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飞了个仙

052取悦

飞了个仙 瑶单单 2854 2014-08-14 09:00:00

    【052】取悦

  表面上看,双方都是三个御气期十层的修士,很公平很公正很公开。可事实上呢,伪皇甫原根本是个摆设,想出手又不出不了,不出手却容易被人质疑。这下子,雪灵真是把自己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境地了。

  赌局的过程可想而知是有多悲催的,一开始就被魔修三人组占去了上风,伪皇甫原好几次想拔剑出手,却被雪灵或苏夏年按着。输了赌局事小,不会用剑的林雨夏乱逞强,一旦被念涵等人看穿了他是个冒牌货,到时候就不仅仅是百晓生的死活问题了。

  不知道是不是道修的气运天生比魔修的要好,之后,魔修三人组发生内杠……

  “哈,念涵,你居然杀那么快!”三个魔修之间本身也有赌局,于是,尚琪看见念涵猎杀妖兽的数量比自己多,明显不爽了,“等着,我是不会让你赢的!”别以为她们是遵循良性竞争的好孩纸,所谓魔修,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只见尚琪开始千方百计地阻碍念涵的屠杀,接着,风浅也无奈地加入了混战中。

  雪灵看着对手们混乱不堪的局面,唇角不由得抽搐:“这是闹哪样?”

  “别管他们,抓紧时间,这是我们获得胜利的好机会!”苏夏年用逐日弓放出箭雨“无边落木”后低声提醒道。

  “对!还是别打扰他们的好!”

  规定的时间过去了,看到雪灵等人以一只妖兽险胜的结果,念涵只想宰人,尚琪欲哭无泪在一旁叽叽喳喳地抱怨,风浅也彻底无语了。百晓生的命挺好的,就这么被保住了,不过,没说不可以伤他个半残吧?

  远在某个角落躲藏着的百晓生打了个喷嚏:“唉,这亡命天涯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呀?”

  避免被魔修三人组发现皇甫原的问题,雪灵等人便不在试炼场多逗留,赶紧回了绝色楼。路上,又听到洛水城中闹得沸沸扬扬的男修失踪和死亡事件,昨夜,又有男修失踪了呢……

  夜幕降临时,雪灵陪苏夏年去诛邪门找单月西。说起来,这星空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每天每夜地霸占着她们家师姐,偏偏他的脑残粉还在城里造谣,说是单师姐自己送上门去勾搭星空,对此,两个当事人都不出面澄清真相,雪灵和苏夏年真心替他们着急。

  星空居住的小院,雪灵和苏夏年都混熟得不能再熟了,此时,透明的伏羲琴被遗留在庭院中的石桌上,星空的房间门窗上映着两道人影,估计就是星空和单月西。

  屋里的单月西察觉到两个师妹的到来,自然是把握机会逃离星空的纠缠。可是,她还没把门拉开,就被星空桎梏住双腕把她整个人压制在门板上。

  “跑什么?”他刻意压低了声音,火热的气息流连在她的耳畔,“这么不乐意跟我独处?”

  单月西敛眸,语气冰冷:“我要给苏师妹弹奏清心咒驱除蛇毒,这是师尊交代的任务。”事实上,她讨厌这个男人,她害怕这个男人,他就像是一团火能够将一切燃烧殆尽,她实在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招惹到他了?

  “够了,别整天拿风清颜来当幌子,她只不过把你当作一枚棋子,值得你为她卖命吗?”星空的脾气向来很火爆,面对单月西这块冰的时候,已经算是很有耐心了,要是换成别人对他摆出这种死尸一样的表情,他早就把那人变成真正的死尸了。

  闻言,单月西又沉默了,每次都是这样,只要话题涉及到风清颜,她就直接沉默不语,让星空独自气结。他气归气,既不舍得打她,也不舍得骂她,总而言之,他就是自找虐。

  他把她扯进了内室:“取悦了我再去弹那个该死的什么咒,否则,就等着你的秘密被曝光,届时,不管是道修还是魔修都会容不下你!”

  “卑鄙!”她低咒了一句。

  门外的雪灵和苏夏年窥听到这里,便不敢再八卦下去了,自家师姐受委屈,她们也很无力呀,谁让对方是强悍的混元期修士呢?不过,看样子,星空应该是喜欢单师姐的吧?感情的事外人也插手不来,只希望事情能往好的方向发展喽。

  无聊间,雪灵就去捣鼓单月西那把伏羲琴,奇怪的是,她怎么弹都弹不出声音来:“夏年,这琴是不是坏掉了?为什么我弹不了?”

