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一屋子烟味儿

第十回 相思

一屋子烟味儿 千年女妖培姐 3087 2015-06-24 21:21:17

    日子在不停的飞逝着,因为时光不迷恋任何人,喜欢也好,爱着也罢,在时光面前都是轻浅的。昨天被今天飞快地抹去,今天又很快地被明天所擦拭。山里的天空总是透着凉气,玻璃窗外那一片树林下的霉苔也总是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常年哀泣。  

  五一节也没能去爬金顶,梅影被丹姐强制性地按在被窝里一天天地睡着,有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和窗外的霉苔一样潮湿,她需要阳光,她喜欢大自然的四时明媚,她想要在旷野上欢快尽情地奔跑。是的,丹姐是为她好,怕她今后落下什么病来,让她尽量地待在房间,一个月的时间里,哪里也不许她去。  

  宿舍里没有任何人在意她,原本她们之间就无话可说的,她们早已习惯了她的慵懒与贪睡。有几次燕玲想问她来着,梅影看得出她眼里流露出来的疑问,可每一次都欲言又止,燕玲是真心想与她交好的,也很关心她,每次考试给她塞小纸条,还把课堂笔记给她看,从前甚至提醒过她别跟齐远辉来往。她心里是记情的,可是一想到她的家庭,她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高贵和优雅,心里仅有的一点感恩之心也消失了。梅影是个非常要强的女孩子,她不喜欢别人给予她的同情和那眼底里泛滥出的哪怕不易察觉的怜悯。  

  梅影已经快忘记书本长啥样,也根本记不得教室的方向和老师的姓氏名谁了,她真的不是个好学生,念书于她而言的确有些勉为其难。她总是在想,书本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念十年书不如过十座桥,或是翻越十道山,那种脚底下的真实感才令人深刻,才是对生活最彻底的体验。很多人读再多的书也只会夸夸其谈,不过金玉其外罢了。她实在不喜欢那种刻板而枯燥的教学方法,其实她从小就喜欢看小说,也写过一些在父母和老师眼里乱七八糟的文章,她觉得自己应该在文学上有所发展的。可师长们总是说“要德智体全面发展”,考大学那一年,父母也把她所有的小说给没收了,再也不准她写日记了,那几本日记也全被爸爸烧掉了。那一个夜晚,她哭了很久,那日记里有她所有的成长历程与千奇百怪的想法,可惜啊,再也找不回来了。  

  别人的思想她从不苟同,她倒觉得学而不精不如不学。“术业有专攻”是很对的,人就是应该各有所长,扬长避短,发挥自己的优势去进行系统化的学习。学校里倒是啥课都有,可到头来,啥都没学好,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中国式教学的悲哀。  

  自打从医院回来后,她的心态变了很多,对身边同龄的男孩子再也没有兴趣了,她也很久没跟强子他们一起吃饭了,强子很关心她,女生宿舍很难进,因为他的光头太扎眼,只有周末趁着人多时遛进来看过她两次,他搞不清楚他的结拜妹子哪里出了状况,看起来不像病人的她,却又时不时地流露出忧怨倦怠之感。只有梅影自己心里明白,身体里的病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更多的是心里在流泪,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害的是相思病。  

  对!她很确定自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林雨默的思念,他的每一句话,每一次散发出来的声浪,都撞击着,撕扯着她的心,从来没有过的情怀在她的身体里越发强烈地涌动着。恍乎间,她觉得自己成熟了,这样的感觉才叫爱,为此,她很苦恼,也很抓狂。在每一个不眠的夜里,去遥想林雨默那张成熟至沧桑的脸,去回味林雨默磁性的嗓音带给她的一次又一次的悸动。  

  这是一份无望的爱,当念想在幻影中破灭,梅影又开始振作起来,短暂的迷茫与颓废还不能抹杀她骨子里的坚毅和乐观的精神。她想出去走走了,她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花红柳绿的春天已渐渐走远,枝繁叶茂的火夏已来临,这是她喜爱的季节,即使她没有灵动的身姿,但轻薄的衣衫也必然可以让身心再无负重之感。  

  这一天,从来没有过的喧闹充斥着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学生、老师,都如同中了邪一般涌向操场,当然,也包括她们寝室的这几个,看着她们一会儿出一会儿进的,真是烦人。她都一整天没见燕玲的影儿了,懒得去听她们都嘀咕了些什么,望着唐红她们几个人再次离开,她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影子,起来了啊?看你这样是好的差不多了吧?知道吗?出事,出大事了!走,咱也去瞧瞧热闹。”丹姐急冲冲地走了进来。  

