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 胜败人生之关内关外

胜败人生之关内关外

张海祥

  • 小说

    类型
  • 2016-09-10上架
  • 197520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002章 剧情转 刘永义千夫所指

胜败人生之关内关外 张海祥 3521 2016-09-10 11:46:47

  29日,刺杀事件上了大小报纸头条,有人称赞蒋介石“临危不惧,大将风范”,有人称赞刘永义“以身为盾,勇救主席”,也有人大骂***“卑鄙无耻,暗箭伤人”。

很多头头脑脑来到医院慰问刘永义,他们握着刘永义的手,说了很多很多夸奖的话,听得刘永义得意极了。

大人物带来了很多花草、水果,刘永义的病房一时花团绵簇,果香四溢。

大报小报的记者跑来采访刘永义,他们拿着相机,对着头缠绷带腿裹石膏的刘永义连连按着快门,拍了很多很多照片。

其实,刘永义的伤并不重,一颗子弹擦过头皮,让刘永义的脑袋缝了六针;另一颗子弹打进大腿嵌进骨头,让医生花费一个小时将子弹取出来。

“你的伤不是很重,一个星期绝对能好。”做完手术后,医生说道。

刘永义对这个评价很不满意,要求医生把伤情说重一些,这对自己很重要。

“那好,那就说重一些,子弹打进大腿,把骨头穿了一个洞,至少一个月才能好。”医生说道。

“还是太轻,你这样说:子弹打中了骨头,把骨头打折了,必须上石膏,至少两个月才能好。”

“好,那就骨折,那就两个月,那就给你打上石膏。”医生很通情达理。

刘永义的得意仅仅持续了一天,30日,一些报纸爆出:女刺客的刺杀目标根本不是蒋介石,而是刘永义,女刺客是为报杀父之仇而毅然刺杀刘永义的。

“杀父之仇?”拿着报纸的刘永义开始努力回忆,终于,他回忆起来了:女刺客是陈金宝的女儿。

“怪不得眼熟,见过的呀。”刘永义自言自语。

第三天,也就是12月1日,舆情开始反转,一些报纸开始同情年轻漂亮的陈丽娟,攻击刘永义。

继续有记者采访刘永义,不过不问刺杀了,而是问陈金宝,刘永义介绍了陈金宝的死亡,不过把责任全部推到关秋红身上,他声称:自己当时是坚决反对杀陈金宝的。

刘永义的辩解激怒了很多人,2日,南昌大小报纸几乎清一色斥责刘永义“助纣为虐,百般狡辩,毫无悔意”。

南昌的妇女界出来了,首先去医院慰问陈丽娟,陪着陈丽娟流了很多很多眼泪,然后召开记者招待会,强烈呼吁政府严惩凶手,还弱女子一个公道。

南昌中学的学生更加激进,他们组成队伍来到医院门口,拉起横幅,喊起口号:“严惩杀人凶手,不能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刘凶手你自杀吧。”

学生想冲进医院,与门口的保安发生了冲突。

刘永义的病房在二楼,听到下面的吵闹,他推开窗户,探头往下看。

“那个就是刘永义!那个就是杀人犯!”一个学生发现了他,伸手指着他大叫。

学生捡起地下的石头朝刘永义打去。

几块石头击中了窗户打碎了玻璃,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擦着刘永义的头皮飞过,击中了桌上的暧水瓶,暧水瓶当即破碎,滚烫的开水流了满桌。。

刘永义慌忙把头缩了回去。

看到刘永义后,学生们的情绪更加激动,他们推倒了保安,向着大楼奔跑过来。

刘永义再次探出脑袋,看到学生冲过来,他慌忙下楼逃跑,拖着石膏腿一瘸一拐,刚到楼下就与一个学生遭遇了。

“看你往哪跑!”学生一边喊一边向刘永义冲来。

刘永义可不是善茬,看到冲来的学生抡拳就打,虽然拖着石膏腿,双手却很灵活,一拳就把学生打倒在地。

更多学生冲了进来,刘永义急中生智,拿出钱袋子把银元四处撒。

“有钱了,有钱了,地下有钱了,来捡钱呀,来捡钱呀。”刘永义一边撒钱一边大叫。

很多人打开房门出来捡钱,你挤我我撞你,追赶的学生被捡钱的人挡住了,趁着这个机会,刘永义打开窗子爬出大楼,走后门溜之大吉。

逃出医院后,刘永义找了一个小诊所拆掉石膏,然后返回侍从室向钱大钧报到:虽然伤情没有全愈,但已不影响工作。

攻击没有因为刘永义的逃跑而平息,更多人加入了对刘永义的攻击:有记者找到了赖世仁的女儿,把赖世仁女儿的哭诉写到了报纸上,又有记者找到了魏畅茂,把主教大人被绑的经过写得凄惨无比。

4日,大人物也出来指责刘永义,其中包括陈济棠,何键,二人在刘永义那里吃了很大的亏,恨意犹在。

民愤沸腾到这个地步,蒋介石不能不管了,他开始权衡:枪毙刘永义会让红军方面的动摇分子寒心,对即将进行的剿共不利;放过刘永义会得罪陈济棠何键,还有一大批乡绅,同样对剿共不利。

怎么办呢?

