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飞了个仙

047

飞了个仙 瑶单单 2680 2014-08-10 09:00:00

    【047】你是不是喜欢我

  想到苏夏年,她才回过神来,紧张兮兮地问皇甫原:“夏年呢?你来的时候没见到她吗?”“她被冷凌斌带走了。”

  雪灵和皇甫原在苏家庄找到了冷凌斌和苏夏年,苏夏年昏睡在当年的新房床上,幽绿色的蛇尾还没褪去,也许是因为蛇化,她的体温很低,雪灵拉着她的手,瞬间感到心疼。冷凌斌建议雪灵去把风清颜找来,她顾全大局,也没敢耽误,扯着皇甫原的手臂就匆匆往绝色楼去。

  庆幸的是,风清颜在,单月西也在,两人听闻了大概情况,便一同到苏家庄。风清颜在医术上比不上苏医,却也不蹩脚,好歹是混元期的修士嘛,经验都是宝贵的。

  只见她站在床边,在苏夏年身上轻轻拂袖,一道温暖的白光闪过,便有了结论:“她中了毒,蛇性噬心,迷惑心智。”

  “蛇毒?”雪灵一愣,想起盘龙窟秘境古墓里的事,不解地问,“可是,当时咬夏年的蛇并没有毒啊!”

  “蛇本身是没有毒,不过,跟七色花的香味融合在一起,就另当别论了。”隔着薄薄的面纱,风清颜的视线落在屋角皇甫原的身上,唇角不着痕迹地勾起,“这种蛇毒会令人心绪不宁,长期下来,还会让人性情大变,多亏你们发现得早,她现在只是半蛇化,情况不算严重。”

  皇甫原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沉默不语地往离开了屋子,雪灵习惯了他的莫名其妙,也没多管他。雪灵想起在树林里苏夏年跟自己打斗是说的话,目光怜悯地看向冷凌斌:“难怪夏年攻击我的时候口口声声说要报仇,我想……她突然和冷前辈在一起,会不会也是因为这蛇毒?”

  闻言,冷凌斌的心凉了半截,却愈发想念和苏夏年亲密无间的点点滴滴,他就坐在床沿上,恋恋不舍地握着苏夏年的手,苦涩地笑着:“我以为是上天对我的眷顾,没想到,会是上天对我们的玩弄。”经历了这么多事,他早已学会了保持理智,“算了,不管怎样,最重要的是救回夏年,绝对不能看着她被抓去惨遭火刑。”

  他知道风清颜护短,一定会帮忙救苏夏年,若是换了星空,恐怕他现在已经抱着苏夏年一起被活生生烧死了。其实他自己做事也一向有原则,规行矩步,只除了十年前的复仇计策,除了面对苏夏年时……

  “月西。”风清颜把外室的单月西叫了进来,吩咐道,“这两个月你就负责弹奏清心咒为夏年解蛇毒。”

  “是,师尊。”单月西淡然应声,便摆好那把透明的伏羲琴,在一旁抚弦。一时间,如行云流水的动人曲调洋溢了整座苏家庄,灵力被注入琴弦幻化而成的音律如千万缕丝线般飘入苏夏年的体内,慢慢地,蛇尾褪去,苏夏年的双腿重现。

  雪灵听着曲子,差点沉溺其中——

  真是人不可貌相呢,平时看起来冰冷冷的单师姐,居然可以弹奏出感情这么细腻的曲调……

  一曲毕,苏夏年幽幽转醒,冷凌斌、雪灵、风清颜和单月西的脸一一映入她的眼帘,她觉得脑海一片空白,有难以言喻的迷茫:“师尊……雪灵……单师姐,我怎么了?”

  “你中了蛇毒,不过现在没事了,单师姐会弹清心咒帮你治疗的!”雪灵那颗七上八下的心终于安稳落下了。

  “夏年,七色花你不能再带着,它是蛇毒的根源之一,交出来吧!”风清颜轻声道,苏夏年乖巧地交出那株异香浓郁的七色花,她接过,便以不打扰苏夏年休息为理由,带走了单月西。

  房门外,月色凝霜,夜静美好。

  皇甫原冷酷地环着双臂倚着朱红色的柱子,见到两个女人出来,才懒懒地抬了一下眼皮。寒冰般的眸子盯着一派悠然的风清颜,恨意转瞬即逝。风清颜和他的修为相当,又岂会错过他眼中那抹恨意,她只是轻笑道:“皇甫道友最近似乎很闲,我能八卦一下你和雪灵到底是什么关系吗?”