  “什么大事啊,这么火急火燎地,我很长时间都没喝酒了,走,把强子他们叫上,让他请咱们喝酒吧。”梅影的酒量虽好,但平日里还是喝的不多,酒精远远没有香烟对于她的吸引力大。  

  “还喝酒呢,都乱套了,全都乱了,恐怕校外的饭馆都关门了吧。好多人都准备回家呢,我们班里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强子怕是也要回去的。”  

  “哦,是吗?不会是要罢课吧,这个我倒是蛮喜欢,我早都不想念书了,早点回去找个工作上班挣钱才是正事。”  

  “具体啥事我也不清楚,只听说全国都在闹,还有好些人准备去卧轨呢。”  

  “哦,那就让他们去卧吧,反正中国人太多了,多死几个以后咱们就业的机率就大一些,你知道我最讨厌凑热闹了,这么热的天挤一身臭汗还得花五毛钱去澡堂里洗,都可以买一支摩尔抽了,懒得去。”  

  “你还真沉得住气,那你先歇着,一会儿再来找你,我去看看我们家斌斌怎样了,听说本科生闹得最厉害,不要出啥事才好呢。”  

  “嗯,你去吧,别让你们家斌斌跟着瞎掺和,和平年代搞什么卧轨自杀,真是见鬼。  

  丹姐一溜烟不见了,连门也没给她关上。喝酒的兴致没有了,梅影懒洋洋地点上一支烟准备去关门。  

  站在门口,望着长长的走廊,实在太吵了,又听到学校的每一个角落都传来扩音器的声音,看着眼前那些匆匆晃过的人影,她觉得滑稽透了,这是要搞哪样啊,一群神经病!  

  管理员多半也凑热闹去了,长长的走廊里,男生和女生已然无法分清了,只见人头攒动,很多人头上都扎着一根白条,手里拿一面黑旗,看不清上面都写着什么,感觉气氛很凝重,每个人都壮怀激烈,一副“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架式。  

  关上门,梅影感觉很可笑,她从来就不参与任何活动,她对所有的社团也不感兴趣,她甚至觉得那些人像极了小丑,家里又不是死了人,扎个白带子,手里拿着招魂幡,心底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是一场灾难,可这些人却好似在赶赴一场盛大的节日般欣喜不己,激动万分。看来书念多了脑子会坏掉,脑细胞都死绝了自然就不用动脑子了。还大学生呢,这都什么智商啊?有人一挥手都跟着走,又不是要占山为王,还巴巴地跑去给人做小喽啰,真不知这些人都念的什么书,还不如她这整日里浑浑噩噩混日子的人。  

  梅影自言自语地说着,关上了所有的窗户,将那些烦人的吵闹声抛给了夏日里灼人的热浪,拿出日记本就开始写起她的心事来,她已经有很久没写日记了。寝室里那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总是惹她心烦,令她的心片刻也不得安宁。  

  梅影不喜欢念书,可是她热衷于看书。读小说,翻阅杂志是她最大的爱好。她喜欢将自己的心事记录下来,开心的,郁闷的,她都以笔抒怀。偶尔,也会写几首小情诗,躺在被窝里偷偷地吟诵,可是空洞的内容,杂乱无章的,不知从哪里看来的一些淫词艳句让她自己都甚感可笑。她很想好好表达一下情感,可是心里似乎又找不到哪一段情路历程留给她一些具有说服力的记忆和感触。  

  给自己沏一杯茶,点一支烟,翻开日记本,手托着下巴一阵冥想。自从与林雨默结识,每一次拿着烟总会想起他,报国寺历久不衰的烟火没有燃进她心里,林雨默递给她的那支香烟却侵蚀了她的五脏六腑。  

  抽烟、喝茶是她最不能割舍的爱好,确切说是习惯吧。她喜欢抽劲比较大些的,可是又喜欢把烟头浸湿了吹一下再抽,无厘头的习惯,抽烟于她也许只为了嗅一下烟味,让满屋子烟雾缭绕,好似在制造某种氛围。  

  峨眉山盛产一种茶,名曰竹叶青。这名还是陈毅元帅起的,此茶扁平光滑,通体翠绿,紧致匀称,体似竹叶,甚是精致。茶汤黄绿明亮,入口清冽,味醇回甘,还非常经久耐泡。梅影尤其喜欢这茶叶入水后的姿态,仿佛一群绿衣仙子在水中翩跹起舞,亭亭翠盖,盈盈素靥,只见含情独摇手,双袖参差列,清波漫开,白雾腾腾。甚美,甚美!品茗或许不为茗,只为了茶叶的美态,只为了一份闲适的心情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