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飞了个仙

068轩辕剑

飞了个仙 瑶单单 3615 2014-08-22 10:00:00

    【068】轩辕剑

  用精致的小瓶子装好新鲜出炉的龙须丹,雪灵便带着小夏去青云岭找皇甫原。一想到和皇甫原见面就心如鹿撞的她,根本没预料到这一次的青云岭之行将会遇到怎样的危机……

  经过一番寻寻觅觅,雪灵好不容易找到了所谓独孤剑圣的隐居地,想不到,迎接她的竟然是这样的一幕——

  皇甫原拿着一把木剑,刚练完一套剑法要休息,莫维维便笑着跑到他身边,亲密地为他取走落在发上的枯叶。他不排斥她的接近,对她微微一笑,开始交谈起来。

  蓦然间,雪灵顿住了脚步,被眼前这温馨的画面刺得有些睁不开眼睛。她不停地告诉自己,莫维维修炼的是无情道,没什么的,莫维维和皇甫原只是朋友而已,没什么的……然而,她心里越来越酸涩,闷闷的,堵堵的,还隐隐作痛。

  或许女人吃醋都是这么莫名其妙的吧,实在不能责怪她太没安全感啊,因为,因为皇甫原从来没亲口说过喜欢她……

  越看越恼,越想越烦,雪灵干脆转身离去。小夏乖巧地趴在她的头顶上,十分不理解她的举动,弱弱地“喵”了一声。这时,皇甫原和莫维维总算发现了她的身影,可惜,她已经走远了。

  莫维维推了皇甫原一把:“愣着做什么?快追啊!”

  皇甫原正想追去,却被从屋子里走出来的老头儿叫住了:“追什么?没练完剑哪儿也不准去!他睨着皇甫原,在台阶上坐下,认真地开始擦拭自己的长剑。

  皇甫原犹豫了一下,想到雪灵现在起码是个凝丹期七层的道修了,而且东皇刃在她手里,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他呢?要是没顺这老头儿的意,就得不到八大神器之一的轩辕剑了。于是,他只用灵犀指环问了雪灵一句:“雪灵,你怎么来了又走?”

  许久,雪灵都没有回他半个字,他便开始感到忐忑不安……

  话分两头。

  雪灵往回走时,被殁宸和涟漪挡去了去路,虽说这两个魔修给她的印象不算好也不算太坏,但她仍是要保持警惕:“真巧!你们也来青云岭散步呀?”

  “喵……”怎么看都是来者不善好不好?!

  “雪灵,听说你得到了东皇刃?”涟漪一袭黑衣亭亭而立,长发被风轻轻扬起。

  “呵呵……有吗?”雪灵当然记得,那次进女蜗庙,这对魔修夫妻档的目的就是东皇刃,反正他们又没见过,她觉得装傻充愣,“我怎么不知道我自己有东皇刃?肯定是有人在胡说八道!”

  “喵……”雪灵姐姐,你戏不咋地!

  殁宸和涟漪果然是冲着东皇刃而来的,朝雪灵步步逼近,殁宸手里已经拿着修罗刃了:“别想忽悠我们,你今天是想保命还是要东皇刃?”

  “我……”

  雪灵话没说完,就被后面的一道女声打断:“哈哈哈哈……还用问吗?你们要东皇刃,我们……要她的命!”

  “念涵——”雪灵稍微转身望去,便见红发飞舞的念涵正狂笑着,眼角的余光,她还瞥见了不远处倒挂在树上的白脸男人,“风浅——”

  来者不善,绝对的不善啊!

  小夏跃到地面,猫身涨大了数倍,竖起尾巴向着念涵低吼:“嗷——”

  “今天,我们是来为尚琪报仇的。”念涵妩媚地卷起自己的一缕红发,阴森道,“雪灵,恭喜你,成为第一千个用鲜血为我染红发丝的道修!”

