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飞了个仙

024封印轮

飞了个仙 瑶单单 2398 2014-07-20 09:00:00

    【024】封印轮

  自从温泉幻境和苏夏年交心之后,雪灵就更心疼这个好友了,这几天,她一直犹豫着要不要也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她?!要怎么说呢?难道直接说——

  夏年酱,其实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是来自高科技高文明的现代社会的高智商美女!

  唉……这样说,苏夏年能明白吗?万一被误以为是修炼到走火入魔说胡话怎么办?

  帮慕暖心去春风阁找苏医拿药回来的夜路上,雪灵仍然在纠结着这个问题,忽然,体内有异样的悸动,这是和皇甫原签立共生契约之后常有的感应。她随即用神识查探,发现前面拐角的路上有两个修士,一个是她所熟悉的皇甫原,另一个是……魔修?修为还不低呢!

  为了不给皇甫原惹麻烦,她特意给自己用上一张极品隐身术才跑去,只见夜空之下,皇甫原背对着她,手里还是那把辟天剑,与他对峙的是血影堂的女魔修念涵。她躲在一边偷偷看戏,念涵是凝丹期,没能发现她用了隐身符,皇甫原似乎专注于警惕状态,也没有察觉到她的到来。

  这个念涵呀,其实长得挺妖媚的,暗红色的长发在风中妖娆飘飞着,黑纱衣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可惜,可惜她杠上的是皇甫原,对一把剑都比对女人有好感的皇甫原,不然,以她的资质直接用美色就能把敌人给KO了。

  “皇甫原,你抢走了我的冰魔珠,我要杀了你!”话落,念涵的长发就凌乱飞舞着,泛着幽幽的红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长长,每一根都是她的法宝,每一根都在飞速袭向皇甫原。

  雪灵看着,不由得震惊——

  卧槽!据说她的长发是被鲜血染红的,活脱脱的红发魔女么?还好站在你对面的不是卓一航!卧槽!这是开了外挂的触手系吧?不带这么多“触手”的!

  就在雪灵为皇甫原暗暗担忧的时候,皇甫原只是淡定地扬起右手,手中是八片绿叶绕着一颗绿色的珠子在转动,好奇怪的法宝啊,它一发光,念涵的血发进攻便停顿在半空中了,更诡异的是,念涵整个人变成了人偶般不动了。接着,皇甫原顺着巷子渐行渐远。雪灵连忙跑到念涵身边,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脸,额……触感还挺柔软的,她好像没反应了,该不会死了吧?

  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很怪异,客栈边上的旗帜居然被定格成波浪形,似乎连风的存在也感觉不到了……雪灵脑海中灵光一闪——

  难道那个法宝是……停止了时间?那为什么自己会没事?

  怕念涵会随时“醒来”,雪灵只好急忙追上皇甫原。夜色笼罩着一切,在雪灵之后,又有一抹白色的身影从暗处现身,从她窈窕的身形可以推断是个女子,不过她蒙着面纱展示着一种若隐若现的美,额心那道红色的雷电印记不但没有丑化她,相反是为她增添了几分妩媚。

  面纱之下,她微微勾唇,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块八卦纹理的蓝玉,蓝玉边上的火龙盘旋了几圈后,她的面前便凭空撕开了一条诡异的裂缝,裂缝里头是一望无底的黑暗,她却习以为常地走了进去……

  眨眼间,时空裂缝消失,风轻轻吹拂而来,念涵收回长发,看着面前消失无踪的皇甫原,疑惑的同时是深深的气愤。她不知道的是,雪灵这时已经在城郊处追上了皇甫原。

  “皇甫原!站住!”她见他没停下脚步反而走得更快,又喊了一句,“我叫你呢,皇甫原,你再走一步,我就把你那逆天法宝的秘密公布天下!”

  男人无可奈何地转身:“有事?”

  雪灵笑着走近他:“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他转身又走。

  她郁闷:“喂!对女人这么冷淡,小心以后孤独终老。”

  “混元期修士不会老。”

  “诶,你真是一点都不可爱耶!”她微微抱怨着,他连一个表情都不屑给她了,她就和他并肩走着,叽叽喳喳个不停,“你放心啦,你那个法宝的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不过,我很好奇哦,既然你有这么厉害的法宝,为什么之前被诛邪门的人追杀却没拿出来用?”

  “赤凤灵珠。”皇甫原仍旧惜字如金。

  短短的四个字,雪灵立即会意了——

  因为拥有赤凤灵珠的颜沫会读心术,所以他怕当着颜沫的面用法宝把时间停止,会造成修仙界的轰动,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可以这样理解吧?!

  “皇甫原,你那法宝是什么名堂,给我再看看吧?”雪灵直接扯着他的手臂作撒娇状,他不答应的话,她就要卖萌打滚抱大腿了。

  “封印轮。”皇甫原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把法宝展示在手心。

  她小心翼翼地接过,观摩了一会儿,便傻兮兮地对封印伦叫道:“转!转!快转啊!”

  男人轻笑:“笨!上品的法宝都是认主人的。”说着,他看着封印轮,微微眯了眯眼,它就遵循主人的指示转动起来了,那八片绿叶旋转时熠熠生辉,甚是耀眼夺目。

  两人恰好是在桃花林里,漫天的桃花瓣顿时停驻在半空中,雪灵不禁惊叹着,乐得手舞足蹈:“看到没?好神奇啊!好像全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人,这感觉太赞了!”

  好像全世界只有我们两个人……

  只有我们两个人……

  两个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皇甫原的脸微红,别开——

  那个人说得对,她是个妖精,只是一个笑容、一句话、一举一动,就轻而易举地蛊惑着别人的心……

  玩累了,雪灵才问起正事:“皇甫原,为什么……我不受封印轮的影响呢?”

  “共生契约。”他轻声答道。

  她又来到他面前,踮起脚尖,抬手抚开了他的刘海,轻轻摩挲着他额心的红色六芒星印记,呢喃着问:“我问过师尊,她告诉我,共生契约有很多种,有些可以生死一体,有些可以借用灵力或者魔力,我和你……是属于哪一种?”

  皇甫原沉默了一下,才启唇:“都是。”

  雪灵的心猛然一颤,尽管早有预料,可是听到他亲口说出来,却是另一番感触。生死一体,意味着如果她死了,那么他也会死。他是单纯为了负冰魔珠的责任,而把自己的性命和她的绑在一起吗?也许不仅仅是这个原因,也许……有太多个“也许”,她不敢去猜想,也不敢问太多,有时候,她怕听到某些答案。

  “皇甫原,你这样做,值得吗?说不定哪天我就突然死翘翘了,然后连累了你。”不待他回答,她就深呼吸一口气,脸上灿烂的笑容驱赶了刚才的阴霾和凌乱,“好啦,今晚过得很开心,谢谢你的法宝,我先回去了,慕师姐还等着用药呢。”

  说完,她把封印轮交还给他,潇洒离去。瞬间,桃花漫天,夜风渐渐吹远,林间,只剩下一抹落寞的身影,他在心里温柔答道——

  一切都值得,因为你是雪灵!

  换了是那个人,你就会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是吗?

  生平第一次,皇甫原感到某些东西是无法掌控的,不管他做什么做了多少,都显得十分苍白无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