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胜败人生之关内关外

第043章 险丧命 金格格躲进王府

胜败人生之关内关外 张海祥 3069 2016-11-04 19:58:21

  刘黑七对这个协议非常满意:不仅消除了眼前威胁,还得到一大笔钱一大批枪。至于消灭刘永义,刘黑七认为没什么问题,刘永义只有一百人,自己却有一万人,自己可不是天老两那种窝囊废,而是纵横山东二十余年、人人闻之色变的“山东第一好汉”。

刘黑七非常积极,不等枪和钱运到就开始行动,留下二千人守卫老窝,亲自带了八千人向苏尼特前进,发誓要“攻下苏尼特,杀了刘永义”。

在苏尼特,于霞来找刘永义,报告说金玉辉在德王府,要刘永义进入德王府要人。

“金玉辉在德王府,你怎么知道的?”

“闻呀,闻出来的,这个骚狐狸味道大得很,隔着八里地都能闻到她的骚味。”

“没那么夸张吧?金玉辉能骚出八里地?我也有鼻子,我怎么就闻不到?”刘永义用力抽着鼻子。

“你被她迷住了,把骚味当香味闻了,哼!一个烂货,就你把她当宝,成天甜言蜜语。”

“没有,我没被她迷住,就她那点姿色,迷住我不可能,说实话,怎么发现她的?”

“好好,说实话,我在王府旁边找个高处,用望远镜往里一瞅,就看到那条骚狐狸了,她受了伤,走路一瘸一拐的。”

“哦……”刘永义沉默了一阵。

“怎么又不说话了?进王府要人呀,怎么,想放过她?想当鞑子女婿?”

“这个……嘻嘻,不是因为想放过他,是因为牵涉到德王,德王是大人物,这件事要报告冯先生,由冯先生处理,我无权处理。”

刘永义给冯玉祥发报,报告金玉辉在德王府的消息。

冯玉祥很快回电:装作不知道,维持现状,不过要提高警惕。

“于大侠,知道冯先生为什么这样做吗?”把电报给于霞看,刘永义问道。

“知道,你们怕他呀,你们打不过他呀。”

“啊呸!我们打不过他?冯先生一声令下,我立马进王府抓人,德王那点手下,我根本不放在眼里。只不过,敌人越少越好,嘻嘻,明白吗?这就是政治。”

23日,德王派人来找刘永义:刘黑七的部队侵入了苏尼特右旗,希望刘永义带部队去驱逐。

刘永义答应带部队去驱逐,他向德王拍胸脯:别看刘黑七有一万人,自己绝对有把握打败他。

刘永义留下三百人守卫学校,由张有田指挥,并告诉了“金玉辉隐匿在德王府”的消息,要求张有田提高警惕。

“也不用太害怕,如果德王派人来攻,你马上点起烽火向我报警,放心,不出三天我就带兵回来,连德王带格格一并杀个干干净净。”刘永义说道。

刘永义用自己的一个连、巴音的五百人、第二旅第三旅的一千人,总共一千六百人,组成了“讨黑联军”,自己任司令,巴音任副司令,张庆多为参谋长,24日,“讨黑联军”开始南下,他们用轮换骑马的方式,一个白天居然南下了一百五十里,到达了镶黄旗。

在镶黄旗休息一个晚上,25日,“讨黑联军”继续南下,中午,他们与刘黑七的部队遭遇了。

刘永义先取守势,命令张庆多带领一个营在前方组织防御,自己带领主力停在张庆多后方十多里的地方,静观战局。

张庆多的部队虽然编成时间不长,可是整顿训练之后有了一定战斗力,反观刘黑七,为匪二十多年依然毫无长进,进攻时没有战术可言,就是一堆人呼呼啦啦往上冲,碰上步枪机枪就溃退下来,然后再进攻,再溃退。

刘永义站在高处,举着望远镜观察前方,观察一阵之后,他放心了,从高处下来,坐在地下抽烟,跟旁边的人聊天吹牛。

大约吹了二小时,刘永义通知张庆多:撤退,轮到第二组防御。

张庆多于是撤退,刘永义让巴音指挥一个营抵抗刘黑七,自己带着部队后退十里,又停下来观战。

如此打一阵退一段,打到天黑,刘永义退了三十里。

刘黑七对战况非常满意:刘永义不咋样嘛,连输三阵,后退三十里,照这样子打下去,不出五天,就能“攻下苏尼特,活捉刘永义”。

刘永义也对战况非常满意:把刘黑七引入大漠,出骑兵截断刘黑七的粮道,刘黑七的大军就会溃散。

“什么狗屁‘山东第一土匪’,根本浪得虚名,你们居然怕这个东西,太丢人了。”刘永义得意洋洋地向于霞吹牛。

“我不怕,老百姓怕,老百姓打不过这个东西。”

“老百姓也能打过这个东西,只要组织得好。”

可是当晚,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巴音带着“第一军警卫师”不辞而别!刘永义的部队转眼少了五百!

