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飞了个仙

051打赌

飞了个仙 瑶单单 2318 2014-08-13 09:00:00

    【051】打赌

  鉴于林雨夏和皇甫原一向有抢食之仇,所以,占据了皇甫原的身体的林雨夏死活也不肯松嘴把从猫形态转化为人形态的法术告诉变成了猫的皇甫原,连雪灵也没辙了,最后,她只好无奈地先带走这执拗的一人一猫,省得再给秦天添麻烦。

  不管是皇甫原还是林雨夏,现在都魂魄和身体错乱,看起来空有修为,却一点灵力也使不出来。雪灵想,也许这也是失败品龙须丹的副作用之一,万一他们永远变不回去了可怎么办?

  在绝色楼前,两人一猫正巧碰到风清颜和单月西外出,她们穿着最朴素的白衣,长发如瀑,曼妙的身姿和高雅的气质却酿酒了一道特别的靓丽风景线。

  “师尊,单师姐。”雪灵放下皇甫猫,恭敬的作揖。

  风清颜点点头,目光落在皇甫原身上,客气道:“难得皇甫道友赏脸来绝色楼作客,雪灵你可要好好招待,千万别怠慢了。”她今天只蒙了一层薄薄的面纱,星光璀璨的双眸中有别样的犀利,仿佛能够看穿一切。

  雪灵微笑:“是,谨遵师尊吩咐。”她就不懂了,为什么平时皇甫原都是偷偷摸摸潜入绝色楼找她,她家师尊这不是挺好客的嘛!

  在雪灵裙边优雅蹲着的皇甫猫不屑地摇了摇尾巴,仿若宝石的眼睛里尽是对风清颜的审视,蓦然地,单月西留意到它,它便淡定地继续甩着尾巴:“喵……”单月西是驯兽师,该不会看出了什么倪端吧?

  装载着林雨夏的魂魄的皇甫原,自然不晓得平时皇甫原和风清颜的关系很恶劣,他突然冲着风清颜浅笑,不得不令心思慎密的风清颜起了疑心,不过,她现下没空探究太多:“进去吧,我和你师姐还有要事,这几天绝色楼就交给你和夏年了。”

  慕暖心仍在闭关修炼,按资历、按师尊的好感度算下来,把绝色楼暂时托付给雪灵和苏夏年也是无可厚非的。其实,绝色楼里都是女修,女人一般没有男人大度,勾心斗角是正常的,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大家都会以大局为重。

  “是,弟子一定不会让师尊失望的!”目送风清颜和单月西驭着轻身术远去,雪灵才又抱起皇甫猫,顺手蹂躏了一下它的毛,哼,谁让他平时老蹂躏她的头发。

  之后的几天下来,皇甫原还是猫,林雨夏还是伪皇甫原,雪灵找了许多古书医书,都没找到让他们恢复原样的方法。时不时的,这一伪人一伪猫还继续抢食,给她添乱,她真是几乎快抓狂了。

  再之后就是风清颜和单月西回来了,雪灵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古书和医书当中。偏偏这个时候又找不到百晓生,不然还可以问问无字天书的说。她和皇甫原有共生契约,对这事不急才怪呢。

  皇甫猫每天晚上和雪灵待一张床,渐渐地,她就无法像之前那样把猫当成猫了。哪只猫会无缘无故老舔她的脸?又不是狗!哪只猫会用灼热的目光瞪着她?瞪得她好不自然啊!还有,哪只猫会喜欢抢鱼吃却不知道怎么咬?不会!

  又这样过了几天,苏夏年突然找来,说要去无尽试炼场修行。雪灵不知道,她的主要母的是为了避开冷凌斌肆无忌惮的逼迫。没错,是逼迫。自从她本性慢慢恢复以来,一想起那段时间主动和冷凌斌亲近的画面,她就慌乱无措、恼羞成怒,然而,她没想到,他竟然留下了那样的东西,用着最卑鄙的手段逼迫她留在他身边……

  翌日,三人一猫便去了无尽试炼场。这试炼场养着许多妖兽,修士可以来此击杀以获得灵石或者修为丹甚至法宝。所谓“冤家路窄”,这句话说得真是一点儿也没错。雪灵才第一次来试炼场,居然又遇到那魔修三人组。

  念涵兴许是心情不美丽,在试炼场中的血腥大屠杀,害别的修士看了几乎都不敢靠近她那边。尚琪还是少女烂漫的模样,站在一旁轻哼着歌谣,偶尔出手杀几只妖兽。至于风浅,则是守在尚琪身边扮雕塑,确切地说是扮蜡像,毕竟他脸无血色。无奈啊,谁让念涵那么厉害,他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哟!皇甫哥哥修为那么高,也需要来试炼场这种小地方吗?”尚琪率先发现了雪灵等人的到来。

  雪灵等人皆是一怔,无语——

  皇甫哥哥……

  还是皇甫原的身体如今只是林雨夏的魂魄,否则,就冲这句刺耳的称呼,皇甫原必定是出剑清理掉。正是由于伪皇甫原的脸色没怎么变,冰山气场也没开启,念涵和风浅似乎也察觉到什么,一同看向了雪灵等人。

  “雪灵,不如我们去那边吧!”苏夏年往前一步挡住了他们打量伪皇甫原的视线。

  皇甫猫在雪灵怀中蹭了蹭:“喵喵……”赞成!

  雪灵心里也明白在皇甫原没恢复原样之前,行事需要谨慎小心,不能乱惹麻烦了,便点头同意了苏夏年的提议,一手抱着皇甫猫,一手拉过伪皇甫原就要走……

  “等等!”唉,他们不想惹麻烦,不代表麻烦不会找上门。念涵叫住了他们,“既然有缘在试炼场里相遇,不如来参与我们的游戏吧!”

  魔修三人组的游戏,基本上都是一些变态的赌局,以杀戮为乐。为此,已经有很多道修对他们感到不满了。

  “不了,下次吧!”雪灵头也不回更不想停下脚步。

  笑话!他们是对立的,怎么可能愉快地玩耍?!而且,万一被他们看穿了皇甫原不是皇甫原,只怕后患无穷。

  然后,身后传来尚琪那银铃儿般的笑声:“呵呵,是不敢吗?那天你们救下百晓生不是很神气吗?”

  不管是雪灵,还是苏夏年,还是伪皇甫原,甚至是雪灵怀中的皇甫猫,都一致决定无视他们的挑衅,无视他们的激将法。可是,当念涵再度开口时,他们都无法再装作听不到了。

  念涵说:“只要你们赢了,我就放过百晓生!从此以后,绝不再杀他!”

  瞬间,雪灵转身:“好!输了可别后悔,你们!”她这样算不算是为了朋友插自己两刀?百晓生啊,你逃窜在天涯一角之时,可会感激她的全面拯救?

  伪皇甫原:“……”

  苏夏年:“……”

  皇甫猫:“喵喵……”蠢女人!

  打赌的规则很简单,各自贴上压制修为的符咒,把修为压制在御气十层,然后,在一定的时间里,看哪一队击杀的妖兽数量较多,多的一方为胜。为了公平起见,双方修士都不得召唤灵宠助战,因此,皇甫猫只能旁观了。

  表面上看,双方都是三个御气期十层的修士,很公平很公正很公开。可事实上呢,伪皇甫原根本是个摆设,想出手又不出不了,不出手却容易被人质疑。这下子,雪灵真是把自己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境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