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胜败人生之关内关外

第066章 白光坠 膏药旗惨变火把

胜败人生之关内关外 张海祥 3026 2016-12-19 19:42:36

  突然,天空坠下一道白光,跟着,“轰!”雷声震天动地。

闪电正好击中了膏药旗,护旗的两个人当即被击倒,旗面燃烧起来,绳子被烧断,旗面随风飘落,在地面继续燃烧。

几个士兵扑了上去,脚踩着火苗,枪托砸着火苗,一边踩一边喊,“水!水!水!”

一个士兵脑子机灵,“口水不就是水吗?可以用来灭火!”

大家恍然大悟,马上向日本国旗吐起了口水,“呸!呸!呸!呸!”口水声接连不断。

但是,口水毕竟太少了,根本压不住火苗,于是又有人想出新方法,“撒尿好,尿比口水多多了,咱正憋着呢,一泡尿下去,准保全部熄灭。”

“对对对对,撒尿好。”大家纷纷称赞这个方法,于是几个人拉开裤裆,准备往日本国旗撒尿,虽然周围站了成千上万的人,但是他们照干不误。

“停!停!停!”李守信从台上跑了下来,一边跑一边破口大骂,“那是日本国旗,相当于日本天皇的脸,你们又是脚踩又是枪砸,吐了口水还想撒尿,你们想造反是不是?”

李守信的大骂还算及时,阻止了士兵撒尿,大家把家伙收回裤裆,只有一个人,可能是太急了,还是撒了一些,收的时候把裤裆弄湿一大片。

“李司令,不撒尿,那怎么灭火?”士兵指着还在燃烧的日本国旗。

“用脚踩呀……”李守信伸脚踩向日本国旗,不过脚在空中停住了,“不!用水泼!你们身上不是带着水壶吗,用水壶的水泼。”

士兵于是解下水壶,此时日本国旗已经停止燃烧,不过士兵还是卖力往上泼水,把旗子泼得湿漉漉的,

李宁信把日本国旗从地下捡起来,旗子已经变成了烂布条,上面带着很多黑斑,这是口水吐的,这些士兵经常抽烟而又不刷牙,吐出的口水又黑又稠,吐到国旗上就是一个黑班。

风向突然变了,破旗子“啪”地一声打在李守信脸上,上面的口水沾了李守信一脸,这些口水臭极了,臭得李守信几乎当场晕倒。

场下站了很多人,有士兵也有百姓,看着李守信那副丑样,大家不由自主地哈哈大笑。

“不许笑!”李宁信对着大家大声吼叫,用袖子擦着脸上的口水,擦完后,捧着又脏又臭的旗子回到台上,向田中隆吉邀功。

“李司令辛苦了,把旗子放下吧。”田中隆吉说道,他虽然没有洁癖,但也不愿接这面破国旗,太脏太臭了。

田中隆吉和李守信去看两个被击倒的士兵,二人已经死亡,身上衣服全被烧光,面目狰狞,全身焦黑蜷缩,冒着枭枭青烟,一股难闻的臭味弥漫四周。

李守信顿时毛骨悚然:原来今天出征真的是大凶,这个半日仙真的是神仙,算得一点不错!

李守信于是劝说田中隆吉:把出征日子往后推,十天后再出征,风水这东西传承了好几千年,不是一点道理没有的。田中隆吉虽然相信科学不相信迷信,可是一连串发生的异象让他的信心动摇了:也许风水是真的,再说就算不是真的,李守信和他的部下已经相信是真的,勉强出征的话,士气低落,很可能吃大亏。

“嗯……好吧,我们听半先生的话,推迟十天出征。”考虑了好一阵子,田中隆吉说道。

推迟出征是需要理由的,而且这个理由不能是风水,田中隆吉转起了眼珠,转了好一阵子,想出了理由。

田中隆吉给小矶国昭发报:临出征时发现一个大问题,此次参战的满洲国将领中,李守信是少将,崔兴武是中将,张海鹏更是上将,上校则数不胜数,自己只是一个中佐,指挥起来不太方便,希望关东军与满洲国商量一下,授予自己一个方便指挥的满洲国的军衔。

小矶国昭回电:建议甚好,马上与满洲国皇帝商量。

小矶国昭去找溥仪,建议把张海鹏召回来,再把田中隆吉提为满洲国中将。

溥仪很为难:满洲国军队一向是由日本军官指挥的,为了指挥方便,给日本军官授予更高的满洲国军衔是常事,可是通常只提一级,中佐提成上校,大佐提成少将,把中佐提成中将,太夸张了,满洲国虽然下贱,可也不能下贱到满洲国中将等于日本中佐呀。

