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胜败人生之关内关外

第065章 拿钱财 半日仙替人消灾

胜败人生之关内关外 张海祥 3118 2016-12-17 20:19:44

  会议结束后,刘永义走出街头巡视,发现一个地方围了一大堆军人,叫手下过去看看怎么回事,手下过去看了一阵,说是“半日仙”在给人算命。

“半日仙?一半灵一半不灵?”

“不是这样,半日仙可灵了,算的命十有八九灵验,叫做半日仙是因为他的天眼只开半天,半天之后天眼就关了,就不灵了,他也就不算了。”

“哦,这样,现在天眼关了没有?”

“还没有,不过快了,所以大家着急,想赶在天眼关闭之前轮上。”

“哦……”刘永义转转眼珠,“你们在这里等,等他天眼关了,不算命了,带他来见我。”

过了一阵,半日仙来了,四十来岁,身着道袍,梳着发髻,架着眼镜,提着拂尘,很有仙风仙骨的风范,见到刘永义后深深地鞠躬。

刘永义对半日仙很客气,请半日仙坐下,叫人上茶,然后告诉半日仙,有一件事想请半日仙去办,是好事,抗日的事。

“这个……在下只是算命的,能力有限,怕帮不了刘长官什么忙。”

“能帮的,你把耳朵附过来,我告诉你干什么。”

半日仙于是起身来到刘永义面前,刘永义把嘴凑近半日仙的耳朵,嘀咕了一阵。

“不让半先生白干,我给你钱,一百块。”刘永义说道。

一百块是个很大的数字,半日仙不吃不喝算上五个月才能赚到这么多钱,于是半月仙动心了,答应帮忙。

“好极了,我再给你写个证明,证明你为抗日出过力,以后胜利了,你拿着这个证明去找政府,证明你是抗日功臣。”刘永义一边说一边拿纸写了起来,写好后交给半日仙,半日仙接下证明,仔细折好,揣入怀中。

“半先生马上出发吧,今晚就出发,明天给他们算命。”刘永义说道。

在围场,田中隆吉正在紧张准备,兵员物资源源不断开来,突然,沈阳传来了武藤信义死亡的消息,他有些茫然,发报询问进攻行动要不要中止,等待新的司令到来?

关东军参谋长小矶国昭回电:进攻行动按计划进行,不必等到新司令到来,日本已在今天向冯玉祥发出了“三天内退出多伦”的最后通谍,你们的进攻必须在三天后开始。

田中隆吉于是继续准备,最后通谍8月3日截止,他打算4日进攻。

3日下午,半日仙来到围场,开始给人算命,八折优惠。

半日仙在察哈尔还是很有名气的,加上八折优惠,于是很多军人过来算命,不过结果都不大好:这个有血光之灾,那个有血光之灾,那那个也有血光之灾。

那么多的血光之灾让官兵害怕起来,他们去找连长营长,建议不要去打多伦,连长营长也有些害怕,于是去找李守信,建议另选黄道吉日,明天打可是大凶,会死很多很多弟兄的。

“放屁!放他妈狗屁!明天打是大吉,田中先生说的,这个半日仙一定是冯玉祥派来的,来这里蛊惑人心,你,去把他抓来。”李守信指着身边的警卫连长。

连长带了十来个人,气势汹汹去了,很快找到了半日仙,他的摊子还没收,还在继续算命。

连长带着手下一顿棍棒,把官兵统统打走,随后来到半日仙面前。

“姓半的,听说你有天眼,能看出祸福,现在帮我看一看,明天出征,我是祸,还是福?”连长恶狠狠盯着半日仙。

半日仙抬头看着来人,一脸横肉,目露凶光,肯定是来找碴的,还是躲着点好。

“这个……连长是大富大贵之人,咱算不了,咱是小道,只配给小兵小民算命。”半日仙说道。

“算不了?算不了也得算,不算,老子拆了你的摊子。”说着,连长一脚踢去,把半月仙的桌子踢翻了,上面的东西“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你……好,给你算,请连长坐下,小道给你看看吉凶。”

连长坐了下来,半日仙左右看了他一阵,然后闭眼,手指捏来掐去,嘴里念念有词。

“好,看出来了,明天连长不要出征,否则,必有血光之灾。”算了一阵之后,半日仙说道。

“敢咒我?”连长伸手给了半日仙一记大耳光,跟着又是一记。

“看看谁有血光之灾!我他妈毙了你,让你现在就血光之灾!”连长抽出盒子枪,枪口顶上了半日仙的脑门。

旁边的人拉住了他:司令要见半日仙。

“好,暂时饶他这一次。”连长悻悻地把盒子枪装回木盒,“把他捆起来,捆结实些。”