  “她什么都不知道,我警告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说话间,皇甫原不由得愤恨地攥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如果可以,他真想即刻杀了眼前这个女人,可惜,他不能冲动。最重要的是,不能让风清颜知道他和雪灵之间有共生契约,否则,不仅他的危险加重,雪灵也会陷入危机。

  “你想太多了,我是那种会忍心伤害自己徒弟的卑劣之人吗?”四两拨千斤般反问了一句后,风清颜缓步越过他,单月西始终沉默地抱着伏羲琴跟在后。

  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皇甫原狠绝道:“你等着,所有的帐,我迟早会跟你算清楚!”

  屋外,月色微凉,夜风微凉。

  屋内,气氛压抑。

  苏夏年的理智可算是彻底清醒了,对于之前和冷凌斌纠缠在一起的记忆也有些印象,这下子,她尴尬又羞愧得把自己藏在被窝里,简直想就地挖个洞钻进去——

  明明立过心誓,说永远不会再和他在一起,结果,转眼她就食言了,也难怪颜沫会那么激动生气,就算她被多扇几个耳光也是活该的。而且,而且,她还差点杀了雪灵!天啊!这蛇毒真可恨!

  “夏年……”冷凌斌似乎理解她心里的纠结凌乱,十年前的他爱上她时,又何尝不是这般自相矛盾?

  “闭嘴!别说话,什么都别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她顿了顿,又隔着被子柔声对雪灵道,“雪灵,今晚的事很对不起,也很谢谢你,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被清心咒唤醒之后,她的内心仿佛被清泉洗涤过,甚是清净安谧,短时间内是不会有问题的了。

  “好吧,我先走了。”瞎子也看得出苏夏年对冷凌斌还是有感情的,于是,雪灵对冷凌斌狡黠地眨了眨眼才离开。

  贴心地为他们拉上门后转身,雪灵才发现皇甫原一身肃杀之气站在那儿:“皇甫原?我以为你走了!”皇甫原高深莫测地看着她,如夜色般沉寂不语。

  两人并肩游荡在苏家庄里,穿过回廊,穿过花园,月色温柔地勾勒着他们的身影,一个颀长而健硕,一个纤细而玲珑,远远望去,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出的旖旎。修仙之路漫长而寂寞,日复一日却不觉时日过,不知道有多久,他们都没好好静下心来赏赏月、看看风景了。

  不知道为什么,和皇甫原相处久了,雪灵就越来越少想起King,也许是习惯了皇甫原的存在,她似乎连King的容貌都快淡忘了。也罢,其实她最后一次见King,他也才十几岁,所谓男大十八变,她根本就预料不到现在的King会变成了什么样子。

  “皇甫原?”雪灵在花圃边上坐下,身后是假山,被精心打理过的花花草草围绕着她和他,侧耳倾听,还会听到不远处的潺潺清水,犹如一支浪漫的夜曲,缭绕心头,挥之不去。

  男人就在她身旁亲昵的位置坐下来:“嗯?”

  “你是不是喜欢我?”

  “嗯。”他的回应是毫不犹豫的。

  猜测是一回事,亲耳听到他承认又是另一回事,说不震撼不感动不欣喜,那是骗人的。雪灵一向不是矫情的人,也不是不懂装懂、懂了装不懂的人:“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我不能喜欢你!”

  “嗯。”又是没有丝毫迟疑的,简短有力的回应。

  “所以,你不要再喜欢我了,不然我会很内疚,会觉得亏欠你很多……”

  “嗯?”

  雪灵皱眉:“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除了‘嗯’,你还会别的吗?”

  “还会守护你。”皇甫原抬眸,两人四目相对,月色萦绕之下的彼此,那熟悉又美丽的轮廓比起平时更加令人怦然心动。

  雪灵顿时无言以对,内心深处的情感百转千回,一瞬间,她也迷茫了——

  怎么从来没人告诉她,皇甫原这种大冰山被融化后竟然是这么炙热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