  闻言,雪灵心里不由得惊悚:“你、你就是之前一直残害那些道修的人!”

  “错了!残害那些道修的人是你!”风浅翻了个身,轻巧落地,扬起披风道,“若不是你们杀害了尚琪,毁了念涵的魔发,她又怎么会需要一千个道修的血液来重炼魔发?”

  “嗷——”小夏又是低吼一声,虽然己方人数少了点,但是气势上不能输呀!

  雪灵抽出东皇刃,日光照射之下,刃尖泛着耀眼的白光:“满嘴歪理,今天,你们必须给那些枉死的道修一个交代!”话落,东皇刃被利落甩出,瞬间,四五道刃影朝念涵和风浅袭去。

  便是此时,殁宸也持着修罗刃向她攻来了,她灵敏地转身闪过,小夏飞扑过去与殁宸对战。紧接着,涟漪的化冰落在了她的脚边,要不是她移动迅速,她肯定变成冰雕了。

  以寡敌众本就形势不利,雪上加霜的是雪梨的东皇刃并没有回旋回来,而是被念涵用魔发缠住了。她用神之力化了一道气刃击去,好不容易为东皇刃解除了束缚,它却又被殁宸的修罗刃衍生而出的绿光藤蔓缠住。

  “嗷——”小夏咬去咬绿光藤蔓,岂料绿光藤蔓的分岔越来越多,最终化为一个牢笼把它也困住了,它灵机一动,把身形变小,可是,藤蔓也跟着变小,并且随着它的挣扎越缠越紧。

  雪灵这下子真是形单影只了,法宝被控,灵兽被控,她只好拿出以前的相思泪刃来用。四个欺负她一个,真不公平啊!算了,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她被围攻得四处躲闪,应对间,还得想办法趁机解救东皇刃和小夏。

  好在东皇刃是争气的神器,在主人有危难之际,它发挥自身实力冲破了念涵的魔发缠绕,飞回到雪灵手中。如此一来,手持双刃的雪灵总算不再被动,她的速度虽然比不上风浅和殁宸,但是胜在身形灵巧,而且,擅长远攻的涟漪和念涵拿她没办法。

  只见她身影闪烁,四个魔修都没讨到多少好处,时间渐渐地流逝,念涵终于失去了耐性,魔发捆住了小夏的脖颈——

  “别动!再动,它就死!”

  “小夏——”见状,雪灵陡然僵在原地,她以东皇刃抵住风浅颈间的手也被迫缓缓放下,“卑鄙!”

  没有人会喜欢被威胁的感觉,包括她!

  念涵的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呵!尚琪,你的仇,我们马上就为你报!”话落,便见涟漪忽然用冰将雪灵整个人连同东皇刃一起封住了。

  小夏不停地挣扎,被念涵的墨发割伤也在所不惜:“喵——”

  雪灵:“……”

  皇甫原!

  皇甫原……

  这时候,正在练剑的皇甫原突然眉头跳动,心口一痛,莫名的窒息感狠狠地袭来。瞬间,他便联想到雪灵出事了,于是用灵犀指环确定了她的位置,再使用瞬移术去往她的身边。一旁坐着的莫维维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也迅速拉上独孤剑圣追去。

  皇甫原万万也没想到,一来就见到雪灵被冰封的模样……

  风浅还伸出细长尖锐的魔爪阴狠道:“等着,我要把她的手臂连同东皇刃一起撕下来!”