手下找来绳子把半日仙捆了起来,然后推着去见李守信,李守信对半日仙还不错,命令给半日仙松绑,请半日仙入座喝茶,然后要半日仙给自己算一算明天出征的吉凶。

“这个……小道功力有限,只配给小兵小民算命,几千几万兵马出征的事,咱算不来,司令还是另请高明吧,请那些大师。”

“半先生就是大师呀,在察哈尔,还有谁比半先生更大师,大师还是帮本司令算一算吧,不然……”李守信伸手拍着身边的盒子枪。

“这……好吧,就帮司令算一算。哎,师父当年跟我说,五十岁前不要算大命,不然,会折寿的,现在……折寿就折寿吧。”

半日仙又开始左右看着李守信,然后闭眼,手指捏着掐去,嘴里念念有词,足足念了半个时辰。

“嗯……算出来了,明天出征,大凶。”半月仙睁开眼,说道。

“大凶,大凶到什么程度?”

“死伤一二千吧。”

“一二千?这确实是大凶,如何才能避开呢?”

“另远吉日出征呀,那样就可以少死很多人了。”

“那就再烦先生算一算,哪一天最吉,少死多少人。”

半日仙又开始算,又是足足半个时辰,然后告诉李守信,十天之后最吉,那时出征,死伤只有几百人,甚至更少。

“哦,几百人,确实很吉,不过我还是要明天出征,如果死伤了一二千,我放了先生,而且给先生很多钱;如果死伤几百,那就请先生送上你的人头吧。”李守信说道,叫人把半日仙押下去。

半日仙被押进了一间小房子里,不过没有难为他,看守带来了好酒,还有好菜。

半月仙开心地吃喝起来,他并不担心自己的脑袋:打仗肯定要死人伤人,一二千是正常数字,即使算得不准,死伤很小,李守信高兴之余也只会把自己奚落一番,不会杀人的,《三国演义》里田丰就这样分析过。

李守信那里,半月仙被押走后,很多人劝李守信:还是十天后出征好,是真的,弟兄们少死很多;假的,也不过与明天出征一样而已。

手下这么一说,李守信动摇了:是呀,十天后出征,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呀。

李守信于是去找田中隆吉,劝说田中隆吉十天后出征。

“什么?十天后出征?就因为一个算命的说明天大凶?”田中隆吉拍起了桌子,“李司令,现在什么年代了,你居然还相信算命?”

“这个……田中先生,这个半月仙还是有点能耐的,算过很多人的命,灵验十之八九。”

“碰上的,纯粹碰上的,李司令,现在是科技时代,要相信科学,不要相信迷信。什么狗屁大凶大吉的,枪多炮多,那就大吉,枪少炮少,那就大凶,现在我们枪多炮多,我们永远大吉。”

4日上午八时,田中隆吉搞起了出征仪式,打算仪式结束后就向多伦进发,他的这个出征仪式半中半日,所有器具都是中式的,当**奉的则是日本天皇。

礼仪台上插着两杆大旗,一杆日本国旗一杆满洲国旗,当然,日本国旗高高在上,比满洲国旗高出整整一个旗面,也比满洲国旗大了整整一倍,李守信对这两面国旗最为关心,他听说过很多出征时大风刮断旗杆导致主帅遭殃的事,为了防止此事重演,特地找了钢管代替木杆,还派了身材魁悟的警卫连长在旁边站着,一旦大风刮起立即上去护旗,田中隆吉虽然不太相信大风刮断旗杆会导致主帅不幸,但是草原风大,真要刮断了也不是很好,于是也派了一个中队长上去护旗,两人一左一右护卫着各自的国旗。

出征仪式开始了,田中隆吉带着李守信等一大群军官轮流向天皇敬香,然后集体跪下,祷告:天皇在上,保佑此次出征大吉大利,彻底消灭敌人,夺回多伦。

果然不出李守信所料,仪式正在进行的时候突然刮起了大风,大风卷起沙石猛扑过来,打在人脸上生疼生疼。

最遭殃的还是两面国旗,虽然钢管很牢固,下面的柱座却不是很牢固,大风之下“喀吱喀吱”直响,响得最厉害的是日本高旗,由于最高最大,在大风中受力最大。

日本国旗开始倾斜,日军中队长急忙上前,伸手扶住了旗杆。

警卫连长也上前扶住了满洲国的旗杆,不过很快发现并不需要,满洲国旗又小又矮,牢固着呢,于是放开满洲国旗,上前扶起了日本国旗。

下面站着日本记者,这一幕让他们非常感动:日本军人中国军人共同捍卫日本国旗呀!

日本记者围了过来,举着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