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飞了个仙

007凤凰

飞了个仙 瑶单单 2086 2014-07-07 20:54:14

    【007】凤凰

   大清早,雪灵就拉上睡眼惺忪的苏夏年一起找到无虚,接了一个轻松之余报酬又不错的差事——

  去青云岭采集云木香。

  青云岭一带山清水秀,连灵气也比洛水城中的浓郁,不过此处常有妖兽出没,低阶修士最好是结队而来。往山岭周边那些陡峭的悬崖走去,便可发现炼丹需用的珍贵药草。

  雪灵此番采药,心中已有打算——

  她要做一名炼丹师!把炼丹作为副职,就算不能发家致富,也可免去今后修行买贵价药品的无尽开销。

  绝色楼中,慕暖心是声名显赫的阵法师,之前苏夏年给雪灵用的九阴阵法卷轴便是慕暖心所致;还有,单月西是鼎鼎大名的驯兽师,用琴声就可以和各种兽类沟通,苏夏年的灵宠小月桂就是她送的。

  “找到了,找到了,云木香在那儿。”雪灵隐去光之翼,缓缓落地,眼前的悬崖边上长满了青葱的药草。她从乾坤袋中找出铲子,小心翼翼地挖了起来,然后装入无虚给的灵袋中。这灵袋汇聚了灵气,能对药草起到保鲜作用,是炼丹师居家旅行爬山涉水的必备良器。

  苏夏年被另一种药材吸引了注意力:“还有玲珑草呢,反正来了,就一并挖回去吧!”

  两人分工合作,各自忙碌,不知不觉间,雪灵靠近了悬崖边的一棵树,不经意的抬眸,居然看见一抹黑影在树上一动不动。她认出了皇甫原的剑,断定他又是在睡觉。想到他那天的不辞而别,她就生气。

  于是,她灵巧地爬上了树,本来想恶作剧给他画个大花脸,然而,一看到那张熟悉的睡脸,她微微一愣——

  冷眸敛合的皇甫原,杀气和寒压不在,看起来更像King……

  想当初,King离开的时候一句话也没有留下,消失得那么彻底、那么伤人,现在,他知道她穿越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吗?他有没有想念过她?就像她想念他一样……

  “唉……”心事涌上心头,雪灵不禁忘了处境哀叹一声。

  下一瞬,一把剑被横着抵在她白皙的脖颈前,冰凉刺骨的感觉唤回了她的意识。皇甫原已经睁开了双眼,正目光凌厉地瞪着她。她不敢动,怕一动就受伤甚至丢失小命。她慢慢举起双手,右手还抓着一株气味淡淡的云木香。

  “我只是……看看你睡觉有没有盖被子,万一不小心着凉了怎么办,呵呵……”雪灵找的理由实在很蹩脚,修士的体质比俗世中人的要好,几天乃至几个月、几年不睡觉都是小事一桩,俗世中人的疾病更加不会患上。

  皇甫原确定雪灵对他构不成威胁,便收起了剑,双手又优雅地枕在后脑勺,闭上眼睛继续休息。雪灵松了一口气,对着他做了个鬼脸,准备离开这棵巨大的古树。古树历经几百年的日晒雨淋,树皮干涸脱落是常有的事,偏偏她就那么倒霉地踩到一块,脚下一滑:“啊——”

  千钧一发之际,她的左臂被一股强劲的力道从上方拽住,悬崖的风呼啸而过,她的命被悬于皇甫原手中。“皇甫原——”她抬头望着古树上那个俊容冰封的男子,害怕得忘记自己可以使用光之翼获得轻身术飞行,“你、你可别放手啊!我不想死呢!我还没飞仙,还没回家,还没跟King重逢结婚,我不能死的!”

  呜呜……她就是传说中有畏高症的可怜人呀!

  附近,是飞流直下的瀑布,水声太大,悬崖的另一边正专心采集玲珑草的苏夏年根本没听到古树这儿的动静。雪灵伸出右手抓住皇甫原,只差一点点,一点点而已,偏偏就是这一点点距离,皇甫原竟然松开了她的左臂,还皱了皱眉道:“你好重!”事实上,他的剑比雪灵要重。

  “啊——”

  “皇甫原——”冰冷的水飞溅到雪灵身上,犹如一根根银针入肉般疼,这些疼痛比起她即将摔成烂泥而言,只是小巫见大巫。她感受自己不断下坠、再下坠的过程,耳边的风声仿佛是死神的呼啸,“我恨你——”

  女子的尖叫声夹杂着恨意响彻整个山谷,苏夏年认出是好友的声音,顿时震惊茫然。至于古树上的颀长身影,只是优哉游哉地摘下一片树叶,以灵气吹响,便发出一种类似鸟类的鸣叫。

  忽然,从天边飞来的金色小点快速扩散成一团金影,它尖声鸣叫着,速度极快。雪灵的吼叫声才落下,就已经被它稳稳地接在背上了。阳光映得它的羽毛金光闪闪,它像是一团火,不,它就是一团火,它是传说中涅火而生的不死凤凰!

  悬崖边,古树下,雪灵抚摸着凤凰那柔软的羽毛,舍不得从它背上下来。她看着皇甫原那张淡定的冰山脸,气得咬牙切齿:“还好我没有心脏病,不然没被摔死,反而被吓死了!”

  苏夏年一脸担忧地寻了过来:“雪灵,发生什么事了?你没事吧?”随即,她看到了凤凰,也看到了皇甫原,便想起了慕暖心的提醒——

  虽然皇甫原是个散修,行事作风令人闻风丧胆,既不得道修正派的心,也不称魔修反派的意,但是他能修炼到混元期且存活至今……可见,他是个惹不得的人物!

  “夏年,你来评评理。”雪灵气鼓鼓地指责皇甫原,“这家伙,刚才居然放手害我掉下悬崖,要不是凤凰救了我,我现在就变成一缕幽魂了!”

  皇甫原沉默不语,一直把玩在指尖的叶片又凑到了唇边,模仿鸟儿鸣叫的声音十分清脆。凤凰听了,扑腾了几下翅膀,把雪灵甩落地上后飞走了。

  苏夏年扶起惨叫连连的雪灵,在她耳边低声道:“雪灵,凤凰听命于皇甫原,凤凰救你,就等于皇甫原救了你。”

  雪灵的脸色由黑转红:“……”

  艾玛,她要不要对皇甫原三跪九叩,顺便喊一句“谢主隆恩”?要不要?要不要?

  “报恩,一只烤兔!”皇甫原淡然道。

  “意思是……我烤兔子给你吃就当作了结这事了?”雪灵揉了揉摔疼的手臂,试探性地问道。

  皇甫原默然点头,动身朝左边走去。

  “喂!那边是悬崖!”雪灵说着,就见皇甫原的身影僵了僵,果然,他路痴又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