“能不能换一个人指挥,比如说,一个少将?”溥仪问道。

“不能,临阵换将是兵家大忌,田中中佐是陆军大学的高材生,他来指挥多伦战斗,再合适不过了。”

溥仪还是觉得太过分,和小矶国昭谈了一阵,双方各让一步:召回张海鹏、崔兴武,把田中隆吉提为满洲国少将。

溥仪写了一份授予田中隆吉满洲国少将的御旨,在上面盖了自己的大印。

“明天就派人去围场,乘飞机去,授予田中中佐满洲国少将的军衔。”溥仪说道。

刘永义带着骑兵营出发,4日清晨,来到了距离围场二十余里的地方,开始构筑工事,准备坚守。

工事很快构筑好了,可是日伪军并没来,一直等到中午艳阳高照,日伪军还是没来,探子回来报告:出征时日本旗被雷劈了,日本人觉得晦气,决定改日出发。

“改日出发?他不来我们就打上门去,走,上围场揍他们!”

刘永义留下三百人守卫阵地,自己带了一百人出发,一直来到了围场城下,对着城头破口大骂,大操日本天皇的娘,要日本人出来迎战。

日本人可不好惹,“轰!轰!轰!”炮弹打了出来,在刘永义不远处爆炸,惊得战马一声长嘶,前蹄扬起,身子直立起来,把刘永义摔了一个四蹄朝天,笑得城头上的日本人前仰后合。

祸事还没完,天空传来了飞机的“隆隆”声,三架日本战机出现在天空,向着地面的同盟军扫射、投弹。

“撤退,快撤退。”见势不妙,刘永义急忙下令。

大家跳上马背就逃,可是飞机比马快多了,很快追上了他们,继续投弹、扫射,打了足足半个小时,打光了子弹炮弹,这才摇摇翅膀扬长而去。

飞机扫射打死打伤了同盟军二十余人,刘永义命令给伤员包扎,然后送回多伦。

从开始骂娘到飞机出现仅仅一个小时,这么短的时间让刘永义怀疑附近建有日本的机场,他派人打探,傍晚,探子回来报告:围场的北面建有一个小机场,停了二十来架飞机。

“二十来架飞机?好极了,今晚去偷袭机场,把这些飞机全烧了。”

刘永义带了两个连,翻山越岭,半夜,来到了机场边,借着月光,他观察着机场:机场建在一条狭长的山谷中,周围拉了铁丝网,还筑有碉堡,根据留在机场继续打探的探子报告:守卫机场的全是日军,约为一个中队,附近不远处还有一个大队,随时可以增援。

守军的兵力如此强大,刘永义不得不放弃进攻念头,转而想其它方法,他想用迫击炮打击机场,在地图上选好炮兵阵地后,他估算了一下:大约要二十发炮弹才能击毁一架飞机,平常这种交换是合算的,现在就不合算了,现在同盟军炮弹极少,每一发炮弹都不能浪费,都必须击中敌人。

又观察了一阵,刘永义注意到飞机旁边有一片油桶,差不多有一百个,距离飞机不过五六十米,如果把这片油桶打着,不仅能烧掉日军的汽油,汽油弥漫之后,很可能连飞机一起烧掉。

刘永义叫来于霞,把油桶指给她看,命令她带上一门迫击炮,悄悄潜到距离机场二千米的地方,发炮轰击,引爆油桶。

于霞带了十来个人悄悄向机场靠近,大约一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指定位置,架炮,射击,第三发炮弹击中了油桶,“轰!”数个油桶飞了起来。

但是没有汽油被点着,这些油桶根本是空的。

于霞发现了这一点,命令停止射击油桶,转而射击飞机,一连五发炮弹打过去,最后一发落在距离飞机很近的地方,炸掉了飞机的半个翅膀。

“轰!轰!轰!”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挨了揍的日军开始还击,大炮机枪漫无目标地发射,但是什么也没打着,他们不敢出来,周围敌人不知有多少,出去凶多吉少。

于霞带着手下撤了回来,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刘永义则指责于霞。

“发现在空油桶就应当停止射击,然后撤退,再打飞机根本是浪费,浪费了五发炮弹。”

“喂,我们打中了飞机。”

“打掉了半个翅膀而已,半天就能修好,五发炮弹换半个翅膀,我们亏太多了。”

“那是你的责任,才给我们十发炮弹,如果是二十发,肯定命中飞机,把飞机炸成碎铁。”

“哼!幸好只给你们十发,不然,保命的炮弹都没有了。”

白白浪费十发炮弹,刘永义很不甘心,要大家开动脑筋想办法,吕二豹想出了一个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