进攻学校的时候,当马克沁再次怒吼,王英觉得大势已去,向金玉辉建议撤退。

“不行!不能撤退!继续进攻,哪个敢撤退,我毙了他!”金玉辉金格格依然豪气十足。

可是豪气并不能打败敌人,金玉辉喊来喊去,勉强凑了三十来人进攻,才冲了几十米就遇到子弹,大家于是一哄而散,逃得无影无踪。

金玉辉又跳又叫,命令手下继续进攻,这时她突然发现,王英不见了,其他人也不见了,周围只有自己一个人。

金玉辉感觉到了恐惧,极度的恐惧,她拔腿就跑,跟了好一阵子脑子才恢复正常,才可以思考:往哪逃呢?

南面,田中隆吉仍在进攻,枪炮声仍在继续,金玉辉决定向那逃,跟日本人在一起。

可是跑到南面时战斗已经结束,田中隆吉也跑了,金玉辉看到了田中隆吉,她向田中隆吉追去,一边追一边喊,可是田中隆吉根本没有停下脚步,不知是没听到还是装作没听到,追了一阵,田中隆吉没影了,金玉辉则精疲力竭。

刘永义的人追了出来,金玉辉不得不再次发力猛跑,跑呀跑呀,敌人终于被甩掉了。

金玉辉松了一口气,可是仔细一看前方:那不是苏尼特吗?自己居然又转回来了。

这时天已渐亮,再逃不可能了,也没那个力气,金玉辉决定去德王府,在那里避难。

估计了一下德王府的方位,金玉辉又开始奔跑,跑着跑着,一个不小心踩上一块突起的石头,摔了一个狗吃屎,还扭伤了脚。

金玉辉顾不得扭伤,一瘸一拐继续向王府跑,还好,天亮前她跑进了德王府。

德王收留了金玉辉,不过再三告诫:不要抛头露面,更不要惹事生非。

金玉辉老老实实在德王府藏了下来,从此怕极了刘永义:这个笑嘻嘻的家伙好凶恶呀,比一脸横肉的家伙凶恶多了,眨眨眼就杀了好几百人。

不过听说刘永义离开了,金玉辉金格格的豪气又生了出来,她又去怂恿德王:起兵消灭张有田,抄掉刘永义的老窝。

德王对这个建议非常不满:苏尼特怎么成了刘永义的老窝了?

“不管如何,你必须消灭张有田,消灭了张有田,刘永义的部队就会混乱,就会在大草原上全军覆没。”

“不可能,消灭了张有田,只会让刘永义恨上我,带兵杀回苏尼特,那时,德王府会遭殃的,遭大殃的。”

就在二人争吵的时候,一个人来了,田中隆吉。

田中隆吉是带着使命来的,他告诉德王:刘黑七的部队兵分两路,一路正面进攻,另一路三千多人,已经绕到了刘永义后方,即将对刘永义形成合围,德王的部队再不撤退,就要和刘永义一起完蛋了。

德王当然不愿自己的部队全军覆没,于是答应撤回巴音,不过依然拒绝进攻张有田,德王还不敢走得那么远。

德王写了一封信,派人快马加鞭送往镶黄旗。

在镶黄旗,刘永义对巴音的不辞而别感到意外,他派出骑兵侦察周围情况,骑兵很快回来报告:刘黑七的一路大军绕到了“讨黑联军”的后方,“讨黑联军”与苏尼特的联系已被切断。

张庆多感觉到了极大的恐惧:太像三国时的失荆州了。

“什么呀,苏尼特是我的吗?放心,张旅长没危险,德王那点人拿不下他们,我马上给张家口发电,要他们派兵支援张旅长,至于我,哼!我要让他们失荆州!”

刘永义给冯玉祥发报,报告了巴音的不辞而别,认为张有田可能有危险,要求冯玉祥派兵支援。

冯玉祥回电:马上派吉鸿昌率一个师向苏尼特前进,同时已向德王发报,要他不要轻举妄动。

26日,刘黑七的部队从南北两个方向发起了进攻,仍如过去那样,一大堆人一波接一波往上猛冲,被步枪机枪打死很多,打到中午,刘黑七的部队伤亡高达一千,刘永义仅伤亡数十。

但是到了下午,情况有了变化,九架日本轰炸机飞到了天空,它们向地面俯冲,扫射、投弹。

广阔的大草原无遮无掩,轰炸机因而打死打伤了大批官兵,足足一百人,远远超过了刘黑七造成的伤亡。

“讨黑联军”的军心动摇了,官兵开始投降或者逃跑,到了天黑,刘永义清点手下,只剩了区区七百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