,我想希望你们用在为百姓造福方面,不用再造杀戮。习武之人不是应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吗?谌家堡这次的不杀之恩,以后不要在跟谌家堡作对了。”不然就没人可以再救你们了。”  

  “谢谢”。众人纷纷谢言后迅速离去,经历过生死他们知道活着的幸福,他们也会记的谌家堡的放生之恩。  

  紫轩看到大家都走了,也住门外走去  

  “紫轩姐,你到哪去。”小薇见她脸色苍白,一点血色也没有。  

  “我要回家,三个月的时间本也就到了。小薇,我要在竹林老爷爷那去。”她对古代再无留恋,曾经有过的犹豫,烟消云散,年代不同,思想不同,勉强大家都不快乐,她不怪他想歪误会。  

  “连叔,麻烦你送我到竹林去。”  

  “小姐,公子。”连木左右为难,紫轩小姐是好人,她从来都是救死扶伤,没有私欲,是公子错爱了。  

  “她要走,就让她瞳。”说完这句话,谌俊林头也不回的离开。  

  “唉。”连木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小姐,要走也要等到明天。”  

  “好。”  

  所有人回到谌家堡后,小薇边流着泪边帮紫轩收拾东西。  

  “紫轩姐,你一定要走吗?”  

  “小薇,不要再说了。”紫轩站在窗旁,神色衰怨的说道。就要离开这个带给快乐、开心、惊喜同时也伤心的年代了。  

  “公子,连木从来没有对您的决定说半个不字,可这次,属下请您再想清楚,紫轩小姐回去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差这一个。”冰冻的表情看不出谌俊林在想些什么,只有眼底偶尔闪过的激光,可以看出他并非外表这般无动于衷。  

  “连木,没事就退下吧。我累了。”  

  关门声也随之回响于室内,留下他静静凝视着满屋子的黑暗,只有他知道内心里的痛苦与挣扎;想到紫轩即将离开,不由得握紧双拳,手臂上青筋突起,最后“砰!”的一声,拳头砸向桌面,顿时桌子不堪一击的成了四分五裂。  

  “我谌俊林不在乎她一个紫轩。”他在黑暗中抑不住痛苦地喃喃低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