权衡了很久,蒋介石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让刘永义离开南昌一段时间,避避风头。

蒋介石叫来钱大钧,对他嘱咐了一通。

钱大钧来找刘永义,满脸都是笑容,他告诉刘永义:蒋主席对刘永义很关心,得知刘永义从军后整整三年没回家,特意批了长假让刘永义回家看看父母。

“仅仅是关心你,没别的意思,探亲之后还要回来的,回来参加剿共,即将进行的剿共不能没有你。”

刘永义当然明白长假的意思,当即表示马上离开,回山西老家,在老家呆很长很长时间。

“这就好,这就好,不过不要多心,就是让你看看父母,跟现在的舆论没一点关系,你还是侍从室的人,你的表现很好,我们对你的表现非常满意,再说一遍,你还要回来的,过段时间我们会通知你。对了,临走前在报纸发一个声明,对过去的犯罪表示忏悔,越恳切越好。”

刘永义于是写了一份五千多字的长文,对过去的罪行表示深深忏悔,甚至声称要去五台山出家、赎罪,文章首先交给赵成杰审查,然后发表在《江西日报》上。

刘永义随后去找李环山,报告了长假的事情。

“离开?那我们怎么办?我可不会指挥,我们可打不过共军。”李环山非常惊恐。

“只是暂时的,先避避风头,过段时间事态平息了,自然会回来,继续指挥第一大队。”

“说好了,打仗前一定回来,弟兄们指着你保命呢。”

“一定,一定回来,对了李大哥,继续招人,只要身强力壮统统招进来,人越多越好,别管什么编制不编制,只要我们打了胜仗,他们会认账的,对了,你们要练好碉堡,你去行营找一个人,金有志,他很会修碉堡,我们把他请来,让他教我们修碉堡。”

金有志还在南昌行营干着,不过不受重视了,因为蒋介石已经决定了此次围剿要长驱直入,不采用碉堡链了,刘永义和李环山的到来让他喜出望外,一口答应去警察总队教授碉堡。

从金有志那里出来后,刘永义去了汇丰银行,一年多前打牛大富缴获了很多珍宝,这些珍宝全部保存在南昌的汇丰银行,刘永义去那里取出珍宝,找了几个珠宝商卖掉,到手二万来块。

刘永义跟着去26路军南昌留守处,拿到自己过去那个连的花名册,他对着花名册分钱,把分到的钱给各人父母寄去,他很大度,参加红军的都寄,李得田那份也寄了。

孙连仲来了南昌,听说刘永义到了留守处,他派人通知刘永义:晚上在酒楼设宴,请刘永义务必出席。

晚上,刘永义出席了孙连仲设的酒宴,26路军很多没走的大头目也出席了。

大家首先感谢刘永义的救命之恩,声称日后重重报答,然后问起老部队的情况,刘永义一一回答。

孙连仲还梦想把部队拉回来,他问刘永义:趁着国军的第四次围剿,能不能把五军团拉回来?

“这个……很难,一个班一个排有可能,再多不可能,***的政治教育非常厉害,士兵的心都变了,基本向了他们,不再听我们的了。”

刘永义的回答让大家非常失望,孙连仲尤其失望:26路军现在很困难,不能把五军团拉回来,很可能要解散。

“我跟他们可是很多年的交情,同生共死的交情,敌不过***的政治宣传?”有人还不死心。

“确实敌不过,***对士兵说:红军是为穷人打天下的,打下天下后,士兵的父母、兄弟都能过上好日子,都能分到土地,不再受地主欺负,想想看,听了这些话,士兵还向着隹?”

大家一时沉默了。

“别说红军了,大家继续喝酒吧,把烦恼全部忘掉。”沉默了一阵,一个人建议道。

“好,喝酒,管他娘的**白匪。”

大家心情沉重地继续喝酒,个个喝得烂醉如泥,由卫兵扶着回去。

6日清晨,刘永义换上便装,身上裹了大衣,脸上蒙了口罩,头上戴了礼帽,特别把帽沿压得低低的,手里提着皮箱,一个人悄悄上了开往山东的列车。

乐安、宜黄战役后,26路军虽然损失很大,但还剩下一万五千多,蒋介石的调查组才是灾星,调查组进驻之后,26路军的官兵大批逃亡,转眼之间部队只剩了三千。

看到孙连仲只剩了三千人,蒋介石着手取消番号,26路军下面只给了一个27师的番号,其它番号统统撤销,孙连仲转眼之间成了师长。

孙连仲原本还做着“拉回五军团重新壮大26路军”的大梦,听了刘永义的话后心灰意冷,和手下商量之后,决定把师长职位让给池锋城,自己解甲归田,回老家种地。

孙连仲给蒋介石上了一份辞职书。

过了两天,蒋介石派了人来,要孙连仲去行营一趟。

非常出乎孙连仲的意料,蒋介石对孙连仲非常客气,拿出孙连仲的辞职书,当面撕成了碎片。

“调查组的事我不知道,番号的事我也不知道,都是他们背着我干的,我骂了他们,调查组马上撤走,番号马上恢复,你还是三个师,一个师都不少,剿共马上要开始了,你好好整顿部队,准备参加即将发起的剿共。”蒋介石拍着孙连仲的肩膀。

从蒋介石那里出来,孙连仲好像做梦一般:这是怎么了,怎么可能有这么大馅饼砸头上,祖上积了大德?

陈诚在门外拦住了孙连仲,笑容多得小脸都堆不下了,他请孙连仲去吃饭,吃山珍海味,百年好酒。

几杯“百年老酒”下肚之后,孙连仲终于知道蒋介石为什么对自己这样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