  然而,没等风浅再接近一步,皇甫原手中的木剑就飞刺中他的后背,四个魔修乍眼一看,看见了盛怒的男人,顿时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地狱,而皇甫原,宛如将令他们灰飞烟灭的屠夫。

  念涵没多说话,立即发起了魔发攻势,柔软的红发聚拢成一股,犹如一把红得发黑的巨剑。它快速向皇甫原飞来,却在后者两道犀利冰冷的目光中爆破开来。刹那间,皇甫原闪身到念涵身后,一手隔空取来刺入风浅身上的木剑,倏然从背后刺进了念涵的心脏处。

  “……”念涵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没待转头看到皇甫原眼中的阴鸷,便已气绝。

  这一些只发生在转眼间,皇甫原的动作实在太快了。

  看见风浅被重伤、念涵被杀死,涟漪和殁宸才反应过来。一个开始拼命用化冰来攻击皇甫原,另一个也奋力和皇甫原开启了近身战。可是,皇甫原毕竟是混元期的剑修,即使没了像样的剑,他也不是两个凝丹期魔修能够随意应付得来的,更何况,为了雪灵,他此刻已经陷入了疯狂的状态中……

  突然,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准确的说,是出现了一个魔修——

  血影堂的堂主辰香凝!

  他身着黑衣,额心的雷电印记泛着红黑的光芒,一出现便把殁宸和涟漪护在身后:“回去!别碍事!”

  “堂主?”

  “堂主……”

  “堂主!”

  风浅、殁宸和涟漪异口同声道,看到老大来救场,他们心里都无比振奋。风浅愤恨地瞪着皇甫原:“堂主,念涵……念涵也被杀了!”

  “我知道!”辰香凝负手而立,衣袂被风翻卷着,“不想死的都滚回去,别在这里继续丢人!”在他看来,念涵此人总是自视甚高、嗜血成性,因此,她的死完全是咎由自取的。

  “可是……”风浅还想说什么,却被较为冷静的殁宸拉住了衣袖。

  涟漪低声劝道:“别冲动,违抗堂主的命令会有什么下场,你还不清楚吗?”

  轻则死,重则生不如死!

  风浅当然知道,血影堂的人都知道。

  于是,三人便先行离开了。

  皇甫原抱住了那块将雪灵封住的巨冰,上面冰冷噬骨的温度灼痛了他的心:“雪灵,等我,我很快就救你出来!”

  话落,他右手聚气,化为巨大的剑刃霹向辰香凝。辰香凝的唇角扯开了一抹妖孽的弧度,震镇定如斯地跃起往后退去,与此同时,随手甩出了龙潜刃。龙潜刃出,红光耀眼,继而击破了灵气化成的巨剑,而且,龙潜刃所划过的地面一一裂开。

  地面的裂缝越来越大,深不可测,皇甫原张手抱住巨冰飞身上空,直到地面的震动停止后才落下。当他把巨冰安置在较为安全的位置时,莫维维和独孤剑圣也到场了。

  “辰香凝!”莫维维一眼就认出了血影堂的首领。

  独孤剑圣捋了捋胡子,打量了一下笑意深沉的辰香凝,又看了看皇甫原。皇甫原紧紧地攥着双拳,手背青筋暴现,可见,他很愤怒,恨不得立刻、马上、尽快亲手撕碎敌人。见到这样的他,独孤剑圣满意地点了点头,把手中的剑给了他。

  “好!就是需要这样的热血和怒火,轩辕剑归你了!小子!”

  “轩辕剑?”辰香凝微微讶异,将龙潜刃横在身前,“上古八大神器之一是么?今日,就让我来会会!”

  雪灵的东皇刃之所以没发挥最好的实力,是有原因的。一是它之前在昆仑墟第四层为她挡了一半龙炎而受伤了;二是她本身修为比东皇刃低,自然不足以驾驭东皇刃。可是,皇甫原不一样,他的修为是和轩辕剑相匹配的,完全可以将神器的威力发挥出来。

  皇甫原当场用轩辕剑割破手指,给法宝喂了血,就等于签订了契约,从此以后,他就是剑的主人。他让莫维维和独孤剑圣帮忙看护着被冰封的雪灵,决定独自接下辰香凝的挑战。为了尽快解救雪灵,他必须速战速决。

  夕阳西下,犹如鲜血泼洒了天际,一场不平静的斗争就这样在平静的青云岭中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