  “那是因为你笨!”苏夏年也走到石桌边,伸手汇聚灵力抚了抚琴弦,“真的没有声音耶……”她看了看雪灵,“你惨了,你把单师姐的琴弄坏了?”

  雪灵惊恐万状:“不、不是我,我碰的时候它就没有声音了,真都不是我!”天啊!单月西最宝贝的琴,单月西用以横扫千军、驯兽控兽的法宝,单月西会不会杀了她啊?

  这时,单月西推门出来了:“你们在吵什么?不要碰我的琴!”

  雪灵和苏夏年一眼望去——

  只见单月西的长发挽起,玉色步摇点缀在云鬓之间彰显着高贵典雅,她身上的锦衣绣着精致的图纹,华美无比,此时此刻的她,冷眼无双,宛如踏着月色而来的仙子。

  两个师妹都看呆了——

  星空说的“取悦”就是把她们家师姐打扮成这样?确实够赏心悦目的!

  “师姐,你好美!”

  “简直是月光女神!”

  “听到了吗?你这两个师妹的眼光比你好多了。”星空慵懒地倚着门框,轻笑道。

  “哼!”单月西不悦地撇过脸,实在不想和他多说。

  他的心情却分外好:“去吧,我等你弹完清心咒回来,我的公主!”

  雪灵这才想起伏羲琴的事,她紧张兮兮地看着单月西一步一步走近石桌,坐下。在伏羲琴发出声音之后,她陡然一愣——

  咦?琴没坏?!

  琴确实没有坏掉,单月西还流畅地弹完了整首清心咒呢。回去绝色楼的路上,雪灵越想就感到越怪异:“你们说……为什么伏羲琴只有单师姐能弹出声音来?”

  “我也纳闷呢……”苏夏年想了想,“不过,伏羲琴是上品的法宝,会不会也有认主人的特性啊?”

  “要是那样,就能说通了,可是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苏夏年回想了一下星空看着单月西的炙热目光,真是和冷凌斌看自己时的目光一模一样呢:“最怪的是星空前辈吧?他好像也是捉住了什么把柄借以威胁女人……”

  “也?”雪灵捕捉到关键字眼。

  “呵呵……没啦,我的意思是星空前辈似乎用错了方法,换了我是单师姐肯定不喜欢被胁迫的感觉……”

  “哦哦,也是。”雪灵从乾坤袋中掏出凝神咒给苏夏年,“夏年,这是凝神咒,皇甫原从莫维维那儿拿来给我的,可是,我觉得你比我需要它,给你了。”

  凝神咒的玉牌就这样横在两人面前,苏夏年愣了愣,激动得不敢伸手去接:“雪灵,这可是改善体质的好心法,你确定要给我?你知道这心法有多宝贵吗?”

  她隐约记得,之前自己被蛇性噬心的时候,曾去盗取这心法,只不过运气不好,被皇甫原发现了,当时,她被皇甫原打伤也是自找的。迷失心智那段时间,她的本性仿佛被困在一间黑屋子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性情大变做出许多反常的事,比如,迷惑冷凌斌,挑衅颜沫,偷心法,甚至一心想着用凝神咒改善纯阴体质之后找机会杀了冷凌斌为父亲报仇……

  当时的她,简直是疯了。还好,大家及时救了她。

  “当然啊,拿着吧!你要好好练哦!”雪灵直接把凝神咒的玉牌塞到苏夏年手里,握紧,“再珍贵的法宝,也比不上一个好姐妹!”

  “可是,这是皇甫原为你要来的……”苏夏年仍是犹豫。

  “安啦安啦,他给了我,就是我的,我给你了,现在就是你的!”

  “雪灵……”

  “好了,再拒绝我就翻脸了!”

  “好吧……”

  远处,秦天抱着皇甫猫跑来,气喘吁吁道:“终于找到你们了!皇甫、皇甫原他、他……”

  “他怎么了?”雪灵急声追问。

  “喵……”我没事!

  “他、他……”不知情的秦天总算“他”出个所以然来,“他不见了,女娲庙附近有一种药草,我请他一起去采药,结果采完药就发现他不见了……”

  闻言,雪灵一脸担忧——

  如果失踪的是真正的皇甫原,那倒是不必担心太多,然而,失踪的是……占据了皇甫原的身体的林雨夏,现在随便一个人都能把他捏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